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主角苏川湘苏幕青阡陌红尘大结局试读 《一把锅铲捣江湖》第12章:苏三夫人(下)免费试读

主角苏川湘苏幕青阡陌红尘大结局试读 《一把锅铲捣江湖》第12章:苏三夫人(下)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01-07 22:00:21 文章编辑:余莉莉

一把锅铲捣江湖层次清晰,故事发展迅速,字字珠玉,强势推荐,小说《一把锅铲捣江湖》讲述苏川湘苏幕青之间的故事,为您提供一把锅铲捣江湖阡陌红尘小说,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精彩绝伦,开合有度,剧情饱满,为您提供苏川湘苏幕青小说,《一把锅铲捣江湖》主要讲述了苏川湘苏幕青的爱情故事,

《一把锅铲捣江湖》 第12章:苏三夫人(下) 免费试读

正昏昏欲睡,忽听门板被拍得大响,门外传来苏理郁闷地叫声:“川湘哥哥,关什么门啊,这么多衣服,我手都酸了。”川湘一惊,连忙从水中蹦了起来,胡乱拉了一件长衫套上,开门将苏理让了进来,苏理没好气地将衣服丢在右手边的床上,有此气喘嘘嘘地说:“你,你快穿好衣服,不要让老夫人等。我在这儿等你。”

“我马上穿。只是、、、”川湘双颊微红地瞄了苏理一眼,“要不你在门外等我吧,我穿得很快的”

“为什么要在外面啊,”苏理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她,“外面多冷啊,这儿多暖和啊。”

“、、、、、”川湘无语地拿起一套衣服,闪进了浴室,一边紧张地?无?错?小说m.quledu.com从帘缝中观察苏理的动向,一边急急忙忙地往身上套衣服,苏理拿来的衣服同他自己身上穿的很像,估计是苏府小厮地制服,深蓝颜色,料子比川湘之前穿的好一些,穿在身上显得大方清爽,虽略微有点儿大,但把腰带一紧,倒也不碍事,川湘穿好衣服,边扎头发边走了出来:“再等等,我梳好头发就好了。”

苏理倒是老大不客气地坐在火盆边边烤火边从怀里掏糕点吃,听到声音一抬头,倒愣了一下,忽儿高兴地跑了过来,围着川湘上下看:“小哥哥你真好看,比,,,比画上的仙女都好看比、、、、”

“胡说”川湘将脸一扳,“哥哥是男人,怎么能同仙女比。”

苏理歪着小脸想了一想,“可我见过最漂亮的就是画上的仙女啊。”他又上下看了看,眼睛弯成了月牙儿,“穿好了,小哥哥,走,我们去见老夫人,小哥哥你这么漂亮,老夫人一定会非常喜欢你的。”

“喔?”想着要去见一个不知脾气如何的老夫人,川湘不由得有些紧张,她有些心疼地又从荷包里掏了两颗糖,塞在苏理嘴里,“老夫人喜欢漂亮的人吗?”

“是啊。”苏理像找开了话匣子,唧唧喳喳个不停,“老夫人那边漂亮姐姐可多了,像春樱姐姐,夏荷姐姐,秋菊姐姐,冬梅姐姐都可漂亮了,好多少爷的朋友都喜欢这些漂亮姐姐,还会带她们回家玩呢。”

“咦?”川湘心里有些不对劲,“那这些姐姐后来从那些少爷家回来了吗?”

“好像没有呢,肯定是那些少爷家很好玩,我要是也能去玩就好了肯定好多好吃的点心”

川湘看着没心没肝地苏理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个老夫人不简单,将“美人计”是耍得有摸有样啊。不过,自己现在是男孩子打扮,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正想着,忽然被一声娇呵吓了一跳:“苏理你个小崽子,让你去领个人都要这么久,让老夫人久等,你皮不要了”

川湘担心地看了看苏理,苏理却一下子蹦到了前面小厅门口一个娇俏丫头的身上,“兰儿姐姐。我这不是把人带来了吗你答应地紫玉糕呢,我要吃”

“你这个吃货。”俏丫头兰儿哭笑不得地用食指狠狠点了一下苏理的额头。然后抬起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川湘,哼了一声,淡淡地说,“进来吧,老夫人等着呢。磨蹭这么久,真是不知所谓”

说着就一把掀开了小厅门上的布帘,走了进去,苏理嘴一撅,跑过来拉了拉川湘的衣角,示意川湘进去。

川湘莫名地感觉兰儿对她有些敌意,但人已到了厅前了,只得硬着头皮掀开了布帘。

一掀开布帘,一阵香风袭来,里面是一个非常精致地小厅,同前世电视里富贵人家见客的地方很像,正前方,端坐着一位华服美妇,看上去三十来岁,风韵犹存,着一件宝蓝蔓花枝锦袍,头上珠光宝气,最显眼的地是一支点翠金凤,展翅欲飞,更衬着人华贵不凡,只见她面色安祥,正垂目饮茶,四周站着十多个环肥燕瘦的丫头,其中就有刚才的兰儿,她正站在美****旁边,凑到她耳边悄声说着什么。

打量完,川湘心里已有了计较,她吞了吞口水,上前两步跪了下来:“小的苏川湘,给夫人叩头。祝夫人寿比南山,洪福齐天”

前面端坐的夫人眼皮微微一动,手一动,马上有丫头上前接过茶杯,她笑道:“好个机灵的小子,抬起头让我看看”

川湘依言抬起头,顿时十多双眼睛像探照灯一样包围了她,好像要从里到外看她看得清清楚楚一样。

“恩,”夫人满意地点点头,“年纪虽小,已生得不凡,假以时日,定是个出众的美人啊。少爷这次眼光还真不错。”

“咦?”川湘越听越不对劲,她是来这儿暂住的啊,怎么好像是少爷要金屋藏娇一样呢?

“我听兰儿说你身世很惨,现在孤苦一人,可真可怜见了”夫人缓缓地说道,“好在到了我们苏家,虽不是钟磬鼎盛之家,倒也吃穿不愁,你只好好听话,今后自有你的造化”

“是,夫人,”川湘小心翼翼地回答,“我一定好好同大明师傅学做菜,让醉仙楼名气更大”

“哈哈哈哈”不想川湘话音刚落,四周就传来阵阵笑声,还夹杂着议论声:

“你看,他还装傻呢”

“真是个不知羞的,明明是个男的”

“以后又多个俊俏地‘姐妹’了”

川湘越听心越沉,虽没吃过猪肉,但看见过猪走路,她感觉是不是夫人对她的身份有了一些误会

“啃啃,”夫人手边一红衣丫头咳了两声,各种声音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夫人不紧一慢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倒不用了,我会同幕青说的,你不用再去醉仙楼了,好好在府里待着,多学点儿东西,将来我自有安排。”

“可我、、、、、”

“闭嘴,夫人说话,岂能插嘴。”兰儿呵斥道。

势比人强,川湘狠咬了一下嘴唇,低下了头,她决定先敷衍着夫人,等明天就搬回杂物间。

“喔,对了,我听说,少爷还没同你签卖身契是吗?”夫人抬起眼,定定地看向川湘。

送了胡三回了房,苏幕青默默地走着苏府的花园里,寒月高悬,两个亮亮星星悄悄探出头,苏幕青好像看到了川湘拿到那二十两银子时发亮的眼睛:“小豆子,去把白管家找来”

苏幕青静静地看着那两颗顽皮地星星,丝毫不知道仅一水之隔的小花厅里,现在气氛有些紧张。

“夫人。”川湘抬起头,看向夫人,“我想您可能有些误会,我在醉仙楼帮工,并不是卖身给少爷啊”

“喔?”夫人边接过茶杯饮茶,边看了兰儿一眼,兰儿得令上前,冷笑两声:“还说你是伶俐人,怎么现在说起糊话来了,前儿才收了我们少爷二十两卖身银,怎么今天就不认了。”

“夫人明鉴,这二十两是胡三公子赏我的,确实不是什么卖身银。”

“大胆,”兰儿眉毛一竖,“醉仙楼上下都可以作证,你是收了十十两卖身银,就是送了官,你也得乖乖把这卖身契给签了。”

说罢,旁边就要人送上了一张写满字的纸。

“夫人,我真的没有卖身。”川湘急了,“您可以请少爷来一问便知,也可以请胡三公了、、、、”

“哼,别仗着少爷‘疼’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倒说说,不是为卖身进苏府,你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搬进来?”兰儿拿起那张纸丢到了川湘面前。不屑地哼了一声。

“兰儿别吓着他”夫人旁边的红衣丫头连忙笑着拾起卖身契,走到川湘面前,“川湘刚进来,不懂规矩也是有的,我来与他说。”

说着拿起川湘的手,有些惋惜地说:“听说你以前也是好人家的孩子,你看这手,多细嫩啊,在厨房里水里来油里去的,不出半年,这手啊,肯定跟着树皮似的了,你看你身上穿的,头上扎的,你再看看我们穿的,用的,你放心,进了我们苏家,不出三个月,你这手啊,一定比现在还嫩,你也是个聪明的,不然少爷不会让你进来,少爷啊,可从来没带进来过人呢”

川湘顿时感到万分委屈,这什么跟什么啊,她现在开始有些怀疑,是不是少爷给她挖了这个陷阱,还以为他是好人,没想到、、、

她咬咬牙,抽回自己的手,给夫人磕了一个头:“夫人,您真的搞错了,我现在就马上搬出去。”说罢就想起身离开。

“啪”那红衣丫头眉头一皱,猛地刷了川湘一耳光,川湘没有防备,顿时被打翻在地,她感觉脑袋“轰”地一声响,一阵剧痛从脸颊上传来。

“哼,我红玉好好同你说你不听,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她就要抓川湘的手,“今天这卖身契,你是签定了。”

川湘一看就知她要用强,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死命一推,红玉顿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趁着大家都没反应过来,川湘站起来就往门外跑。

快到门口,忽听“啪”地一声脆响,身后传来夫人的怒吼:“你们这些奴才都是吃干饭的吗?把人给我抓住了。给我狠狠地打,打到他愿意按手印为止。”

川湘连忙加快了几步冲出了小厅,可没想到小厅门口也有两个丫头,这两丫头听到里面的动静,不加思索地拦住川湘,同她扭打起来。

“小哥哥,你们在做什么?”川湘一抬眼,居然看到苏理正惊恐地看着她。她连忙叫到:“苏理,快去找白管家,让他找张总管,苏理,帮帮我。”

苏理吓得把手上的紫玉糕一丢,连连后退,最后“哇”地大哭,转身就跑。

川湘知道,苏理不一定是去找白管家,而且就算找了白管家又怎么样,说不定白管家也同夫人是蛇鼠一窝,可是,她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种局面,她也想不出办法,但是她还是拼命反抗着,因为她知道,要是她真的在那张薄薄地纸上按下手印,她的身体,她的生命就不再属于她自己了。

苏幕青悠然地坐在水榭中,听着白总管的汇报,“安排在小竹轩,那儿清静,离偏门也近,到时出入也方便,铺盖什么的都是上好的,衣服也准备好给他送去了,我让苏理这小贪吃鬼在照看他,一日三餐比着一等仆人的标准准备。”

“你办事总是这么周到。”苏幕青微微点了一下头。

“只是,有件事,我、、、、、”

“表哥,原来你在这儿,真巧,原来你也爱这水榭的月色啊”

苏幕青轻轻扶了一下额头:“你先下去吧,把这孩子照顾好。”

“扼,、、是”白管家连忙行了一礼退下,转过水榭前的假山时,正好瞄见一水色衣裙地女子窈窕地走进了水榭。

“这白管家真的是,表哥都忙了一天了,这么晚还来烦你”女子从身后丫头手中接过一食盒,“我看你这些天都没什么胃口,特意做了几色糕点,你尝尝喜不喜欢?”

“金枝,”苏幕青站了起来,“正好我要去向母亲问安,你与我一起去,正好让母亲尝尝,可好?

“可,可这是我为你、、、”连金枝幽怨地低下了头,心里暗暗埋怨表哥的不解风情。想她连金枝,一出身,父母就希望她能飞上金枝做凤凰,她自己也争气,不但貌美如花,身段窈窕,而且琴棋书画都会一些,现在,又被小姨接到了身边亲自教养,自认也是个大家闺秀,可是为什么表哥就是不明白她的心呢。

想到小姨,她心中的怨恨又更进了一层,本想借着小姨家的家势名声,就算不能嫁给表哥,也能嫁给一个非富及贵的公子,可小姨与她做媒的都是些不堪之辈,上次那个什么萧拂剑倒是****俊俏,可是一打听,居然是个吃了上顿愁下顿地落魄侠客,这两天频频让她见一个一脸络腮胡子的莽汉,还说是什么家中富可敌国,哼,哪比得上表哥既会赚钱,又英俊潇洒,而且脾气也好,连金枝边想边羞红了脸,她羞答答地瞥了一眼苏幕青,轻声说:“小姨想吃点心,我随时都可以做,只是现在水榭月色正好,表哥与我,,,一起吃些糕点,赏月可好?”

“不了,”苏幕青已抬步向外走去,“这几日忙着招待胡三公子,今日定要好好陪母亲说说话,否则母亲要怪我不孝了,表妹与我一起去吗?”

金枝心中暗恨,可脸上依然笑颜如花:“那我与表哥一起去小姨处,陪小姨说说话吧”说罢轻移莲步,跟了上来。

两人行在路上,金枝搅尽脑汁地想与苏幕青找共同话题,只是苏幕青总是淡淡,正暗恼,就听前面隐隐传来哭声,一个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苏幕青眉头一皱,一把拉住来人,只看见苏理哭得满脸鼻涕眼泪,抽抽答答,好不可怜。

“怎么了,别人把你的糕点吃了?”苏幕青拿出帕子擦干净他的脸,“这儿有点心,你吃不吃啊”

“表哥,这点、、、、”苏幕青看了金枝一眼,金枝有些委屈地低下了头,心里暗道下次一定要找机会教训一下这碍事地苏理。

苏理还在哽咽:“我不是因为点心。”

“那因为什么啊”

“因为他们欺负漂亮地小哥哥,我害怕,我难过”

“什么漂亮小哥哥啊。”苏幕青刚漫不经心问了一句,忽然脑海中想起白管家的一句话“我让苏理这小贪吃鬼在照看他”

他一把抓住苏理,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抖:“是不是,你照顾的那个小哥哥,是不是”

“是、是的”苏理瞪大的眼,惊恐地回答。

“在哪儿,你快说,在哪儿。”苏幕青感到心中有一团火“哗”地一下烧了起来。

“在夫人的百花厅”话音未落,就见苏幕青一把推开他,大步向前跑去。

“表哥”金枝一把没有抓住苏幕青,小脚又跟不上他的步伐,只得狠狠地踢了苏理一脚,“那儿来的小鬼头,什么漂亮小哥哥,”

忽然她身体轻轻一震,有些不可治信地把苏理拉了起来,颤抖地说:“你快跟我说说,那个漂亮小哥哥是怎么一回事。说得好,这些糕点全给你。”

苏幕青从来都没有这么恨过自己为什么是文人,他跑了一会儿就感到上气不接下气了。只得扶着柱子歇了一下,提了一口气继续跑。

他也从没想到,就是歇了这一下,让他悔恨终身。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洛尘阅读  ,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