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

更新时间:2019-04-06 09:33:05

鬼夫有话好好说 已完结

鬼夫有话好好说

来源:祝安好莫非 作者:鬼秀分类:恐怖主角:祝安好莫非

鬼夫有话好好说小说落笔如有神,开合有度,朴实无华 ,不容错过,小说讲述祝安好莫非之间的故事,提供祝安好莫非小说阅读,为您提供鬼夫有话好好说鬼秀小说,带您一起赏读小说《鬼夫有话好好说》,在这里可以看祝安好莫非小说阅读,《鬼夫有话好好说》是一部恐怖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忽而觉着头顶上一阵劲风吹过,然后便听到野猪凄厉的嚎叫声。

疑惑中,我睁开眼睛望去,只见方才还凶残狂奔的野猪,此刻就像吃了烙铁似的,痛苦地在地上挣扎,惨叫声震得人耳膜生疼。

打倒野猪的是一个身穿黑色劲装,身材高瘦的长腿欧巴。

他背对我而立,膝盖微屈,举着随时外射的拳头,警戒战斗的气势像个经验丰富的武者。

野猪在兽类中是出了名的战斗力强者,挣扎几下便站了起来。

被激怒的野猪攻击性倍增,后腿在地上扒着土,龇牙咧嘴弓身,作欲扑状。

忽然,一个跃身朝长腿欧巴咆哮扑来。

我举起手电筒为长腿欧巴照明,出声提醒:“小心!”

长腿欧巴无丝毫退怯,举起拳头,迎面朝着野猪飞奔而去。

那奔跑的速度,快到看不见他迈腿;那拳头的劲力,大到能感觉到拳风。

就在野猪的獠牙快要碰到长腿欧巴的身体的时候,他的拳头打在了野猪眉心的脑门上。

野猪随即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短嚎,整个身体向后倒去,之后便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像睡着了一样。

我那颗高高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如释重负地狂吐气,真为长腿欧巴捏一把汗。

铁夹剪深深地钳入我右腿腕上的肉里,血顺着铁夹剪流到地上,简直让人痛到怀疑人生。

我忍着巨痛,汗流颊背,忘不了表达谢意:“谢谢,感谢英雄出手相救!”

见他功夫了得,我不由地便用了颇有江湖味的口气道谢。

他踩着枯叶走来,立到我身前,嗓音低沉动听:“再跑呀?怎么不跑了?”

听到他的声音,我浑身一震如遭电击,手电筒照到他脸上,竟是那张我这辈子也不想再看到的脸。

对,是莫非,那个把我当泄浴工具的死人老公。

公鸡血失效了么?姥姥啊,这都怪你!瞎教一通。

我费尽心思,那么努力那么艰辛,付出血泪地逃到这里,结果还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突然有心如死灰的感觉,浑身的劲儿都没了,眼睛一闭就想躺死在那里。

虽然没睁开眼睛看,但能感觉到莫非在替我把铁夹剪除掉。

“有点痛,你忍着点。”他的声音淡得不起波澜,硬生生地把铁夹剪从我腿上的生肉里拔出来,痛得我差点晕厥,但我任是没吭一声,紧紧咬着牙关忍着。

期间,他觑我一眼,颇有欣赏之色。

之后,他不知往我伤口上撒了什么东西,冰冰凉凉的,止痛效果非常好,最后他脱下能抵我一个月工资的衬衫外套,做了个简单的包扎。

我关掉手电筒,躺在草地上,把头歪到一边,在黑暗里沉痛默哀逃跑计划失败。

“起来!”莫非很没风度地用脚踢了踢我的屁股,口气很不耐烦,一副懒得拉我的样子。

又要回去过那种没有尊严的生活,我才不理他。

“那你继续躺吧,我可走了,蛇群马上就要爬过来了,它们可是很久都没有吃到像你这般美味可口的嫩少女肉了。”他懒洋洋地说着风凉话,抬腿迈步要离开。

脑子里浮现方才挂满树的大蛇,顿时浑身起鸡皮疙瘩,我一个骨碌坐了起来,气愤道:“我腿痛,走不动。”

“难道还要我背你不成?”莫非回头拧眉说道,“这些都是你自找的,你若不跑,能有这些事吗?”

被他一番数落,我顿时火大,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忍着痛站了起来,怒颜怼过去:“还不是你们不把我当人看,囚禁我,在我饭菜里下药,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就侮辱我。

别以为你刚刚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要不是因为你,我能遇上这些糟心事吗?自从遇上你,我的人生就是一场悲剧。走开,别挡路,用不着你背。”

我推开他,一瘸一拐艰难地往前走,血液染红了小白鞋。

“你——不可理喻!”莫非愠怒道。

前面的路很长,我咬牙努力迈步子,身后的莫非加快脚步走上来,霸道地将我打横抱了起来,阴沉着脸,大步流星往反方向走去。

“不用你抱,放我下来,我不回去。”我捶打他的胸膛,挣扎着要下去。

他任凭我的拳头雨点似的打在他身上,我手都打痛了,他依然面不改色。

这家伙身上的肌肉竟比我的拳头还要硬,打他我是自讨苦吃,只能作罢。

这四面环壁的死山谷比我想像中还要诡异,我来时走了一个小时没找到出口,现在就连莫非这只鬼也寻不得出入口。

一路上除了树就是荒草,到了尽头就是雄奇险幽的峭壁,没有特别的标志,看起来哪里都一样,宛如迷宫。

又一个小时过去,我估计时间,应该是凌晨三点钟左右。

这死鬼的臂力真真是强颈,抱了我一个小时,仍面不改色,轻松得很。

“怎么,连你也找不到出入口啊?”我质疑地问道,略加一点嘲讽的口气,“你不是法力无敌的大力鬼吗?念念缩地成寸咒,或者直接飞回去,不就行了。”

他凝神观察树叶,一边有些敷衍地对我说:“我还不会那些。”

莫非的头七都还未过,应该不会那些传说中的法术,我那样说,不过是想试探他的实力。

到了阴间报完到的,才算是一只真正的鬼,他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只住在自己身体里的灵魂。

一只灵魂若两年内未到阴间报到,那便会变成一只孤魂野鬼。

留在世间的鬼,要么变成害人的恶灵,要么修炼得道成鬼神。

这些都是姥姥曾经告诉我的。

“你可是惬忧岛的岛主,也认不得路吗?”我又问。

“认不得。”他简洁了当地说道,也不做任何解释。

我只能翻个白眼表示无奈以及鄙视。

我们继续穿梭在“迷宫”中,周围除了风声就是猫头鹰的叫声,寂静幽暗。

突然,一首英文手机来电铃声打破了山谷夜的宁静,吓出我一身冷汗。

那是郁萧然的手机,就在我的背包里。

我擦,早不响晚不响,偏偏在魔王面前响,现在响不是要害死我吗?

莫非蓦然停下了步伐,目带愠色地看向我。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