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更新时间:2019-09-02 09:46:27

深宫怨:长路漫漫 已完结

深宫怨:长路漫漫

来源:霍长珺赵邑樗 作者:叶欣分类:武侠主角:霍长珺赵邑樗

该小说人物形象饱满,内容精彩,结局出人意料,剧情饱满,这里提供霍长珺赵邑樗小说章节,在这里可以看霍长珺赵邑樗小说阅读,名字叫做《深宫怨:长路漫漫》的小说,霍长珺赵邑樗小说《深宫怨:长路漫漫》,这里提供霍长珺赵邑樗深宫怨:长路漫漫小说阅读,《深宫怨:长路漫漫》小说是一本武侠,.........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妾,无颜面再对殿下。”良久,霍长珺自行解下面具,一道结痂的疤痕蜿蜒在脸上,犹如上好的白玉被砍了一刀。

眸中蓄满泪水,无声滑落。

赵邑樗心中一股涩疼袭来,皱眉摸着霍长珺的脸,“是母后吗?”

霍长珺垂眸,紧咬下唇,“不,是太子妃。”

赵邑樗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仿若失而复得的珍宝,“是孤没有保护好你。”

“我容貌尽毁……”

赵邑樗吻住霍长珺的唇,不让她再继续说下去。今夜的吻,不同往日的霸道,温柔至极。

霍长珺动了情,媚眼如丝,搂住赵邑樗的脖子,低喘着粗气。

赵邑樗不舍的亲吻她的脸颊,“在这里乖乖等孤回来。”

待到他离开,霍长珺神色变了变,怔愣的摸着唇,她似乎并不反感太子的亲近,甚至……还有种熟悉感?

一路想来,赵邑樗似乎明白了皇后的用心。

解剑于宫门,跪在皇后的寝殿外。

“娘娘,太子殿下跪在寝殿外求见。”

皇后正身坐起。

霁月站在一旁躬身道:“娘娘,听说殿下去过霍良娣那边了。”

“没想到这霍长珺到是有些办法。”皇后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霍良娣八成已经猜透了娘娘的用意,不过她并没有太多表现出自己的意愿。”

皇后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挥了挥手,示意让旁边伺候的人退下,“这丫头不愚笨,知道已经牵扯上了关系,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退出这场乱局?”

霁月还是忘不了当时霍长珺一脸赴死的模样,听到皇后的话后,觉得这深宫之中皇家的荣辱才算是大事,个人的安危简直是微不足道,更别提做皇家的一枚棋子。

皇后摇了摇头,抬头看着窗外,霁月追问,“那太子妃伤人之事……”

“杨妗儿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要治她现在还不是时候。”皇后对这一盘局,看的透彻。

皇后起驾,宫人撩开帘子。

“樗儿来了。”皇后看着一脸严肃的赵邑樗,撑伞走近,“是不是有话要跟本宫说?”

“樗儿一事不明,母后为什么要把珺儿送出宫去,难道这偌大的禁宫中容不下她吗?”

皇后恼怒,丢掉油纸伞,突然严肃的大声质问,“你一朝太子不理朝政,脑子里全是这些儿女私情,如何能成大事!”

“母后息怒。”

赵邑樗收敛心迹,虽然战功累累,但终究是皇帝的儿子,重不过皇帝的一句话。朝堂之上与拥立景王者不相伯仲。

可霍长珺的事情不可儿戏,他不想失信于她。

皇后熟悉太子的秉性,拉起赵邑樗,“好男儿要胸怀天下,如果霍长珺就是你心中的天下,那就请你担负起守护这片天下的重责。杨氏欺霍氏久已,儿若不能大权在握,那么霍家的地位该如何抬高。这就是皇家。”

赵邑樗听懂了皇后的话,豁然开朗。

坊间造访,卫忱齐慕名而来。

管家敲响了门,“珺儿姑娘,外面有个卫公子求见。”

“卫忱齐?”霍长珺一怔,半晌后才作出反应。

“齐哥哥?是他吗?”霍长珺此时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她假死的消息已经传开,旁人是如何得知的?

戴起面纱,霍长珺来到前厅。

卫忱齐!

卫哥哥!

“姑娘有礼了。”

“卫公子请坐。”

卫忱齐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时忘了礼数,定定地看着戴着面纱的霍长珺。眼神的笃定,久违的亲和感。

“珺儿?”卫忱齐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霍长珺。

卫忱齐立时跪伏,莫敢直视。

“齐哥哥,让珺儿为你抚琴一曲作为情浅缘散的作别,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只是朋友。”

卫忱齐把头低的更低,一曲终了,呜咽声悲鸣……

傍晚时分,余晖洒进了窗子印在霍长珺的身上,她疲惫的样子,像是落入凡尘的仙女,在旁一直守护的赵邑樗看呆了。

“水,我要水!”床上悠悠转醒的霍长珺,嗓音沙哑的说着。

赵邑樗连忙起身到了一杯温水,慢慢喂到了她的嘴里。

霍长珺的眸子直直盯着赵邑樗,伸出白皙的手拉住了他的胳膊,“殿下,谢谢你。”

赵邑樗将她拉到了怀里,抚着她的背部,尽量让她放松下来。

“卫忱齐把一切都和你说了,我相信不相信霍清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相信你。这样一个纯洁无暇的女子是什么人才能教导出来的?自然是那为百姓着想、清正廉洁之人了。”赵邑樗小声的贴着霍长珺的耳边说着。

霍长珺拉开了一段距离,用手描绘赵邑樗的的脸庞,伏下了身子在他的嘴边轻轻的落下了一吻。

这柔软的接触,让赵邑樗一下子就慌了神,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

“虽说我们认识不久,你却救了我三次。”霍长珺感激的说道。

“你是我的女人,保护你是我的责任,想不想去见见你的双亲?”

霍长珺一脸吃惊的看着他,“可以吗?”

“只要你想,当然可以。”赵邑樗伸出手来抚着她鬓前的碎发。

“那我们快去吧!”霍长珺好像生怕他会反悔一样,忙的跳下了床,唤来婢女进来畏她梳妆,这些日子经历了许多事情,她……想家了。

赵邑樗亲自驾着马车来到一处大宅子,霍长珺褪掉斗篷搪在臂腕,伸出手叩着门锁。

“小姐!”霍府上的老管家大声的喊叫道。

“爹,娘!”霍长珺看到从正厅里走出的霍清和邵氏。

“珺儿,快让娘看看!”邵氏拉着霍长珺左看右看,生怕她有半点闪失,等看到她脸上的细长伤疤的时候,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

“珺儿,这是……”邵氏轻轻的抚摸着霍长珺脸上的伤痕,生怕将她弄疼。

“皮外伤罢了,没事的。您和父亲一切安好吗?”霍长珺把头转向了一边,不敢靠近霍清。

“有卫忱齐在,我和你娘没受什么委屈,倒是你在太子府过的可还好?”霍清沙哑的嗓音哽咽的说着。

霍长珺看着双亲,心就像是被小刀一点点的割裂,痛到不能呼吸。

“女儿不孝,让爹娘受苦了!”霍长珺突然跪在了地上。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