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

更新时间:2019-05-07 07:06:07

今天我离婚了吗 已完结

今天我离婚了吗

来源:秦深方知之 作者:闻光分类:耽美主角:秦深方知之

小说剧情扣人心弦,内容精彩,无可挑剔,剧情饱满,闻光原创小说《今天我离婚了吗》,为您提供秦深方知之小说,《今天我离婚了吗》小说主角是秦深方知之,为您提供秦深方知之小说,小说《今天我离婚了吗》讲述秦深方知之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曲折,才思敏捷,朴实无华 ,强烈推荐,.........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秦深V:周五晚八点,原色卫视我们等你[合照.jpg]//@原色卫视V:人生路上选择丛生,《REACT》带你……

方知之扶额,颤抖着手转发了秦深的微博。

生活的平静啊……果然就是用来打破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深哥的手在哪儿?他竟然掐着影帝的脸?这什么神仙cp感?”

“追了追了,刚讨论cp楼的姐妹们呢,快甩个地址啊!”

“之之的脸看上去好软啊。看照片天王肯定没用力,哈哈哈好宠。”

“楼上是不是阅读理解小论文写多了?这明显就是营业式假亲密啊。”

……

另一边的秦深拿着自己的手机切了小号,默默把说虚假营业还带人身攻击的评论统统举报了,然后点赞了所有cp粉。

做完所有,天王一顿神清气爽。

方知之看秦深不知道在鼓捣什么,刚想凑近去看一眼,结果就被人迅速避开了。

???

“该睡了,明天送你去剧组。”

方知之摸了摸鼻尖,忽然想起来他明天要去文澜廷工作室和主创会面,是该早点睡。才想着呢,他就困了。

有了这崽以后睡意真是说来就来。

打了个哈欠,方知之神思恍惚地去洗漱。

一夜好眠。

第二天秦深有工作,于是就把方知之送到了文澜廷的工作室楼下。

“方哥啊。”小李望了望早没影儿的秦深,再转头看了看方知之,“您和天王最近感情真好啊。”

“话怎么这么多?”方知之瞄了他一眼。

小助理缩了缩脖子,赶紧跟着人往里走。

方知之想拿手机看时间,就低头那么一会儿功夫差点跟人撞了。他下意识避过紧紧贴着墙壁,放在口袋里的手隔着衣服小心摸了摸肚子。

“谁啊走路没看见这有人么?!”

说话的人穿着明黄与草绿拼接的镭射风外套,奶金色头发打理得很蓬松,全身上下叮叮当当挂了不少配饰。灯光下那些钻石金子闪闪发光,方知之感觉自己差点被亮瞎。

小李戳了戳方知之,凑到人耳边小声道:“是周州欸。”

周州?

方知之想了好半天才勉强想起来,好像是音乐圈最近一个势头很不错的新人。今年才十八,可谓是前途无量。

周州猫着腰一直低头在乱转,看起来似乎在找什么。方知之往四周看看,没发现他的经纪人助理之类的。他刚想提脚离开,忽然被人叫住了。

“哎那谁,你让让。”

方知之挪开,周州蹲下来眯着眼疯狂扫视了这一小片地方。

好像没找到,只见他抓着头发好一通揉:“啊啊啊啊,我的隐形啊!”

方知之挑了挑眉,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周州放弃了,他站起来垂头丧气地准备去找经纪人。哪知才抬头,忽然看到面前人非常眼熟。

“你——”方知之被小孩儿猛地往面前一凑,他下意识退开两步。

“天啊!”

周州捧着脸睁大眼睛,嘴巴张得圆圆的。出于不可置信,他这回把乱毛直接揉成了鸡窝头。

“之之啊!”

“活的啊!”

方知之感觉到自己衣服下摆被拉住了。小孩儿一只手拽着衣角抖啊抖的,不等他反应又被放开了。周州一下缩到后面捂着嘴巴发出无意义的叫声。

“……你?”

周州赶紧摘了耳朵上那七八个闪闪亮亮的耳环,还有手上五颜六色的手圈。拉好衣服,顺了顺头发,他突然摆正神色,颤颤巍巍地伸出手。

“方方方方哥好,我是周州!”

卑微之粉,在线追星。

到这儿方知之总算是反应过来了,他“噗”地转过头轻微笑出声。周州看到爱豆迷人的笑差点露出痴汉表情,赶紧伸手掐了一把自己。

方知之伸出手和对方虚虚握了握,眼神十分慈爱:“你好,我是方知之。”

“周州你个死小子赶紧给我滚进来!”

办公室里忽然传出好大一声怒吼打断了两人,方知之松开了对方。他有些意外这小孩儿竟然也是文澜廷找来的。

“文导好。”

文澜廷朝着方知之点了点头。

今天来了原著作者、编剧、导演以及两名主演。文澜廷介绍了诸位,然后大家互相认识了一番。

《黄玫瑰》改编自著名文学作品,写的是一对大山出来的兄弟勇闯乐坛最终家喻户晓的故事。这是个双男主剧本,方知之饰演忧郁迷人、才华横溢的哥哥,周州则是拥有天籁之音特立独行的弟弟。

方知之撑着下巴听编剧和作者讨论角色,打量着周州,心想文澜廷确实会找人。

当时文澜廷发来邀请的时候,方知之就特别兴奋。这个角色非常具有挑战性,因为哥哥是个瞎了眼的音乐人。

这会儿接触到了团队,他心中的期待再度上升。

周州虽然在表演上有一点短板,但在音乐上却是内行,方知之正好相反。他手里卷起剧本抵着下巴,心里琢磨着一个模糊的想法。

会面持续到了下午五点才结束,方知之婉拒了秦深过来接人的提议。

……

晚上洗过澡,方知之喝着牛奶靠在床上再次翻阅《黄玫瑰》的原著。

“咚咚咚——”

“请进。”

秦深抱着他的被子站在门口,发梢还滴着水。

方知之看人这样,下意识问了句:“你房间漏水了?”

问完才发现自己说的什么鬼话——秦深房间哪来的水可以漏?他们家楼上也没水漏。

“我床坏了。”

???

这么大的房子,那么多空房间都是假的吗?

“其他房间的床不舒服。”

行吧。

方知之抱着书眼巴巴地看着秦深把自己被子铺好,掀开躺了进来。他关掉房间灯,旋开床头灯,戴好眼镜,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本乐理书看了起来。

私人领地被人侵入,这种四处可闻的雪松味充斥着整个房间,方知之别扭地拉了拉被子。连续翻了十来页,他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最终方知之把书合上了,靠着床开始思考人生,好半天后忽然出声。

“秦深,帮个忙?”

别看天王认真,其实从进门开始他手心就握着出了不知道多少冷汗。这会儿猛地被心肝儿一喊,他还以为终于要被赶出去了,心里紧张得不行。

“嗯,你说。”

“最近你有空么?”

“有。”

“那个……”方知之侧过身看向他,“你知道的吧,我刚接了文导的剧。剧里我要饰演一个眼盲的音乐人。要是方便的话,你抽个时间带我跟你去体验一下你们音乐人的生活?”

这个忙其实不太好帮,方知之也没把握。

“好,明天带你上班。”

咦?

“太感谢了!”

方知之弯着眼睛笑得可甜蜜,天王人果然很好呀。

……

翌日清晨。

方知之感觉好热,在睡梦中企图翻个身舒展一下,但忽然发现自己四面八方都被固定了一般不能动。

“嗯……”虚弱睁开眼,视线模糊。

面前好像有一堵墙,方知之伸手戳了戳,软的?他又伸手推了推,推不动?

秦深把人搂住,心中火热。

心肝儿啊,一大早的你可别折腾自己男人了。

方知之终于醒了,他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秦深怀里。两人这会儿就像连体婴儿似的抱在一起,呼吸缠绵。

动动腿碰到了某个不得了的东西,方知之听到一声隐晦的闷哼。

天啊好尴尬啊!

方知之一脚踹上秦深的腿用力挣脱了对方的怀抱,秦深顺势放开人。

“你——”

眼睛眨啊眨的,秦深看他眼眶里还有晨起的雾气,太可爱了。

“秦深啊。”

“嗯?”

“我等下还是让小李给咱们家买张床吧。”

秦深噎了噎,心里闪过一个可怕想法:现在辞退小李还来不来得及?

看到天王一下僵住了的表情,方知之“扑哧”一声就笑了。

一不做二不休,天王直接凑上去把人吻到说不出话了。方知之蹬了蹬腿,秦深一把镇压。

“唔唔——没刷牙啊!”

“我不嫌弃。”

“我嫌弃你。”

……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