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主角凌佑陆醒恩玉面小青蚨小说哪里看 《爱你不惧云水长》爱你不惧云水长第9章免费试读

主角凌佑陆醒恩玉面小青蚨小说哪里看 《爱你不惧云水长》爱你不惧云水长第9章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01-07 21:56:44 文章编辑:蒋梓恒

这里提供《爱你不惧云水长》小说,凌佑陆醒恩为主角的小说叫《爱你不惧云水长》,《爱你不惧云水长》是言情小说的小说,《爱你不惧云水长》小说男女主是凌佑陆醒恩,作者欢风华丽,简明扼要,荡气回肠,玉面小青蚨原创小说《爱你不惧云水长》,提供凌佑陆醒恩小说阅读,

《爱你不惧云水长》 爱你不惧云水长第9章 免费试读

天没骚扰过她了,还以为新鲜劲儿过去也就算了,没想到又忽然冒出来。

“带你去兜风。”白泽长臂往车门边一搭,下巴潇洒一扬,“上车。”

“算了吧。”陆醒恩不吃他这泡小女生的套路,何况这个点外面能堵成春运。

“别啊。”白泽露出小忠犬似的期待神情,“你要不想兜风,咱去吃饭,泰国菜怎么样?”

“今天真的没时间。”她无奈的晃晃车钥匙,“得回家看我爸。”

“那……明天?”白小少爷差点儿就脱口而出,‘那我跟你一起回去’。

“再说吧。”陆醒恩绕过他,坐进那辆红色小宝马里,“嘟嘟”按了两下喇叭,熟练的倒车,驶离。

留白泽一个人靠在他闷骚的兰博基尼跑车上,郁闷了好几分钟,又自我安慰。

这次不算直接拒绝,好歹还解释了原因,貌似也没那么高冷了……

总之他脸皮够厚,耐心也够强大,皮糙肉厚早晚有一天能把这女人捂化。

陆醒恩回到家,陆海成正在沙发上躺着,身上盖了条薄薄的小毯子,说是高血压犯了,头晕。

“爸,阿姨。”她打了个招呼,把两提保健品放在茶几上,问道,“你怎么血压突然高了?”

“没大事儿,可能这两天口味儿重吧。”陆海成摆摆手,“你又乱花钱,这些东西家里都吃不完。”

“你自己注意点,这么大年纪了。”

她去卫生间洗手,迎面见陆思琪端着一大盆红烧牛肉从厨房出来,喜滋滋的朝她喊了声“姐——”

“小恩,你妹妹说要好好谢谢你呢!”梁玉琴满脸堆笑,“快来,阿姨做了好几个你爱吃的菜。”

贵圈太乱

《第九十九次告白》的女主薇拉被姚贵妇的人冲到剧组打成重伤,好在剧刚开拍没几集,李铭弘也表示不会撤资,并点名要陆醒恩的妹妹,陆思琪来出演女一号。

思琪如愿以偿,对陆醒恩姐姐长,姐姐短的喊,饭桌上眉飞色舞的讲不停。

“姐,我早说吧,薇拉人品不行,平时在组里都拿鼻孔看人,这让人家正宫娘娘打的脸都歪了,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活该!”

“导演说我比她更适合女主的角色,演的真实自然不做作,还有……”

思琪得意的眨巴眨巴眼,“那个秦淮天天对我献殷勤,好像想追我。”

陆海成筷子顿了下,“你才多大?少在外头瞎胡闹,再让人给骗了!”

“秦淮是谁?”梁玉琴问。

“剧组男一,戏剧学院的,还没毕业呢。”思琪对陆还成翻了个白眼,从手机里找出张两人的合影炫耀,“帅吧!”

“这孩子长得挺好,白白净净的,个子也高。”梁玉琴挺满意,继续问,“多大啦,老家是哪的?”

“进组就好好拍戏,别和男演员走的过近,这个圈子太乱了。”陆醒恩好心提醒。

借剧生情上床,剧拍完了就一拍两散,这种事儿看的多了早已见怪不怪,可谁让思琪是她妹妹。

“你姐说的对,人家看你姐面子给你机会,就好好珍惜,别弄些乱七八糟的事儿!”陆海成口吻严肃。

“什么叫看我姐的面子。”思琪的脸顿时落下,把手机往饭桌上一拍,“我自己也努力了,别说的好像是施舍一样。”

梁玉琴连忙打圆场,瞪了眼她,“思琪,别任性,小恩是为你好。”

“为我好我求了她几次,她都不肯让我演女主,为我好就是给点儿好处,就想让我感激涕零?”陆思琪悻悻的下巴一扬,“还是她自己让人甩了,就看不得我有人追?”

“啪——!”陆还成起身给了她一耳光,“给我闭嘴,越说越不像话!”

陆思琪被打懵了。

梁玉琴吓的慌忙站起来,本能的把她往身后护。

“你凭什么打我?我说错了吗?她乱七八糟的事儿还少吗?你怎么不打她?!”思琪梗着脖子喊。

“你少说几句,回屋去……”梁玉琴连拖带拽的把她弄进卧室。

刚关上门,里面就传出思琪委屈的哭声,“你们都向着她,从来不说她不对!”

一桌子的菜,陆醒很没有一点胃口,放下碗筷,“爸,我先走了。”

“思琪不懂事儿,都是我和你阿姨把她惯的。”陆海成脸色难看,叹了口气,“她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嗯,没事。”

陆醒恩笑笑,穿上大衣,用围巾把自己大半张脸都包裹的严实,陆海成照例送她下楼。

“小恩,你姑昨天来看我,还说想给你介绍个男朋友,我想着你年纪也不小了,一直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就替你先应了下来,听说男方条件很好,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抽空见个面……”

相亲极品

恐怕什么‘高血压犯了’是幌子,想劝她去相亲才是正事儿吧?

陆醒恩现在压根儿没那个心思,可想想陆海成也是操心,便点点头,模棱两可道,“看时间吧。”

其实思琪的话没错,从陆还成娶了梁玉琴后,或许是出于对她的亏欠,又或许是后妈难当,他们两人对她连句重话都没说过,更别提打骂教育了。

陆醒恩从六岁开始放养,自生自灭长到现在,是非品行,为人处世,全靠自己摸索,讲真,有时候她还挺希望陆海成能像对思琪那样对她。

错了就教训,然后再语重心长的讲道理,而不是永远带着亏欠的态度。

周三。

姑姑陆海兰为了相亲的事儿,特意的卡着午休的点来敲她办公室的门。

“跟人约好了,就在你们楼下那家西餐厅一起吃个饭,不耽误时间的。”

陆醒恩推脱不掉,又好驳了姑姑面子,只得略微收拾一下,被拖着下楼。

“你这衣服素了点儿。”

“工作装都这样”

“没事儿,咱们小恩天生丽质,不打扮也漂亮。”

姑姑性格开朗,爱说爱笑,陆家动荡那两年,陆醒恩被当成皮球踢来踢去,差点儿连书都读不上,多亏了她的照顾收留。

现在她自己的一儿一女都结婚了,便又开始操心侄女的终身大事。

两人刚进西餐厅,就见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激动的站起来招手,“这儿呢!这儿呢!”

陆醒恩循声望过去,瞬间一头黑线,见面就见面吧,还带着家长……

“这是陈阿姨,这是她儿子宋扬。”姑姑笑眯眯的介绍,“我侄女,陆醒恩。”

陆醒恩有点儿尴尬的打了个招呼,目光自然而然落到对面男人身上。

一丝不苟的头发,金丝框眼镜,三件套西装加领带和故意半露在外的手表,还有放在显眼处的奔驰车钥匙,妥妥的精英标配。

尬聊了一会儿,男人话不算多,倒是他妈妈,一个劲儿的夸陆醒恩大方,漂亮。

然后话题开始慢慢向‘什么工作啊’‘收入怎么样啊’‘打算谈多久结婚啊’‘婚后打算啊’之类的方向靠拢。

陆醒恩越听越不对劲儿,礼貌的打断对方喋喋不休的询问,“阿姨,恋爱和结婚是相互了解并且认同之后的事,现在说有点太早了。”

“这不是都了解了吗?我儿子,三十岁,五百强企业部门经理,年薪150万,三环内有房,人品好,无不良爱好。”

陆醒恩……

“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听你姑姑说,你也二十七了,女孩子不像男人,过了三十还抢手,再过几年,孩子都不好生……”

陆醒恩深吸一口气。

“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咱们不掺和那么多。”陆海兰眼见她嘴角弯了弯,连忙打圆场。

谁知对方竟然讪笑了声,“不年轻啦,又不是十几二十的小姑娘,还有挑挑拣拣的资本,说句实在话,就我儿子这种条件的……”

陆醒恩看着那两片猩红的嘴唇不停开开合合,心里的火就快要压不住了,忽然,一只手臂从身后搭在了她的椅背上……

戏精上身

“小恩,怎么没等我一起吃午饭,是不是还在生气呢?”白泽弯下腰,那一脸的温柔简直可以腻死人。

“你怎么……”陆醒恩微微一侧脸,瞥见他扬起的唇角,又把后半句给咽了回去。

“别跟我闹脾气了好吗?”他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轻轻扣住,“有礼物送你。”

“……”陆醒恩暗暗挣了下,被他不动声色的往下一压。

“喜欢吗?”白泽掏出兰博基尼的钥匙,勾在手指上晃了晃,“都是我不对,不该勉强你跟我回去见长辈,我太着急了,对不起。”

低沉宠溺的声音就在耳边,陆醒恩忍不住眼角抽了抽,传说中的戏精本精啊!

“小恩,这位是……?”陆海兰盯着白泽看的眼睛都快直了。

个子高,颜值更高,有气质,但和职场精英的那种气质又不太一样,这种一看就是家境优渥的,关键是年轻啊!

侄女儿难不成是在姐弟恋?

“阿姨您好,我叫白泽。”他避重就轻又不失礼貌的自我介绍道,虽然没明说俩人的关系,但手还扣在一起,没有松开。

“哦,那你们……”

“姑姑,我还有点事,先走了。”陆醒恩‘腾’的一下站起来,又冲宋扬母子点了下头,“抱歉。”

说完,拽着白泽就往外走。

“阿姨,我和小恩有些误会,过两天上门拜访啊……”那家伙还不忘回身招手,顺便给精英男一个鄙视的眼神。

“松手。”一出西餐厅,陆醒恩的脸就冷了。

“不行,他们还看着呢。”白泽把她往身边拉了拉,故意低头,姿势暧昧的凑到她耳旁,“怎么样,我戏还行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边?”

“对啊,你说怎么就那么巧呢?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陆醒恩翻他个大白眼,“行了,放开吧。”

白泽依依不舍,“你手不冷吗?”

“幼稚。”她把手揣进大衣兜里,“你的戏太浮夸了,真的,龙套水准。”

“那是你没注意,那男的和他妈的脸都绿了。”

“你骂人。”

“……”白泽被噎的一愣,等反应过来忍不住抬手摸摸她的头,“你这样太可爱了,怎么办呢?”

陆醒恩脑袋一偏,却在郁闷,“你突然加场戏,回头我还得解释。”

“解释什么?”白泽转过身,面向她倒退着往前走,“虽然你一直在拒绝,但我是认真的,这就是事实。”

“我说过,我们……”

“等一下。”白泽打住她的话,挑着眉毛往路边指了指,“在这儿别走,等我。”

大长腿跑起来带风,陆醒恩好笑的看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手里牵着个小黄鸭氢气球,乐的跟个孩子似的过来,然后弯腰,把线在她袖口的扣子上绕几圈,打了个结。

“干嘛?像个智障。”她嫌弃的挥胳膊。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陆醒恩瞪眼。

“不像不像,可爱。”白泽连忙改口,嘴里呵出一团白气,亮亮的眼睛里盛满了阳光和对她无法自持的喜欢。

新郎新娘

果然不出所料。

下午,姑姑的电话就打来了,陆醒恩嗯嗯啊啊的敷衍,顾左右而言它。

姑姑倒是开明的很,连夸白泽不错,长得好脾气也好,催她赶紧带回家。

其实何止是不错。

站在客观立场上讲,他简直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男朋友’,只可惜遇到的不是时候。

可白泽却恰恰相反,她从十年的纠缠中抽身,他刚好出现,这难道不是说自己才是那个对的人么?

他很有耐心,也很有分寸感,保持着平均两天在陆醒恩面前刷一次脸的频率,让她很无奈,又不至于生气反感,火候掌握的刚刚好。

一来二去,这货居然在她公司混了个脸熟,路人好感度蹭蹭的往上升。

这天,小陈敲开办公室门,把一封快递放在桌上后,就站在旁边看着她一直笑。

“你……还有事?”她被弄的莫名其妙。

“嗯,就是有句话想跟陆总说。”

陆醒恩抬起头,一手撑着下巴眨了眨眼。

“是这样的。”小陈边观察着她的表情,边斟酌着措辞,“我们吧,都觉得白先生挺好的,您要不要试着给他次机会……?”

“你们?”陆醒恩挑了下眉毛。

“白先生送了全公司的下午茶,大家一致认为吃人的嘴软,所以派我说几句好话。”小陈往门口指了指,只听外面传来细微的响动。

“行啊,都开始贿赂收买我的员工了。”陆醒恩故作不满的敲敲桌子,“你们一个个的也真有出息,一顿下午茶就全部倒戈了,是我平时给的福利太差了吗?”

“绝对不是!”小陈坚决否认,马屁拍的行云流水,“就因为陆总对我们太好了,我们才希望您有个幸福的归宿啊!”

“一群叛徒。”陆醒恩翻了白眼儿。

小陈笑眯眯的,走到门口又回头,“陆总,大家没开玩笑,白先生人是真的好,不要错过哦!”

“人帅!腿长!多金!温柔!”

“真男神!”

“陆总您再犹豫这帮小妖精就要生扑啦!”

门外一阵嬉笑起哄,公司里都是年轻人,不忙时闹成一片也习以为常,陆醒恩没当回事儿,顺手去拆桌上的快递。

轻飘飘的一个信封,里面是张请柬,深红色镂空烫金的设计逼格很高。

新郎:凌佑,新娘:姚馨玥

陆醒恩看着这两个名字,好一会儿忍不住笑出声,还真的寄来了呢,这么想给她难堪么?

“笃笃笃。”外面有人敲门。

“进。”她把请柬随手压在一叠文件下。

“咔嚓——”门开条缝,一只手臂伸进来,拎着个纸袋来回晃了晃。

“你怎么这么闲?”陆醒恩这几天差不多都有点习惯某人时不时的来刷下存在感。

“出去办点事,正好路过家甜品店,看很多小姑娘在买,我猜肯定味道不错。”白泽这才露脸儿,头发打理的利落,一身合体挺括的灰色西装,平添几分成熟气质,倍儿有精神。

说话间从袋子里拿出蛋糕和热饮放在桌子上,香甜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婚礼前夕

“据说你们女孩儿吃甜食就会心情好。”

白泽帮她摆好小勺,自己一点儿不见外的在对面坐下,目光不经意的扫过露出一角的请柬。

“得了吧,我马上都二十八了,用女孩儿这词不太合适。”陆醒恩戳了下软绵绵的奶油,又抬眼看他,“不过你确实还是个大男孩儿。”

“年纪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和一个人是否成熟,有责任心没关系。”

白泽挺不乐意她拿年纪说事儿的,想了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洛尘阅读  ,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