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更新时间:2019-04-08 07:11:12

驭鲛记 连载中

驭鲛记

来源:纪云禾长意 作者:九鹭非香分类:仙侠主角:纪云禾长意

在这里可以看纪云禾长意小说阅读,《驭鲛记》小说主角是纪云禾长意,为你提供纪云禾长意小说阅读,身临其境,引人入胜,剧情精彩,实力推荐,主角分别是纪云禾长意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为您提供纪云禾长意驭鲛记小说阅读,开合有度,酣畅淋漓 ,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鲛人那一击几乎用掉了他所有的力气,他被吊挂在牢里,而机关的闪电还在不停的攻击着他。

此时林昊青受伤,助手们的关注点都在林昊青身上,并没有谁去在乎机关是否还开着,或者……他们就是要让机关开着,这样才能让他们更确定自己的安全,还能保障。

“少谷主,这里危险,砖石不停掉落,咱们还是想出去吧。”

林昊青脸上的血流不止,他凝了法术为自疗伤,听闻此言,他眸光一转,阴鸷的盯了囚笼里如破布一般的鲛人一眼。

“着人来补修牢房。”他下了命令,助手忙不迭的应了,转身便要跟着他离开,而林昊青一转身,却没急着走,目光落在了方才一直坐在一旁,稳如泰山的纪云禾身上。

“护法不走?” 

“我再待一会儿,看着他,未免鲛人再有动作。”纪云禾目光终于从鲛人身上挪开,回望林昊青,“少谷主被金箭所伤,金箭上法咒厉害,还请赶快治疗,未免越发糟糕。”

“护法也多加小心才是。”林昊青瞥了身旁两名助手一眼,“你们且在此地护着护法,若此鲛人再敢有所异动,速速来报。”

被点名的两人有几分怵,显然是不想再呆在此地,但碍于命令,也只得垂头应是。

林昊青这才随着其他人的簇拥与搀扶,离开了地牢。

纪云禾拍了拍身上落的灰,这才站起身来,径直往那电击机关处而去。

林昊青留下来的两名住手有几分戒备的阿静纪云禾盯着,但见她一手握上了机关的木质手柄,“咔”的一声,竟是将那手柄拉下,停止了电击。

“护法。”一名助手道,“这怕是不妥。”

“有何不妥?”纪云禾瞥了他们一眼,“少谷主驯妖有少谷主的法子,我自有我的法子。”她说罢,不再看两人,向牢门处走去,竟是吟诵咒语欲要打开囚禁那鲛人的玄铁牢门。

此时外面围观的驭妖师已经在方才那一击时跑得差不多了,还有一些留下来的见此场景也忙不迭直叫:“护法使不得!”

没管他们的声音,那两个助手更是上前要阻止纪云禾诵咒,可在触碰到纪云禾之前,便有一道剑气“唰”的在两人面前斩下,剑气没入石地三分,令两名助手脊梁一寒……

“少谷主的手下真是越发不懂规矩。”雪三月持刀立在一旁,面容冷淡,眸中寒意慑人,“护法行事,轮得到你们来管?”

雪三月的功力驭妖谷内也是无人不知,林昊青已走,剩下的也都是小喽啰,两名助手在雪三月面前说不上话,只得对纪云禾扬声道:“护法!牢门万不可打开啊!万一鲛人逃走……”

话音还没落,护栏上的术法便已经消散,纪云禾一把拉开了牢门,迈了进去,她也不急着关门,一转头,将门又推开得大了些。

站得远点的驭妖师一见,马不停蹄的就跑了,被勒令留下来的两人惨白着一张脸死撑着没动,双腿却已经开始发抖。

这鲛人,把他们吓得不轻。

纪云禾一声轻笑,这才不紧不慢的将牢门甩上。

“哐”的一声,隔绝了牢里牢外的世界。

她走到了鲛人身侧,仰头望他,没有牢笼和电光的遮拦,这般近距离的打量,更让纪云禾感觉他这一身的伤,触目惊心。

这么重的伤,还怎么逃走?

纪云禾站在鲛人那巨大的尾巴前面,此时那双本应美得惊人的大尾巴已经完全没了力气,垂搭在地上。往上望去,是他纠缠着血与灰的银发,还有他惨白的脸以及只凭意志力半睁着的眼睛。

他的眼睛是冰蓝色的,纪云禾看见过,但此时,纪云禾只见得他眼眸中灰蒙蒙一片,没有焦点,也没有神采,几乎已经是半死过去了。

纪云禾知道,这鲛人方才是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在反抗了。

只为了将羞辱他的林昊青打伤……

她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硬骨头的妖怪,在驭妖谷,总会吃更多苦头。骨头越硬,日子越难过。

人也一样。

纪云禾随即垂下头,看着他尾巴上的伤,贯穿他鱼尾的玄铁链还穿在他的骨肉里,纪云禾反手将身上的小刀掏了出来,手起刀落,急快的在他鱼尾最后的牵连处伤一割,分开他鱼尾下方最后一点牵连的皮肉,让玄铁链“咚”的一声沉响,落在地上。

鲛人尾虽然已经破烂不堪,但好歹此时没有了玄铁的拖拽,这让他上方悬吊这的手臂,也少承担了许多重量。

纪云禾再次仰头望他,对鲛人来说,她方才在他尾巴上动了刀子,他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只是身体忽然的轻松让他稍稍回了几分神智。

蓝色的眼珠动了动,终于看见站在下方的纪云禾的脸。

纪云禾知道他在看自己,她微微开了口,用口型说着:何必呢。

鲛人微微颤动的眼珠让纪云禾知道,他听懂了。

但没有再多交流。纪云禾想,这个鲛人现在就算是想说话,怕也是没有力气说出口吧。

林昊青这次是真的心急,有些胡来了。

纪云禾随即往外看了一眼,“动动那机关,把他给我放下来。”

林昊青的两名助手连连摇头,雪三月一声冷哼,懒得废话,捡了地上一块石头往牢边机关上一弹,机关转动,牢中吊着鲛人的玄铁链便慢慢落了下来。

纪云禾看着他,在鲛人鱼尾委顿在地时,纪云禾伸手,揽住了鲛人的腰。在他腰间鱼鳞与皮肤相接处,此处的鱼鳞尚软,泛着微光,触感微凉,纪云禾觉得这触感甚是奇妙,但也不敢多摸,因为这鲛人身上没有一处不是伤。

她把鲛人横放在地,微微皱了眉头。

“给我拿些药来。”

两名助手面面相觑:“护法……这是要给这妖怪……治伤?”

“不然呢?”这两人再三废话让纪云禾实在心烦,“把你们打一顿,给你们治?”

她这话说得冷淡,听得两人一怵。纪云禾这些年能在这驭妖谷树立自己的威信,靠得可并不是懒散和起床气。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一人碰了碰另一人的手臂,终是遣去一人拿药。

等拿药来的间隙,纪云禾细细审视鲛人身上的伤。

从眉眼到胸前,从腰间至鱼尾,每一处她都没放过。而此时鲛人还勉强醒着,一开始他还看着纪云禾,但发现纪云禾在干什么之后,任凭怎么打都没反应的鲛人忽然眨了两下眼睛,有些僵硬的将脑袋扭到了另一个方向。

鲛人身体稍有动作,纪云禾就感受到了,她瞥了他一眼。

哟,看来,这个鲛人骨头硬,但脸皮却出奇的,又软又薄嘛。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