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更新时间:2019-10-08 11:23:42

日久情深:放倒总裁大人 连载中

日久情深:放倒总裁大人

来源:应疏影聂泽巡 作者:小小小酒分类:总裁主角:应疏影聂泽巡

应疏影聂泽巡为主角的小说叫《日久情深:放倒总裁大人》,小小小酒原创小说《日久情深:放倒总裁大人》讲述了应疏影聂泽巡之间的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内容新颖,朴实无华 ,强势推荐,该小说名字叫做《日久情深:放倒总裁大人》,主角是应疏影聂泽巡的小说叫做《日久情深:放倒总裁大人》,内容妙手丹青,博学多才,妙趣横生 ,.........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浑浑噩噩的梦中,突然一盆冷水,将应疏影浑身泼的湿透。

整个人一下子冷不丁的醒了过来,身上湿漉漉的滴着水,她所在的地上淌了一滩水。

睁眼看到周围的,却是一群人围着她,纷纷做看好戏状。

第一眼就映入眼帘的,则是一脸怒意的聂景和一脸得意的聂妍。两人正看着她。

他们是何时来到祠堂的?应疏影在心里想着,看到好几个佣人手里拿着棍子,她大概知晓会发生什么了。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只是,人群中少了那个淡漠又疏离的人。她的心如同坠入冰窖。其实,早就应该不抱希望了,这样只不过是一次次把自己摔的更惨一些。

浑身湿漉漉的,有些冷,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她抱紧了自己。

“应疏影,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说还是不说,孩子到底是谁的?”聂景阴沉着一张脸问道。

聂妍在一旁敛着神色,极力做出自己也很愤怒的神情,“应疏影,可别怪我们没有给你机会。这次你还是不说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毕竟,你这丢的是聂家的脸。”

应疏影死死的咬住下唇,双手紧紧的握着,指甲掐进肉里也浑然不知。她那张清丽的脸上,虽然毫无血色+狼狈不堪,但是眼睛却是很有神。她孱弱又倔强的看着他们,咬字极为清晰,一字一句道:“我说了,没有奸夫!”

“噗嗤”一声,聂妍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有奸夫?应疏影,你这是骗谁呢。我堂哥都没有生育能力了,你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不可能是他的。”

“真的不说?”聂景懒的和她废话,再次阴沉的问道。

应疏影倔强的把头别到另一边。

她倒是也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让她承受了那么多委屈和屈辱。

“爸,别和她废话了!总之,她肚子里的野种留不得!”聂妍挑了挑眉说道。

“给我打!”聂景下命令道,然后坐在了椅子上,沉着一张脸。

那些佣人拿着棍子毫不犹豫的上前,然后用力的打在了应疏影的身上,最开始时只听见她闷哼的一声,然后就再也没有听见过她的声音了。

一下,又一下,应疏影数着落在自己身上的棍子,每一下都打的极重,她唯独只有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才让自己不会发出声来。

嘴唇被咬破了留出血来,可是远远没有身上的痛楚厉害。

她蜷缩着身子,尽量护住自己的肚子孩子,做着自己最后梦为那个孩子能做的事。

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她哭的不是自己被家法伺候,她哭的是,她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还是没有能够保护的了自己的孩子。

其他人看着应疏影被打,窃窃私语着,神色间是对这件事的赞同,在他们看来,偷人就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别打了!你们这样是会把人打死的!”

突然,一道急促的男声传来,只见从门口进来一个很快的人影,几个大步就已经跑到了应疏影的旁边,将她护在怀里。

他抬起头来双目充血愤怒的看着聂景,“孩子是我的,可以了吧!你们可以放过她了吧!”

在后面缓慢而来的聂泽巡在门口听到这话时,愣了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那人,然后又松了一口气。只是,他心里莫名的涌起一股子愤怒。

应疏影也抬头起来看着护住自己的男人。

“漠风,你开什么玩笑!孩子怎么可能是你的!”聂妍忍不住开口道。

“漠风,这种时候可不少让你闹着玩的!”聂景也沉着一张脸说道。

很显然,没有人相信。

“漠风学长,这不关你的事。你不要被我牵连了。”应疏影艰难的开口说道。

嘴唇被她咬破的很烂。

聂漠风听到了没有回她,而是定定的看着聂景说道:“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去做亲子鉴定!”

“这……”聂妍一时找不到话说,看向聂景。

聂景一阵气急败坏着,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聂漠风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他的!

可是,亲子鉴定都提出来了,那孩子,真的是他的?

见聂景不说话,聂漠风再次说道:“如果你们都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做亲子鉴定!疏影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

应疏影一脸震惊的看着他,这个时候,怎么可以拿这种事来开玩笑!

聂泽巡在门口,由最开始的松了一口气,到现在的愈发愤怒着,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

本来一众人还窃窃私语着,现在被聂漠风这个重磅消息惊得说不出话来。

仔细一想,这个家里,对应疏影最好的,也确实是他。

“好了,我已经承认了孩子是我的了。我可以把人带走了吧。”聂漠风红着眼说道。

他抱起地上的应疏影,才发现她好轻,轻的像是一片羽毛一样,她的嘴唇被咬破充血着,他的心就像是被人用针扎一样,汩汩的流着血。

他们,怎么可以如此对待一个怀了孕的女人!

他看着怀里的人儿,此时已经痛的昏厥了过去。

一步一步,聂漠风抱着应疏影,在众人的注视下往祠堂外走去。看到门口的聂泽巡时,他只是顿了顿,目不斜视的继续往前走。

“等等,应疏影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妻子。你就这样把她明目张胆带走了,也未免太把我当做空气了吧。”聂泽巡开口说道,声音低沉。

聂漠风一脸愤怒的看着他,“现在你知道来要人了?早的时候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疏影都快被他们打死了!”

而聂泽巡只是淡淡的说道:“不管人是死是活,都是我聂泽巡的妻子,也就是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

说着,将聂漠风怀里的应疏影夺了过来,抱在怀里。看到应疏影后背上全是血污时,眼睛冷冷的迸射出寒光,很快又隐匿了下去。

聂漠风不甘心的看着他,看到已经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气吊着的应疏影时,他不敢再与聂泽巡争夺,他怕会加重她的伤情。

他无奈的用手重重的锤在一旁的柱子上,他多想好好保护好应疏影,不让她受伤害。可是现实却是,他眼睁睁的,看着她受委屈和屈辱,无能无力。

聂泽巡凌厉的眼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开口道:“应疏影是我的妻子,不管她犯了什么错,都应该由我来处理!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由旁人插手。”

声音种带着威慑和压迫感,其他人只得面面相觑的看着他。

“可是应疏影肚子里的野种又不是你的!”聂妍不甘心的生气道。

聂泽巡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沉声道:“我是不能生育,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说也是聂家的血脉,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

聂妍还想说什么,被聂景挥手给制止了。

“您没有意见吧?”聂泽巡看向聂景问道。

“你自己慎重处理!”聂景阴沉着一张脸说道。

这句话,既是威胁,也是担忧。

聂泽巡没有说一句话,然后命人将应疏影接过去。

聂漠风还想跟着过去,聂泽巡停了下来,看着他,“这个时候,你还是不要跟过来为好。否则,应疏影估计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聂漠风不甘心的留在原地,只得看着别人将应疏影带走。

聂泽巡坐在床前,看着被喂了药躺在床上的应疏影,眼神幽深,嘴唇紧紧的抿着,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这个时候,应疏影已经被打理干净了,露出那张清秀苍白的小脸出来。安静的躺在床上。他把她带回来时,她已经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

其他下人感觉到他身上冷冽的气息,却也只得乖乖的待在房间里,为应疏影收拾,上药。

“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

床上的人开始说着胡话,眉目紧紧的皱在一起,一张小脸也扭曲在了一起,应该是药效起了作用,让她有了一些感觉。不过,有些神志不清。

下人谨慎的看着聂泽巡。

“上药吧。”聂泽巡淡淡开口道。

她们才敢继续给应疏影上药。因为她痛的厉害,抱着自己的肚子蜷缩在床上,一滴一滴豆大的汗攀在额头上,又顺着脸颊往两边流着。

看到她痛也不发出声来,一直克制隐忍着,还想着护住自己的孩子。

聂泽巡不禁想起,那次她被滚烫的热茶烫到以后,也只是小小的痛呼了一声,就再没有喊过痛。

到底是怎样的生长环境,才能养出她这样打碎牙龈和着血水往下吞的性子。

他的心也忍不住揪了起来,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情绪。

只见下人给她上药时,触碰到她的伤口,那些下人也没有一个轻重的,拿着药直接往伤口上用,她那张巴掌大的脸上五官似乎都因为疼痛而扭曲到了一起。而且,她又是死死的咬住下嘴唇,才有所缓和的伤口再次被她咬破,充着血。看的他心里一阵暴躁着。

“一群饭桶!你们给我走开!”聂泽巡沉声道。

下人不知道他为何发那么大的脾气,只得从床上下来。

“把药给我!”聂泽巡说道。

下人惊得差点掉了下巴。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

小说《日久情深:放倒总裁大人》 第18章 我妻子的事我处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