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更新时间:2019-09-02 09:44:12

唯愿与君长相依 已完结

唯愿与君长相依

来源:傅青词岳孤名 作者:渭城分类:仙侠主角:傅青词岳孤名

小说文笔流畅 ,蹙金结绣,字字珠玉,强烈推荐,该小说叫做唯愿与君长相依,为您提供唯愿与君长相依小说阅读,《唯愿与君长相依》小说是一本仙侠小说,该小说言简意赅,操翰成章,扣人心弦,强势推荐,唯愿与君长相依小说璧坐玑驰,这里提供唯愿与君长相依小说,小说讲述傅青词岳孤名之间的故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皇姐,一身鹅黄色华丽宫衣的女孩儿,满脸喜色的从外面跑进来,环佩叮当的挂了满身,随着她的跑动来回晃荡着。青涩的脸上带着少女特有的蓬勃朝气。

傅青词正坐在桌边准备用早膳,一旁伺候的侍女为她布菜。听到声音她抬头去看,正看到和她最亲近的七妹跑进来,唇边就带了一抹笑,道:“溪儿,遇到什么喜事了,瞧把你高兴的。一大早就跑到我这来,端妃娘娘就让你这么乱跑吗?”她虽口中说着教训的话,语气中却没有丝毫责备,反而满满的都是宠溺。

“皇姐,我刚听到一个好消息,第一个就想到你这里,好让你也开心一下,你这会儿倒先怪起我来了。”眨眼间少女已经蹦到傅青词面前。

傅青词忙扶她坐下,一面命人再去另取一副碗筷,一面取出手帕为她擦脸上的薄汗。她知道这小姑娘活泼机灵,向来嘴上不饶人,便也不与她继续争辩,只笑道:“我是担心你偷跑出来,回头你母妃会罚你。”

“母妃这次定不会罚我,我已经提前告诉她要来你这里,不是偷跑出去玩闹闯祸。”少女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偏偏一双灵动眼睛里闪着新奇又期待的光芒:“皇姐,你听说没有,父皇要从宫外的民间请来一个新师傅,专门在御学里的皇子习武,不过宫中的皇子也就九弟和十弟了。”

傅青溪拿着筷子比划:“对了,听说朝中大臣家中,凡在御学读书的子弟也可以跟着一起学习。”

“什么?”傅青词显然没想到皇帝的动作这么快,昨天才告诉她这个消息,今天就将人请到宫里来了,看来他应是早有打算,昨天只是提前通知她罢了。

七公主年龄尚小,明年三月里她才及笈,性子自然急些,见傅青词一脸惊讶,便笑道:“皇姐,你是不是也没想到,这样多好啊,宫里无趣的紧,已经好几年没什么新鲜事了,这次还是头一回请外面的师傅来呢。”

傅青词回过神来,点头笑了笑,算是回应她。嘴上却说道:“你看你,吃饭就好好吃,举着筷子成什么体统?”说着,给她夹了些菜放在碗里。

“皇姐”,傅青溪低头看向自己的碗中,皱着眉毛道:“你知道我不吃扁豆的。”

傅青词一愣,见傅青溪碗里躺着几根翠绿的扁豆,不是自己的杰作又是谁?

她只顾想事情,竟然给傅青溪夹了她不爱吃的菜,心中一阵尴尬,只好掩饰的板起脸说道:“溪儿,你不能再挑食了。”

“皇姐”,傅青溪看着她貌似毫无商量余地的表情,面露沮丧。

傅青词不予理会。

“好吧,我吃”。傅青溪妥协道,她的沮丧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又转回到刚刚的话题:“其实我更对这个新师傅感兴趣,听说还是父皇特地下旨请的人呢。”九公主从小待在皇宫,对外面知之甚少,有些向往道:“江湖人是什么样子,还真有点期待。”她又似突然想到什么,神秘的对傅青词小声道:“也不知道太傅会怎么想,你说他会不会气的胡子都飞起来。”

太傅的胡子并没有飞起来,相反太傅很镇定,他看着高高在上,坐在九龙椅上的皇帝,义正言辞道:“陛下,太师太傅皆在,陛下却要从民间为太子请师傅,自古没有这样的旧历,臣以为实为不妥。”

皇帝还没说话,另一个声音紧随而至:“父皇,太傅所言不错,太师太傅乃太子正师,父皇却要从民间请来一个无名小卒教导皇子,说出去岂不是显得我朝中无人,也会令天下人耻笑。”说话之人一袭八爪金龙环身的暗纹莽袍,腰束紫色琉璃挂带,头戴八宝紫金冠走出列队,站在大殿中央。

此人正是国亲王,他的脸部线条略显硬朗,鼻梁高挺,剑眉斜飞入鬓,语气是惯常有的不卑不亢。

皇帝的一句话接连被两位重臣否定,但他脸上看不出丝毫波澜,没有愤怒也没有烦躁。皇帝早就知道这个提议不会顺利,他的目光落在大殿中央的国亲王身上,国亲王也正好抬头望向皇帝,二人目光在空中相接,于无声中仿佛迸发出灼人眼目的火花。

皇帝的眼睛微微一眯,这是他的第三个儿子,如今已经是天启举足轻重的人物。而这一切,都是他亲自培养出来的结果。

那时候皇帝还未曾登基为帝,他的前两个儿子都不幸夭折,这第三个儿子他便宠爱有加,并一直带在身边亲自教养。他确实优秀,文治武功样样精通,然而随着他的日渐长大,也暴露出他儿时不易被人察觉的性格,他太过刚毅暴厉,做事难免偏激。这样的人如果做了皇帝,轻则会刚愎自用,独断朝纲,重则会苛刻赋税,加重徭役。

“陛下”,就在朝中气氛僵持之时,队列中又站出一人。此人同样身着亲王服,年约三十几岁,容色温润淡泊,气度儒雅,浑然没有一点朝廷官员的姿态,反而一派如沐春风的和煦。他看了看旁边的国亲王,对皇帝说道:“国亲王的意思是,朝廷不能无缘无故找一个毫无身份的草民做皇子的师傅,但为太子找一个伴读还是可以的。”说着又对一旁的国亲王笑道:“国亲王,小王说的对不对?”

国亲王冷淡的目光落在对面人的身上,这个东篱王,也就是他的王叔。他明明已经很久不在朝中,近些时日却一改云野鹤的生活,转而回到朝中,现在好像还站在了父皇那边。

国亲王的眼眸深了深,转念一想,不过一个民间无名小卒,即便留在太子身边也没什么身份,充其量不过一个保镖罢了。只是这个东篱王,突然回来还不知道他的目的,他不相信,东篱王会因为帮助皇帝而跻身朝堂。索性这次就给东篱王一点面子,看看他想干什么。

片刻后国亲王心中已有了主意,对皇帝恭声道:“父皇,王叔所言及是,儿臣只是不放心一个不明身份的民间草莽担任朝中实职,若是在太子身边做个伴读,儿臣,没有异议。”

皇帝未发一言,这件事便被几个朝臣所定,虽然并不是按照自己之前计划的那般,但此事总归还算顺利。皇帝点头看向东篱王道:“那便依卿所言,将此人封为上书房行走,陪同太子读书习武。”

皇帝话音刚落,三皇子又再次说道:“父皇,南岭水灾,河道已经很多年未曾修缮,此次朝廷应派发钱款,修整河道,使百姓免受水灾之苦。儿臣以为,朝廷应派一名皇子主理此事,方显出朝廷对南岭的重视,以彰朝廷恩德。儿臣不才,对这些公务还算熟识,所以儿臣自请,愿主理此事。”

三皇子此话一出,立刻有不少大臣附和。皇帝坐的久了,又因大病初愈,不免感到疲累,再见这些跟风附和的大臣,即便心胸再宽广,也难免心头恼怒。

南岭河道修缮,皇帝原本想派给四皇子傅青良,四皇子性格温平,为人低调,很少掣肘朝政,交给他皇帝最放心。只是三皇子此时提出,又有朝中众臣支持,皇帝便不得不有所退避,若执意交给对政务知之甚少的四皇子,恐怕会引起群臣不满。

皇帝这几年身体越发不好,对很多事照顾不到,朝中大半以上都被三皇子收为党羽,已经隐隐有把持朝政的趋势,皇帝看在眼中却力不从心。喉中一阵发紧,皇帝到底没忍住,重重的咳了出来。

三皇子见状,一脸关心道:“父皇身体不适,这些小事就交给儿臣来办,父皇还是保重龙体为要。”

皇帝忍了这许久,听了三皇子的话越发恼怒,他用尽所有力气扶住龙椅,才让自己平缓了呼吸,说道:“你诸事繁多,想来分身乏术,这件事就让老四和你一起吧。”

国亲王没想到皇帝还能给他安排个眼线,但想到四皇子温吞的性子,便忍住不甘,俯身道:“是。”

夏涵已经站了大半时辰,这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站的时间再长,她也不会有任何不适。令她担心的是,傅青词挽袖立在桌边作画,已经很久没有移动过了。桌上铺着的宣纸上白茫茫一片无边无际的雪山,起伏的群山连绵不绝,没有房舍,没有草木,没有植被,只有一个白衣人走在其中,身后留下一长串浅浅的脚印,让人一见便感到冰冷孤寂。

傅青词端正的站在桌旁,盈盈柳腰,青丝流泻。莹白的侧脸没什么表情,一片冷素,薄唇紧紧抿着,神情专注,如同忘我。

夏涵看着看着,却打了个抖,觉得身体很冷。再看一眼傅青词眉眼,依旧是那个容姿初众的长公主,可她却分明觉得此刻那雅致的眉间,仿佛结了一层浅淡薄冰。

傅青词在画画,她的心此刻就如同她的画,冷冷冰冰,让人生不起半点温暖。

皇帝病了,傅青词请来御医,竟被告知皇帝中了一种慢性毒药,虽不会马上致死,但他的身体却已经很差。此事情不宜让别人知道,她已经暗地找了好几位可靠的御医联合为皇帝解毒。

她慌乱无错,却无人可说,只能靠画画来暂时压住自己内心的无助。这偌大的皇宫,她孤立无援,皇位和权利并没有给她和太子带来庇护,反而满是绝望。如今皇帝又身中奇毒,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夏涵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打断了傅青词:“公主,您别画了,不如去看一看太子吧。”突如其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傅青词的笔一顿,一大滴墨渍便在宣纸上晕开。

她搁下笔,幽幽叹了口气。这几天她的注意力一直在皇帝身上,太子那边已经好几天没去了,也不知道他这几天的功课如何,好像从宫外请的新师傅已经到了,她还没来得及去看看。

东宫虽说是太子的居住地,但外院却有一大片菊花,此时正值菊花开放时节,傅青词到的时候,就看到那一大片菊花争相盛放。同时映入眼帘的,还有两个坐在一方矮桌边温水煮茶的男子。其中一个温文尔雅,气度洒脱,傅青词定睛一看,竟是许久未见的皇叔傅东篱。

傅青词又惊又喜,赶忙加快了脚步。傅东篱正在和对面男子聊着什么,不经意抬头的瞬间,发现了傅青词,不由得站了起来。而他对面的男子,也随着东篱王的异样举动,向这边看了过来。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