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10-29 16:10:46

户外直播间 连载中

户外直播间

来源:谷冬臣孟琬 作者:冬臣分类:灵异主角:谷冬臣孟琬

小说悬念重重,字字珠玉,布局较为细致,情节曲折,值得一看,户外直播间小说十全十美,《户外直播间》中主要人物是谷冬臣孟琬,主角是谷冬臣孟琬,小说韵味无穷,人物形象饱满,一针见血 ,引人入胜,冬臣为主角的小说叫《户外直播间》,带您一起赏读小说《户外直播间》,.........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下午的事,只能当个热闹看,我也并不在意最后的结局,这件事也暂时过去了。

这两天我在筹划我的旅行。

一场说走就走只有自己的旅行。我的理想型是边走边停,遇店则吃,遇旅则宿,不带拉杆箱,衣服脏了丢掉再买,断绝和外界的联系,真正潇洒一次。

天生谨慎的我,在被幻想冲昏头脑之前,还是先上网搜了这种自由旅行的可能性,最后,过来人告诉我,一场不经准备的旅行,成功几率为零。

既然妄想告破,又担心安全问题,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跟团。

去哪里呢?国家级景区吗?景色美,有秩序。但未免人多些,说穿了只是一次普通的旅游。

最后,在热心水友的帮助下,我找到一个半学术半旅游的团,由教授带队,到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部的一个小村落考察。顺带捎上几个游客,对外称社会教育,拓宽民众知识面,实际却想挣点外快。

我没心思琢磨这次的学术游是否正规,只觉得听上去有点意思,便踊跃报名。

最后确定的人员有五个。教授自带三个学生。

本来有三个人也想同行,但有一个被昂贵的旅游费用吓退,另外两个听教授说途中环境恶劣条件艰苦,就也打了退堂鼓。

这两天在家中准备些沙漠中的必备物品,匆匆赶到火车站和众人会面。

按照约定,由一名女学生在站外的贩水机旁接我。有趣的是,还要求我拿一本杂志,方便确认。

我心笑道:“发个位置不就好辨认了么?”

果然,到达后我找到那个女学生,二十出头,面容清秀,整个人显得精神利落,一点没有女生特有的柔弱之感。

“您好,您是谷先生吗?”她笑着迎上来。

“啊对,叫我名字就好。请问……”

“我叫孟琬,”这女孩儿伶俐得很,一点就透,“那个,渴了吧?我买点水。”

“还是我来吧,这怎么好意思呢。”我忙上前抢着付款。

孟琬掏出手机扫码,却又愣住,略有尴尬,掩嘴笑道:“哎呀,尴尬了,这个月流量用完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儿我来吧,多大点事儿。”

这时候我吃注意到,这个女孩儿笑起来很甜,弯弯的月牙眼,摄人心魄。只是一眼,便觉着迷。

“说好了我请客的,让你破费多不好意思。”孟琬羞涩地说道。

看着眼前的美女,我不禁打个“坏”心思,“那这样,我留下你联系方式,等月初你转账给我。”

末了,两人一起找到教授等人。三人正在靠椅上等我们。

教授衣着朴素,大概五十岁左右,戴着黑框眼镜,典型的学者搭配。

两个男学生分别坐在左右,一个身材微胖,腮帮略鼓,脸颊泛着油光。另一个则相反,像是营养不良,两颊有些凹陷,瘦如竹竿。

见我们也到了,就起身迎接,几个人稍微寒暄几句,检票上车。

在车上了解到,我们要去的地方,不是沙漠内部,是接近边缘的一个小村庄,叫做依提孜力克。

教授的目的,是为了探寻传说在三百年前存在过的文明,据说,这是一个边陲小国,与清朝并无来往,所以史料记载极少,甚至连名字也无从考证,在一些野史中稍有记录,但都着墨不多,只说该国位于沙漠地带,国内有绿洲,但国家没有军队。

想来也是,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国家,需要军队做什么呢。我猜想,那里甚至都没有内乱,大家活着都不容易,还有谁会想到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呢。

至于依提孜力克,则是一个极落后的小村,大概只有十几户人家,近几年沙漠化突然加重,附近的水源越来越少,沙尘暴更是肆虐无常,家里稍微有些条件的,早都搬走了。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村子到现在还没有通上电,生活条件艰难无比。

我们坐火车到那里,行程三天左右,之后倒车去最近的县城,县城一天只有一趟通往依提孜力克的公交。

路上闲聊时,了解到教授姓陈,是历史方面的专家,却不喜欢正史,主要研究大众视野之外的历史问题。口音也很有意思,浓重的乡音配上他的身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常年在外饱经风尘的学者形象。

自然,他的科目很是冷门,能有两个男学生跟随他已让陈教授甚感欣慰。

原来,孟琬并不是陈教授的弟子,她父母也是史学家,十几年前就在研究这个“无名”小国,只是,在一次外出中,一去不返,再无音信,孟琬找了很多年,却毫无收获。

因此,她走上父母的路,也开始着手研究,虽然经验尚浅,但借父母留下来的笔记,成功和陈教授组队。

至于那两个男生,胖点的叫贺连桥,瘦的叫彭齐生。

两个人不仅体型相异,性格也截然相反,贺连桥为人粗糙,大大咧咧,彭齐生则一副不经世事的书生模样,遇事畏畏缩缩,犹疑不决,很怕麻烦,稍微碰到点困难就想后退。

陈教授半开玩笑似的叹气,“这两个学生喂,都不是学史的料喂,一个躁的很,不静心哎,一个又怂的很哟,有点困难就往后退哎。”

倒是二人并不介意,大家笑笑就过去了。

有一次,贺连桥嫌车厢闷热,嚷嚷着要脱鞋:“你们说,凭啥手脚都长在人身上,这脚一天走来走去,工作繁重,最热的时候还要闷在鞋子里,喘不过气来,这双手倒好,一天闲在,还凉凉快快,是不是不讲道理?”

大家只是笑他贫嘴,并没有回应,只有彭齐生嫌弃道:“你哎,想脱鞋还那么多废话,我看别脱了吧,这儿有女生呢,而且,车厢不让脱鞋,被乘务员看到,不好的吧……”

孟琬假装不在意,丢下句想出去透透气,就往外走。

贺连桥见她出去,又探头望向过道,“现在没事了,好了好了,我不管了,脱了。”

说完,两脚互搭,摇荡着哼起小曲儿。

彭齐生哽哽咽咽说不出话来,盯着没有乘务员的过道发呆,最终猛一转身,干净利落甩鞋脱袜,再不顾形象。

说实话,彭齐生这个人,确实怂,但他怂得有心机,不像贺连桥,口直心快。

我总觉得,这个彭齐生,是个惹祸的苗子,但只是一瞬间,想法又消失了,说到底,他就是一个怂货而已。

小说《户外直播间》 第2章 旅行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