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19-07-25 07:17:15

" alt="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 连载中

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

来源:沈寒音谢凛怀 作者:蝶兰香魂分类:言情主角:沈寒音谢凛怀

小说《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讲述沈寒音谢凛怀之间的故事,为您提供言情小说《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小说主角是沈寒音谢凛怀,名字叫做《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的小说,提供沈寒音谢凛怀小说阅读,名字叫做《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的小说,作者酣畅淋漓 ,文从字顺,妙手丹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长夜街道空荡无人,此时万籁俱寂,只有一弯残月映在宽阔大道上,反射出微冷的光芒。

沈家的车马由傅殊言带着从官道北上京城,月砂则随着沈寒音走陵江先行至姑苏城。

沈寒音在马车内闭眼小憩,车轮碾在路上发出“咯吱”“咯吱”地声响。在转过一个弯道的时候,忽而睁开双眸轻声问道,“还有多久?”

月砂的声音从马车外面传来,“主子,已经过了长夜街,前方就是天机变了。”

沈寒音挑开车帘,看似随意地向四周扫了一眼。

前方寺庙的门半开着,向人毫不掩饰地展露出自己的破败。一名蓝衣少女坐在门前台阶上,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指。

沈寒音指尖一收,车帘落回窗前。

然而车轮猝然停住,月砂愠怒地呵斥道:“何人挡道?速速退开!”

女子清丽的声音婉转悠扬,暗色的烛火在车内跳动,映出那人模糊的轮廓。

“奴家名为枯萎,深夜与阁下在此相遇,只为奉命相告姑娘要取之物,已落他人之手。”

骏马嘶鸣打破幽深夜幕,月砂长剑出鞘,寒光映照出面前女子的不动声色。沈寒音三指反扣将菩提叶弹出,“月砂,改道。”

青衣女子眸若霜雪,长剑折回低声应道:“是。”

……

江南姑苏城,管辖权归于四大家族陈家。城中运河开通,不论是去往南下北上的茶米油盐,还是来自西洋的瓷器宝石,都要从此经过。这触手可及的财富换了谁不心动?更何况这陈家在京城中是有云相作为靠山,哪怕是帝王要查,也根本查不出什么东西。

此时正是夜过三更,陈家府宅的前厅中却还摆满山珍海味珍馐美酒。座下宾客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厅中歌姬**盈盈起舞。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最中央的绝色**一曲完毕,跪伏于大理石地,面纱薄如蝉翼令人只看得见朦胧的美貌。舞裙上层层叠叠的水袖纷扬洒下,四周响起一片叫好声。

首席上的谢凛怀漫不经心地看着厅中人的一举一动,侍卫子玦立于他的身旁。左下头座的姑苏城太守陈宁含笑起身,一盅美酒由身旁侍女递给**。陈宁正对首席,满面笑意朗声说道:“陛下,此舞姬名为容倾,乃是我兄长多年前收下的干女儿,从小便习数种舞乐。”

说罢一顿,陈宁抬眼小心地观察下天子的神色。只见谢凛怀靠在软椅上仍淡淡地笑着,神情之间并无半分不悦,于是心下松了一口气,“容倾仰慕陛下数年之久,今日终是得此荣幸能够在陛下面前献技于前。若是容倾能入得了陛下的法眼,那更是她的福气。”

此番话里话外明摆着要将这绝色舞姬献给谢凛怀,然而座上那人嘴角微勾,似乎觉得很有趣一般,“南方有佳人,一舞倾人城……倒是难得。”

喧闹的酒宴上瞬间安静下来,低沉地声音穿透厅内,倒是有一番扣人心弦的韵味。

容倾拿着酒杯的手微微一抖,只听首席上方的声音再度响起,“抬头。”

舞姬神色微动,缓缓地抬起头来。

座上天子一袭月白银边锦袍,眉眼在烛火下格外深艳。虽是有些慵懒的支着手在案前,但浑身上下贵气天成却又风度翩翩。

她心下一沉,向来自己最引以为豪的美貌在这人面前并不算什么。如今就像她最称手的武器被生生折断,她对今夜本来谋算计划好的事情突然不太确定了。

谢凛怀略微打量了她一番,轻声笑道:“果真是绝色。”

那笑漫不经心却又带着微微嘲讽,一股不安的感觉不知从何处而来,将她钉在原地。

然而谢凛怀似乎并未察觉到她的异常,转头冲着陈宁夸赞了几句。后者连忙作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连声道容倾能入得了您眼那是她天大的恩赐。谢凛怀面不改色听了几句那人的恭维,又将目光转向还在厅中站着的容倾。

“过来。”

他的语气随意至极,短短的两个字并无半分**意味在里。然而容倾的心瞬间悬起,刹那之间翻覆无数,最终还是定了定神,缓步走向首席上的那个人。

只是寥寥几步路,绝色美人的莲步轻移。雪白的肩头散落着一缕青丝,织绣金纱裹着水红舞裙将她衬得如九天玄女,整个人在灯火之下格外璨丽动人。在她停至谢凛怀面前时,面上一直覆着的莲纹薄纱忽然掉落,一张明艳倾城的脸就这么直观的展示在众人的面前。

容倾媚眼如丝,眉目当中秋波流转,她朱唇轻启,悦耳的声音在安静的厅中响起。

“容倾仰慕陛下已久,今日能得此一见,实乃此生有幸。”

“还望陛下赏光,能饮此薄酒。”

谢凛怀看着面前女子将酒杯递上,似乎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他俊逸的面孔上唇角微弯,笑意深了不少。

陈宁目不转睛地盯着上方的一举一动,见谢凛怀迟迟不动的时候心中不禁捏了把冷汗。好在下一刻,那人便伸出了手,接过女子手中的琉璃酒杯。

“看起来不错。”谢凛怀端详着酒杯中澄澈的液体,却没有半分要饮下的意思。陈宁和容倾面色微变,然而谢凛怀好似完全没有注意。他突然转过头吩咐身后的子玦,“这酒赏你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