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更新时间:2019-10-31 09:34:59

彼时彼刻 已完结

彼时彼刻

来源:梵月凤清霄 作者:紫凰分类:仙侠主角:梵月凤清霄

小说妙不可言,妙趣横生 ,形象鲜活 ,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梵月凤清霄小说阅读,梵月凤清霄为主角的小说叫《彼时彼刻》,该小说叫做彼时彼刻,彼时彼刻小说滴水不漏,《彼时彼刻》是由紫凰的仙侠,这里提供彼时彼刻梵月凤清霄小说,.........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她枯坐在木犀树下,凌厉的风携着木犀花穿过她的长发;阖着的睫毛上挂着木犀花。

“姐,你在这干嘛呢?母亲说你病了,大夫如何嘱咐?”顺手把狐裘盖在了她身上。

她睁开眼“没事,普通伤寒而已;只是近来得忌口。”她笑着说。

“倒是你啊,一天到晚只知晓胡闹;别总让母亲忧心,明白否?"

“呃......我说姐啊,你一个小矮子除了欺负凤你会干嘛!你就不要瞎操心我的事啦。”

“你还知不知道我是你姐啊!死小子,看我不揍你!”

“就你这样谁还敢娶你,披头散发的懒女人!”她直勾勾的盯着若晖“…呃…那啥,啊烯还等着我呢,我走了”一溜烟消失在她眼前。

这是风州,这里的人可以选择自己所爱,不论家世不谈权势——当然,这只是对少数风州人而言。

她叫若夙,生性直白、且爱憎分明。

遇见他的时候,她尚且年幼不懂情爱,只莫名眼睛追随着他。

六年,直至他音讯杳无她才下定决心。

再见的时候,必将倾心以付;诉尽衷肠。

世事难料,后来诸多变故,那人从此也便就从她心里抹去了。

听说鲛人一生挚爱一人,为一人取其性别;为一人决其生死。

可若是,所有的努力和爱慕都只为了那场注定变成泡沫的悲剧;到底还值不值得?

她素来活的自在,此番没了惦想愈发的嚣张自在了;枕着寒庙里的山石看着流云变幻,定定的想着什么。

“嗨!”有人突然朝她喊了一声。

她被吓了一跳,翻身落入了池中,一池的锦鲤被吓得四散;她忍着满身怒气从莲池里站起来,扫了一眼岸上男子顿时怒气消了个干净。

“乖,看在你长得这般好看的份上;就要你以身相许便轻饶了你罢,如何?”话间把湿了的长发撩在肩膀后头,向岸上的男子抛了个媚眼。

男子惊颤之余不知该如何回话呆在原地,期间有人慢步往这边过来;若夙听出是父亲的声音,立即提了湿漉漉的裙摆爬出了池子奔得老远。

只余下那男子,在风中凌乱......他勾起唇。

有意思......

若夙平日里便是个真真正的懒姑娘,此番落了池子生了风寒;便愈加变本加厉,日日缠着凤给她找好玩的好吃的。

偏凤也是好欺负得很,听她说什么便是什么;被她爹抓了,便更是义气一己扛下。

此番她拉着凤,说白日里遇见的男子;长得怎样好看,如何漂亮;全然不曾发觉凤不自然的回应,失落的表情。

夜里起了风,帝凤翻进她的窗子;在她的腹部位置放了暖袋为她捻紧被子,轻轻地合上了窗。

最幸福的事,是你喜欢的人刚好喜欢你呢。

帝凤坐在木樨树下,苦笑一番看着那轮明月;扯过腰间的酒一饮而尽。

她又做了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尾鱼;拼命的游不停的游。

却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不能停下来。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格里撒了进来,她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一个蓝色的暖袋从床上掉了出去。

她赤着脚踩在白色羊毛毡子上头,捡起案上的梳子;梳好了也不束发,披着头发开了门,由着慵懒的阳光洒在脸上。

他看得恍了神,跳下梁子无奈的说“就算是翠儿请了假你也不能不束发啊!好歹你也是若家大小姐。”

“平日里看你看得惯了,没想到我家凤;比任何一个男人都漂亮啊!”她看着他羞红了脸,像个痞子一样调戏他。

他别扭的把她扳过去,“那是你笨!”他拿起案上的梳子,生涩的为她綰了个不算漂亮的头发。

人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颠沛流离,在情爱里迷失;在得到与失去之间仿徨,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想念。

若夙自觉活的通透,不曾想总是在爱上一个人之后迷离痛苦。

“笨蛋、傻瓜、**。”

若夙挠着自己的头发,碰倒了妆奁,珠翠迤逦了一地;她颓然趴在梳妆台上,墨色长发撒了一桌。

窗外头的木樨花树,落下几片叶片慢慢铺在红泥上;像极了一朵凋零的木樨花。

怎的这副模样,这就得从几天前的风州节戏说起了。

七月中旬风州集其他八州,九州同集在风州做一场集会。

今日的风州自然是比以往的节日还要热闹。

这日风州节戏,若夙早早的起了床;散着长发跑到琼台边的木樨树下头,戏台还不曾架好,她就已经在树上打了个旽。

台上才起了唱“金陵玉殿......”这厢没出息的就被惊醒了,从木樨树桠上掉了下来,且悲催的被树枝划破了衣裳和手臂。

这厢在半梦半醒间,被树下一个玄衣男子接住了。

她糊着睡眼看着男子,以为还在做着梦轻佻的勾起男子的下巴,“呜......怎的看不清明呢,乖!别动。”

猛地,这糊涂态的若家千金似乎想到了什么挣脱了来人的怀抱;尽量维持着所剩无几端仪,低下头行礼答谢的期间狠狠的揉了揉眼睛。

恰到好处的笑着答谢,来人一身玄色衣裳,纵她平日如何顽劣;她也是知道的,玄色是王族才能穿的衣裳。

九州有九个王,她的父亲便是风王;而此人衣裳上的纹饰绣着流云变幻,分明是幻州王族。

在她沉思间,来人抚过她的头发;去掉了头发上头的枯枝落叶。

她抬起头,看见一双琉璃色的眼睛和灰蓝的长发;怔愣了片刻对上了他的眼睛羞红了脸;忙低下头。

高台上唱着“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看尽;残梦最真,旧境难丢掉......”;若夙的脑子一片空白;久久回荡着台上曲子。

这厮一回去,便又是笑又是疯的缠着凤讲着日里遇见的男子。

凤头疼的揉着脑袋,“这是你这个月里调戏的第几个男子了?再怎么不济你也是风州若家千金,你何时才能顾及风州颜面;如何再能由着你荒唐胡来!你若再不听我的话,我就离开这里!”

小说《彼时彼刻》 第一章:风州若夙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