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主角凌佑陆醒恩玉面小青蚨部分章节目录 《爱你不惧云水长》爱你不惧云水长第11章免费试读

主角凌佑陆醒恩玉面小青蚨部分章节目录 《爱你不惧云水长》爱你不惧云水长第11章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01-07 21:52:49 文章编辑:潘智阳

小说内容紧凑,布局较为细致,情节跌宕起伏,值得一读,这里提供爱你不惧云水长小说章节,《爱你不惧云水长》小说主角是凌佑陆醒恩,主要讲述了凌佑陆醒恩之间的爱情故事,在这里可以看凌佑陆醒恩小说阅读,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凌佑陆醒恩的小说,这是一部笔底烟花,笔头生花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

《爱你不惧云水长》 爱你不惧云水长第11章 免费试读

疼的抱了抱她,把大衣套在她身上。

陆醒恩以为自己能用最淡定的姿态看着凌佑给别人戴上钻戒,可事实却是她没出息的败退。

强装出的潇洒坚强必须时刻保持紧绷,一旦被开个口子,就瞬间一溃千里。

她在夏简宁的车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的像个**,粉底,睫毛膏,口红全蹭在几万块的大衣上。

换种活法

陆醒恩在夏简宁家躲了一个礼拜,前三天脆弱的不行,动不动就掉眼泪,成功的把俩眼哭成了桃子。

第四天没力气哭了,就开始白天蓬头垢面的沉迷游戏,半夜三更关着灯看恐怖片。

一连几天,弄的脸色蜡黄,满面油光,黑眼圈儿乌青乌青的吓人。

“你就是底子好也禁不住这么折腾啊!”夏简宁收拾完一堆高热高糖垃圾食品袋,叹了口气,“女人的青春是很短暂的,你可不能把自个儿砸手里。”

“你看我是不是挺有天赋,又虐哭一个小学生。”陆醒恩一手键盘,一手鼠标,纵横游戏,厉害的直叉腰。

“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不满大街都是,咱盘亮条顺又能挣钱,要什么样的没有?”

“哎呦我去,这坑货队友!”她猛砸了下桌子,打开语音就骂,“傻X,不会玩儿滚蛋!”

“陆醒恩,你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话。”夏简宁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啪”的合上笔记本。

陆醒恩无辜的抬起头,“你说。”

“一个人一辈子陷在情情爱爱里,不会有出息的,谁离了谁还不能活了吗?”

她眨眨眼,“我这不是活的挺好嘛。”

“十八九岁的小女孩儿像你这样叫网瘾宅女。”夏简宁把手机前置摄像头打开,对着她泛油光的脸,“看看你自己,再这么下去就要成大龄失业女青年了!”

陆醒恩凑近,淡定的抠了抠眼屎,“我想把公司卖掉,你人脉广,帮我问问吧。”

“卖公司?”夏简宁猛的把手机一扣,“你疯了吧,这个时候卖?”

微光传媒是她看着陆醒恩一点一点做起来的,现在好不容进入上升期,却要卖掉?

“嗯,价钱差不多就行。”她点点头。

“先不谈这个问题,你最近的智商不在线,血亏。”夏简宁拒绝。

“说真的,我一点都不喜欢跟那些投资人打交道,更不喜欢拍烂片。”陆醒恩语气平静理智,“以前不想被人说我靠睡男人赚钱,就拼了命的工作,现在累了,也受够了,想换种活法。”

“……”夏简宁还想劝她三思,但没说出口,“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还没想好。”陆醒恩伸了个懒腰,“反正闲下来了,有大把的时间让我慢慢考虑。”

夏简宁办事效率一流,消息放出没几天,就有两家传媒和一家文化公司有意向谈价。

陆醒恩切断所有联系方式,消失了小半个月,终于收拾出个人样去了公司。

“陆总,您可算露面了。”公司无主,小陈急的焦头烂额,“我怎么听说您要卖公司?真的假的?”

“真的。”

要说不舍,肯定是有的,陆醒恩无奈的笑笑,“我尽量保留你们的职位,如果不行……这月月薪和年底奖金翻倍。”

“陆总……”小陈有点哽咽。

“对不起,我只能做到这些了。”

“我们都理解,还有就是……您不在这些天,白先生每天都会来找您……”

你要去哪

收到陆醒恩要卖掉公司的消息,白泽都快急疯了,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要去哪儿?”

正清算账目的陆醒恩抬起头,眼神疑惑。

“是不是打算离开这儿?”他双手撑在办公桌边缘,喉结上下滚动。

“暂时还没考虑过这些。”

“那为什么突然要卖公司?”

“这一行做太久了,厌倦了,想好好休息一段。”她淡淡的解释。

“真的吗?”白泽紧张的神色稍稍放松了些,迟疑的盯着她,似乎想把她的心思看穿。

陆醒恩不禁莞尔,“不然你以为呢?”

“我以为……”他抿了下嘴唇,低声问道,“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我们可以去旅行。”

“如果你不想跟我一起也没关系,我认识做旅游的朋友,国内国外都没问题。”白泽微微垂着下眼皮,目光充满挽留和不舍,“只是你别忽然消失就好。”

那样的眼神儿,让陆醒恩忽然想起她小时候养过的一只小狗,那时陆海成还没破产,赵素雪还是疼她的妈妈。

一家人住在漂亮宽敞的房子里,有只浅黄色的小狗叫球球,每次出门前,球球都会用这种眼神望着她。

鬼使神差的,她忍不住伸长胳膊,轻轻摸了摸白泽的头顶,发质松软顺滑,真好。

白泽一怔,随即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我知道你情绪非常糟糕,这些不好的事总会过去,跟我在一起时,你不用这么坚强。”

他不是没见过女人的眼泪,可真正让他难受心疼的,却是她噙在嘴角的笑意。

“拜托——”陆醒恩笑吟吟的,若无其事把手抽开,“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好吧。”

她这人,死要面子,哪怕在家里嗷嗷哭成狗了,出门儿也要做出一副老娘毫不在乎的样子。

白泽既心疼又无奈,生怕她什么都憋在心里不肯说,把自己憋出心病来。

陆醒恩很利落的把公司脱手,买家算是老熟人,开出的价格也比较满意,双方一拍即合。

一切交接完毕,她整理好私人物品,正朝着楼层电梯走,就见一个瘦高女人迎面而来。

“是陆醒恩,陆小姐吗?”

“您是?”

“白泽的母亲。”女人穿着干练的小西装阔腿裤,女强人打扮,笑起来却非常温和,“有时间去楼下咖啡厅坐会儿吗?”

陆醒恩点点头。

她大概能猜到白母的来意,但没有先开口,只是低头慢慢搅着咖啡。

女人坐在对面,微笑的看着她,“陆小姐真漂亮,难怪我家小白那么喜欢你。”

“阿姨,您误会了。”她淡淡解释,“我和白泽认识不太久,只是普通朋友。”

白母笑意更浓,“我可从没见过他对哪个普通朋友这么上心过。”

“如果阿姨您觉得不妥,我会和他说清楚的。”陆醒恩觉得有点累,感情的事再无心纠缠。

女人露出微微诧异的神情,“陆小姐,你可能也误会我的意思了,作为母亲,我尊重小白的选择,来见是因为有些好奇和……”

不要辜负

这下轮到陆醒恩诧异了。

不管是年龄还是家世,两人怎么看都不合适,按照套路,更何况她还有个不怎么好的名声。

按照套路,白母应该让她离自己儿子远远的才对,可现在这是……?

陆醒恩不明所以。

“我可以叫你小恩吗?”女人温和的问。

她有点别扭,但还是点了点头。

“你的事我听说了一些,小白很担心你,我都看在眼里,作为长辈,有些话,希望可以帮到你。”

陆醒恩不自觉的挺直了背,“阿姨,您说。”

从小爹不疼娘不爱惯了,在面对一个充满善意的长辈时,她忽然不知所措。

“我只有白泽一个儿子,在他七岁时,他的父亲,我的先生就意外去世了,我当时的绝望无法形容,几乎是崩溃。”

“他父亲一出事,公司的运转马上就出了问题,当时小白已经懂事,每天都在耳边哭着要爸爸,加上老爷子受不了打击,一下子病倒,那段时间,我不知有多少次想自杀,一了百了的念头。”

“可是我心疼小白,那么小的年纪失去了爸爸,再没有妈妈,他这一辈子就完了,我狠不下那个心,就只能咬着牙活下去,当时唯一的信念就是养大儿子,替我先生照顾好他父亲。”

“起初几年特别难熬,几乎每晚小白入睡后,我都会躲起来偷偷的哭,哭完第二天继续工作,在他面前展现出一个坚强乐观妈妈的形象。”

“那时候从来没想过会有今年,儿子长大成人,老爷子身体硬朗,公司的发展超出了预期,一切都在慢慢的变好。”

“现在回头想想,最可怕的不是我先生猝然辞世,而是我差点毁了整个家,毁了小白的人生。”

说起往事,白母虽然眼圈泛红,却可以微笑着坦然面对。

“您很伟大。”

陆醒恩心中震撼,又自然的想到了自己那位亲妈。

她以为生活在这种家庭的孩子,要么叛逆自卑,要么像她一样,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

白泽身上拥有的阳光,温和,证明他有一位非常非常伟大的母亲。

女人抿了口咖啡,“小恩,我说这些是想让你明白,再糟糕的事都会过去,也许等果断时间你回头看,这些痛苦都不值一提,身边总有些关心你,爱着你,更值得珍惜人,不要辜负他们。”

告别白母,陆醒恩心情更加复杂。

一边真的情绪低落到对任何事都提不起一丁点儿兴趣,一边又觉得自己实在矫情。

连个失恋都算不上,至于这么生无可恋的么?太特么的没出息了。

十年纠缠终于彻底画上句号,这应该是她人生的新起点才对。

陆醒恩用思考了两天,第三天把卖公司的钱分别存到两张卡上,其中一张给了陆海成。

“这是干什么?”陆海成看着桌子上的卡,没动。

“给你养老用的,收着吧。”

“我现在用不着,你这打算干嘛?”他看陆醒恩的眼神变得担忧警惕。

别走太远

“我没打算割腕跳楼吃安眠药,真的,只是卖了公司,手里正好有些钱。”陆醒恩无奈解释。

这忧心忡忡的眼神儿,搞的她好像要自杀似的。

陆海成叹了口气,“小恩呐,爸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你要想去哪散散心,就去吧,别走太远,快过年了。”

陆醒恩没有要告别的意思,却被这句话弄的有点郁闷。

思琪在卧室里发脾气,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她听见的嚷嚷,“什么意思嘛!我刚当上女主她就要卖公司,一点便宜都不给我占,还算一家人嘛!”

“你小声点……”梁云亲低声劝道。

“咳咳——”陆海成尴尬的咳了两声,“你妹妹不懂事,脾气坏,别跟她一般见识。”

陆醒恩点点头,起身,“爸,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身体,这些钱……”

她想了想,还是没把后半句说出口。

就算她说‘这些钱你自己备用,不要由着思琪乱来’,陆海成也未必听的进去,就算能听进去,到时思琪一撒娇,他照样没辙。

谁让那是他的心肝宝贝呢?

陆醒恩不想再多说,反正她该做的都做了,也懒得跟思琪计较,真要计较起来,十个陆思琪绑一起也不是她的对手。

临出发前,她请夏简宁吃了顿麻辣小龙虾,超大双份,特辣。

夏简宁嘬着手指头,鼻涕眼泪一块儿流,“你没病吧,一把年纪了要去学厨子?”

“是烘焙师。”陆醒恩纠正。

“都是做吃的,没啥区别,我怎么记得你连个面都煮不好呢?靠谱吗?”

“以前是没空,现在时间大把大把的。”陆醒恩吸着辣红的嘴唇,“再说我都失业了,总得学个一技之长傍身吧。”

“也是,烤烤饼干,做做蛋糕神马的有助于治愈情感,陶冶情操。”夏简宁表示赞成,“学校找好了么?新东方?”

“我这种追求完美的人,学烘焙当然要去法国了。”

陆醒恩做事向来干脆,从网上联系好学校和住处,简单的收拾了衣物,说走就走。

自己叫了辆滴滴去机场,临上飞机前,给白母发了条短信,再次表示感谢,以及对白泽的抱歉。

一个月后。

“一个叫白泽的小帅哥,不知道怎么打听到了我,隔三差五就来问你去处。”夏简宁在电话里抱怨。

三个月后。

“我今天在竞标会上看见凌佑了,他问你过的好不好,我骂了他一顿。”

半年后。

“凌佑的父亲去世了。”

“听说他和姚馨玥离婚了,总觉得这里头有事儿,要不我去问问?”

陆醒恩握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打出三个字,“不用了。”

都过去了,好不容易才摆脱那样的日子,不管什么原因,她不想再回去。

一年后。

“你真的不打算回来了?”夏简宁嗷嗷嚎叫,“做甜品用的着学一年吗?别是被法国男人给勾住了吧?”

“你当是烤个披萨蛋挞那么简单呢?”陆醒恩笑的很开心,“等会我发作品给你看。”

“哎呦,心情不错嘛,难道真被我说中了?”

“这儿环境好,又浪漫,不用谈恋爱都能感受到空气中的粉红泡泡,不想走了,打算把这一期课程学完,再去报个编剧班……”

强烈预感

换了个环境,陆醒恩日子过的很安逸,半天学习,半天在甜品店工作。

偶然一翻小账本,发现最近几个月居然还赚了一小笔钱,虽然不多,但很值得高兴。

她已经能用法语和人交流,还有个正在浅金色卷发,绿色眼睛的狂热追求者。

陆醒恩有点想一直这么平静的生活下去。

两年后。

“小恩,你快回来吧!你爸爸病了,突发性脑梗,在重症监护室……”

梁玉琴在电话里惊慌失措的哭哭啼啼,她的心猛然一揪,腿撞到桌角上。

买了最早班的飞机,一路上焦虑难安,明明觉得已是很淡薄的感情,此时却牵肠挂肚。

想到如果陆海成就此离去,她连最后一眼都见不到,心里就无比慌乱。

夏简宁来接的她,下机便一路直奔医院。

病房门口,梁玉琴脸色憔悴,头发凌乱,见着她就嚎啕大哭,来来回回就一句话,“怎么办,怎么办?”

“现在什么情况?”

投过小小的窗户,陆醒恩看着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面罩的陆海成,努力保持着平静。

“病人还没有意识,但基本已经脱离了危险,需要再观察两天,但要恢复起来,比较困难。”

医生大概解释完病情,陆醒恩稍稍松了口气,长途奔波,疲惫的坐到门外的椅子上。

“你爸爸他变成这样,以后可怎么办?”梁玉琴捂着脸呜呜的哭。

“医生说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如果你觉得以后一个人照顾不来,可以请个保姆。”陆醒恩捏捏眉心,“思琪呢?”

“她……她最近比较忙……”

见梁玉琴吞吞吐吐的,她也懒得再问,跟值班的小护士交代了几句,正准备回去。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洛尘阅读  ,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