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4-12 07:06:27

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些年 已完结

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些年

来源:李冰河 作者:冰河分类:灵异主角:李冰河

冰河原创小说《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些年》,《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些年》是由冰河的灵异,这是一部说理通透 ,肠回气荡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些年,剧情扣人心弦,文笔流畅 ,强势推荐,《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些年》是灵异的小说,名字叫做《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些年》的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消息让我始料不及,经理人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疯了呢?

我赶紧换了身衣服,直奔火葬场。

到火葬场的时候,才早上八点半,正是晚班和白班交接的时间,刘伯此时不在值班室里。

我给刘伯打电话,刘伯让我直接去停尸房。

我到了停尸房,发现经理就盘腿坐在停尸房的地上,头发蓬乱,衣衫褴褛,双眼呆滞。

现场除了几个火葬场的领导外,还有几个警察,其中就有昨天审讯我的那个胖子警察。

不过引起我注意的,倒是一个女警察,这名女警察双手带着白手套,嘴上戴着一个口罩,乌黑的秀发披散下来,一双大眼睛十分灵动有神,身材也超级正点,身高一米七十多,细腰长腿,臀部**,简直是个极品大美女。

不过世界上没有百分之百完美的东西,包括人,女人我见多了,这样从后面看起来想犯罪的,从前面看一定吓的你后退,她摘了口罩肯定丑死,说不准还是满口龅牙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这时候,那女警走到经理后面,掀开一个停尸台上的殓布,一句冰冷的尸体躺在下面。

那女警察拿着一个镊子,夹开死尸的眼皮,看死尸的瞳孔,看了几秒,摇了摇头,又夹开死尸的嘴唇,看死尸的牙床和牙齿。

那死尸的脸是青绿色的,脑袋肿的像个南瓜,看那样子,应该是淹死的,在水中淹死的人才会这么浮肿。

那女警察从容不迫,看的我胆战心惊,后背直冒冷汗,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赶紧转过头去。

这时候,就听坐在地上的经理突然大吼一声:“别杀我别杀我,这烟都给你,我不要了,我该死,我不该抢你的烟!”

他这一声咋呼把我吓一哆嗦,我旁边的那几个警察吓的差点蹦起来,但刘伯和那女警察,却好似没事人似的。

我悄悄的问刘伯:“经理这是咋啦?”

刘伯没有作声,而是走到经理面前,双手抚摸了几下经理的头:“别害怕,你不会有事的!”

刘伯年纪大,此时很有长者风范,经理一下就抱住了刘伯的大腿,哭的鼻涕眼泪直流,像个吓坏了的小孩子。

这时候,那女警察把殓布盖上,对火葬场的几个领导说道:“初步检测,应该不是尸体身上携带的病毒,但这里尸体这么多,我不能一一检查,而且此地不通风,也不能完全排除病毒感染这种可能!”

我大概听明白这女警察的意思了,她的意思是,可能停尸房的这些尸体发生了病变,产生一些细菌或者病毒,这些细菌或病毒会通过空气或是其他途径传播,人感染以后,病毒会侵入人的中枢神经,使得人神经错乱,轻者痴呆,重者甚至会发狂到杀人吃人的地步。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因为我们学校就挨着一所医药大学,那所大学里,就曾经就发生过一起尸毒感染事件,耸人听闻。

那件事真真切切的存在,或许新闻和报纸上没有报道,那是因为那件事,诡异残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当时别提多惨了,如果那件事被报到出来,肯定会影响社会治安,所以学校动用了各种关系和手段,把事情盖了过去。

我仍然清晰的记得那栋宿舍楼里的学生,如行尸走肉一般,目光呆滞,但却极度凶残,茹毛饮血。

一想起那件事我心就一哆嗦,思绪马上回到现在。

这时候,那女警察转头,对胖警察淡淡的说道:“听说这之前还有一个案子,丢了一具尸体是吗?”

那胖警察连忙点头哈腰的说:“是的是的!”

“据我所知,省城有几所医专院校的解剖室,对外征集死者遗体,可以免费捐献,可以有偿提供!你们可以去那几所大学的解剖室问一问!”女警察说道。

胖子警察一惊:“还有这事?”

女警察说:“我虽然是刑侦科的,但我也是个法医,对医学领域的那点事自然比你们敏感!”

“那是那是!”胖子警察连连点头。

听到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以前在技校的时候,同学经常开玩笑说,想挣钱不?想挣钱就去偷具尸体来,卖给隔壁的医药大学解剖室,一具尸体能卖三四万,一年卖几具尸体,你就可以大金链子大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了。

我顿时如醍醐灌顶,直拍自己脑门,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呢,虽然在我国买卖尸体犯法,但医疗机构和医学院校却有免死金牌,他们扛着做医学研究的旗号,可以大张旗鼓的买尸体,所以有人在火葬场盗取尸体,卖给他们牟取暴利,是常有的事。

以前就听说过,市中心医院的太平间里,总是丢尸体,后来监控拍下来,是有人偷盗出去,卖给了城郊的一个私立医学院校。

所以这尸体丢了的事,很有可能是被人偷去卖了。

我再仔细回想那天美女搭车,应该是我精神太紧张导致出现了臆想,毕竟我提前看过死尸的脸,能够在脑海里构想出死者的大致模样,也很正常,而做梦梦见死者也不为过,毕竟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再加上我还和死者来了一回亲密接触,做梦做一半的春梦,自然也正常不过了。

这样说来,一直都是我在自己吓自己,这具尸体绝逼被人偷了,而且那个人怕东窗事发,就嫁祸给我,因为我是最容易嫁祸的人选。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那一晚在殡仪馆里,我听到了葬仪室里有动静,刘伯拦着我不让我进,难道尸体的丢,和葬仪室有关系?提前有人藏在葬仪室里,等我睡着了,偷偷的把尸体运出去?那这样说来,刘伯就肯定是帮凶了。

而且那天警察去我家的时候,小蓉怎么好端端的在我那里?就像提前安排好了等待警察的一样!这样说来,小蓉也有嫌疑!

而今天经理还疯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经理一定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经常看电视上一群人做了犯法的事,被警察盯上以后就方寸大乱,感觉谁嘴不老实,就先把他灭口,免得说出去,这经理现在,和被灭口也差不多了,吓的屎尿齐流,估计这辈子是废了。

所以说,经理的嫌疑最大,不然好端端的怎么会疯掉?

但嫌疑人这么多,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罪犯?又或者,他们其实是一伙的?

我思忖良久,突然脑中一亮:对啊!只要找到尸体内衣上的指纹的主人,不就找到栽赃陷害我的人了么,那么整个事件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我真得感谢感谢这个女警察,她要是不出现,我还真的陷入灵异怪圈了,心里一直想着什么鬼神的,被人陷害了都不知道。

这个社会啊,其实还是需要崇尚科学的,我顿时对这女警察生出了一丝崇敬之情,当然,她要是个大美女,我会更加崇拜她的!

火葬场领导把几位警察送走了,叮嘱刘伯把经理先送到医院去治疗。

我和刘伯把经理送到医院,等经理的家属来了以后,我们俩便各回各家了。

到了家以后,我困意上涌,知道没有鬼神了,这一觉睡的十分踏实,醒来以后,已经是日薄西山了。

我找了一家面馆吃了一碗面,匆匆赶往城西火葬场。

一到火葬场,刘伯就把我叫了过去,说今晚有一趟大活,这活极其难搞,就是他亲自出马,也不一定能够完好无损的把遗体拉回来。

他说我经验尚浅,不去拉这一趟活,他也不会怪我。

我心说你就在这装好人吧,都这时候了,还给我灌迷魂汤呢,老子才不会信你鬼神的那一套了呢!

我直接问他:“什么大活?”

刘伯说:“前台把那人的电话转给你了,但是我劝你别出这一趟车,我正在和那人协商,明天上午由白班司机去拉遗体!”

我一看手机,确实有一条未读信息,里面是提示我和那人联系。

我满不在乎的一摆手,说道:“刘伯你也太迷信了,别神神叨叨的,你一把年纪了,就别操这心了,我去拉就是了!”

现在刘伯越说鬼神的事,我心里就越反感,我感觉他就是在欲盖弥彰,拿鬼神明修栈道,私底下暗渡陈仓,玩我这个傻小子是吗?爷爷我醒悟了,爷爷我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不也好好的么,哪来的鬼?

我一边提防着刘伯上来拦我,一边走出大门,对着车子前后检查了一番。

检查完毕,我对着不远处的刘伯喊道:“你在家等着吧,我快去快回!”

刘伯想上来制止我,但我先一步上了车,心说你看,他见我不怕鬼了,立刻就慌了,但我不能让他得逞,我要让他看看一切牛鬼蛇神在科学面前,都是无稽之谈。

我开着车就上路了,此时刚刚到晚上,路灯都亮了起来,但我的车厢内却漆黑一片。

车子在路上颠簸,我哼着小曲给自己打气。

哼着哼着,我全身却冒起了鸡皮疙瘩。

因为我慢慢适应了车内的光线,从后视镜里,看到我的车厢后面,竟然躺着一具死尸!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