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19-06-18 07:21:36

他的耳朵容易红 连载中

他的耳朵容易红

来源:许心意贺骁 作者:林害羞分类:言情主角:许心意贺骁

作者:林害羞,在这里可以看许心意贺骁小说阅读,《他的耳朵容易红》是由林害羞的言情,小说非常精彩,笔酣墨饱,引人入胜,强烈推荐,提供许心意贺骁小说阅读,笔底烟花,引人入胜,许心意贺骁为主角的小说叫《他的耳朵容易红》,在这里可以看许心意贺骁小说阅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橙黄的灯光氤氲,笼罩着整个房间。

许心意隐在光线之下,身上的吊带裙松松垮垮的随意穿着,笔直白细的腿暴露在空气中,她半趴着,吊带的V领口下滑,胸前的肉挤成一团,一道沟壑也**着视觉神经。

她微虚着双眼,眼睛里还有些迷离的惺忪睡意,似乎对于突然的光线而有些不适应,懒洋洋的揉了揉眼睛,勾起一抹甜美的浅笑,语气自然得像妻子询问丈夫,“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是没有任务吗?”

贺骁呼吸一滞,下意识别开了眼,看向别处,反问:“怎么突然回来了?”

许心意向来出其不意,她的情绪总是千变万化,让人捉摸不透,措手不及。

明明前两天还吵着闹着说要跟他断绝关系,一辈子都别见了。

这两天他还正郁闷着该怎么去哄哄她,可没想到,这会儿她突然跑回来了,还躺在他的床上。

她两年都没回来过了,冷不丁出现在家里,他还真吓了一跳。

许心意挑了挑眉,戏谑的笑道:“难道我不能回来吗?还是说你....藏了女人?”

说话时,她的目光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的盯着他腹下的位置,笑意倒是越发的放肆了。

贺骁下意识随着她的目光往下看,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现在身上只有一条底裤,他条件反射拽起床上的薄被想系在腰间,可扯过来之后,许心意的身体就全然暴露在空气中,由于拉扯的动作有些剧烈,所以她的裙边也被掀了起来,露出了同为黑色的蕾丝底裤。

贺骁又猛地将薄被给扔了回去,将她整个裹住,然后一阵风似的快速闪进浴室,出来时,腰间裹着浴巾。

“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贺骁沉着嗓音,严肃道。

许心意非但不起身,还大喇喇的躺平在床上,抱着被子,眼睛眨巴着,灯光的照映下,她长又翘的眼睫毛映在眼睑下方,扑闪扑闪的像蒲扇一样,生动又有灵气,“我的房间都多久没人住了,全是灰!”

回来的时候,她去她的房间看了看,她的房间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所有的东西都保持原样,而且家里的装修也没变,她小时候不懂事在家里贴了好多特别少女心的贴纸,当初他嫌弃得要命,可即使她走了,他也没有撕下来,而且他们的合照也在,就摆在他的房间,是她高中毕业那天,他来参加毕业典礼,她穿着校服他穿着军装。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就好像这两年,她一直都在他的生活里。

感动她,真的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细节。

至少让她知道了,她在他心里还是有位置的。

这更让她坚定了回来找他的选择,应该说还有些后悔,没有早点回来。

“一起睡嘛。”许心意往旁边挪了挪,给贺骁腾地方,拍拍枕头:“就一晚,明天再收拾。”

其实贺骁经常找人打扫她的房间,总想着或许她哪天就回来了,但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所以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就这么一次没打扫,她就钻了个空子,回来了!

贺骁走到衣柜前,随便拿了套衣服,一边穿一边往门口走,“那你睡。”

“你上哪儿去?”许心意下意识坐起身,急忙问道。

“我去睡沙发。”贺骁步伐未停,径直走出房间,还顺带关上了房门。

许心意不由心生挫败,她都主动成这样了,为什么贺骁总是视而不见?

她深吸了口气,努力缓解脸上因为羞愤而生起的燥热。

想起王姐说的话,这世上哪有真正正儿八经的男人?不过是装得像而已!

许心意掀开被子,趿着拖鞋,跑出房间。

贺骁一米八九的大男人蜷缩着腿,艰难的窝在沙发上,看着都觉得憋屈。

许心意走过去,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闭上眼睛。

贺骁听到动静,睁眼看她,“不睡觉去,你坐这儿干什么?”

许心意仍旧闭着眼,调整了下坐姿,“睡觉。”

贺骁立马坐起身,眉头隐隐皱起:“闹什么!回去睡觉!”

“正在睡。”许心意依旧不动。

贺骁按了按太阳穴,语气软了几分,有些轻哄的意味:“又在瞎折腾什么?快回去睡觉,听话。”

许心意顿了顿,而后终于肯动一动,只不过没有起身回房间,而是半趴在沙发扶手上,“我自己霸占你的床我会良心不安,要么一起睡床,要么你去睡床我睡沙发。”

他沉默的坐着,无声的盯着她,就看她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可她就跟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睡在沙发上,一动都不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隐隐能听到她的呼吸声,逐渐平稳有序,似乎已经睡着。

贺骁长叹一口气,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会折磨人了。

站起身,往房间走,语气是无奈的妥协:“进屋。”

许心意一听,立马睁开眼,她想起身,可动了动,腿动不了,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这个沙发很小,她的腿蜷缩在上面,已经麻了。

眼瞅着贺骁已经快要走进房间,她连忙轻轻喊了一声:“诶....叔叔。”

“嗯?”贺骁只哼了一声,但光是这一声就能听出来他现在似乎有些不爽。

“.....我腿麻了,站不起来。”许心意的口吻楚楚可怜。

“等不麻了再进来。”这一次贺骁倒没有像平日里那样对她百依百顺,阴阳怪气的说道。

许心意还真坐在沙发上不动弹,但并不是在等麻意缓解,而是在等他出来。

在心里默数着数儿,1,2,3,4....

还没数到5的时候,只见贺骁挺拔的身躯出现在视野中,他的步伐有些快,踏得有些重,足以证明他现在有多焦躁。

许心意忍不住勾起一抹好笑又得逞的笑意,看吧,她就知道贺骁肯定会出来的。

在贺骁面前,往往撒娇和装可怜屡试不爽。

贺骁将她打横抱起,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连余光都不给她。

因为就算客厅没开灯,可是透过外面的路灯还有月光,光线还不算太过昏暗。

他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许心意身上不知道到底抹了些什么东西,香气缭绕,让人受不了,却又不反感。

贺骁一个头两个大,几个大步迈进房间,将她往床上一放,然后立马掀起薄被盖在她身上。

床还算大,他就躺在床的边沿,与她保持距离。

“你不盖吗?”

许心意往他旁边挪了挪,刚揪着被子想盖在他身上,可贺骁立马沉着嗓子,口气略重,不是很有耐心:“老老实实睡你的觉,我不用!”

许心意“哦”了一声,然后很老实盖着被子,跟他保持距离,没有继续造次。

她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得循序渐进的来,这个时候贺骁的耐心值已经告急,如果她再继续得寸进尺,他真的就生气了。

不过想到和贺骁同床共枕,许心意就激动得睡不着。

以前也跟贺骁在一起睡过,不过那已经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那时候还只是个12.3岁的小孩子,家破人亡,得了自闭症,是贺骁每天无微不至的照顾,晚上还会哄她睡觉,给她讲故事,想办法逗她开心。

想到以前,许心意心里就更加甜蜜了,虽然他这个人脾气硬,可他却毫不吝啬他的柔情。

而贺骁内心也是起伏不定,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就算他们两人隔得远,可鼻息间好似还萦绕着她身上的那股樱花味,简直折磨得他浑身上下不舒服。

这一晚,看似平静,实际波涛汹涌。

许心意一觉睡到自然醒,外面的天色早已大亮,阳光灿烂。

贺骁早已不见踪影,床的一侧,只有他睡过的痕迹。

许心意洗漱完,然后打开行李箱换了一身睡衣,虽然比昨晚的好不到哪儿去,可是至少白天不能太暴露了。

换完衣服这才慢悠悠的动手换她房间的被单,换下来再洗。

洗完拿到阳台去晾,这里是军属大院,人来人往,她可不敢穿太暴露出去,只好随意披了件外套裹在身上。

“诶呀,心意回来啦?”

正晾着被单呢,就有一道声音从隔壁阳台传过来,她抬头一看,是以前很照顾她的罗阿姨,军嫂们都又很友好,知道她的情况,一直都对她很好。

“是呢,罗阿姨。”许心意微微笑了笑,“你也晾衣服呀?”

“你可好些年没回来了!越长越漂亮了,刚才还认出来呢!”

“学校离这里远,不好回来,这不,放暑假就回来了。”许心意又说,“罗阿姨,这么久没见你也越来越年轻了呢。”

不经意间往楼下看了看,一些穿着迷彩服的军人从楼下路过,都有意无意的盯着她看。

许心意有些别扭,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穿着,也没有不得体的地方啊,还是说,她真的变化很大,让人都认不出来了?

被人看得不自在,她随口跟罗阿姨聊了几句过后就进屋了。

*

十一点的时候,贺骁看了看手表,对手底下的新兵蛋子说:“再训练半小时,然后去吃饭。”

“是!”一群新兵应得铿锵有力。

随后,贺骁往食堂的方向走去,打包了几个菜回军属大院。

十一点半,开饭时间。

爱八卦,不一定只有女人,男人也会。

比如————

“咱贺队好像有对象儿了。”

“真跟杨医生成了啊?”

“不是杨医生,听说有人看见那个女人在阳台晾衣服呢,长得特漂亮,比杨医生漂亮多了!”

“你上哪听来的小道消息?”

“什么小道消息,人亲眼看见的!”

“哇,难怪贺队今天不在食堂吃,打包带回去吃了!”

“交头接耳聊什么呢你们?”突然,一道温柔的女声响起。

“啊....杨医生来了啊....”

杨曦端着餐盘坐下,看了一圈都没看到贺骁,“你们贺队呢?”

小说《他的耳朵容易红》 作品正文卷 第13章 贺队有对象儿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