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主角叶紫菀上官若昀红桃太太大结局试读 《豪门惊情,霸道首席缠上瘾》第二章被带走免费试读

主角叶紫菀上官若昀红桃太太大结局试读 《豪门惊情,霸道首席缠上瘾》第二章被带走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02-08 09:31:52 文章编辑:沈轩铭

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叶紫菀上官若昀的小说,在这里提供豪门惊情,霸道首席缠上瘾红桃太太小说阅读,小说讲述叶紫菀上官若昀之间的故事,豪门惊情,霸道首席缠上瘾小说文笔极佳,小说引人入胜,妙趣横生 ,肠回气荡,堪称经典,叶紫菀上官若昀小说名称是《豪门惊情,霸道首席缠上瘾》,《豪门惊情,霸道首席缠上瘾》是一部言情小说小说,

《豪门惊情,霸道首席缠上瘾》 第二章 被带走 免费试读

而那高级座驾之中,一直有一双锐利的双眸,如同鹰隼一般,盯着从酒店出来的可人儿,视线从未转移过。

而那双湛蓝色的双眸,在昏黄的车灯内,不仅没有丝毫的温度,反而散发出阵阵阴鸷之感。

而华阳正襟危坐,轻轻捏了捏袖口,低着头,不敢直视身旁的正主,只是将手中的摄像机快速扔入上官若昀的怀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撤回。

“这是什么?”上官若昀头未低,眼睛一直注视着前方,冷冷道。

华阳理了理喉咙,道:“九爷,您打开看看,这是叶小姐和别的男人在酒店……’”越说声音越低,而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瞧着正主。

恰巧瞥到上官若昀唇角勾起的一抹讥讽的笑。

“哼!”

“借她十个胆,她也不敢!”上官若昀随手将相机扔在一边,低低沉沉之声从鼻腔之中慢条斯理而出,嘲弄之意四散开来,“处理掉就好。”

“是。”华阳点头,干脆利落到。

他知道,九爷说的不仅是摄像机,还有那个在酒店和叶小姐“开房”的人。

看来,又有人遭殃了。

可,谁让他惹的是九爷的女人。

绚丽的灯光,迸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让舞池中的人们万分兴奋、极度沉迷,却晃的叶紫菀眼睛生疼。

而那震耳欲聋的音乐,更让她头痛欲裂。

她选了角落里一个相对安静的卡座,径直坐了上去,双手拘谨的放在膝盖上,看着径直走过来的服务生,小声道:“给我一杯酒。”

“小姐,请问你要什么样的酒?”服务生一手托餐盘,一手放在身后,面带标准式的服务微笑,一看眼前这个女孩,便是来酒吧的新手。

这话,问住了叶紫菀,答案似幽幽堵在声门处,无法迸出。

她哪知道要什么酒。她压根就没喝过酒,更从来没来过酒吧。

但是,今天,她拼了!管她不许偷人可没管她不许酗酒吧,她就不信了,还逼不出那家伙。

如果那家伙真如自己所想,是因为那件事才和自己结婚……叶紫菀摇摇头,怎么可能呢,如果真的因为是那件事,恐怕自己迎来的,是更可怕的报复吧……

深深吸一口气,叶紫菀坐直身子,朝服务生伸出白皙的食指,吐道:“你们这最贵、最烈的酒,给我来一……”

纤细的手指定格在空气中,清澈的双眸在长长的睫毛下流漓幽转,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叶紫菀吐了吐舌头,继续道,“来一箱!”

反正所有花销都是老公的,副卡也是老公的,那就刷他卡刷到他破产!

端起酒杯,冰块的凉意瞬间沁入掌心,叶紫菀深吸一口气,扬起白皙的脖子,“咕咚”一声,咽下一大口。

却不料,这酒太烈,滑入口腔的时候,除了苦涩与凉意无他。

但,刚入食管,刚烈之气沿着迷走神经蹿入鼻腔,竟将眼泪呛了出来。

叶紫菀知道,这里面有自己多年的委屈甚至是屈辱。

想到这,叶紫菀将剩下的一口饮尽,朝服务生要了一杯又一杯,夹杂着眼泪,咸咸涩涩的。

不知道喝了多少,叶紫菀的头更加胀痛难忍,好似被人生生撕裂开来,而眼前的人们都摇摇晃晃起来,一个变两,两个变四个……

而身子,也要支撑不住,摇曳欲倒。而这一切,却被不远处的九爷收入眼底。

这个女人,真是欲发放肆了!

在这嘈杂繁乱的酒吧,一个女孩,竟然敢喝这么多酒,若是落入有心人之手……

一点警惕之心都没有!

此时的叶紫菀只觉天旋地转,肩膀处有一个沉重的力道压了下来,抬眼望去,一个身穿淡粉色格子衫的男人,满脸嬉笑,不怀好意道:“小妞,一个人啊,好寂寞的哦,要不要哥哥陪陪你?”

“走开。”看到那丑陋的嘴脸,叶紫菀心中作呕,本能地想撇开他,无奈喝太多的酒,让她有心无力。

“哟,小妞还害羞了呢。”那个男人边说,边摸上叶紫菀的小脸,收不规矩的开始抚摸着她细细的腰身。

“流氓,滚开。”叶紫菀厌恶地斥怒道,想要反抗,却无奈那个男人将自己搂地更紧,得寸进尺之意更浓。

“跟哥哥走吧,哥哥会好好伺候你的,保证让你……”

“砰!”话还未落,只听地上一声巨响。

“哎呦!”那个男人躺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忍着疼痛踉跄站了起来,指着将自己摔在地上的男人怒骂道,“你是哪根葱,敢扰了老子的好事。”

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的酒立刻醒了大半,睁开醉意浓浓的双眸,抬头仰目间,一张俊逸冷厉的脸映入眼帘之中,高挑的鼻子让本来分明的轮廓更加立体,尤其是那一双湛蓝色的双眸,好似一汪碧波池水,让她不由心生荡漾:好帅。关键是刚才他怒摔对她不怀好意之人的动作更是帅气!

叶紫菀晕乎乎的,这个男人,怎么好像有点眼熟啊。

身穿格子衬衫的男人一边叫嚣,一边抄起身旁的酒瓶,眼看就朝上官若昀袭来,叶紫菀吓得本能地闭上双眸。

“啊!”

说时迟,那时快,上官若昀一个反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酒瓶,直接摔在那个男人头上,顿时血流如注。

“你给老子等着!”

这喧闹的一切,已让音乐停止,舞池中的人们纷纷停下来,有起哄的,有冷眼瞧着的,同时也有不嫌事大的。

“吵吵什么,谁敢在我的场子上**!”只见酒吧经理大步上前,身后跟着几个带墨镜的保镖。

可是看到来人是上官若昀的时候,顿时语噎,他可是每个酒吧的大金主,自己怎会不认识:“对不起,九……”

话未说到一半,就被上官若昀制止住,冷冷道:“以后这种不干净的人不要让我看到。还有,这个女人,我带走。”

“好。”经理双手交叉放在身前,低眉顺目恭敬道。

叶紫菀还未反应过来,只觉被身旁的这个帅气的男子霸道的气势震撼到,却不料被一双大手有力地拽着,拖曳出了酒吧。

“放开我,你是谁啊?”手被抓得生疼,使劲全身的力气挣扎,却不料被突如其来的放空弹到墙上,叶紫菀忍着疼痛,怒气冲冲地朝上官若昀问道,“不要觉得你救了我,就可以为所欲为。”

“哦,为所欲为?”上官若昀冷哼一声,她的胆子是真的越来越大了,“刚才在酒吧里,也没见你有如此能耐啊?”

“我喝多了。”叶紫菀声音如同蚊呐,“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救我,有什么企图?”

“我在这个酒吧工作,看不惯这种事情而已。”上官若昀看到叶紫菀警惕的模样,心中更为不悦。

“哦,我知道了,你是那种专门靠某种技艺谋生的……”叶紫菀微眯双眸,似是恍然大悟,“英雄救美不过是表象,你是怕他们扰了你的生意。”

可叶紫菀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过多的酒精让大脑有些混沌。

上官若昀眸色怒意更胜,脖颈处的青筋凸显,将她一把拽入怀中,唇角似笑非笑,声音低低沉沉:“是又如何?那你,要不要试试我的技艺?”

腰上只觉一阵吃痛,夹杂着酒精之后的麻酥,叶紫菀眼神迷离,点头应道:“果然。那小哥哥,开个价,我带你走。”

“好啊。”上官若昀目不斜视,一动不动盯着怀中的人,脸色却如同冰山一般峻冷,一抹讥讽、愠怒的笑在唇角慢慢荡漾开来,慢条斯理道:“那你要给多少钱?”

低低沉沉的嗓音,带着**的磁性,一丝一缕飘入耳际,叶紫菀仰着头,眯着一双杏眸,眼前的男人唇角挂着淡淡的笑,却散发出一抹慵懒、贵族气息。

“十万?”叶紫菀抽回双手,两个食指摇摇晃晃对了半天,合成一个“十”字,“如何?”

好。

很好。

她竟然拿着他的钱公然出来找乐子,胆子是越来越肥了,上官若昀气的要泛白眼,但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不能多加些?”

“这,已经很多了,够在你这里做一年的了吧。”叶紫菀嘟起**的唇,摇摇头,说道。

上官若昀望着怀中的人,**的脸蛋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些许娇羞和醉意,娇俏的唇一张一合,很是让人陶醉。

这样美好的她,也会在别的陌生人面前展露出来么?如果没有三年前那件事,他也不会将如此美味闲置这么久了。

心下思量,不觉一阵吃味,酸涩之感涌上心头,上官若昀握在盈盈之腰的力道不觉大了一倍,湛蓝色的眸色之中露出一抹暗芒,凑近叶紫菀的耳朵,柔声道:“可我保证,会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热气萦蕴在耳旁,如同一道电流,瞬间蹿入她的身体,叶紫菀后背一紧,羞赧道:“最多只能再加一万,不能再多了哦。”

话还未说完,叶紫菀只觉眼前一阵眩晕,整个身体被打横抱起,不觉惊呼道:“你干什么!”

上官若昀冷哼一声,心中的凉意如同冰窟一般寒冷,径直大步朝前,瞧也不瞧怀中的人,对着空气说道:“干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

而那辆暗黑色的坐骑,早已等在酒吧门口,打开车门,将她扔在副驾驶上,快速系上安全带,上官若昀驱车,狂奔而走。

太多的酒精,让叶紫菀整个人的反应都迟钝了些。

她窝在座位上,摇摇晃晃之间,侧望过去,身旁的男子目不斜视地瞧着前方,俊朗的侧脸勾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俊逸又不失霸气。

这个小哥,有点意思。

挑选了一个离酒吧最近的五星级酒店,上官若昀还未等叶紫菀反应过来,再次将她打横抱起,以最快的速度刷卡开房。

他,要惩罚这个三年未见的女人。竟然如此胆大包天!看来不能在等着事情解决完了,鸵鸟政策遇上这个疯女人压根没用!至于之后的事情,明天再说。

今天若不是跟着她,以后发生的事情他不敢想象……

刚打开房门,反手一锁,就将她从怀中扒出,抵在门上,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气,径直吻去,力道狠厉。

背后清楚地传来痛感,叶紫菀闷哼一声,细密的睫毛在眼睛下遮盖出一小片阴影。

嘴唇感受到来自男人的两片柔软,带着愤怒和**。

上官若昀眼里燃起**,用力吸吮那份甜美。这女人还真是会带给他惊喜啊,竟然让他这么快失控。

呜咽声从喉咙里发出:“呜……放……”

叶紫菀挣扎地扭动身体,手腕被一只大手扣住举到了头顶。她不甘地想要偏过头,紧接着也被扣住后脑勺,男人加深了这个吻,尼古丁的味道萦绕在鼻间,唇齿之间都是他的味道,无处可逃。

吃豆腐都不带这么明目张胆的吧!她心里暴走怒骂。

“死流……唔……”那个氓字直接被男人吞入腹中。

“不许乱动。”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廓,感觉痒痒的。一米八五的身材犹如一堵突不破的人墙,将小小的她圈在胸前。

灵活的舌头绕着唇形舔了一圈,随后想要攻克更深处的芳泽。上官若昀霸道地撬开她的嘴唇探入,叶紫菀不满地用舌头将他顶出,却被更用力地回击。

他的舌头在口腔内不断搅动,索取她的氧气。散发出温度的大手暧昧地抚摸背上每一寸肌肤。

“别碰……我……”背后内衣的小扣被解开了一半,叶紫菀惊醒般奋力抵抗,手肘打到了男人的脸。

“啪——”急促的一声声响后,上官若昀的容颜彻底暴露在她面前。

本来因为轻微缺氧而迟钝的大脑突然轰鸣,英俊的容颜,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神,这一切都和记忆深处的一道身影完全重合。

“我们到此为止了!”

“她什么都比你好……”

“为什么?呵…我就再也没见过比你还无聊的女人……”

“这是我的结婚请柬,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在首位席给你留了位置……欢迎啊。”

就像老电影逐帧播放那样,那些痛苦的的回忆倾潮涌入。

上官若昀也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状况,他愣了一会,细长的眼角轻微上挑。

“这是你想要的是吗?”眼里噙着闪动的泪水,她深吸慢吐出一口气,纤长的柳臂勾过男人的脖颈,脚尖轻踮,双唇献上。

上官若昀身形一震,眼底遁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他就擒住女孩的双唇,手指探入柔顺的发丝里,稍一用力,反客为主,唇齿相交难舍难分。

洁白细嫩的肌肤**在空气里,独特的体香混杂着醉人的酒气。

她轻声呢喃:“上官磊……你要的我全给你便是……”

湛蓝色的眼眸蓦然睁开,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迫使与自己对视,手腕间因为用力青筋凸起跳动:“你刚才说上官磊?”

“……”叶紫菀。

“我市的上官家人?”

她还是呆愣在原地。

“你给我说话啊!你想要给他什么?他又要你何物?”

声音带上几分嘶哑,像一头沉睡很久的野兽,徒然发怒。

突然被这么劈头盖脸地问了这么多问题,叶紫菀支支吾吾地硬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骨头好似要碎裂般的剧痛传至大脑。

她痛苦地闭紧了双眼,方才还醉得一塌糊涂,现在已经清醒了大半。

“回答我!”

又是一声怒吼,分明是如海般清凉的眼睛,此刻却迸发出灼热的怒火。

她艰难地吞吐空气,那张脸也逐渐清晰。

他不是记忆里的男人,不是上官磊,只不过是个需要她医治的病人罢了。

怒意依然不减,叶紫菀有些不明地蹙起秀眉。

这副模样,就好像心头肉被剜去一般……

“你聋了?”心中怒火难消,眼前的女人却还双目无光,一脸呆滞样子,属实气得他心头流血。

手指发狠地摩挲起她的下颚,指印大小的红痕瞬间显现。

“别给我装聋作哑!再不说,后果自负!”

为什么她会说出一个男人的名字?

千防万防,却仍是给了别的男人可乘之机。这女人,也是好大的胆子!

“你可当真是好大的胆子……”他气吐幽兰,眼睛危险地眯起。

不仅随随便便触碰陌生男人的身体,还敢和他亲热的时候叫出别的男人的名字!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身为他的内人还招蜂引蝶。

这一吓可算把叶紫菀吓清醒了,顾不得其他,她扯开嗓子大吼:“阳华!救我啊!人呢!阳华出来!”

“你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能进来。”冰冷的声音甚至带着一股寒气,男人低下头蓝色的眸子里清晰地映出她的模样。

“你别乱来!病我给你治了,放开我!”

“唔……”嘴巴被封住,红舌长驱直入,滔天的怒意夹杂其中。粗重的喘息声续续断断,她难受地呜咽出声。

很快,一股腥甜之味流入喉间,她皱起眉头,朱唇传来阵痛。

上官若昀咬破了她的嘴唇。

不等她反抗,身体突然被打横抱起,叶紫菀短促地一声惊呼,人已经被扔在了床上。

“啊——”后脑勺一阵闷痛,全身的血液都直逼大脑而去。叶紫菀吃痛地蜷缩起身子,双手抱住脑袋。

上官若昀步步紧逼,如一头蛰伏的狮子,蓝色的双眼竟闪烁着让她害怕的冷光。

“别过来……别……”

他进她退,可是当后背冰凉的床头贴近身体后,她绝望地回望男人,已经无路可退了。

“站住!”

“我是说,你不是不行吗?”

“呵,那还是多亏了叶医生你医术高明,这么几针下去就治好了我。”

床上的女人,双眸闪动,害怕、后悔的情绪统统都表现在脸上,活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他冷哼一声,知道怕了?太晚了!

嘴角逐渐上扬,邪魅的笑意在脸上停留,他一语不发,动作不停。

他双膝跪在床上,慢慢移动到叶紫菀眼前,右手一扣一拉,女人已经在他身下。嗤笑一声,大手一用力,那件单薄的白色衬衣掉落在地上。

线绷断,纽扣洒落在地上的声音清脆入耳,啪嗒啪嗒的响声让她艰难地吞咽口水,心里更是砰砰打鼓,饶是再笨,也应该想到会发生什么。

大手越过她的脸撑在头顶上方,男人笑的轻松,眼底却似有旋涡打转。

叶紫菀双手死死地怀抱住自己,看着在眼前逐渐放大的俊脸,心里把院长和阳华狠狠骂了一遍,都怪这两个做事不靠谱的,把她害到如此境地!

“等,等待,我有个交易和你做,怎么样?”

幼稚!男人低下头,在她耳廓边舔了一口,玩味地勾起发丝:“是吗?”剑眉轻佻,男人笑的魅惑众生。

只听他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你不妨说说看?”

她打了个冷颤,男人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颈肩,奇痒难耐,惹得她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脖子。

抱住自己的双臂已经微微出了一层薄汗,她僵硬在一个位置,不敢动弹:“我可以给你一种独门秘方,保证你不再受早泄痛苦,重启男人雄风!”

“哦?”

他又气又笑地说道:“所以呢?”

“所以…额…你放我走吧?”语气有些讨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叶紫菀强忍下难受的情绪,硬生生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

这句话让上官若昀愣了半晌,他侧过头细细地打量女人:“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湛蓝色的眸子烨烨发光,眼前的女人这小模样倒是让他消散了几分怒意。

“你干嘛!”叶紫菀双眼瞪得老大,男人扣住她的手腕再次往下拉,她的头抵至他的胸前,心里害怕的不得了。

她不断地扭动身体想要挣脱,使尽全身气力也不能撼动身上的男人半分。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洛尘阅读  ,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