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4-14 07:13:56

我撞邪的那几年 连载中

我撞邪的那几年

来源:王儿 作者:佚名分类:灵异主角:王儿

小说不蔓不枝,说理通透 ,才思敏捷 ,强烈推荐,在这里可以看王儿小说阅读,为您提供王儿小说阅读,带您一起赏读小说《我撞邪的那几年》,我撞邪的那几年,内容紧凑,文风幽默,强势推荐,这里提供我撞邪的那几年王儿小说,《我撞邪的那几年》小说男女主是王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阵风悄悄吹过,线条被风吹动了几下,而挂在上面的牌子却没有动,这显得很奇怪,风虽然不大,但吹动牌子应该轻而易举。

我抬头仔细的注视着树上挂的牌子,发现上面写的都是繁体字,每一个牌子都是木制的,涂了一层红色的底料,我扫到树干,被一个大写的瑶(瑤)字的牌子吸引,这个字写的很好看,用粗壮的笔墨写出了柔顺的线条。

我举起手想摘下写着瑤字的牌子,可是指尖触碰到牌子的刹那,突然所有的牌子疯狂的震动,较近的两个牌子撞击发出了碰撞声”啪“,撞击声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响。

看着树上疯狂乱动的牌子,我屏住了呼吸,眼睛看着牌子毫无征兆地乱动,鸡皮疙瘩都已经布满了全身。

而这只是开始,**不知从哪响起,”铃铃铃“,风开始吹起,树上的叶子被风吹落了一些,这时我看清楚红线连着的正是风铃。

风越吹越大,树上的叶子像是脱落一般,很快整个树上的叶子被风卷在空中,我把眼睛扫下了挂在胸口处的平安符,缓缓地抽动着嘴唇卷了一下舌头,声音有一些颤抖的对自己说道:”我有平安符,不怕,大爷对我说过它可以保我的平安。“

可能是由于说了这一句话壮了胆,我松开紧握的双手,发现手指有一些僵硬,我慢慢的伸手去抓眼睛前方下落的一片叶子,叶子触碰到手心的那一刻,风突然停了,所有的声音也停止了,可是还没有到我的心静下来,我又被带入了恐惧之中。

这个问题我现在才想到,从我刚进胡同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因为空气中弥漫着烟灰的气息,在每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总觉得有一个黑影蹲在哪里,而我现在确信黑暗中黑影绝对存在,它们像是在黑暗中观察着我,注视着我,我的每一个动作它都看的很清楚。

现在的空气中有一种腥味,每深吸一口气这股腥味就会从鼻腔涌入到全身,我可以清晰的判断出这是血的腥味,这股腥味充斥着鼻腔让我喘不过气,我掐着自己的脖子想让自己停住呼吸,我双手越来越用力,脖子被卡住的力度越来越大,我的视线开始模糊。

我好像失去了理智,甚至有一些发疯,奇怪的是我听到了很多声音,一个女人凄惨的哭泣声在耳边响起,就如我在她跟前一样听她的哭声。哭声渐渐消失,女人严厉指责声代替了哭声,在耳边缓缓响起,就像是切换了电视频道一样,像是亲身体验它的指责,我想松开掐着脖子的双手,可是无济于事。

大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婴儿刚出生吵闹声在耳边响起,我像是站在婴儿的身边倾听它的哭声,声音越来越不清晰,所有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成了刺耳的噪音,我感觉到自己的口腔很干,是被风吹干的,喉咙也掐的无法呼气,死亡慢慢降临。

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我听到了最后的声音,是一个非常柔美的声音,这时我看到了她的脸,是一张年轻女人的脸,很陌生但很美丽,像是在哪见过它一样,它张口喊我,”王,到这边来。王儿,到这边来。”

我竟然有一种错觉,我以为我就是“王”,可自己根本不是“王”,甚至也不姓王。以为一切就这样结束的时候,突然年轻女人发出了痛苦的**,“啊啊啊”,像是迎接死亡发出的最后嘶吼。

最后的声音消失后,一切都变得安静了,一切都感觉不到了,只感觉到眼前好黑什么都看不到。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呼喊着,“大哥哥,你怎么睡在这呀,快醒来陪我玩。”

我如做了噩梦一般,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眼睛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的小女孩站在我的眼前,小女孩手中抱着白色皮球,露着天真的笑容对我笑道:“大哥哥,你怎么睡在这呀,你快过来陪我玩。”

小女孩的话提醒了我,我把眼睛转向后方,我靠正在一个枯萎的大槐树上,突然小女孩又对我说道:“大哥哥,你来抓我好不好。”

我把眼睛转向小女孩,小女孩已经站在了胡同里的岔口处,我环顾四周自己在一个小院子里面,除了背后有一棵枯萎的大槐树以外,就只剩墙壁了,难道刚才做的只是梦?,如果是梦为什么那么的真实?,脑中这些令我不解的问题。

“大哥哥快来抓我。“

眼睛转向小女孩的方向,发现小女孩一个人走在黑暗的胡同里面,我连忙大叫道:”快出来,里面很危险“,我迅速站起身直奔小女孩方向跑去,突然觉得画面好像在哪见过。

胡同里的光线稍微的亮了一些,眼睛可以清晰的看出墙壁上的砖瓦,小女孩不停的在前方走着,没有回过一次头。这很奇怪,难道她没有听见我的呼喊?。我加快了速度向前奔跑,却始终追不上小女孩。

小女孩向前走了很远,在一个岔路口停住。我扶着墙缓缓的走过去,此时的身体已经累的跑不动了,前方的小女孩背对着我。

我突然想到,快要天亮的早晨为什么会有一个小女孩在这?,这个问题让我考虑到了她到底是不是人。

当我走到小女孩身后几米的距离,我被小女孩脚底旁的东西吸引了,仔细的望去发现那是衣服,看到衣服的颜色与样式,发现那是我丢掉的衣服,小女孩为什么会在我丢掉衣服地方停住?

可是还没有等我开口问起,小女孩转过身淡淡的说道:“哥哥,这是你掉的衣服。”

我后退了两步,发现脚步迈出有些沉重,腿部有一些发软,“你到底是谁,你是怎么知道这是我的衣服。”

小女孩用手的指着地下的衣服,我顺着小女孩手指望向衣服,发现无任何异常。可是当我重新聚集目光,发现刚才站在衣服旁的小女孩不见了,更确切的说是消失了,而且消失的没有任何踪迹,消失的没有任何声音,就在一刹那的间消失了。

我拖着脚步走了过去,把衣服捡了起来披在身上,因为空气已经有一些寒冷,发现衣服上无任何的灰尘,这让我觉得很畏惧,为什么衣服上没有灰尘?,为什么眼前的小女孩会消失?,为什么看不到大路上的清洁人员?。

我正在思考自己是否遇见鬼这个问题,突然觉得背后有一些发凉,我迅速的转过身,眼前撩过一个黑影,当我瞪大眼睛再一次望去的时候,眼前什么都没有,我咬紧了牙向着撩过黑夜的地方走去。还没有走到黑暗的角落,小女孩开始呼唤我。

”大哥哥,过来陪我玩吧”,远方传来小女孩的声音。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要不要去找小女孩,在犹豫片刻,小女孩的声音又响起,这一次仿佛就在耳边,”大哥哥过来玩球。“

声音像是隔了两层墙,声音听的很清晰,因为固体传来声音最快,于是我沿着墙壁向着声源处走进,四周的呈入眼帘景象都很陌生。我还记得第一次走这个胡同,胡同里面岔路都会插一个牌子,上面常常写着一些文明标语,如不要乱丢垃圾,胡同也是爱干净。

后来牌子都被人抽走了,这个胡同显得有一些单调了,每一次走这里都会留意一下胡同中心的歪脖子树,想到这里我打了一个冷战,我在胡同走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见到歪脖子树?,走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见到出去的路?。

”大哥哥,快点过来吧。“

声音传来让我确信我离他很近,此时墙壁间传来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嘭嘭“,这股声音如心跳一般,我沿着声音来到了一个死胡同,看到小女孩一个人在地上拍着皮球,皮球一弹一弹在地上跳的很高,小女孩的双手有节奏拍着皮球。

”你刚才是在叫我吗”,我装着胆子问道。

小女孩抬起眼眉,睁着大眼睛望着我,只不过她不是在看我的眼睛,而是看着我胸口处挂着的平安符,“要不要一起玩。很好玩的,这可是我最喜欢的皮球。”

小女孩眯着眼睛露着牙齿,天真的笑容实在让人无法拒绝,我点了点头答应了小女孩,小女孩把手中的皮球向我抛来,在空中留下了标准的抛物线,我伸手去接抛来的皮球,只不过巧的是皮球刚好落入手中,小女孩抛球精准度实在太高。

我站在原地酝酿了很久,才抛出手中的皮球,可能是由于自己没有和人玩过抛球游戏吧,想着要用多少力气才能准确的抛入小女孩的手中,可是每一次不管怎么用力,皮球都会准确的落入小女孩的手中,像是一种可以自动导航的球。

每一次抛出皮球的时候,从感觉双手粘稠稠的,像是碰到什么粘稠的液体一样,我并没有在意,因为小女孩玩的很开心,每一次见到我抛出皮球它总会对着我笑,看到别人玩的如此开心,自己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小女孩开始问一些奇怪的问题,“你叫着什么名字?”

我接过小女孩抛来的球,沉思了片刻,“我叫谨凌,天还没有亮,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不觉得冷?”

我很奇怪会问这句话,手中的皮球抵在胸口处,等着小女孩答复,“因为无聊,拍拍皮球好玩,都没有人陪我玩。”

“为什么没有人陪你玩?你的妈妈呢?”听到小女孩的回答后抛出手中的皮球。

皮球落入我的手中时,小女孩开口回答我的问题,“它们都不想陪我玩,它们都很讨厌我。对了你愿意陪我?”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小女孩的问题,于是把皮球放在大拇指上旋转起来,发现皮球流出很多白色液体,液体很粘稠很恶心,我正要扔下手中的皮球的时,“王,你还记得谁。”

小女孩说的话让我想到了很多东西,它说的”王“我好像在哪听过,感觉这个字很熟悉,我摇了摇头,”什么王?,我不姓王。“

一阵鸡叫打破了我和她的对话,小女孩身后的墙传出空洞的声音,”叶紫,叶紫,叶紫。“

小女孩看到一脸疑惑加恐惧的我,向我挥了挥手,”半夜有人叫你千万不要回头。“

小女孩说的话让我想起了在胡同里面的遇到的老大爷,我想问起这是什么原因,小女孩身后的墙又发出声音,这次声音明显比上次大了很多,”叶紫,叶紫,叶紫。“

”谁是叶紫。“

小女孩转过了身直对着身后的墙,这个举动让觉得不安,我开口问道:”你在干什么,这面墙后面有什么?“

小女孩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墙壁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因为周围的光线已经亮了很多,所以黑洞看的很清楚。

我指着黑影大声的说,”那是什么。“

话音刚落,小女孩就被黑影吞没了,小女孩与黑影就在我眨眼瞬间同时消失了。手中抱着的皮球掉了,这时微弱光线照在上面,我看清楚地上皮球是干枯的人头,人头不停的流出白色液体,我的双手已经沾满了这恶心的液体。

我惊魂未定坐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的人头,胸口产生了冒出火花,戴在身上的平安符莫名的着火了,瞬间变成白色的小骨头,红绳捆的小骨头实在挂在身上,实在让我觉得恐怖。我立马取下挂在胸口的骨头放在,这时才看清楚,眼前骨头正是人的手指头,而且地上的人头也不见了,手上的白色液体也消失了,我不停的问自己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把眼睛望向四周,发现身后是一颗歪脖子树,眼睛的前方我看到了马路,看到了来往的车辆,我丢掉手中的骨头朝着马路跑去,此时的天空已经变成了灰暗色,太阳露出点点的圆角。

门卫看见我慌慌张张的跑到校门,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跑着这么急干嘛,我指着不远处胡同口,脸色铁青的说不出任何话,门卫看着我乱七八糟的动作,淡淡的说了句,”撞邪了?“

我连忙点了点头,门卫冷冷的笑了一下,指着宿舍楼说,”赶快进去吧。撞邪是小事,被老师发现你昨天没有回宿舍才是大事。“

回到宿舍的我,筋疲力尽。看着室友熟睡的样子,不忍心叫醒他们,我走到自己的床铺上,安慰自己一句,”没事的,睡吧。“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好像梦中的人不是我,但好像那个人就是我,只不过哪个梦让我很陌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