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更新时间:2019-07-21 07:14:46

路医生,嘘,余生见 已完结

路医生,嘘,余生见

来源:千楚路宇 作者:二月栀子分类:短篇主角:千楚路宇

提供千楚路宇小说阅读,《路医生,嘘,余生见》主要讲述了千楚路宇的爱情故事,二月栀子原创小说《路医生,嘘,余生见》,行云流水 ,言简意赅,滴水不漏,这里提供主角是千楚路宇的小说,《路医生,嘘,余生见》小说男女主是千楚路宇,情节描写细腻,才思敏捷 ,一针见血 ,强势推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然。”

千楚走到田安然的办公室。

“你怎么来了?上午“真贱”叫你干嘛?”

“别提了,给我安排了个苦差事。九楼那位贵客每天下午三点钟要咖啡,要我亲自送上去。弄得我提心吊胆的生怕得罪了人。”

千楚嘟囔着嘴,看上去不情不愿。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啦,说不定是好事。反正你按时把咖啡送上去就可以了!不要多说,不要多问,不要好奇就可以了。”

“嗯。”

“好啦,刚来就给你安排这么重要的工作,看来领导还是蛮信任你的。你要好好加油,说不定还有升职的空间。”

听了田安然的话千楚心里好像稍微有一点安慰,也不见得就是坏事…

“好啦,不跟你多聊了。一会下班再说,我先上去了,不然一会找不到我。”

回去路上大家还是都在讨论这个神秘贵客,都充满了好奇心,甚至有人荒唐的说想办法接近这个客人,想办法成为他的人下半辈子就不愁了。真是什么荒谬的事情都有!

回到咖啡厅千楚问阿莲还是没有人来要咖啡,千楚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四点半了,应该不会要咖啡了吧…

楼上路宇在电脑上看着千楚的一举一动,她的一颦一笑路宇都看得很清楚。

“路总,准备一下我们要出去了。”

朱晓峰进来通知路宇要去见德老大了。

“知道了。要带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按照您的吩咐,都准备好了。”

“先出去等我吧!”

路宇脱下身上休闲的衣服,换上一身帅气的西装。连皮鞋都在闪闪发光,清秀的面容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走吧。”

朱晓峰跟在路宇后面。

走到地下室刚要出电梯,电梯门口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看她的着装,应该是酒店的工作人员。

“你是?”

朱晓峰很纳闷,他让司机把车停在这里就是因为外人不能随便进入,怎么一开电梯门一个女人站在这里。

“哦,你好,我是潘总的秘书,小高。到潘总车上拿一份文件。”

这就说的过去了,能把车停在这里的要么是酒店的高层人员,要么就是酒店的超级VIP,如果说这是潘总的秘书就可以解释通了。

“走吧!”

路宇并没有感到惊讶,就算这是别人提前安排好的也不足为奇。

上了车朱晓峰有些不安,他担心路宇会怪他刚刚遇见潘总秘书的事情。

“路总…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

“这不怪你,你不用感到自责。有些事情是你无法预料的!”

听到路宇这样说,朱晓峰松了一口气。

“以后跟我相处不用那么拘谨,我们都是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放轻松点。”

朱晓峰做事一向都谨慎入微,很会做人。他这么小心翼翼应该是怕丢了饭碗吧,在他看来少对上司说话是最安全的工作方式。

很快,车子来到和德老大约定的地方。E市最大的饭店,也是德老大名下的资产。德老大把吃饭地点约到这里,是想无形当中给路宇制造压力,变着法的告诉路宇,这是他的地盘。

德老大的人带着路宇走进饭店,先是走过一个鱼龙混杂的大厅,形形**的人千姿百态。之后走过一排一排的包间,这里的人都穿的体面一些,比起大厅那些似乎好了许多。接着走了很长的一段路,路的两侧是各种各样的果树,环境和空气都很不错。最后走到了路的尽头,一个五大三粗的背影,坐着一个小马扎在钓鱼。

德老大的人到这里止住了脚步,路宇示意朱晓峰在这里等他,一个人走到德老大身边。

他没有惊动德老大,而是拿起德老大旁边的马扎和鱼竿也钓起鱼来。

两个人很久都没有讲话,只是安静的在钓鱼。过了很久,德老大一条上钩的鱼打破了寂静的局面。

看着上钩的鱼,德老大瞅了瞅旁边的路宇。

“路总说,这条鱼我是把它放回这湖里给它一条生路呢?还是把它放在我的笼子里带回去当我的盘中餐?”

德老大话里有话。

“要我说啊,这条鱼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它如果不想成为你的盘中餐可以垂死挣扎,说不定还有生机。如果它放弃,只能任人宰割。”

“路总有所不知,这鱼啊一旦拼死从钩上挣脱了,回到湖里它也活不成了。”

“那样死总比坐以待毙的强吧,起码它为自己争取过活的机会。德老大觉得呢?”

“路总果然年轻,我这把老骨头是不敢有这样大胆的想法啦!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会钓鱼的,这只有钓鱼的工具,却没有钓鱼的本事也是没有用的,还是另谋别的出路吧。”

两个人都在暗示对方,谁都没有想要退出的意思,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烟的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路宇的鱼漂突然垂了下去。他迅速把鱼竿甩了上来,一条很大的鲫鱼上钩了。

“德老大有所不知,这钓鱼呐我有一个技巧。就是要对自己有信心,如果自己都觉得自己钓不到那肯定是钓不到鱼的。但是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这鱼不上钩都难,而我有十足的信心可以钓更大的鱼。”

路宇把鱼从鱼竿上取下来放到湖里,把板凳收起来放在刚刚拿起来的位置。

“感谢德老大今天的一番教诲,虽然我们的想法有些异议,但是我还是选择尊重您的。今天我来的目的和态度您应该了解的很明确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路宇转身就走了,德老大一直没有起身。但是路宇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看这个挺拔的背影,路宇和他见过的那些庸俗之辈都不一样,他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是一个可以成大事的人。德老大虽然没有讲太多话,但是心里还是很佩服路宇的胆识。

高秘书在停车场碰见路宇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公司传的沸沸扬扬。听高秘书说这是一个帅到发光的男人,既有钱又有颜,瞬间酒店的小姑娘就被这个没有谋面过的男人迷住了心。大家都对这个完美的男人充满了好奇和无限的想象。

今天千楚在咖啡厅盘点账目出了点问题,田安然一直在等千楚下班。等的她实在有点着急,打算到咖啡厅去看看千楚到底什么情况,但是走了一路都在听有关于“九楼神秘男人”的信息。就连保洁的阿姨都在讨论的热火朝天…

田安然边走边出神,一个不小心踩到前面一个人的鞋,那人差点没稳住摔个狗啃泥。好在有惊无险,田安然赶紧跑到前面去鞠躬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

“是你?”

田安然这才抬起头来,是张振!

“是你!”

“你怎么会在这?”

张振有些惊讶,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遇到老同学。

“我在这上班啊!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呢!”

张振感觉情况不太对,她怕这个大学同学会跟千楚提起自己,就把路宇暴露了,他正发愁怎么说的时候,田安然突然问他的一个问题拯救了他的不安。

“你你你…你是商学院的谁来着?叫什么名字来着?我这脑子,一下没想起来。”

听到田安然这样说,张振拔腿就跑。

“对不起啊,我还有点急事。有时间再聊!”

田安然一头雾水走到咖啡厅。

“小楚,我刚在楼底下遇到一个大学的同学,你也认识他,他叫什么来着?”

“我的大小姐,有什么事你先坐一会我们等会再说啊,我这账还没对清楚呢。旁边坐着等我,乖啊!”

千楚把田安然推到外面的吧椅上,又进去核对账目。

田安然想着想着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等千楚把账目核对好都九点多了。

“安然,安然。醒醒,我们回家啦!”

田安然半梦半醒着。

“千楚,我好饿啊。我梦到好多好吃的蛋糕,刚要吃就被你叫醒了。”

“乖,回家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千楚拉着田安然要往前走,田安然又坐了下来。

“不好不好不好,我要吃三明治。”

田安然越长大越孩子气,千楚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又跑到后厨给田安然做了一个三明治。

路宇回来就在房间里看着电脑上的千楚,一举一动都看在心里,看着千楚拉不动田安然着急的样子,他会心的笑了。

千楚走的这一个月里,他从来没露过笑容。今天他终于又笑了,两个深深地酒窝挂在脸上,只有千楚才能带给他欢乐。

吃完三明治,千楚和田安然终于下班了,这一折腾都到十点多了。

“千楚,车钥匙给你,你来开。昨晚追剧好晚,我撑不住了。”

田安然把钥匙递给千楚,坐到副驾驶就呼呼大睡。

千楚走后路宇刚准备去洗澡就有人来敲门。路宇打开门一看是张振。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张振进来有些别扭,他想说遇到田安然的事情,又担心会挨骂。

“闯祸了?”

看着张振一言不发,路宇一脸茫然。

“老大…你先骂我吧!骂完了我再说。”

“坐下坐下,有事就说。大老爷们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今天你跟朱经理出去之后我就听到酒店里在议论你,我想出去打听一下是谁泄露出去的,结果遇到了我和千楚的大学同学…”

“还有呢?”

路宇无比淡定。

“不过她没认出我是谁…你一再嘱咐酒店不要透露你的信息不就是怕千楚知道你在嘛…我…”

“就这事?”

张振点了点头。

“你可以出去了。”

“老大,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想到会这么巧…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张振以为路宇要把他炒鱿鱼,情绪有些激动。

“大哥,你看看时间。从早上到现在我都没有休息,我是不是该睡觉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不要大惊小怪好吗?”

“你没生气吗?你不骂我吗?”

路宇看到张振一脸无奈,把他从客厅推到门口,然后关上了门。

张振被推出来还没有明白情况,他不是应该狗血淋头的骂我一顿?

到家之后田安然洗了个澡就睡了,千楚打扫卫生洗衣服一直到凌晨。电饭煲里预约煮了个粥,终于躺下睡了。

第二天早上千楚早早就起来了,喝了喝粥就准备去上班。酒店给她安排的工作她诚惶诚恐,生怕客户需要服务的时候她不在捅了娄子。

打开田安然房间的门,此刻她还在睡梦中。

千楚在冰箱上贴了一个便利贴,告诉田安然电饭煲里煮了粥,让她记得吃早饭,然后便出门了。

路宇每天早上都要晨跑,今天他也起的很早。一直听千楚说E市的路边小摊上的早餐味道非常好,难得有机会这么清闲,他想去尝一尝。

千楚刚到酒店门口,路宇就出了酒店的门口。千楚看着往前跑的这个背影像极了路宇,但她又觉得路宇怎么会在这里。她刚要上前追过去看看,曾健也来上班了。

“小千,这么早啊!”

他把车停在千楚前面,刚好挡住了千楚的视线。

“您也很早啊!早饭吃了吗?我请您吃早饭啊!”

“公司来了贵客,不敢怠慢啊。我吃过了,你自己去吃吧!”

原来曾健也是因为公司来的客人才来这么早,等到曾健的车开走之后千楚视线里那个很像路宇的男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千楚走进酒店,值夜班的同事把她叫住了。

“千经理,过来过来过来!”

千楚走过去,一个餐厅服务员小心翼翼的趴在她耳边问:“听说你们每天都给九楼的客人送咖啡,你有没有见过他长什么样啊?”

“没有啊,我还没去送过咖啡啊!怎么了?”

那个服务员听到千楚的回答一脸失望。

“听高秘书说,九楼那个客人又高又帅又有钱。简直堪称完美男人,而且很年轻呢!”

看着这个服务员花痴的样子千楚无奈的走了。但是她总有一种奇怪的想法,这个人会不会是路宇?

走到三楼她去上了一个洗手间,保洁的阿姨都在说这个事情。千楚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您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吗?”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听她们说的。不过听她们说也就三十出头,手腕上带的表五百多万呢!”

千楚笑了笑刚要准备走,保洁阿姨又对另一个人说,听说太阳穴的位置有一个十字型的疤呢。

听到这个,千楚停住了脚步。

“你听谁说的,这个人在哪?”

千楚的情绪一下激动起来,她抓着保洁阿姨的肩膀使劲摇晃。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是听她们说的…”

千楚跑到咖啡厅,倒了一杯水,里面加了很多冰块,她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喝完之后千楚坐在吧椅上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突然手机响了。

是田安然发来的微信语音,第一句是谢谢大宝贝给我煮的早饭。第二句是我想来昨天晚上遇到那个大学同学是谁了,是商学院的张振!

听到这句千楚更加确定了,九楼这个神秘的客人就是路宇!

可能是喝的水太冰**到了身体,千楚捂着肚子蹲了下来。路宇的到来**了她,加上前段时间小产根本没有好好调理,千楚腹痛难忍晕了过去。

路宇晨跑回来刚洗了个澡坐下就看到了千楚缓缓倒下去的一幕,他对着电脑大声吼叫。

他来不及换衣服,穿着浴袍就跑了下去。走到咖啡厅看见千楚倒在地上,他把千楚抱在怀里。

“小楚,你醒醒啊!小楚!”

刚好过来上班的阿莲路过看到这一幕。

“快叫救护车!”

“哦…哦…哦…”

阿莲拿起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

“小楚!你怎么样小楚?”

千楚模糊的看到眼前一个熟悉的面孔。

“真…真的是…你…”

她用最后一点力气看清了路宇,又晕了过去。

“是我!是我,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来带你回家了!”

路宇两行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抱着千楚哭的不成样子。

很快,听到救护车的声音路宇抱着千楚往门口走。两边的吃瓜群众越来越多,嘈杂着各种各样的声音。有人不明真相,在问这是什么情况。有人质疑,他为什么穿着浴袍就出来了。还有人花痴,说这个男的长得好帅啊!

救护车到门口,千楚被放到担架抬到车上。路宇跟着上了救护车。

千楚的脸色惨白,吓坏了路宇。边握着千楚的手边央求旁边的医生一定要救救她。

到了医院千楚被推进了急救室抢救,路宇被挡在门外面。他敲打着急救室的门…这是他第二次在急救室门口等待千楚了,只有一门之隔,却又感觉像天边那么遥远。

他坐在急救室门口的椅子上抱着头痛哭,他太怕失去千楚了…

田安然到酒店后听到了千楚的消息马上赶到医院

张振起床后去吃早餐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他赶紧到路宇的房间给他拿了点东西快马加鞭的往医院去。

田安然和张振前后脚来到医院,刚好张振进医院看见田安然在咨询护士。

“一起去吧!”

张振看着田安然,田安然来不及多说一个劲的往前跑,张振跟在田安然的后面。

来到急救室门前,张振看到路宇赶紧冲了过去。

“怎么样老大?”

路宇低着头不说话。

“衣服在里面,你赶紧去换上吧。”

张振递给路宇一个包。

“有情况马上叫我!”

“这到底什么情况?”

田安然一头雾水。

“你不知道,等以后有时间在慢慢跟你解释吧!”

张振坐在椅子上,田安然在急救室门口转来转去。

“早上还好好的帮我煮了稀饭,怎么这一眨眼的功夫就到医院了…”

田安然百思不得其解。

路宇换好衣服刚走过来,医生就出来了。

“哪位是病人的家属?”

田安然刚要说是,路宇从后面快步走来。

“我是!我是她老公!她怎么样了?”

“病人前段时间是不是小产过?”

“是,大概一个月前。”

“难怪,你们也太粗心了。小产过的病人跟生孩子一样,都要修养一月。她是劳累过度导致的,回去多给她补补营养,多休息就可以了。”

医生说完就进去了,路宇总算松了口气。

“你就是那个负心汉?”

田安然一下明白了。

“你赶快走!千楚是不会想见到你的!你走!你走!”

“喂,别闹了!别闹了!”

张振在一旁拉着田安然,不然看这架势她要冲上去打路宇了。

路宇给张振一个眼色,示意张振把她带走。

张振拉扯田安然无果,把她扛在肩膀上就走。田安然边挣扎边骂,要张振放开她。

刚把田安然扛走千楚就被推了出来。路宇看着千楚一直跟着护士走到病房。

“好好让你老婆在家修养一段时间吧,再这么劳累下去以后都别想要孩子了。小产刚足月就敢喝冰水,你们可真是胆子大!”

“谢谢护士,我们会注意的。”

护士走后路宇握着千楚的手,看着她的脸离开短短一月怎么瘦了这么多…

千楚好像感觉到了路宇温度,缓缓睁开眼睛。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小说《路医生,嘘,余生见》 第九章两人终相见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