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7-10 07:06:37

诡局 连载中

诡局

来源:许林杨舒 作者:东方富贵分类:灵异主角:许林杨舒

《诡局》是由东方富贵的灵异,主角是许林杨舒的小说名字是《诡局》,小说《诡局》讲述许林杨舒之间的故事,许林杨舒小说叫《诡局》,这里提供诡局许林杨舒小说,璧坐玑驰,精妙绝伦,落笔如有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我......”伊黄月小脸煞白,眼角还带着些许的泪光,双手颤颤巍巍的指着许林身后的门,哆哆嗦嗦的嘴唇吧唧的半天只说出一个我来。

许林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脸色稍缓问:“你也看见了?”

伊黄月点了点头,她昨天下午看见金花尸体的时候就被吓了一跳,可良好的警察素养让好不容易碰到一件凶杀案的她激动了起来,便想抓着不放,也好让父亲母亲看看她也是能凭着自己本事升官的,所以当时她强忍着恶心,把金花的尸体翻来覆去的,每一个细节都看了。

金花的衣服她也看的清清楚楚,就是刚刚许林手电筒照着的粉红色的带着碎花衣服,明明肚子上都开了个洞,人也被证实死了约摸一夜的时间了,怎么能跑出来呢?

见伊黄月点头,许林神色一滞,随即强装冷静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既然今天是金花的话,那昨天晚上过来的就真是老金头了?死人怎么会走路呢?又为什么偏偏往他这儿跑?难不成是有人恶作剧?可要是恶作剧。那老金头的尸体怎么会无缘无故的丢了?再说好多金家村的年轻人许林都不认识,稍微上了一点年纪的都不至于开这样的玩笑。

外面又下起了大暴雨,哗啦啦的让人心生烦躁,这一整夜许林都在思想的撕扯中度过,他实在不相信,死人能活过来。

这一趟回家,许林可算是体会到了人生的酸甜苦辣,父亲死了、母亲不声不响的走了、村子里一连死了两个人,而且死人死后都来找他麻烦,他或许真的该考虑考虑和蒋思罔一起回学校了,打定了主意,许林又坐回了窗前,手下意识的又摩挲起了那颗珠子来,摩挲着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大早晨伊黄月就带着她的小队上了金花家,和老金头一样,伊黄月的尸体果然丢了,除了昨夜和许林一起看见金花的伊黄月之外,其他的三个警察都认为是凶手为了掩藏证据把尸体搬走了,他们也暗暗自责昨夜为什么不在金花家看着点尸体,反而跑来这边安稳的睡了起来。

雨不停,山路也没法走,不然稍微一打滑就要去见阎王了,几个人也没法去山上寻找尸体,也没办法出去向上级汇报情况,伊黄月蹲在房间里,满面愁容的看着外面的雨,心里暗怪自己昨夜为什么不听那老先生的,直接把尸体回所里呢!她办案经验不足,如今两具尸体都丢了,回所里怎么交代?

约摸到了下午的时候,雨才稍缓一些,本就低洼的金家村眼看就成了**大海,就算正常的的串门,水都到膝盖处了,饶是这样,百无聊赖的许林还是趁着雨稍小一些想去父亲的坟上看看,等到了半山腰,他却看见父亲的坟边上已经有人在了。

从背影看,这人三四十岁的模样,国字脸小平头,微胖身材,穿着一身简简单单的休闲装,手好像在抠地上的泥,等许林走近了,才看见原来父亲的坟已经被扒开了,放棺材的四方的洞穴里泛满了水,棺材的碎屑在水中漂浮着,那人手抠的根本不是泥,而是棺材的碎屑。

他像是没看见许林来了似的,抠了一块木头放到鼻尖闻了闻,自顾自的放在地上,又去撩了一把洞里的水闻了闻,最后才正视许林道:“不用找了,水里没有尸体,棺材根本就没装过尸体,你父亲很可能没死,只是失踪了,或者说是他自己离开了,更或者被逼着离开了。”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父亲的坟前?我怎么知道我父亲的坟是不是你扒的呢?”许林上下打量了这个男人一眼后,冷声问道。

“我叫黄元昌,是你母亲的老友,受你母亲之托把你带出金家村,还有,你父亲的坟要是我扒的,我就不会留在这儿不走了。”黄元昌认认真真的把许林的问题回答完,才又蹲下身子,似乎在寻找些什么。

许林推了推眼镜,思索了一会儿才迟疑的道:“光凭这点我很难相信你,至少得有个证据吧?”

“你保证这月十五之前跟我离开金家村之后,我就带你去看看证据。”黄元昌无奈的站了起来,叹了口气道。

许林认真的点了点头,虽然表面镇静,可心里却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如果黄元昌说的是真的,那母亲的位置他肯定知道,父亲也没死,这不是皆大欢喜了吗?在这一瞬间,他仿佛忘记了这些天来所有的阴霾,手心里都攥出汗来了,生怕黄元昌的证据不足,证明不了他说的是真的。

金家村的祠堂建在旭日山脚下,又不算太低矮的地方,据说当时建的时候就是为了既不至于让先辈们晒在阳光下,又不至于被水淹了,当然这也只是后来人的猜测,这祠堂的资历比村子里最老的人都要老些。

祠堂分为前后两个院子,两个院子外面又有高墙围着,后一个院子住着的是金宿老先生,前院则住的是祖宗的牌位。祠堂的前院一般不到逢年过节有大事的时候是不会开门的,后院的金宿老先生也不经常出门,也不怎么见人。

黄元昌带着许林直接进了祠堂的大门,他冲着关着门的前院拜了三拜后才往后院走去,此时的后院门开着,金宿老先生正坐在庭院里的石桌边饮雨后清茶,整个院子里明明只有老先生一人,却像提前知道他们会来似的,提前摆了三碗茶。

“您父亲黄邪瑞先生尽来身体可好?”一见黄元昌来了,金宿老先生竟赶忙站了起来,恭敬的问候道。

“劳老先生挂念,家父身体还好。”黄元昌也不托大,妥帖的回了礼之后才落座。

这么一来,许林倒成了这两人中间的外人来了,黄元昌也不管他,金宿老先生也不管他,百无聊赖的许林便四处看了起来,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来这儿呢,一来在外上学不常回来;二来他们家本性许,并非金姓,祖先也不在这祠堂中。

正沉浸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的许林突然察觉到一道不善的冰冷目光从背后看了过来,一瞬间的功夫,他的后背竟开始冒起冷汗来了,耳边正说话的黄元昌和金宿老先生的声音也越来越小,越来越空荡......他慢慢的回过头,正好对上那双仿若来自地狱的眼睛......

堂屋的大门正开着,正对着门的地方竟不知什么多出了一个女人来,女人的脸像被烤了一样的红,睁的老大的眼睛里黑眼珠像是被白眼珠彻底吞没了一般,紧闭的嘴巴也拉扯出一个诡异的弧度,血红的要滴血的衣服趁的她那有些扭曲的身材说不出的恐怖。

紧接着,一只黑猫突然从房子里钻了出来,弓着身子低吼着往许林靠近了过来,许林想搭叫旁边的黄元昌或金宿老先生,却怎么都张不开嘴,就连正对着那女人的头都像扭不回来了一样。

“林子,你怎么了?头这么扭着,不累啊?”正在这时,金宿老先生突然拍了拍许林的肩膀,慈祥的问道。

许林呆愣愣的指了指堂屋,刚刚想说那女人还有那只一只缠着他的黑猫的事,却发现堂屋的门分明是紧闭着的,他自顾自的拍拍脑袋,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之后,才转过头来,颤巍巍的问:“那里是不是还有人住着啊?”

“我住的是偏房,那屋子,几十年都没人动过啦。”金宿老先生带着笑和蔼的道。

“他应该是听错了,我刚刚看见一只黑猫钻过去了。”黄元昌隔着石桌,轻轻的拍了拍许林的大腿以示安慰,台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随口道。

金宿老先生先是茫然了一瞬,随即左右望了一眼,又笑了:“曾经是养过一只,好久不来了,我还以为它死了呢。”

“哈哈,既然老先生已经给了佐证,我和许林便不叨扰了。”金宿老先生话音一落,黄元昌就站了起来,颇为礼貌的道。

金宿老先生何时做了佐证了?许林一愣,下意识的跟着黄元昌站了起来,可两人似乎达成了一致,金宿老先生并没有反驳,甚至还站了起来,恭敬的让黄元昌替他向他父亲黄邪瑞问好。

在金家村的这么些年,金宿总是一副和蔼的脸,对谁都好,又对谁都不甚好,许林能看出他骨子里的傲气,那傲气来自于全村人对他的尊敬,所以看见他这一副恭敬的模样,许林倒有些好奇了,好奇这黄元昌是什么人物,他父亲黄邪瑞又是什么人物来。

小说《诡局》 第九章 黄元昌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