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更新时间:2019-08-28 10:57:02

雨情 已完结

雨情

来源:刘芳草张新志 作者:杨飘絮分类:武侠主角:刘芳草张新志

雨情小说层次清晰,不蔓不枝,文风幽默,强势推荐,《雨情》小说是一本武侠小说,为您提供雨情杨飘絮小说,这里为您提供雨情刘芳草张新志小说阅读,小说《雨情》讲述刘芳草张新志之间的故事,该小说叫做雨情,.........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何晏一直在注意着刘芳草的神色,她疲倦的面容自然逃不出何晏的眼睛。何晏知道,刘芳草绝对没有她表面这样的轻松,她是在全力掩饰。何晏和刘芳菲结婚以来,他总觉得刘芳草特别,所以就注意观察刘芳草,他知道刘芳草绝对不是表面看到的这样简单,而是把事情都装到心里的那种,还有更多的,他也说不出来。

“哦,芳菲一个人来,我不放心的,和她一起来看看姐姐了。我工作那儿没事,我不去上班顶多扣我不去上班的工资,没什么大不了的。姐姐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让我们知道,医院里有时候需要人,姐夫又忙,芳菲可以来和姐姐做个伴的,怎么不说一声。”何晏说。

“没事我就不想惊动你们了,咱大嫂知道也是她表姐告诉她的,也就是我工作的地方那个女老板。在医院里有个保姆和我做伴,你姐夫也没有在医院。”刘芳草说。

“是谁请的,咱们出钱请的保姆吗?”刘芳菲问。

“哪里,是放火的那家人家请的,在医院所有的花费也都是他们出的,你放心。”刘芳草说。她不愿意让妹妹担心。毕竟她的这种情况会花很多钱,对谁来说都是一项负担,她也怕妹妹担心这个。

刘芳菲如释重负:“这还差不多。”自从进门看到姐姐好好的,刘芳菲已经忘了姐姐是被烧伤头部的,因为她一直没觉得姐姐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此时才又想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姐姐,你怎么就被烧伤了?”刘芳菲看着姐姐问。

“我是帮老板提货的时候,看到那个仓库里有人放火,急忙进去制止了一下。谁知道那个女人和我争抢打火机的时候,举起打火机在我的眼前晃了一下,她的意思也不是故意要用火烧我,我只能说是她急了,失手的。”刘芳草轻描淡写地说。

她不愿意去想那个让她恐怖的场面。只要一提起这个话题,过去的那一幕就在她的脑海里面重演,对她来说是一场噩梦,她不愿意回想太多。

尽管是这样,刘芳菲听了也由不得害怕,“你的胆子也够大,你也不想想,要是她是个坏人,手里拿着刀子捅你一下怎么办?”

她觉得大姐去管这些闲事有些多此一举,所以埋怨姐姐多事。害不到个人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要是她的话,或许会装作不知道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多的,很突然了,谁会去想这么多?”刘芳草笑道,她只能装作很轻松了。那个时候,的的确确是什么都没有想的。想到害怕也是事情过后才想。刘芳草知道,在很多人看来,她的行为有些鲁莽。她也知道她做事很多时候欠考虑,但是她无法改变她的这个性格。

“是的啊。”何晏倒是认同刘芳草的话。他转而对刘芳菲说:“遇到事情考虑不考虑,是看在什么情况下了,要是紧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时间考虑很多的,也想不起来去衡量是不是对自己怎么样。何况姐姐是好人,发现了有危险的事情哪里会想到她个人,这个你还不明白?”

“要不我姐姐就什么时候都吃亏。”刘芳菲说,说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是该咱自己出事,什么都不怨的。”刘芳草苦笑道,“你俩先歇着,我给你们做饭。”

“好,简单吃一点,我也饿了。唉,我姐夫呢,小佳中午回来吗?”刘芳菲转脸问。

“你姐夫上班,中午不回来。小佳从我上班的时候中午就不回家了,也就在学校吃。”刘芳草回答。

“哦,挣钱呢,就连孩子都不管了,那么小让她去学校吃,能吃好吗?”刘芳菲说。

“那么多孩子呢,人家的孩子没事咱也没事。”刘芳草说。

何晏站起身跟着刘芳草来到厨房,说:“简单做一点吃的,等晚上姐夫他们回来,咱们在好好做。姐姐和芳菲歇着,我来做。”

“就是,大姐——”刘芳菲对着客厅喊:“大姐出来吧,就让何晏做好了。”

“你也是没得说了,何晏知道东西在什么地方?这又不是他熟悉的。”刘芳草对着外边说。

此时刘芳菲笑着也走过来,说:“管他,让他自己找吧。”

“尽说没用的,我不告诉他放在什么地方,他怎么找?”刘芳草也笑着。

“你们吃什么,我来做好了。中午就咱们,晚上大家都回来了,咱们在好好做。”何晏说。

刘芳草知道他们都在爸爸妈妈家的时候,只要何晏在,就是他做饭的。她也累了,就不在坚持,“芳菲想吃什么,咱们就吃什么,你做就你做吧,我和芳菲说说话。”刘芳草说着拉了妹妹的手。

“好,你们都出去,我来做。”何晏说。

临近黄昏,刘芳草去接张羽佳了,家里只剩了刘芳菲和何晏。

“你看我姐姐还和以前一样吗?”刘芳菲思索着问。

“一样啊,有什么不一样?”何晏抬起头来看着刘芳菲,目光中是不解。

“我还怕她的脸上有伤疤,结果一点没有,这个我倒是放心了。你不看她瘦的,神色也不一样吗?”刘芳菲神色木然。

何晏扭了一下头,说:“你想想这么大的事,她能没有变化?好歹脸上没有受到一点影响,就比什么都好。我当然看出她的虚弱了,好像姐夫这个人也比较粗心,对她照顾不是那样周到。她也挺劳累的,慢慢恢复吧。”

“你不看看她洗的那些衣服,一下子就洗那么多,真是。她那样的性格,处处都要好,都不看看她能不能行,差不多就算了,她从来都不。”刘芳菲说。

“你姐姐要强,处处都要做好的。当是你呢,得过且过,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何晏说。

刘芳菲狠狠地瞪着何晏,说:“嫁给你们做什么?就是让你们养的,没本事就不要娶媳妇,莫非还让老婆养你们?”

何晏笑起来,说:“是你这样想的,你姐姐肯定不是你这样的想法,不然她绝对不会让孩子中午去学校吃饭,她去上班的。也更不会让她被烧成那个样子了。”

刘芳菲叹气,说:“也是,我姐姐要强,很多事情她都想她自己做,所以就受很多苦。她就那样的人,没办法。”

何晏也叹了一口气,说:“你姐姐是个女人,可她是男人性格。”

“所以,她就受很多苦呀。有时候看她也可怜,不让她做她也不听,我姐夫又不懂个什么,唉。”刘芳菲叹气,“我也没有敢问她,不知道她的头上成了什么样子——她那是假发。”

“你当我不知道吗?那有头发烧完一下子就长这么长的?她不愿意说,就别问了,不然你会让她难过。——你想想,她头上肯定是很多伤疤,只是她不想让别人看见。将来新头发长出来遮挡一下就不显了,看不出来的,也没事。你千万不要提这个,不要让她心里不好受。我们都不要提她头上的事情,她忘了也就不难过了。”何晏说。

“我知道。”刘芳菲心中不是滋味。

她知道姐姐心里还不一定难过成什么样子,只是依照她的性格,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罢了,所以表面装得和没事一样。可是,作为妹妹,她怎么能不担心?她还是想知道姐姐究竟怎么样,那样她才踏实。

刘芳菲想,慢慢找个恰当的时间在问问大姐有没有大碍吧。

“你就在这儿住几天,帮她把家里料理一下在回去,我明天就回去。”何晏说。

“嗯,我来了当然要帮她把家里收拾好了在走。”刘芳菲点点头。

张羽佳把手背在背后,眯起眼睛让风从她的脸上拂过,小小的心中感到说不出的高兴。坐在妈妈的自行车上,她快乐得不知道怎样才好,不知道怎么才能够表达出来,觉得……她就像那只自由飞翔的小燕子一样。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妈的孩子像块宝……”她张开缺了牙齿的可爱小嘴,把声音送出来,让轻快的风带到很远的地方。“妈妈,是真的二姨来了吗?”唱着歌,张羽佳又想到妈妈说的二姨还在家等着她们。

“是啊,就在家里等着咱们呢,所以,咱们走快点。”刘芳草说。一边说话一边踩着车子,刘芳芳感到有些累。

张羽佳听到了妈妈的喘息声,她说:“妈妈是不是累了。那我往起跳,妈妈就少费力气了。”说着,她踩在脚踏上往起站。她的意思是她离开车座,就没有重量了,那样的话妈妈就不用费力气的。

“坐好!”女儿一动刘芳草感到车子不稳了,车把乱晃起来,她急忙用力掌握好车把,“不要动,不然咱们就摔倒了。”她对身后的女儿说。她明白女儿这样做的目的,所以心中感到暖暖的。

“妈妈,我站起来不坐了,你是不是就不感到重了?”张羽佳天真地问。

“别这样,你坐下去也不重的,站起来就不稳了,妈妈不光不省力气,还要费力气呢。”刘芳草说。她明白女儿话的意思,但是她无法给女儿解释清楚其中的原因。“好了,小佳好好坐稳了,咱们才能走得快。”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