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7-21 07:07:42

九墓奇棺 已完结

九墓奇棺

来源:李幕大虎 作者:么么尸分类:灵异主角:李幕大虎

非常精彩,情节引人入胜,拍案叫绝 ,名字叫做《九墓奇棺》的小说,在这里可以阅读李幕大虎的小说,《九墓奇棺》是由么么尸的灵异,李幕大虎小说名称是《九墓奇棺》,《九墓奇棺》小说是一本灵异小说,言简意赅,妙手丹青,开合有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虎,过来帮忙,托我上去,从瓮缸里把人找出来!”这瓮缸高过我头顶一臂距离,腹大口小,光线昏暗,即便跳起来,也无法看清内部的情况。

“你托我吧,起码我手里还有武器!”大虎虽胆小,却很义气,扬了扬手中的工兵铲说道。

通过那凌乱的脚步可以看出,我们要找的人,即便没有死亡,也必会重伤,以大虎的体格,应该不会遇到危险,所以我也没说什么,俯下身来。

大虎将手电筒咬在嘴里,右手持工兵铲,左右半扶着瓮缸壁,踩在我肩膀上。

“咔嚓!”我刚要起身,突然听到了清脆的碎裂声。

“别白费力气了,这瓮缸破了!”大虎说着,将踩在我肩头的脚移开。

我站了起来,见那大瓮缸的腹部果然出现了裂痕。

可能是年代太久远了,瓮体发稣,经不得碰,但这也让我们省了些力气。

大虎在我站起来之后,以工兵铲对瓮缸裂开处捅了一下。

“啪哒!”

一大片瓮体脱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瓮缸腹部,出现了一个足球大小的洞。

“妈呀!”大虎率先用手电筒光束向内照去,发出一声惊呼,急促的后退了两步,跌倒在地,还连滚带爬的躲到了我身后,连掉在地上的手电筒都顾不得拾了。

见大虎吓成这样,我知道这瓮棺之中,必定有极为恐怖的东西,就拾起大虎掉在地上的手电筒,向内照去。

当我看清瓮缸里的东西时,心头一颤,也差点将手电筒丢弃。

那瓮缸裂开的洞之中,竟然是一颗人头。

这颗人头长发,脸上蜡黄而干瘪,嘴巴大张着,似痛苦哀嚎,十分狰狞。

“僵尸……我们不会是遇到僵尸了吧?”大虎颤颤巍巍地对我说道。

片刻震惊之后,我缓过了神,再次将手电筒光束转移到那张脸上,无论这张脸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都必须要搞清楚他的死因,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重蹈覆辙。

那张脸虽干瘪,皮肤之上却有晶莹的光泽,似包裹于琥珀之中一般。

“大虎,把工兵铲给我!”我讨要过大虎的工兵铲之后,壮着胆子,将瓮缸再砸开了一些。

瓮缸之中的尸体清晰的展现,却让我大吃一惊。

因为这尸体身上穿的是麻布短衫,头上挽着发稽,一看就不是现代的人,有极大的可能是与墓主人同一时期的人,被迫殉葬的。

但紧从其衣衫上,很难判别出年代,毕竟被迫殉葬的人,都是些下层社会上的穷苦人,能有完整的衣服,就不错了,断然不会拥有明显具备时代特征的东西。

其身体是蜷缩而蹲的,显得瘦小而干瘪,比正常人能小出一半。

通体都被一种晶莹的蜡质包裹着。

蜡尸!

我陡然脑海中陡然间出现了这个词汇。

传言,蜡尸自古就有,直至清朝晚期,一些闭塞的村落还保留制作蜡尸的习俗,也可以称得上是葬俗了。

所谓制作蜡尸,并非像常人想象的那般恐怖,只是后世人为保留祖先遗容,而将祖先的尸体表面涂抹白蜡密封,以达到不腐的目的。

我和大虎都是见过蜡尸的,在上博物馆基础课时,学院老师曾组织我们去参观过市博物馆的文物库房,里面就有一具蜡尸。

据在博物馆上班的师姐说,那具蜡尸本来是要放在展厅供才参观的,却因某种原因而收进库房的。

那位师姐在对我们解释时,目光惊忽不定,似有忌惮,当时大家猜测,多半是蜡尸出了问题。

在我们软磨硬泡之下,那位师姐终于对我们说出了原因。

那具蜡尸在展出的当天,上锁的展柜中一只玉扳指不翼而飞,警方介入,都已立案,却也没查出下落。

一个月后,竟然发现那只扳指在这蜡尸的手指上戴着。

但那具蜡尸,看上去与真人大小无异,并不干瘪,面部表情也未有这般狰狞。

“这是蜡尸,你有不是没有见过,怕什么?”大虎一个劲扒在我后背发抖,我又好气,又好笑地对他说道。

“上次师姐可告诫过我们了,这东西可邪门的很,还是不碰的好!”

大虎畏惧地说道。

见大虎还是那么没出息,我也懒得理他,再次打量对这蜡尸打量了一番。

以这具蜡尸的头发长度来分析,绝对是一个成年人了,而成年人的身材却如此瘦小,有些说不通,其中必定有什么古怪。

但这具尸体毕竟已死去不知道多少年了,也并非我们要找的人,既然想不明白,我也就不再管这具蜡尸了,想着先将那脚印的主人找到再说。

大虎跟在我身后,我继续前进,挥动着工兵铲,再次捅破了几口瓮缸,见到的依旧是这种蜡尸,却并不间我们想要找的人。

但我坚信,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的,他一定躲在瓮缸里,把这些瓮缸都敲烂,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他。

“咯吱!”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声音很小,但在这昏暗的墓室中,还是很清晰的,感觉就像老鼠挠墙一般。

“不……不会是那东西闹出来的吧?”大虎畏惧的望着被打破的那几口瓮缸,发颤地对我问道。

“都死了多少年了,怎么可能动?这里除了你我而外,可能就只有那脚印的主人是活着的了,这声音必定是他发出来的,仔细听听!”对大虎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们几乎同时屏住了呼吸,仔细的聆听着声音的来源。

在那声音的指引下,我们很快就将目标锁定在了一口瓮缸中。

当我与大虎走到那口瓮缸前时,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依旧持续着,在安静而黑暗的墓室中,显得格外的清晰,也很瘆人。

只要有声音,就说明人还活着,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我挥起工兵铲,一下就将那口大瓮缸劈了个窟窿。

以手电筒的光束照了过去,经发现这口瓮缸之中,竟然有两具身体。

一个穿着现代服装头发花白的人脑袋扎进蜡尸的怀里,蜡尸的双臂交叉的搭在他后背上,那人双手正有气无力地抓挠着瓮缸的两壁,似痛苦挣扎。

这样的场景让我心脏猛然一阵抽搐,难道真是这蜡尸做怪,将这人捉进来的?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不能见死不救,更何况,这人很有可能知道关于古墓的辛密,是破开古墓之迷的关键。

我不再迟疑,挥起工兵铲,一下就将蜡尸的脑袋斩落,并将快速的将那人拉了出来。

“秦教授?”当看清这人的面庞时,我与大虎都是一惊。

秦越,著名考古学家,省考古队领队,也是我们学院的客作教授,给我们讲过课,故此一眼便认出了。

“活……活……”秦教授脸色微微泛黄,精神状态很糟糕,口中喃喃的说“活”字,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大虎,你照顾好秦教授!”我将秦教授放到大虎怀里,虽不相信蜡尸能做什么怪,但刚刚秦教授与蜡尸的姿势太过于骇人了,不得不小心。

我持着工兵铲,再次向之前抱住秦教授的蜡尸走进。

那失去头颅的蜡尸并没有动,却只见脖子伤口处,有些似稻粒般颗粒物。

难道这蜡尸死后,被人强灌到口中稻粒了?

我大为诧异,却想不出哪个朝代有这样的葬俗,就靠了过去,以工兵铲将“稻粒”铲下少许。

当我将“稻粒”拿到眼前时,却惊奇的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稻粒,白花花的,似虫子。

“这……”就在我仔细观察时,那古怪的东西竟然动了,似虫蛹般活了过来,并在不断涨大。

“大虎,快走,离开这里!”我意识到了不秒,将铲头上的虫子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上几脚,与大虎搀扶着秦教授往外走。

“咔嚓!咔嚓!”

在就我们刚刚走到门口之际,听到了古怪的声音,转头一看,竟是另外几具蜡尸传出来的,竟是那古怪的虫子啃破了蜡尸,钻出来了。

“快走!”虽不知道那虫子有何厉害,但出自古墓内部的活物,必定极端恐怖的,绝对不能尝试,我对大虎提示了一声,搀扶秦教授,拔腿就跑。

此刻的秦教授已昏迷了过去,即便我与大虎体格都健壮,搀扶着一个百十斤重的人,也快不到哪去。

“嗡!”

我们还没有跑出去多远,一群拇指大小的黄蜂就将我们包围了。

见到这黄蜂,我终于知道了,之前的那些白色的“稻粒”竟是蜂蛹。

“咋办?”大虎吓的脸色都发青了,失声喊道。

“用衣服打!”

我将工兵铲别在腰间,将上衣脱了下来,奋力拍打着黄蜂。

而大虎见我这般,将昏迷的秦教授放在地上,也挥舞着上衣拍打黄蜂。

“嗡……”

虽我与大虎奋力拍打,但周围的黄蜂越来越多了,以至于我们两人即便背靠背都难以招架了。

让人奇怪的是,黄蜂只将我与大虎当成了攻击目标,而昏迷倒地的秦教授竟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小说《九墓奇棺》 正文第6章 蜡尸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