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4-14 07:12:33

夜半冥婚 连载中

夜半冥婚

来源:惠月郁卿 作者:深如墨分类:灵异主角:惠月郁卿

该小说叫做夜半冥婚,深如墨原创小说《夜半冥婚》讲述了惠月郁卿之间的故事,为您提供灵异小说《夜半冥婚》,《夜半冥婚》小说是一本灵异小说,该小说叫做夜半冥婚,夜半冥婚活灵活现 ,有声有色,才思敏捷,强势推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按照以往的惯例,哥哥肯定不会跟我说,郁卿肯定又打哈哈过去。他们似乎都不愿意让我过多的接触这些事。

只是这次,郁卿终于不再避开我,看着我认真说道,“黑白无常发现阳世间有些阴阳师以以鬼炼魂,众多冤魂被这些阴阳道士在轮回路上抓住。他们利用这些冤魂牟利,还有些有抓了小鬼来养,靠阴邪之术达到目的而遭到反噬,阳世多了许多无法堕入轮回的恶鬼,祸害无辜的人呢……”

养小鬼……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说完,我胸口涌起一股无法平息的拥堵,令我有些呼吸困难。我看着郁卿,他与他哥哥若有若无的对看了一眼,似乎完全料到我会是这样的反应。

我想,应该是之前他所说的我不记得的那些过去有关系吧。莫非我也是被养过的小鬼吗?

我问道,“我可以跟着你一起去处理吗?”

但这次,郁卿却不再顺着我,直接摇头,更直接的说道,“不行,你不能去。不管说什么,都不可以去。”

“就算你偷偷去,也不可使用魂力。”宸王瞥了我一眼,仿佛认定了我的劣根性。

郁卿苦笑,“她不会的啦。”

我哑然。他们都说得这么明显了,我也不好再继续争执。

但我想,需要他亲自出马的事情,想必是非常棘手的。而需要黑白无常亲自来看住我,想必是非常不愿意我去了。

“那是一只被养了千年的恶鬼啊,王妃。”玖钺早已经熟悉了我的存在,甚至捞起袖子,把面具挂在额头上坐在楼梯极用其放松的状态跟我唠家常一般说道,“那是它母亲尚在怀孕的时候惨死了,而这个胎儿也是被刺了数刀,直接胎死腹中。那些缺德的道士,将这个不见天日的小鬼养在玉佩中,一直藏匿下来,孕育了千年的罪恶啊!因为夭折横死,死后又不得安宁,怨气极大,绝非善类。”

我却因为他这番话感应到了一种强烈的共鸣,仿佛我就是那只小鬼。

甚至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在我手背上。

我有些诧异,为何我如此的感同身受?想起郁卿他们出发前那寓意不明的眼神,或许那就是答案。

我决定强行前去。

玖钺看见我的泪容,吓得整个呆住了,“王王王王……王妃,你……你……你是不是很担心冥王……”

“嗯。”我顺水推舟点头说道,“好担心,可是我不能去,他说了,我就不会去。可是我担心,就只能哭了……”

“Emmmmmmmmm……”玖钺完全没有应付女孩子的经验,像一根木头一样。

“我哭了,你要安慰我的,是吗?”我边哭边问道。

他马上小鸡啄米的点头。

“你安慰我,我就会感动。要扑在你怀里哭,那你得抱着我,然后我们……”我没继续说下去了。

因为他被我这番话吓得整个炸毛,一蹦三米远,“万万不可啊王妃!冥王会弄死我的!”

我摸了摸眼泪,说道,“那你出去,就站外面听我哭到冥王回来就好。千万别让我看见你,不然我就扑你怀里……”

他马上一闪,直接出了门去。“王妃!你好好哭!冥王很快回来了!千万别出现在我5米之内啊!”

看那语气,怕极了我会扑出去。

我魂力凝在指尖一绕,弄了个小魂儿替代我在那里哭。顺着对郁卿魂力熟悉的,找他去了。

他们这样描述那只恶鬼,我想来是知道它厉害的。但不想它如此厉害。

当我找到郁卿的时候,他完全处于下风,而那只恶鬼,我只看它一眼,便惊得浑身颤抖。

那是一只小孩身形的东西,浑身没有毛发,只有眼珠子,没有眼眶,耳鼻嘴都淌着污浊的液体,皮肤没有一处好的,皆是腐烂而不断掉落处白色的蛆。

它发了狂一般伸出犹如蛞蝓一般的舌头直接缠住了郁卿。看见那种脏东西竟然碰到了我的郁卿,我怒不可遏,魂力早已凝聚成团,狠狠冲击过去。

我才发现郁卿已经伤痕累累,那小恶鬼被我打散,哀号着在不远处又慢慢凝聚成型。

我抱住郁卿,他眼神里净是慌乱,语气也少有的急躁,“你怎么不听话!你……”

我突然抱紧他,打断了他的话。

并非我有意要打断,而是忽然这周遭的一切怨气都平息了。那只小恶鬼浑身散发出的鬼气也都慢慢的熄灭了。他身上那些恶心的东西慢慢的消失,他变成了一只普通的小鬼,苍白的皮肤,苍白的面容。

我看清楚了他的脸,那似乎只是个四五岁的孩子,眼睛里还带着不经世事的童真,大大的,此时竟然含满了泪水。

这只小恶鬼失了神的看着我,一脸的可怜与哀求。他忽然大哭起来,哭得就像一个普通的无助的小孩,他坐在地上大哭着,张开手,大哭大喊说着,“抱抱……抱抱……”

我登时鼻子一酸,竟心痛得不知所措。我没有拥有过孩子,却拥有过父母,仿佛我此刻成了父母,看着自己幼小的孩子大哭的心痛。

突然宸王就那样出现了。双手魂力扭曲,将那小恶鬼关在密闭的空间里,以匕首将它斩杀。

那小恶鬼头颅落地,死黑的鲜血无声的渗入土地里。

我胸口那一股悲痛突然化为惊恐,看着宸王怒气冲冲的走过来,我竟吓得松开了郁卿,往后爬了两步。

“惠月!”宸王指着我喝道,“你又这么肆意妄为!”

他话刚落,那小恶鬼的断头之处,忽然涌出千万恶灵,张牙舞爪的直奔我一人,疯狂的涌入我的体内。

躯体撕裂般疼痛,无数声音尖锐的在我脑海里咆哮着,我尖叫着挣扎着,脑子里涌入了一段痛苦不堪的记忆,被亲生父亲杀害的婴儿,被抛弃在荒塔里的婴儿,无助哭泣的婴儿,慢慢腐烂的婴儿……

记忆底层被唤醒的熟悉感让我瞬间明白,这些记忆,都是我的。那无数的恶灵,原本就是从我身上分裂出去的,就连那恐怖得恶心的小鬼,原本都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原来我是个大恶鬼,怪不得他们说我是污浊之物。

怪不得他们说我应该灰飞烟灭。

“月儿,月儿,月儿……”一个柔柔的声音反复回荡在我混沌的记忆里,穿插过我所有的痛苦,“我的王妃……”

是郁卿。

他扑过来,紧紧的抱住抽搐得极其恐怖的我,他目光漆黑得深不见底,但完全明白了我记起了某些东西,他反复说道,“你不是大恶鬼,你只是魂力太强。明白吗?天地唯有一人能压得住你,那就是我。但你也爱我,对不对?你爱我,那就足以证明,你心里还有爱,足以证明,你跟那些恶鬼不同。”

他亲吻着我的眼泪,捧着我的脸,一字一句,铿锵无比。

我看着他,唯有哭泣。

我听见宸王一声叹息,转身走去那小恶鬼的尸首身边,手中的匕首落下。

一切都在一瞬间,我的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那只小鬼化为一缕青烟,在匕首尖上消失匿迹。

“没事了。”郁卿再次帮我擦掉了眼泪,嘴角的笑意像是放下了千斤重担,“你很厉害,你救了我们。”

宸王回头表情复杂,许久之后,说道,“没事了。”

如果说郁卿的“没事了”始终带着些许的安慰,那宸王的“没事了”就绝对是没事了的意思了。

他们对看的眼神中似乎带着些许的不可思议。

郁卿告诉我,其实小恶鬼不难对付,主要是小鬼难缠。那些恶灵无法轮回,为天地所不容,而我,竟然把它们“吃掉”了。

我顿时感觉肚子一阵不舒服,问道,“我吃掉了?没事吗?”

郁卿摸摸我的头,笑道,“没事。毕竟……”他低头的一瞬间,眼眸黯淡了一下,似乎下定决心,对我说道,“原本就是你孕育的。”

我一怔,我孕育的?这些恶灵,是我孕育的?

郁卿柔声说道,“世界万物都有善恶两面,很多时候善恶都在一瞬间,那些就是你内心的恶。”

我咬着牙,有些无法接受,我的恶,就这么大?

“但你的善更大。”郁卿握住我的手,继续说道,“你很强,所以你的恶,也会很强。但你的善更强。所以要相信自己。”

“我比你还要强吗?”我对他所谓的“强”没有一点概念。

他的笑变得有些调皮,“是的,我甘拜下风。”

原来我那么强啊。我低头想,怪不得宸王那么怕我使用魂力,难不成他怕自己整天凶我,我一不高兴就杀了他吗。

原本棘手的小恶鬼因为我的干涉变得异常顺利。

那些强行以不正当的行为,改变轮回法则的道士被郁卿收回所有灵力,千万冤魂得以轮回,自然恢复了平衡,这一次我变得服众,而又因为我是大鬼,众鬼对我又怕又敬。

但从那时候开始,阳世各地却频频出现了鬼婴作恶,宸王自然是觉得所有源头都是我。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