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主角阮潇南夏伊人夏伊人部分章节目录 《心坟》第9章孩子在哪里免费试读

主角阮潇南夏伊人夏伊人部分章节目录 《心坟》第9章孩子在哪里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01-03 22:23:26 文章编辑:彭约礼

《心坟》小说男女主是阮潇南夏伊人,夏伊人为主角的小说叫《心坟》,心坟,璧坐玑驰,观念明确,强势推荐,夏伊人原创小说《心坟》讲述了阮潇南夏伊人之间的故事,《心坟》小说剧情出人意料,落笔如有神,栩栩如生,值得一看,

《心坟》 第9章 孩子在哪里 免费试读

“阮潇南呢?我要见他。”

她心急火燎的冲到前台,秘书从大堆文件里抬头看到她的脸冷冷道:“阮总在开会。”

夏伊人不顾一切的冲进他的办公室,打开的门里是几名西装革履的股东正围坐着不知谈论些什么,听到声音的阮潇南抬头,当夏伊人的脸映入他的眼中时他火大的站起身。

“滚出去。”

他吼得夏伊人浑身冰凉。

“你不用赶我我会走,但是我只想知道儿子怎么了。”

夏伊人的额头细细密密的出了一层汗。

“我让你等我电话,谁叫你来公司的?滚——”

秘书从外面赶来还带来了保安。

“阮潇南,我儿子到底怎么了?阮潇南,你把儿子还给我。”

她用力撕吼,泪如雨下。

明明她走的时候孩子还是很健康活泼的,为什么短短三个月竟然会得重病?

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夏伊人被公司保安扔到了街上,公司里的负责人不准她再进去。

她当机立断拦了辆车。

她还知道阮家在哪,阮潇南曾带她回去住过两天,即使面对着不友好的阮潇南的母亲,她也没想过当他的妻子,因此她还是忍了。

现在为了孩子,她不得不去。

她的脑海里疯狂的构建孩子的脸,心如刀割。

怎么就成了这样了。

夏伊人让出租车在公寓前停下。

然后去按门铃。

“找谁?”

阮家院子里修剪花枝的下人狐疑的看着她。

“我,我是——”

夏伊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怎么说。

“你有事吗?”

下人看着穿着寒碜的夏伊人,心里升起一股不快。

“我是你们小少爷的母亲,我儿子病了,我来看看。”

夏伊人不知道她会不会放自己进去,可是她也只能这样说。

“李妈,谁啊?”

下人的身后缓缓走来一名典雅高贵的妇人。

夏伊人认出她是阮潇南的妈妈。

“阮太太,我是夏伊人,我想看看我儿子。”

她急切的表明身份和来意。

商君柔一听她的话便沉了脸。

“你儿子,哦。你说那个快死的?潇南没告诉你他被送去了重症监候室吗?”

商君柔不再看她:“李妈,别随便放些乱七八糟的人进来,污了院子。”

“哪个医院?求你告诉我是哪个医院好不好。”

夏伊人双手紧紧攥着铁门,然而,商君柔却冷漠的转身往屋里走。

她崩溃的倒地,别人都说人是有心,有情的,可这家人却让夏伊人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跟人在打交道。

她的儿子是阮潇南的儿子,是他们阮家的孙子,为什么阮潇南的妈妈竟然能冷漠至此?

夏伊人知道再求也没用了,只能打车去医院。

一家一家找。

医院的病房一间一间查。

幸亏她还算聪明,先从最大的医院入手。

像阮家这种大富人家当然也会把孩子送去最好的医院。

只可惜——

找了一天的她却被个个下通知。

查无此人。

她儿子是谁?

她不知道,连名字都没有。

而医院里也没有以阮潇南的名字办理入院的记录。

“阮潇南,我儿子到底在哪?他在哪里?”

她几乎用爬的爬到阮潇南办公室。

阮潇南淡淡的看着她,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办公桌。

夏伊人赶紧跟着他。

商务车早早的停在公司门口,保镖看到他来了赶紧打开后座的门,夏伊人正想跟上他却被拦住了。

“放开她。”

阮潇南的声音保住夏伊人没有被扔到地上。她赶紧钻进车里与阮潇南并排而座。“阮潇南呢?我要见他。”

她心急火燎的冲到前台,秘书从大堆文件里抬头看到她的脸冷冷道:“阮总在开会。”

夏伊人不顾一切的冲进他的办公室,打开的门里是几名西装革履的股东正围坐着不知谈论些什么,听到声音的阮潇南抬头,当夏伊人的脸映入他的眼中时他火大的站起身。

“滚出去。”

他吼得夏伊人浑身冰凉。

“你不用赶我我会走,但是我只想知道儿子怎么了。”

夏伊人的额头细细密密的出了一层汗。

“我让你等我电话,谁叫你来公司的?滚——”

秘书从外面赶来还带来了保安。

“阮潇南,我儿子到底怎么了?阮潇南,你把儿子还给我。”

她用力撕吼,泪如雨下。

明明她走的时候孩子还是很健康活泼的,为什么短短三个月竟然会得重病?

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夏伊人被公司保安扔到了街上,公司里的负责人不准她再进去。

她当机立断拦了辆车。

她还知道阮家在哪,阮潇南曾带她回去住过两天,即使面对着不友好的阮潇南的母亲,她也没想过当他的妻子,因此她还是忍了。

现在为了孩子,她不得不去。

她的脑海里疯狂的构建孩子的脸,心如刀割。

怎么就成了这样了。

夏伊人让出租车在公寓前停下。

然后去按门铃。

“找谁?”

阮家院子里修剪花枝的下人狐疑的看着她。

“我,我是——”

夏伊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怎么说。

“你有事吗?”

下人看着穿着寒碜的夏伊人,心里升起一股不快。

“我是你们小少爷的母亲,我儿子病了,我来看看。”

夏伊人不知道她会不会放自己进去,可是她也只能这样说。

“李妈,谁啊?”

下人的身后缓缓走来一名典雅高贵的妇人。

夏伊人认出她是阮潇南的妈妈。

“阮太太,我是夏伊人,我想看看我儿子。”

她急切的表明身份和来意。

商君柔一听她的话便沉了脸。

“你儿子,哦。你说那个快死的?潇南没告诉你他被送去了重症监候室吗?”

商君柔不再看她:“李妈,别随便放些乱七八糟的人进来,污了院子。”

“哪个医院?求你告诉我是哪个医院好不好。”

夏伊人双手紧紧攥着铁门,然而,商君柔却冷漠的转身往屋里走。

她崩溃的倒地,别人都说人是有心,有情的,可这家人却让夏伊人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跟人在打交道。

她的儿子是阮潇南的儿子,是他们阮家的孙子,为什么阮潇南的妈妈竟然能冷漠至此?

夏伊人知道再求也没用了,只能打车去医院。

一家一家找。

医院的病房一间一间查。

幸亏她还算聪明,先从最大的医院入手。

像阮家这种大富人家当然也会把孩子送去最好的医院。

只可惜——

找了一天的她却被个个下通知。

查无此人。

她儿子是谁?

她不知道,连名字都没有。

而医院里也没有以阮潇南的名字办理入院的记录。

“阮潇南,我儿子到底在哪?他在哪里?”

她几乎用爬的爬到阮潇南办公室。

阮潇南淡淡的看着她,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办公桌。

夏伊人赶紧跟着他。

商务车早早的停在公司门口,保镖看到他来了赶紧打开后座的门,夏伊人正想跟上他却被拦住了。

“放开她。”

阮潇南的声音保住夏伊人没有被扔到地上。她赶紧钻进车里与阮潇南并排而座。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洛尘阅读  ,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