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更新时间:2019-07-21 07:05:46

妙世江湖行 已完结

妙世江湖行

来源:叶云吕三娘 作者:彭文友分类:武侠主角:叶云吕三娘

这里提供叶云吕三娘小说章节,《妙世江湖行》是一部武侠小说,该小说叫做妙世江湖行,妙世江湖行小说匕首投枪,才思敏捷,无可挑剔,强势推荐,小说不易一字,笔底烟花,清风扑面,引人入胜,叶云吕三娘小说的书名叫《妙世江湖行》,在这里可以看叶云吕三娘小说阅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日便是中秋佳节,黄沙镇上烈日当空,但不知少了点什么?

叶云推开房门慢慢走了出去,他是要去哪里?没人知道,也没人去问他,因为这里的人都不认识他,也就不会注意他会去哪里了。

叶云走了很久,终于见到一个石碑,上面写了三个字“断骨林。”

他为什么要来这里,难道这里有不可告知的秘密?不,这里没有秘密,他每年中秋节都会来这里,他要拜祭自己的妻子。

三年前,他妻子就在这里死的,也是他亲手杀死的,他为什么还要来拜祭他?话说他妻子秋霜的父亲秋洪瑾是个十恶不做之人,叶云为了武林正义,大义灭亲,可没想到的是,他岳父秋洪瑾利用女儿来对付他,就在他的剑将要刺中秋洪瑾之时,秋霜一手推开了他父亲秋洪瑾,不料叶云的剑刺中了秋霜。

三年前的今天也是中秋节,叶云每年中秋之日都会来拜祭他的妻子,今年也不例外。

他每想到自己的妻子,心里就在滴血。

他缓缓走到妻子坟前,说了一堆的话,拜祭完后,他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断骨林。

后来,有人说他去了正义庄的小屋。

也许,是在黄沙镇酒店里的哪个女人说的,那女人不知是为了什么?她从一个遥远的江南来到黄沙镇,难道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藏有黄金吗?

那女人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个傻子会把黄金白银藏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她来不是找什么金银珠宝,也不是想穿别人送的金银黄袍,而是找一件东西,这东西是一幅图画。

她听说曾经有个人把一幅画带进了黄沙镇,可后来那人就消失不见了。

女子看着眼前一幕幕黄沙,她伸手把窗帘放了下来,然后穿上黄衫走了出去。

她来到了一个碧庄,里面破烂不堪,一片狼藉。

里面似乎刚有人来过,她喊出了声:“紫老板,是你吗?”

一扇门已破裂,紫老板冷冷地道:“进来。”

女子吓了一跳,这不是紫老板的声音,可她还是走了进去,看见桌上淡红的一滴血和空荡荡的屋子,她惊叫扭头往外跑。她跑出了房屋,看着眼前站着一个身披黑衣,遮头掩耳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喝道:“吕三娘,你可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是什么?”他“哈哈”一笑,声音在房里回应,紧接着道:“背叛我的下场就是身首异处,毁尸灭迹,”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而每一句都让人听了胆寒。

“请主子饶命,三娘不敢了,”她普通地跪倒在地请求求饶。

“不敢,”中年男子大怒道:“为什么要去找铁笑花杀白小川?”

吕三娘全身在发抖,声音颤抖地道:“主子,三娘知错了,三娘在已不敢了,请主子饶三娘一命。”

“好了,下不为例,”中年男子道。

吕三娘站起身来,嘴角一直在发抖,她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中年男子看在眼里,道:“你有话要说?”

吕三娘吓了一跳,连声道:“是的,主子,但我怕说了你会生我气。”

中年男子大喝一声:“该说不说,岂不叫我生气?”

“说说说,”吕三娘紧接着道:“昨日手下见到了三年前退隐江湖的叶云。”

中年男子转身喝道:“叶云,在哪里见过他?”

“紫老板开的黄沙镇酒铺,他还跟着一个牧民,看上去那人也不像是牧民,”吕三娘终于把话顺畅说完。

中年男子道:“你带人去帮我查清楚他在何处?必要时杀了他。”

“是,手下立即去准备。”

随后,中年男子便“呵呵”大笑起来,嘴里喝道:“叶云,你终于还是重出江湖,你知道吗?我等这天等很久了。”

黄沙镇上,人并不那么多。

镇上有人纷纷赶着回家?到处狂奔。

好像前面有元军正在追赶汉人,听江湖中的人说,朱元璋帅军一闹,得罪了元朝大帅,现在蒙军对汉人很似不满,到处抓汉人,弄得整个江湖也跟着血雨腥风,百姓无法生活,有的正南下逃生。

燕士郎靠着窗户,见外面人来人往,有的身穿怪异衣衫,他从未见过有人有这种稀奇古怪的打扮。他看这些并不奇怪,更奇怪的人是身穿黑衣,遮头掩耳的人。这些人,在中秋节扮演这种装饰也并不奇怪,这是民间的一种节日,有什么奇怪?不对,他们手里都握着一把刀,刀柄都是一摸一样,他们要做什么?

燕士郎从窗户跳了出来,一路跟踪他们来到了正义庄。他爬上了树,看着正义庄里没有一个人,他从树杆上跳了下来,不料却跳进了黑衣人的笼子里。

他惊叫起来,可有什么用,没人能听见他的声音。

几个时辰后,天已进入黄昏。

紫金城问祝修武道:“你说帮我们的这位先生会不会是我们认识的人?”

祝修武严肃地道:“紫大哥,你是在怀疑先生?”

“当然,你知不知道,我们每次见他的时候他都遮头掩耳,甚至闭门不见,”紫金城道“我怀疑他就是我们身边的人。”

祝修武想了想:“紫大哥说的并非无道理,为什么他每次都是这样呢?”

祝修武回想起他去找他对付白小川之时,他的右手一直在摸自己的无名指。他会是谁,祝修武还是想不起来,但他的声音在江湖上也未听过,怎么会是身边的人?

祝修武道:“不可能,听他的声音就不同了,怎么会是身边的人?”

紫金城笑道:“可能是我想多了,不过我有点好奇,他为什么会帮助我们?”

“他不是说他与你父亲是好友?帮你是他应该做的,”祝修武道。

“我父亲死了那么多年,至少是我父亲的朋友我都见过很多,怎么就没听过他说话的声音?”紫金城想了想,道:“我记记起来了,他是当年秋洪瑾的手下施耐炎。”

祝修武惊讶万分,喝道:“施耐炎不是死了吗?”

紫金城“呵呵”笑道:“死了,不可能,”接着紫金城问祝修武道:“你知道里和表的意思?”

祝修武摇摇头,道:“我是个粗人,无从可知。”

“那我就告诉你吧!有的人喜欢面子,往往把看得见的做了出来,可有的人却总是隐藏在黑暗之中,从不表露自己做过的事,这就是有的人做了表,总有人去做里,”紫金城脸色严肃地道:“而他就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

祝修武道:“大哥,居然我们已知道他的身份,现在该如何做?”

紫金城快语道:“我们什么都不做,什么都由着他,不但如此,还得顺从他。”

祝修武惊奇地道:“为什么?”

紫金城“哈哈”一笑,道:“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紫金城又道:“白小川死了没有?”

突见外面房门一开,光线有些刺眼,白小川听了紫金城口中说出“白小川死了没有?”这句话,他的心在滴血,在滴血。

白小川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真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如果对紫金城说出重话来,那他的心更是在滴血,不仅如此,也许他会因他而死。因为他是紫衣剑唯一的异性弟子,曾经得到师傅的教养,得到师傅的真传,他不想伤了师兄弟之间的感情。

紫金城、祝修武见白小川推开门,顿时已经“傻呼”,就仿佛连空气已静止一般。

白小川无奈地笑道:“本是异兄弟,相煎何太急。”

紫金城回过神来,两眼泪汪汪地道:“好一个本是异兄弟,相煎何太急,你忘了,我爹为什么就把独龙剑法传给你,他为什么不传给我,为什么?”

白小川的心在滴血,谁又知道他的心在滴血呢?

没人知道,就好像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一样不知道来到世间将来会走多悲伤,多寂寞的路一样。

白小川缓缓走进屋里,嘴角颤抖地道:“师兄,师傅确实把独龙剑法传授给了我,但他老人家是有苦衷的,你应该理解师傅才对。”

“是啊!他确实把独龙剑法传给了你,可他怎么没想到我啊!”紫金城闭眼道:“我可是他的亲身儿子,凭什么你可以得到独龙剑法,我得不到。”

白小川很无奈,他不知道师傅传授他独龙剑法是对是错,他这么多年来从来不敢面对师兄紫金城,怕的就是师兄弟反目成仇,如今……他摇摇头道:“罢了,居然如此我可以告诉你一切。”

祝修武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在一旁傻傻地呆着,眼睛无时不在移动。

白小川庄严地道:“当年师傅传授独龙剑法给我,他是不让你卷入一场武林浩劫,”白小川接着道:“当年雁门关脚下,胡人霍天鹏在中原抢夺名剑,师傅为了阻止名剑被带出中原,决定与霍天鹏决一死战,后来师傅出于私心,他知道你是他唯一的儿子,他怕自己败给霍天鹏后,你学会独龙剑法去找霍天鹏报仇,所以师傅把这份重任交给我,”白小川紧接着道:“若他败了,就由我去找霍天鹏比武夺回属于我们中原的名剑。”

紫金城觉得有些好笑,道:“你别找借口了,你分明就是我爹的私生子。”

白小川此刻大怒,他拳头握得紧紧的,恨不得一拳打死紫金城。

紫金城接着道:“怎么,难道你不是?不奇怪,现在满江湖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爹的私生子,”他一说完,看着眼前将要被他击垮的白小川。

白小川的心真的好痛,他的心又一次在滴血。

他开始咳嗽起来,然后慢慢走进座椅,伸手支撑着身子坐了下去,他不知该如何说才能让师兄相信他的话。

他想起叶云的话:“我还听说为什么白小川能得到师傅紫衣剑的真传?这点并非难猜,因为他们认为白小川便是紫衣剑的私生子。”

他对师兄说的话并非感到吃惊,他又缓缓站起身来,道:“我不管江湖人怎么说我,也不管江湖人怎么看我白小川,但我白小川绝不是师傅的私生子。”

他又咳嗽起来,而这次咳嗽得很似厉害。

祝修武走到紫金城面前道:“大哥,我看白大哥说的并非是假,如果他说的是假话,你这般激怒他,他为何不冲动杀了你?”

紫金城“呵呵”笑道:“是么?如果他不是,他为什么要躲这么多年,为什么不敢来见我?”

白小川看了他一眼,道:“我敬重师傅,更重我们师兄弟之间的感情,”白小川接着道:“怎么多年来,我为什么一直躲着你,就是因为你太冲动,我怕伤了我们师兄弟之间感情,没想到怎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脾气还是那么暴躁。”

“感情,”紫金城喝道:“你知道?就是因为我们的感情,你送我木鹰我都一直好好珍藏,就是因为师兄弟的感情让我无法对你下手。”

他掏出木鹰来,狠狠扔在地下,瞬息之间把木鹰摔碎。

白小川的心又在滴血,这是多么沉重而心痛的血。

白小川很似感动师兄说的这番话,他的心闷闷作痛,感觉心口堵塞,随后他吐出一口鲜血来。

紫金城大吃一惊,心软下来,连忙跑近他身边,缓缓叫道:“师弟,你怎么了?”

祝修武感到好生气奇怪,一个好端端的人,为什么会突然病重吐血。

突听白小川道:“师兄,我的心好痛,你知道吗?每当我想起师傅对我说的话,我无时无刻不在想有一天我们师兄弟会反目成仇的事,如今我把该说的都说了,我就要快死了,希望你相信我,我不是师傅的私生子!”

紫金城含泪道:“师兄,你为什么要怎么做?”

“我要你明白当年师傅是如何下定决心把独龙剑法传授给我的,当年师傅说过,他死后,叫我不要把真相告诉你,”白小川微笑道:“如今一切都无所谓了,我想如果不告诉你,你会恨我一辈子,但我不知道告诉你到底是对还是错,不过,我都快要死了,如果用我的死可以让我们师兄弟消除仇恨,那也算是值得了。”

紫金城失望地道:“师弟,我错怪你了,我不该意气用事,更不该听江湖上的人传言的。”

白小川道:“我们谁都没有错,要怪只怪我们经不住世间事物的考验,才让我们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白小川接着道:“师兄,你不必伤心,师弟只是烂命一条,十年后便是一名好男儿。”

白小川又咳嗽起来,他不知是为了什么?为何会病得如此的重。

祝修武叹道:“白大哥得了何病,为何会病得如此重。”

白小川想了想,随后无奈地“哈哈”笑道:“这不病,也许是缘尽。”

随后,他对紫金城道:“我有一事告诉你,师傅留下一本化功大法,”他的声音很低,就在紫金城耳边传入,道:“你要去找一幅画,只有紫家人才能看得懂这幅画,化功大法的秘诀就在画里,你...务必...要找到...找到这幅画,”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气息越来越弱。

紫金城哭泣喊道:“师弟,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白小川断断续续道:“找...叶...叶云帮...你。”

话声已停,人已走,泪痕交加心滴血,一名重情重义的侠士,如今却为师兄弟之情离开人事,可敬可叹,可悲可泣。

慢慢地,紫金城的心也沉重起来,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施耐炎会帮他?

在他听见师弟白小川告诉他父亲留下一副画时,他就该想到这一切都是阴谋,一切都是在利用他。

他的心也开始在滴血,他所做的事其实是施耐炎早已安排好的,他心想:“想必白小川是他父亲紫衣剑的私生子都是施耐炎故意传出去的谣言,目的是要他亲手杀了自己师弟,最后让他知道事情真相后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这感觉当然不是什么好的,是傻子都会知道这感觉会是什么样的?

他的心也渐渐隐痛起来,他想立即去找施耐炎,可是找到他又有什么用?杀了他?他做不到,也没法去做?不用问,江湖中只要知道施耐炎武功和手段的人都已经胆寒三分,紫金城又如何敢去找他!

紫金城虽然冲动,但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自己的功夫,若他现在去找施耐炎,就算他不杀他,施耐炎已不会放过他?因为白小川见他时消息早已传到了施耐炎耳朵里。

施耐炎是个什么样的人,紫金城、祝修武都还未摸清楚。他们只知道三年前秋洪瑾的女儿死后,秋洪瑾答应女儿秋霜不在过问江湖之事,从此隐居江湖,而施耐炎却是当年秋洪瑾的得力手下,在江湖中消失三年,可谁又会想到此人一直在紫金城、祝修武身边利用他们帮他铲除武林人士。

紫金城无奈地“哈哈”大笑,他似乎已是个傻子了,他手里拿着纸钱,每走一步就往空中扔,他不是为谁扔的纸钱,而是为他自己扔的纸钱,因为他现在如同行尸走肉,快要死了人了,他怕自己死后没得享用。

他害死自己情同手足的师弟,如今他师弟却为他而死,他真的很**。

他的心为什么开始疼痛,这是为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了,他慢慢来到紫老板的酒铺,碰不见紫老板,他看见一个在柜台算账的新的陌生的面孔,他很想开口问问紫老板去了哪里,可他没有问,因为他知道,要么紫老板死了,要么离开黄沙镇酒铺了。

他想到的就是这两种可能,也想不出第三种可能了,因为他的心也开始在滴血,他想用这可贵的烈酒洗尽自己犯的罪过,洗尽害死师弟的罪过,他开始喝起酒来,他越喝越猛,简直不是人在喝酒,而是酒鬼在喝酒。

他举起酒坛,突然一双温柔的手抓住了他的手。

“她是谁?”

反正能愈合伤口的人。

“别喝了,振作起来,”吕三娘道:“这样能解决问题?”

“告诉我,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紫金城说着酒话道。

吕三娘看着他心痛的样子,心里确实难受,缓缓地道:“没人知道他什么样的人,”吕三娘接着道:“别喝了,都喝成这样了,你怎么对得起你师弟?”

吕三娘从他手中拿过酒坛,一路把他送回房中,道:“你确实累了,该好好睡上一觉。”

不一会儿,紫金城真的睡熟了。

吕三娘见他睡熟了,慢慢从房里走了出来,然后转身关上了门。

吕三娘回过头来,看着房屋树下站着一个人的身影,她吓了一跳,道:“是你。”

小说《妙世江湖行》 第二章 滴血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