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19-10-08 11:15:56

凰驭天下 已完结

凰驭天下

来源:长平宋薰 作者:欢欢分类:言情主角:长平宋薰

作者:欢欢,《凰驭天下》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长平宋薰的小说叫做《凰驭天下》,提供长平宋薰小说阅读,独具匠心,身临其境,内容值得人回味,笔头生花,实力推荐,主角是长平宋薰,《凰驭天下》是由欢欢的言情,.........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宋薰刚要开口,突然想起师父,不敢再讨论御前,连忙小声道:“御前侍卫是陛下手底下的人,小心引火烧身。”长平讥诮的笑了笑,道:“宋内监是太子殿下的人,还怕这个么?”

“我不过是太子殿下的人,又不是太子殿下。”宋薰冷笑了一番,又上下看了长平一眼,疑道:“那日我去奴隶院替太子殿下择人,我选中了你,那嬷嬷为何要阻止?她说你身份敏感,你又是什么人?”

长平皱了皱眉头,刚要拒绝,只听得远处一片脚步吵杂。二人回头看去,却见御花园重重柏树影中隐隐有灯火的光影。长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宋薰掐着腰遁走了。

二人飞身上了景明殿的屋顶,只远远的见御花园内打着火把的果然是巡夜的内监。长平暗暗喘气,这才回头冲宋薰笑起来:“多谢宋内监。不然奴婢恐怕就被抓住了。”

长平姿貌本就极美,不过是平日操劳过甚又不加修饰,看上去才有些泯然众人。此时夜色沉沉,只有远处灯火映在二人脸上,长平露齿一笑,颇有些明眸皓齿的意思。宋薰不由得一愣,旋即觉得失仪,耳根微热。幸好夜色里,长平未曾看清他脸上的神情,也未曾注意他的失态。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谁?”宋薰转了话题,依旧不依不饶,逼问长平。

长平本来想遮掩过去,不料他直直追问,她一时也说不出话来。长平想起年少时的的回忆,不由得微微失神。宋薰见她这样,笑道:“我救了你,我们就是朋友了,你还不告诉我?”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开口,声音苦涩,在夜色中格外凄凉:“那些……都是年少时的事情了,我不想……不想再提了。”

“好吧。”宋薰挑眉,看着长平微变神色的侧脸,微笑起来。他转过脸,随即坐在屋顶上,看着远处的宫殿灯火,声线有些沙哑:“我从小双亲皆亡,流落街头,险些惨死。是师父,师父救了我,把我送到宫中伺候太子殿下。”

他微微笑起来,似是回忆从前:“师父教我武功,教我为人处世之道。师父抚养我八年,对我有极大的恩情。宋薰能有今日,全都倚仗师父。”

“你师父恐怕早将你当作半个儿子了,真的舍得教你净身做内监?”长平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完自己觉得有些失态,脸红了红。

宋薰翘了翘嘴角,眼睛却不敢看长平,故作平静的说道:“我没有净身。师父是宫里的人,使了手段。所以我才能一直在太子殿下身边伺候。”

二人都觉得说的话有些不妥,都没有继续说下去,平静的看着远处。四周很静,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静的仿佛抬头就能摘到头顶的星星。晚风习习的扫过长平瘦削的脸颊,吹动她额前的乱发。她忽的笑起来:“你尚且对我不保留,若我再隐瞒,是不是有些不够朋友?”

宋薰没有说话,夜风把他的脸颊吹的微凉,良久,他才笑起来:“你若不愿,就算了。我不勉强的,只是觉得有些好奇。”

长平着看着宋薰,悲凉的说:“有些事情,实在是不想提及的。”她静了片刻,定定的看着宋薰。许久,她侧过了头,掩住了眼底的凄凉,才又说道:“其实说了也无妨了,那都是太遥远的事,遥远的我都……我都不能全部记得。”

宋薰被她这一眼看得内心颤了颤,他抿了抿嘴唇:“算了。”

长平点了点头,看向远方,缓缓开口。她的声音有些沧桑,颇为苍凉:“有些伤口,是时间也磨不去的。”

“总之我是个苦命的人,少年失恃,这么多年,父亲也从不怜惜,而是把我送进了奴隶院。”长平脸色青白,却淡淡的笑着。

宋薰低头苦笑:“我们都是可怜人。如今你在奴隶院苦役,我在清凉殿的日子也不好过。”他抬头看了看远处藏蓝的天色,叹了一口气:“每天低声下气的请安,若做了一点错事,就会承受罪责。如履薄冰的滋味,当真是不好受。”

“命途多舛,我们也是没有法子。”长平悲声笑了笑,看着月亮渐渐的要落到西边了,连忙起身:“我要走了,再不走恐怕奴隶院的人就要发现我彻夜未归了。”宋薰也跟着站起来:“我带你下去。你不会武功,会摔到的。”

“好,”长平向前慢慢走了几步,突然回头冲宋薰笑道:“我不会武功,但是,我想学。”长平的眼睛像星子那样亮:“你能不能教我?”

“想学?”宋薰看着她笑,耳根又有点热了:“那好,每天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找我?”

“那一言为定!”长平拽起他的手,用小手指勾住他的小手指:“拉钩!”宋薰看着她的笑靥,自己不由得也笑起来:“好,拉钩。”

天色慢慢的发白了,星星隐退,一轮红日从东边缓缓的跃出来。光芒也照在奴隶院众人的身上,他们又开始了一天的劳作。这次的长平再也不觉得辛劳与凄凉,反而觉得内心温暖,让她有勇气去面对深宫的可怖。

后来嬷嬷并没有开口再求长平,见到她也仍是淡淡的轻蔑。只是长平总觉得那份轻蔑中含了几分其他的意味,但长平看不分明。长平依旧经受着每天的劳作,依旧苦楚,依旧被受人排挤。但她再也不觉得悲凉了,因为宋薰。宋薰每天晚上都偷偷的教她武功,谈论一些旧事,这就让长平感觉很满足了。对长平来说,有宋薰这样的朋友,就能够让她在幽冷深宫中,找到一丝温暖。

宋薰也依旧每天都要低声细语的伺候主子们,依旧跪的腿疼,依旧不曾被师父赞赏。但他竟有些不在乎的意味了,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对待长平时,竟也生了几分情愫。

奉仁二十七年的腊月,格外寒冷。二人在深宫重重中相互依持,颇有些相依为命的意思,也互相生出了几分情愫。

这日长平洗好份内的衣服,便借小解偷偷跑出了奴隶院,躲在在景明宫侧殿的抄手回廊下等宋薰。隔了片刻,只见宋薰拢着袖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向四周看了看:“你过来的时候,没教人看到吧。”

小说《凰驭天下》 第5章 失态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