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19-04-11 07:15:41

聂先生的心尖宝贝 已完结

聂先生的心尖宝贝

来源:连姝聂慎霆 作者:素面妖娆分类:言情主角:连姝聂慎霆

为您提供聂先生的心尖宝贝素面妖娆小说,素面妖娆原创小说《聂先生的心尖宝贝》讲述了连姝聂慎霆之间的故事,聂先生的心尖宝贝笔酣墨饱,情节扣人心弦,题材新颖,强势推荐,作者:素面妖娆,连姝聂慎霆小说叫做《聂先生的心尖宝贝》,小说无懈可击,不蔓不枝,蹙金结绣,强烈推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4章似曾相识的味道

回到座位的梁太太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咦?我的钱包呢?”

“是落哪儿了吧?再找找……”

前台,连姝结了账,施施然的离开。

杨小帅吊儿郎当的走上前来:“大小姐,吃好了?”

连姝素手一扬,将一个镶钻的钱包扔到了他的手里:“老规矩,三七开。”

真皮的鳄鱼钱包,还是能换几个钱的。更何况那钱包上还镶着不少小钻石。

“好咧,钱换好了我给直接送家去。”杨小帅拿着钱包,吹着口哨走了。

连姝踩着高跟鞋,袅袅婷婷的上了一辆出租车。

五味楼二楼角落靠窗的位置,聂慎霆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视线似有若无的瞄了一眼那边正在到处找钱包的梁太太她们,他慢慢端起了茶杯,薄而好看的唇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聂慎言坐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弟弟这一副似有所思的模样。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没事。”聂慎霆笑笑,看向她:“二姐,你来了?”

聂慎言给自己倒了杯水,抬抬下巴:“那儿怎么了?怎么那么吵?”

聂慎霆看了看那头还在嚷嚷着要报警的梁太太,若无其事的道:“好像是遇到了小偷,丢了钱包。”

“小偷?”聂慎言颇为意外,“五味楼里居然还有小偷?”

准确的说,这种地方,小偷能混进来?

聂慎霆笑笑:“没准是义贼呢。”

义贼?聂慎言越来越听不懂这个刚从美国回来的弟弟的话了。

“对了老三,”她转移了话题,“爸让我通知你,晚上回大宅一趟。”

“有事吗?”聂慎霆随口问。

聂慎言道:“好像是商讨少聪和陆家二小姐的订婚事宜。”

聂陆两家联姻是早就定好了的事,他回不回去都无所谓。

于是淡淡道:“晚上我就不回去了。我还有事。”

说完,他施施然起身:“单我已经买完了,二姐,你慢用。”

聂慎言懒得抬头,径直挥手:“走吧走吧,就知道你们一个个都忙,忙得连陪我吃顿饭的功夫都没有。我还是打电话叫璐璐来陪我好了。”

聂慎霆笑了笑,转身离开。

聂家三兄妹,聂慎行,聂慎言,聂慎霆。

聂慎行膝下只有一子聂少聪,今年22岁。聂慎言也嫁了个豪门,生了个女儿璐璐,比聂少聪小几岁。聂慎霆的年纪跟兄姐相差比较大,今年31岁,是聂老爷子的老来子,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国外念书,成人后留在了美国,帮家族打理那边的生意,最近因为兄长聂慎行生病,才回到国内暂时帮忙照看公司。所以云城对聂家的这位三少知之甚少,很多人都是只闻其名,从未见过其人。

司机将车开了过来,问:“三少,回公司吗?”

“不,去西山墓园。”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

聂慎霆靠着椅背,单手放在车窗台上,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

西山墓园。

连姝久久伫立在一座墓碑前,硕大的墨镜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露出弧线美好的,尖尖的下巴。

这是她父母的合葬墓,墓碑上只简单的写着夫妇俩的名字。连个照片都没有。

就这块墓地,还是当年他们的手下东凑西凑筹钱买下来的。

血洗了白家之后,仇家就销声匿迹了,这些年,警方到处都在通缉。

可又有什么用呢?一个人若想藏起来,十个人都找不到。

更何况,白家没人了,没有钱疏通关系,警方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哪会真的尽力找人。

连姝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将手中白菊放于墓碑前,她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沿着石阶,她逐级而下。

正好与拾级而上的聂慎霆擦肩而过。

女子身上若有若无的淡香萦绕鼻端,他怔了怔,下意识顿住了脚步。

似曾相识的味道。清新,隽永。

Ivoire。象牙香水。

等他反应过来时,连姝的身影已去得远了。

她并没有注意到他。可空气中却似乎还残留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袅袅绕绕,丝丝萦绕。

而白氏夫妇的坟前,摆放着一束新鲜的雏菊。

聂慎霆望着连姝离去的方向,深邃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

明都酒店。

整个VIP大厅里铺满了红色地毯、一列列白玉桌,摆满了精致的高脚杯、香槟红酒、市场上少见的奇珍异果、以及很多叫不出名字的各类美食。

而现场的男士全是西装领带,如新郎般正式;女士各色的小礼服,分外妖娆。大家轻声交谈着,即便是笑,也不会太大声,一切都显示出上层社会人的涵养。

连姝在订婚仪式的前一刻进入大厅。

她找了个位置,安静的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台上的一双准新人。

此刻,两个人正深情的凝视着,仿佛满场都能感受到他们之间深深的爱意。

连姝的身边有人在感叹:“男的俊女的俏,这一对看上去真像是天造地设。”

“聂家可真有钱,你看看这布置,这满场的鲜花,听说都是从荷兰空运过来香槟玫瑰,是陆二小姐最喜欢的花……”

“那是,聂家可是云城四大家族的首位,这点钱小菜一碟……”

“陆二小姐可真漂亮,她身上那件礼服是巴黎最顶尖的设计师出的高定吧?”

“艾玛,真羡慕她啊,看看人家,生得好,嫁得好……”

仪式结束后,一对准新人去后台换装。

男更衣室门口,连姝截住了聂少聪。

“聪少爷。”她听大家就这么叫他,“能否借一步说话?”

聂少聪不解看她:“你是谁?”

连姝定定的看着他:“我是刘燕的妹妹。”

她观察着聂少聪的表情,但让她失望的是,听到刘燕这个名字,他无动于衷。

“刘燕是谁?”他反问。

连姝继续提示:“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她曾经跟你好过。”

聂少聪大笑:“跟我好过的女人多了去了?我哪能一个个都记得住?”

真是名副其实的**啊!连姝默默腹诽。

她叹了口气,又道:“她是在酒吧打工的时候认识你的。你为了她,还打断过她叔叔的腿。还把她从芳园里接了出去,在外面给她置了房子。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聂少聪摇摇头:“我给很多女人都送过房子,抱歉,你说的这位,我真不记得了。不过,”他上下打量一下她:“你提这个做什么?”

在自己的订婚现场,毫不忌讳的跟人讨论自己以前的女人,这位聂少爷还真是无所顾忌。就不怕未婚妻知道吗?

“刘燕不见了。”连姝干脆直接道。

“所以呢?”聂少聪挑眉。

连姝耐着性子:“我想知道,你知不知道她在哪里。”

聂少聪觉得很好笑:“你觉得我会把她金屋藏娇?”

“我只是以为,你或许会知道她的下落。”

聂少聪大笑:“这位小姐,我想你大概还不了解我这个人。我喜欢女人,喜欢各种各样的美女,我也舍得为她们花钱,但我这个人吧,有点花心,就是你们通常说的滥情。我从来不会把目光长久的放在一个人的身上,我对女人的新鲜度,通常只有三个月。所以,有可能你姐姐跟过我,但不可能被我当娇藏起来的。所以你想从我这儿打听你姐姐的下落,我觉得你是找错人了。”

连姝抿着唇,不说话。

聂少聪推门进屋,忽又回过头来,语气轻佻的看她:“姑娘长得有点面善,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不如留个联系方式,改天花前月下,咱俩好好聊聊?”

“去死。”连姝一脚将门踹上,然后扭头就走。

**!竟然在自己的订婚礼上公然撩妹,真是渣到骨子里去了。

真替那位陆二小姐感到可悲,后半辈子要托付在这样一个浪荡公子手里。

找了个安静点的地方,她熟稔的从烟盒抽出一根烟。

不行,太生气了,她得靠支烟降降火。

16岁之前,她是乖乖女,被连家当小公主养着的。

16岁之后,她混迹于贫民窟,抽烟喝酒坑蒙拐骗学了个精。

不知道天国的父母看到如今这个样子的她,会不会失望。

一念至此,不由苦笑了起来。

找遍全身,却没有打火机,大概是遗漏在刚才的桌子上了。

这时,“吧嗒”一声,打火机清脆的声音忽然在身侧响起。

她怔了怔,抬起纤长的睫毛,看到一张俊美绝伦的脸。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