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官场小说

更新时间:2019-02-19 13:38:08

[!--zhuangtai--]

来源: 作者:苏菡卿分类:官场小说主角:

南迦原创小说《暴君殇宠》,这里提供主角是叶离云珩的小说,《暴君殇宠》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提供叶离云珩小说阅读,文风细腻,无懈可击,叶离云珩小说的名字是《暴君殇宠》,小说讲述叶离云珩之间的故事,暴君殇宠小说扣人心弦,《暴君殇宠》 第四章 冰冷的狱 免费试读潮湿,阴寒,阵阵血腥气混着呛鼻的霉味。拨开堆满枯草的青石板,几只孩童藕臂般大小的硕鼠瞬间逃散,叶离忍着身下的剧痛,抱着膝,蜷缩在一角。身下,陈旧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迦原创小说《暴君殇宠》,这里提供主角是叶离云珩的小说,《暴君殇宠》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提供叶离云珩小说阅读,文风细腻,无懈可击,叶离云珩小说的名字是《暴君殇宠》,小说讲述叶离云珩之间的故事,暴君殇宠小说扣人心弦,

《暴君殇宠》 第四章 冰冷的狱 免费试读

潮湿,阴寒,阵阵血腥气混着呛鼻的霉味。

拨开堆满枯草的青石板,几只孩童藕臂般大小的硕鼠瞬间逃散,叶离忍着身下的剧痛,抱着膝,蜷缩在一角。

身下,陈旧的血渍上,沾染了叶离新鲜的血液。

浑身都散了架,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孩子那张可爱的小脸,叶离的视线逐渐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响起隐约的脚步声。

“该吃饭了~”两个黑瓦缺口的碟子,隔着铁栏被放进来。

送饭的狱卒仿佛是个老者,他身形佝偻,动作迟缓。叶离闭上眼睛,此时此刻,她怎么还能有食欲。

梯田般的面目上,一双炯炯的眸子扫了叶离一眼。

“娘娘,这可是上好的“阳春面”,您将就用些!”

“阳春面!”听到这三个字,叶离猛的睁眼,却见那狱卒已转身提着食盒,一脚深一脚浅的消失在拐角处。

略等片刻,叶离小心翼翼的手脚并用挪动到栏前。

一碗飘着葱花的阳春面,热气袅袅,旁边的破瓦碟里,还有一个黄皮焦裂的馒头。

叶离飞快的拿起筷子搅了两下面汤,却一无所获。

继而,叶离又将馒头掰个粉碎,依旧什么都没有。

正当叶离疑惑之际,一只硕鼠飞快的从叶离手边窜过,叶离怒极,顺手抄起筷子,朝硕鼠击去,却不想,筷子拦腰折断,露出一颗大如米珠的白色蜡丸。

叶离暗喜,警惕的环顾四周后,叶离捏碎了蜡丸,一张纸条赫然在目。

“三更后,逃出生天。”七个字。

顾月白!他回来了!

叶离不禁悲喜交加。

这是顾月白左手的字迹,蝇头小楷,苍劲飘逸,她认得,可是为什么他现在才回来……孩子……战风,一切都被逼到了这种局面。

忽而,鼻尖飘过一丝异香,叶离定睛,细细观察那纸,却是不同以往的青绿色。

顿悟,叶离唇角弯出笃定的弧度。

顾月白果然细致周到,连解封自己内力的解药都一并送了来。

当初,为了保住战风活命,云珩逼着叶离当场卸甲弃剑,服下了封存内息的药物,如今,亦是为了战风的性命,她必须恢复,即便反噬会折了她的寿数,叶离也在所不辞,何况,现下,也没有了孩子的顾忌……

孩子……叶离心头划过一阵刺痛。

低头睨了一眼那纸条,叶离没有片刻犹豫,仰头将它一口吞下。

一股怪异的涩味,在嘴里弥散开来,体内如火噬般的灼痛在四肢百骸弥散开来,叶离死死抵着墙,纤细的手指,生生将墙体划出道道深沟……

“吱吱吱……”一阵骚动声,硕鼠在争抢地上的残羹。

清冷的月光,透过砖块大小的透气孔,投射在脚边。

时辰到了。

叶离的面色依然平静,她尝试着握紧双拳,一股暖流从四肢而生,一路急转直下,宛如沧海奔涌的潮汐一般,尽数汇入丹田,最终在丹田处,震出一团红光,默默隐入腹内。

归元草,果然是神物,只两个时辰,便恢复了她五成的混元内力,若不是产后虚弱,散失元气,十成功力也不是不可能。

“娘娘已然恢复得差不多了,咱们这便动身吧,顾先生还在等着。”

猛的回头,却见那跛脚老狱卒佝偻着背,立在暗处,淡笑着望着自己。

她居然没能察觉他到来,这人功夫竟如此深厚……

似乎看出叶离的惊诧,老者垂首道,“老奴承顾先生之情,自西方梵宫而来,协助娘娘脱身,娘娘可称呼老奴老铁!”

“你是铁魈?”

叶离听闻,西疆梵宫有六大鬼魅,个个身怀绝技,武功盖世。其中一人,排行第二,行踪不定,武功高深,世人是从未见过其真容,更不知年岁,只知名唤铁魈。

顾月白,真想不到,为了救自己,他竟有如此不惜余力,请来了梵宫的人。

“娘娘,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动身离开了!”

“不!”叶离望着窗外的月色。

“娘娘,此番,只怕只能先助您脱身,小皇子……”

“不!不是孩子!”

“那……”

叶离握紧了拳,“我要去水牢!”

铁魈恍然,叹道:“须弥叶氏果然至情至性!也罢,待老奴为娘娘开路!”

话音刚落,老铁鹰抓一般的手便握上了玄铁锻造的栅栏,只听“呯”一声脆响,那栅栏生生被揪掉了两杆。

看了一眼地上扭曲变形的栅栏,叶离点头道,“老铁,有劳你了!”

“尊崇顾先生的委派,这是老奴的本分,娘娘客气了!”

忽然,墙角传来一丝细响,老铁神情一凛,飞身而去,一把从角落里,扯出一个人来。

“啊!别!别杀我!”

声音如此熟悉,叶离上前,一把扯掉那人的斗篷。

一双水波潋滟的大眼睛,深邃的眉骨,冰肌玉肤,宛如一只惊恐的小兔子。

“冰兰?怎么是你?”

白冰兰忽然垂下泪来,一把抱住叶离,哭道:“阿离姐姐,你还好么?我好想你,所以……所以我偷偷买通了狱卒,想溜进来看你。”

叶离深叹,一把将白冰兰扶了起来。

“冰兰,你别哭!我这不是没事么!”

白冰兰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老铁,又瞄见地上的栅栏,小声道:“姐姐,你……你这是要逃走么?”

“逃走?呵……”叶离心头泛起一阵苦涩,天下之大,谁能逃得过自己的心。

“娘娘,不能再耽搁了!”

铁魈的催促,打散了叶离的思绪。

“冰兰在宫内,好好的呆着,不要去招惹瑾妃和皇后,以陛下对月族的依仗,他会给你一个好的去处的,毕竟我和他们的恩怨,与你无关。”

“姐姐,那你呢?”

叶离皱眉,叹道:“我此去,只怕是天各一方,今生不能再见了,你多保重吧!”

“姐姐,我不要你走!”白冰兰一把抱住叶离,哭得伤心。

叶离轻拍着她的背,从发间取下一枚银钿垒花的梅花簪子,递到白冰兰手中。

“这是姐姐母亲留下的,如今送给你吧!留个纪念!原本,你父汗让你跟着我来享福的,却不想,遭了这么大的罪,是我没能照顾好你。”

“姐姐……”白冰兰泪眼婆娑,紧紧握住叶离的手。

叶离一声轻叹,拍了拍白冰兰的手,转身消失在拐角处,只剩白冰兰独自留在原地,紧紧捏住了手里的簪子……

月黑风高,叶铁二人脚下御风,不多时,他们便驻足御花园的莲湖边。

看着脚下几队重甲执戟的兵士来回巡视着,叶离朝老铁比了一个手势,老铁会意。

出来之时,叶离已将莲湖边的布防情况细细告诉了铁魈,只是这水牢,是她叶离一手铸造,没想到,如今,这里关着她最亲之人,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谁!”训练有素的御驾亲兵,觉察到异常,迅速分成两组,一组留守湖边,一组举着火把铁戟一步步朝嶙峋的太湖石逼过来,四周埋伏的弓箭手,剑拔弩张,齐齐对准了石遍那一片暗处。

“什么人!快快束手就擒,休要装神弄鬼,否则莫怪我等格杀勿论!”带头的校尉,壮着胆子大吼一声。

“是我!”身着斗篷的叶离从暗处闪了出来,她缓缓摘下风帽,驻立在众人眼前。

“乐……乐妃娘娘……这……”话音未落,一阵暗香浮动,兵士便纷纷倒地,手中的铁戟羽箭散落一地。

睨了一眼不远处湖边的佝偻背影,老铁手里,最后一名兵士没了挣扎,他一松手,那人便滑落脚下。

“我们只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巡哨交替,明剑会来,我们不可与他多作纠缠,惊动了十二飞鹰,我们带着师兄,恐无法脱身。”

“老奴明白!”

言罢,老铁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瓶。

透明的的液体,从里面倾泻而出,落在脚边的尸体上,瞬间一阵焦臭的烟雾升腾,叶离伸手捂住鼻子。

片刻之后,地上原本横七竖八的尸体,只剩下一滩清水。

“等等,那边的人还活着!”叶离伸手拦住老铁。

老铁皱眉,夜魈一般的眸子,睨着叶离。

夜色中,这个女人,满脸狼狈,额发凌乱随风,消瘦的脸庞,有着病态的白,只是那双眼睛,却是刚毅的,明亮的,在这双眼睛里,即便到如今,也没能看到一丝因为折磨和猜忌而产生的阴鸷,有的,只是那悲天悯人的哀伤。

“娘娘……你……哎!”老铁将手中的瓶子收起。

“老铁……我这一身杀戮太过,这人……算是给我的孩子积点德吧!”

铁魈点头,将那人拖到阴暗处。

叶离见状,转身迈近湖边。

夜晚的莲湖,十里莲花接天叶,隐约见那摇曳生姿的莲叶之中,露出一方圆桌大小的山石。

叶离美眸略眯,裙下足尖轻点,玲珑的身影便翩然落在那块山石之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