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更新时间:2019-10-29 16:14:51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连载中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来源:易天甄若兰 作者:风雨各一程分类:武侠主角:易天甄若兰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故事很有深意,寓意深刻 ,结局不俗套,强势推荐,这里提供易天甄若兰小说阅读,主要讲述了易天甄若兰之间的爱情故事,该小说叫做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在这里可以阅读易天甄若兰的小说,男女主角是易天甄若兰小说名称是《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独具匠心,简明扼要,情节描写细腻,推荐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霜风擗石鸟雀聚,帆动阴飙吹不举。

芬陀利香释驎虎,番童冒雪争迎取。

春光主、芙蓉堂、窄堆花乳,

手提金桴打金鼓。

天花聘婷下金雨,狡猊座上狮子语。

苦却乐、乐却苦,卢至黄金忽如土。

就这么一打眼诸君就能明白这首赞美词虽然极尽阿谀奉迎的有点俗气,但却具某些先天佛性哲理和田园牧歌。只是诸位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这首词的赞美对象既远非哪么心平气和和善良可爱,最重要的是它本身还极可能是某种具有讽刺意味和春秋笔法的结果,而所谓的善良祈愿和田园牧歌更是后人的某种牵强。

词中出现的什么鳞虎、狮子等等还真与一个叫狮子的动物有关,只不过这头狮子虽然威武,但既不能动、也不能吃人,而是一个用生铁铸成的庞然大物,重量更高达四十多吨。我们今天提起它,就是因为我们故事的发生地点就是这个狮子的所在地——沧州。

要说这沧州地界最有名的当属这铁狮子了。只不过人们恐怕谁也没有仔细探究,这沧州地界属于相对贫穷的平原地带、而且属于古黄河故道泛滥区,除了盐碱就是风沙。这里既无铁矿石资源、又无炼铁所必须的煤炭,从古至今为何非要和这种从来都是战略资源的铁纠缠不休次。不仅有铁狮子这样的庞然大物,连最有名的寺庙里佛像也是由生铁铸成,不知这算不算是无独有偶。

其实,这种对铁的特殊嗜好不仅折射出这地界的彪悍民风,更是当时的许多历史怪像的折射,当然了也与我们下面发生的故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话说五代时期,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纲纪败坏、道德沦丧,信义忠诚更是全无。一般民众自是朝不保夕、命如粪土,即使那些高官权贵也同样是惶惶不可终日。皇帝和王朝更像走马灯一样你来我往,你方唱罢我登场。朋友兄弟、君臣之间相互拆台和背叛也就罢了,偏偏连父子反目、相互仇杀也变得司空见惯、上行下效。我们所说的与这只铁狮子有关的关键人物身上就接二连三发生了这种事情。

我们口中的这个关键人物姓柴名荣,也就是后来人们口中的周世宗了。这厮文韬武略自是不俗,不然也不会称为后周开创者郭威的得力干将。美中不足的是,这厮得到郭威的赏识和信任除了才干外还有另外一个手段,就是认郭威做了义父。他们君臣之间这种父子关系到底有多少相互欣赏、多少感情因素、抑或本来就是**裸的相互利用,恐怕也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反正这在当时是如此司空见惯,自然也得到了普遍的认同和仿效。

估计当时相互背叛是如此司空见惯,为了维持相互忠诚的关系,这也许是唯一的方式。毕竟,时代如此、世风如此,除了靠它来维持上下属之间表面上的忠诚也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是这种父子关系注定维持不了多久,郭威一死柴荣的本来面目立即就显露出来,不由分说立即就怂恿手下拥戴自己做了皇帝,实现了第一次黄袍加身。

都说历史总是那么惊人的相似,又说什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什么的,柴荣这厮在皇帝的龙椅上**还没有坐热呢,冷不丁他自己的义子、又一个跟他一样的狠角色赵匡胤竟然在他死后不久也给他来了一次如法泡制,给他也搞了一个黄袍加身。现学现卖的功夫比柴荣真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赵匡胤这厮吸取了柴荣的教训,手段虽然类似、结果却大有不同,主要是后面的措施跟了上去,竟然让他至少开创了名曰大宋的数百年基业。

只不过这赵匡胤这老小子还是高兴的太早了。虽然他吸取以往教训、弄了个杯酒释兵权、把一切有威胁的角色全部软禁或杀害,但千算万算却忘记了自己的同谋和亲兄弟赵匡义比他还狠,竟然直接要了他的命、夺了他的江山社稷。说来道去,简直是一团乱麻。好歹这一切暂时与我们的主题无关,我们还是不说也罢!

单说这柴荣南征北战、文治武功更是值得称道,不仅北半个中国竟然让他给弄得统一到了一起,而且还在不断秣马厉兵,准备一统江南。

只是这小子一直有个心病,那就是自己的政权来的并不光明正大。说穿了是从他义父郭威的后代手里抢来的,自然非常害怕别人仿而效之和民心不稳。所以当上皇帝在不断南征北战、消灭外敌之余,他还做了两件事:一是疯狂地反对佛教、毁灭寺院。说穿就是想灭除佛教宣扬的什么因果报应和三世轮回的思想,免得有人对号入座,对自己不利;再就是笼络民心、以残暴立威,让民众三缄其口、退避三舍。

我们现在要说的就是他做的第二件事。为了宣扬自己的武功、也为了对战俘和罪犯进行惩罚,柴荣或发奇想、决定将连年征战缴获敌人的、包括从民间征收的武器一并溶化、铸造一个天下第一大的铁狮子,美其名曰镇服水患造福百姓,实际上主要是宣传自己武功和惩罚罪人的意思。要知道以当时的技术条件,要连续不断地将四十吨生铁溶化并浇筑成一头狮子,难度到底有多大。先不说工艺,即使简单的工程制作也要比登天还难。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同样重罚之下也能创造奇迹。也不知费尽了多少人的心血,这铁狮子还真让他们给弄成了。这个重达四十吨、中间还是空的庞然大物确实有点栩栩如生、不怒自威。后世西方有个叫法兰西的皇帝也曾将缴获敌方的大炮溶化弄了个凯旋门什么的以彰其功,是不是对周世宗柴荣的仿效咱不敢说,但至少可以说有那么一点异曲同工之妙。

看来,历史上所有强人都有喜欢显摆的嗜好,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汉高祖刘邦也感叹过一句什么如绡衣而夜行恐怕也是这个意思。

然而,高高在上的柴荣也许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些战俘和罪人虽然被逼从事这一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但私下里也给不可一世的周世宗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用了一点小小的春秋笔法。他们明知道周世宗柴荣对佛教深恶痛绝,却偏偏在铸造铁狮子时在上面加上了个莲花形的盆子,非要让世人、特别后人把这个铁狮子说成是文殊菩萨的坐骑。估计也就是借以抒发了一点愤慨和苦中作乐罢了。毕竟,阿Q的精神疗法有时还是必要的,至少能减轻些痛苦不是。

也不知道当时柴荣如果知道了这一点会作何想?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不管多么强大的强人都无法堵住凡夫俗子们的众口铄金。

絮叨了半天,我么们还得回到正题。话说这沧州地界正处于北宋和北方契丹的交界地区,特别是经过五胡十六国的战乱,民风彪悍、武风日盛。久而久之,出于练习武术的需要,还出现了另外一种副产品-----杂伎。如果说其他地界的杂伎难免夹杂着一些花架子、表演的成分居多的话,沧州的玩意大多可都是真功夫、至少是有真功夫的底子,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练武强身的副产品。

且说随着武风日盛和杂耍的普及,也不知是出于官方本意还是民间促成,每年五月初五、在南中国醉心于赛龙舟或舞狮的时刻,沧州地界的大小山头和家族却在进行着一项在他们看来最重要的盛会:为期一周的百戏打擂。既然是打擂,自然除了表演自己的杂伎外还有武功等真功夫的展示,地点就选在铁狮子前面的广场上。获胜者不仅免除全年的赋税和劳役,而且还被授予负责本年度铁狮子的维护和保养之荣誉。至于到底谁是胜者,主办方也采取了一种自称为最公平的办法:由观众决定。谁得到最多的观众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因为这属于半官方的活动,而且还有哪么多的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好处,所以这一时间段周边地区、乃至四邻八省的形形**的杂耍班子及其武功世家自然是使尽浑身解数进行创作和表演、甚至明里暗里大打出手。与此同时,上至商家大贾、达官贵人,下到说书的、卖唱的贩夫走卒等三教九流,更不乏三山五岳的江湖人士、甚至各地形形**的官府密探也都纷纷云集此地,既有想一举扬名立万的、也有想趁机捞一笔的、有想趁机打听官方和小道消息的,甚至有敌对国家、乃至番外斥候想趁机刺探军情的、当然更多的人则是为了长长见识和凑个热闹的。一时间这件事竟然成为了周边地区、乃至整个北中国的一件大事。

目光首先集中在广场西边的沧州最著名的翠香楼饭庄。饭庄处于广场最好的位置,不仅居高临下、能将整个广场尽入眼底,而且相当雅致和上档次。能在沧州最好的地段拥有这样一家饭庄自然是非富即贵、而且后台一定够分量,规模更是无与伦比。这里入座的、尤其是二楼的客人自然都是些有身份的主。正常时候,这里大多数时间都是客人爆满,现在适逢盛会自然更是一座难求。

跑堂的店小二在不停地穿梭、叫卖,领班的、掌柜的也在不断地点头哈腰、招呼着一些身份相对显得高一点的客人。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甚至比外面杂耍会场还要热闹。

“沧州七俗大驾光临,简直让本店蓬荜生辉!我马上为其为安排座位。只是、只是这几天客人实在太多,雅座早已占完。在下不知道七位今天会有暇光临,所以也没有给你们预留座位。恐怕只能委屈几位在大厅里坐一下了!”

看到门口突然有七位江湖打扮的人物鱼贯而入,一位掌柜摸样的人赶忙站起来点头哈腰、笑脸相迎,口中更是不停地奉承和讨好。估计这就是生意人的特点,不管有多么硬的后台,面对江湖人物的到来,首先要做到和气生财。

“俗、俗,简直是俗不可耐!我们兄妹恰逢盛会,自愿勉为其难、帮助父老乡亲巡视地方、维持治安、确保大会安全、也算是为了大会做点贡献以报效家乡父老。既不敢居功自傲、更不想吃你的白食,你就不要在这里故作姿态,玩这些虚头爆脑的俗套了,好像咱兄妹来这里要占你的便宜似的!我们也就是随便看看,然后找个地方喝几杯就行了。”

一句不怎么好听、但显然稍具内力的搭话突然出现在翠香楼的一楼大厅。嘈杂鼎沸的一楼大厅立即变的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几乎不约而同地集中到饭店的入口处。

这里虽然不像二楼雅座那样让人感到高不可攀,但也总算相对高档、至少不属于露天大排档的水平不是!众人随声望去,发现说话的家伙是一个五大三粗、非常健壮的男人。在他身后跟着武五男一女,打扮得倒也平常,但步履矫健、手中各持刀枪。估计这几个家伙武功不弱、而且是几个不好惹的角色。可以想象,这种场合敢如此肆无忌惮大声嚷嚷的人肯定不是善类。

“俗?俗又怎么了?常言说得好:红花自有佳人戴、俗人自由俗人爱。小妹我就是要俗到家了!不然又如何对得起我这庸脂俗粉的名号?倒是大哥你能不能有点进步?一天到晚总这样把自己的大号挂在嘴上,也不怕别人笑话你欲盖弥彰?”

走在队伍中间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身穿一身大红的女人看到掌柜的一幅热脸贴到冷**的惊愕神情,马上接过话头喋喋不休起来。估计半是为了帮掌柜的下台、半是为了打破他们七个突然出现带了的尴尬和不便,又或者是为了自我表现自己。看她一身穿戴、外加脸上如同傻大姐一样、让人忍俊不禁的化妆,与她自报家门的庸脂俗粉倒是出奇的符合,如假包换。

“哈哈,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又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沧州地界还真是有意思!窗外的杂耍让人叹为观止也就罢了,这江湖人士也如此让人忍俊不禁。好玩、好玩!我说大叔、大姑,你们叫什么不好,干嘛偏偏叫什么庸脂俗粉?偏偏这样要俗不可耐?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一阵哄堂大笑终于充斥整个饭店大堂。人们终于忍不住了,暂时忘却了身份,更忘却了对着这七个显然来者不善的家伙的恐惧。。

正当饭堂大厅里几乎所有的人对刚才的那番对话不知所措、想笑又不敢笑,生怕有谁出声惹恼了那七个显然不是好惹的江湖人物而噤若寒蝉的时候,最东面靠窗座位一个十多岁小女孩一面拍着手、一面毫无顾忌地来了这么一句童言无忌,一下打破了饭店大厅的宁静,引起哄堂大笑。由于过于突然和滑稽,有得顾客竟然将口中的饭菜喷了出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无知无畏之典型吧。

众人自然将目光转向发声之处。但见左侧靠窗的座位上一个貌美如花、一身红裙子的小女孩在那里肆无忌惮。小丫头看起来最多也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但看她杏唇桃腮、樱口直鼻,肤若羊脂、眼若秋水,无一处不精雕细琢、无一处不恰到好处,尤其是哪嫣然一笑得喜庆摸样和两个大大的酒窝更让人几乎过目难忘。虽然还是个孩子,却已是一幅活脱脱绝美的画中美人的胚子。

“谁家的女娃长的如此俊美耐看?”

“谁家父母竟然能生出这样得天姿国色?”

“傻孩子,干嘛要招惹沧州七俗这样得浑球?”

人们好像完全忘却了大门口站着那七个家伙似地开始窃窃私语、开始忘乎所以地赞叹着大自然的这种鬼斧神工。更多的人则为小女孩捏了一把汗。有些年轻的后生或者江湖人士甚至开始跃跃欲试、打算万不得已的时候出面来一次英雄救美。

“小妹不得无礼!这沧州七俗可是地头蛇,无端招惹他们既无必要、也非明智。如果因为你多事耽误了看热闹可别怪我!”

小丫头对面一个稍大一点、但最多也就十六七岁样子的男青年一面压低声音出声阻止,一面站起身来抱拳行礼道:

“小妹年幼无知、童言无忌,七位大侠切勿计较!学生这里给你们赔礼了!”

男青年一幅老气横秋的样子,不仅语气平缓、不亢不卑,而且显然一幅诚不我欺、文弱书生和丝毫不会武功的样子,让人想跟他着急都难。也不知是书读多变愚了还是害怕惹事故意装出来的。反正此情此景,如此表现也算恰如其分。

“二哥你也太小心过头了!我也不过是就事论事、实事求是而已。既未心存讥讽、又未无中生有,又能惹上什么麻烦?再说,他们自己说都说的,我难道就笑不得了?同样,如果他们真怕人耻笑,又何必这样肆无忌惮、大张旗鼓?难不成这北地的英雄就这么小气?心理就这样脆弱?竟然会为我一个小女孩的童言无忌大动肝火?”

小说《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第四章 俗不可耐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