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4-12 07:08:38

死亡媒介 连载中

死亡媒介

来源:青子 作者:葱花分类:灵异主角:青子

该小说名字叫做《死亡媒介》,主角是青子,《死亡媒介》是一部灵异小说,才思敏捷,情节描写细腻,拍案叫绝 ,推荐阅读,结局博学多才,说理通透 ,非常精彩,荡气回肠,《死亡媒介》小说是一本灵异小说,《死亡媒介》小说男女主是青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本那些纸人全都是背对着孙雅的坟的,随着它们的动作,这些纸人的脸居然都面相坟了。

虽然现在是白天,可看到这些纸人我还是吓的差点尿了。

它们死死的盯着我和堂哥,而且我还看到那几个浓妆艳抹的纸人裂开嘴朝着我笑。

大红的嘴都咧到后脑勺了,不是一般的瘆人。

“哥,要不咱们别挖了。”

如果不是腿软,现在我已经跑了,我用颤抖的声音对堂哥说道,但堂哥却是不理我,奋力的挖着孙雅的坟。

片刻之后,棺材露了出来,堂哥直接将棺材盖儿给掀了,而后我就看到马大壮和孙雅都出现在棺材里。

孙雅在上面,她的脸朝上,而马大壮则是下面,是趴着的。

“青子,帮忙。”

堂哥示意我把孙雅挪开,他好把大壮给拽出来,我哪敢啊,昨晚经历的事情又浮现在我的脑中,还有这些纸人都这么诡异,我是真不敢上前。

而且这事情太瘆人了,昨晚大壮和孙雅都在他家,现在却跑到了孙雅的坟里。

“青子,赶紧把她挪开,再晚了大壮便救不过来了。”

堂哥的语气变得气促,涉及到人命我不敢大意,急忙上前,深吸了口气,闭着眼睛把孙雅给拉出了棺材。

可能是我用力过猛,孙雅被我拉出来之后直接就趴在了我身上,我也跌倒在棺材坑里。

孙雅的身体凉的很,被她压着,我就感觉好像是有一大块儿冰在我怀里似的,冻的我直哆嗦。

想要把孙雅推开,可是我一点力气都没有,我也不敢去看她,只能闭上眼睛。

“哥,你好了没有,快点帮我把她弄开。”

听到堂哥拖拽马壮的声音,我朝他求救,忽然我感觉有人往我的脸上吹凉气,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去看,我立刻就看到了孙雅那微张的嘴。

而且孙雅的眼睛也睁开了,正死死的盯着我。

大叫了一声,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狠命的将孙雅推开,直接爬出了棺材坑。

“孙雅,既然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们不义,青子,把那些纸人都弄过来,咱们把女尸给烧了。”

此时堂哥已经把马壮给弄出来了,见我要跑他一把就抓住我,让我把那些纸人都抱过来。

看了一下那些纸人,此刻它们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我身上,我吓得连连后退,而堂哥则是说要是不烧这尸体我们两个都活不成。

堂哥这句话让我不敢跑了,我才二十岁,可不想这么早就死。

咬了咬牙,我心说只不过是一些纸人,就算是有诡异又能怎么样,现在可是白天,难道它们还能跳起来咬我不成。

给自己打了打气,我便大着胆子将离我最近的两个纸人拎了起来,扔进了棺材坑。

刚才我一推之下孙雅的尸体又被我给推到棺材里了,见纸人没有把我怎么样,我的胆子又大了许多,将十来个纸人全都扔进了棺材坑,而后便用打火机点燃了。

看着纸人烧了起来,堂哥才长出了口气,这时天空忽然响起一阵雷声,紧接着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纸人只是上面的烧着了几个,然后火就被大雨给浇灭了,此时堂哥的脸都已经黑了,他二话不说跳下棺材坑,把其他的纸人全都扔出来,然后从他的背包里拿出红绳开始在孙雅的身上绑着。

绑好了之后堂哥又叫我跟他一起把棺材盖儿盖上,把土给填了。

说来也奇怪,我们刚把坟重新弄好,雨就停了,而且挡着太阳的那片乌云也飘走了。

“哥,会不会出事儿啊?”

看着堂哥,我满脸担忧的问他,堂哥则是摇了摇头,说他也不清楚。

刚才那阵大雨把我们几个都浇成了落汤鸡,我走到马壮身前,见他脸色发黑,不过呼吸很均匀,貌似是没有什么事情。

堂哥在马壮的脸上不断的扇着耳光,扇了一会儿马壮醒了,看到我们之后马壮很开心的说道:“青子,大宏,你们也来跟我媳妇玩吗?”(换一下,写成大壮自己醒的,在男主害怕的时候他拿冰凉的手碰了男主一下,吓男主一跳然后他才说话。)

我心说玩你大爷,玛德都快要被吓死了,现在我倒是开始羡慕马壮了,有时候人变傻了也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不知道害怕。

跟马壮说回家,但马壮摇头,说他不走,他媳妇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这货是被鬼迷了心窍,当然也不排除他是犯二,我和堂哥好说歹说马大壮才答应和我们一块儿回去,一到了村长家村长的婆娘就抱着马壮哭,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下了。

“大宏,青子,大壮的冥婚可是你们给配的,若是大壮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村长貌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对我们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

和堂哥相互看了一眼,我们都没有说话,毕竟是我们理亏,堂哥明知道那个孙雅可能会出事还弄来给大壮配阴婚,的确是我们做的不对。

“青子,今天你就送二叔去医院,但你别去。”

出了村长家的大门,堂哥对我说了一句,我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但堂哥跟我说照着做就行了。

回了家,五婶已经把饭都做好了,我吃了一些,就问她能不能陪我爸去医院,帮忙照顾他。

五婶说照顾倒是没问题,只是医院的费用都不低,五婶对我家的情况很了解,知道拿不出医药费,要不然也不会让我爸在家里待了好几年。

把十二万全都拿出来交给了五婶,我说这钱都由她保管,给我爸看病。

见我一下拿出这么多钱五婶当时就傻眼了,她问我钱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是堂哥给我的。

没敢把做阴媒的事情说出来,五婶一直把我当她自己的孩子看,我不想吓着她。

下午的时候五婶叫了辆车,然后带着我爸去了市里的医院,而我则是到了我堂哥家。

听我说我爸已经去医院了,堂哥长出了口气,我问他到底为啥不让我去,堂哥只说以防意外,其余的话没有多说。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那就是这件事肯定不会就这么晚了,我有种感觉,堂哥是怕那个孙雅报复连累到我爸,所以才让他去医院的。

一下午的时间堂哥都在忙活,屋子里挂了好几个铃铛,还从别人家买了好几只大公鸡放在房间里。

最离谱的是他还弄了个电暖风,而且还开着,现在可是八月份,最热的时候,屋子里本来就热,他一开电暖风这房间根本就没办法待人了。

将近天黑的时候堂哥才忙活完,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了一箩筐的灶膛灰全都撒在了地上,这才长出了口气。

“哥,你这是干啥啊?”

我不解的问他,堂哥没有回答,而是告诉我天黑之后就待在床上不要下来,有屎有尿也要在床上解决。

其实我很反感堂哥这副故作神秘的样子,有什么你直接跟我说就是了,我都这么大了,承受力不至于那么脆弱。

可堂哥不说我也没有办法,他在床边上准备了两个桶,一个撒尿,一个屙屎。

天黑之后,我们两个人就窝在床上,堂哥在那闭目养神,而我则是瞪着眼睛看着窗外。

窗子都关着,屋子里的电暖风就跟个小太阳似的不断的散发着光和热量,根本就没办法睡觉。

我感觉这么过一夜搞不好都得中暑,有好几次我都想下床,出去透透气,但被堂哥给拦住了。

他警告我要是不想死就在床上待着,无奈之下我只能在这里受罪。

将近半夜的时候,我困的有些迷糊,可热的睡不踏实。

就在我半睡半醒之间,屋里的铃铛忽然响了,而后一阵冷风吹到了我身上。

我急忙睁开眼睛,可屋子里什么都没有,本来在地上趴着的那几只公鸡全都站了起来,盯着门口的方向“咯咯”的叫。

堂哥也醒了,他死死的盯着门口的方向,这时那铃铛响的更加厉害,几只公鸡身上的毛都立起来了,朝着门口叫的声音也变得十分凄厉,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让它们惊恐到极点的东西。

“噗……。”

忽然一声轻响从门口传了过来,我看到门槛里面多了一个脚印,就在灶膛灰上。

不过那个脚印很浅,貌似脚印的主人体重很轻,但门口那个地方明明什么都没有,那个脚印又是谁踩出来的?

冷汗从我的脑门上流了下来,我这才知道堂哥为什么会准备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原来他早就知道会有东西找上门。

那几只公鸡不断发出高亢,但却惊恐的叫声,而堂哥则是死死的盯着门口的位置,好一会儿之后堂哥才松了口气,因为再也没有脚印出现。

“哥……。”

我叫了堂哥一样,想要问他这是什么情况,忽然我听到窗外有“哗啦哗啦”的声音,偏头一看我差点没吓的背过气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几个纸人出现在窗子外了。

它们的脸都紧紧的贴在玻璃上,把它们的五官都挤得变形了。

但即便如此,我也能看出来那几个纸人是在朝我和堂哥笑呢,被挤得变形的五官,再加上诡异的笑容,我差点没被吓晕过去。

身子开始颤抖,我裤裆一热,又尿裤子了。

两天尿了两次裤子,自从我上小学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指着窗外,我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而堂哥则是让我转过头,不要去看那些纸人。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