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更新时间:2019-04-26 07:11:06

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 已完结

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

来源:云知欢甯修远 作者:幽煌分类:重生主角:云知欢甯修远

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情节跌宕起伏,有声有色,强势推荐,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小说剧情跌宕起伏,为你提供云知欢甯修远小说阅读,主要讲述了云知欢甯修远之间的爱情故事,这里提供《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小说,主角分别是云知欢甯修远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提供云知欢甯修远小说阅读,层次清晰,结局出人意料,.........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夜无梦,第二日云知欢早早醒来,却意外发现云念酒送给自己的木偶不见了,急的到处乱翻。

“小姐,你找什么呢?”采繁从脚踏上起来,揉着闷疼的脑袋,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爬起来,拉过云知欢四处打量,“小姐,你没事吧?”

甯修远那张近乎于妖孽的脸庞乍现与脑海中,云知欢不自然的拂开采繁的手,故作不解:“我不过起早了些,能有什么事啊?”

采繁有些将信将疑,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做梦还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此时却不好再多说什么,只笑着摇头道:“无事,奴婢是被梦魇住了,没缓过神来呢。”看到翻乱的床榻,有些不解:“小姐,你这一大早的在找什么呢?”

见采繁不再深究下去,云知欢舒了口气,不着痕迹的将小巧的匕首拨进床角的暗格中,“没什么,刚醒来以为手上的碧玺镯子不见了,后来才想起昨夜临睡时摘了下来。”

那镯子是她母亲留给她的,从前她都是从不肯离身,后来嫁人之后才改了这个习惯,昨夜也是下意识的就摘了下去。

“我昨夜就想着小姐突然摘了会不习惯,没想到还真应了。”采繁打趣着,手上已经利落的卷起了被褥,拿了屏风上的衣裳要伺候云知欢穿上。

云知欢迟疑了下,却没有拒绝,明明已经过了一夜,她却觉得衣裳上似乎还残留着熟悉的气息,带着丝丝让人安心的温热。

“对了。”云知欢突然想到什么,侧首看着采繁,皱眉问道:“不是说采芹昨夜就回来了吗?怎么现在还没见人?”

采芹一向是云知欢身边最为得宠的,跟她的关系也最亲近。

“她……”采繁刚想解释,门外就响起一串银铃般娇脆的嗓音:“小姐可是想奴婢了?!”

云知欢一回头,就看到端着铜盆一身碧色衣裳的采芹,小巧精致的瓜子脸,柳眉大眼唇红齿白,十四五岁的年纪,身段儿已经开始抽条儿,高挑丰满,宛如三月的春花,明媚娇艳的耀眼。

采芹上前,笑着接了采繁的手,扶着云知欢在妆镜前坐下,拿了象牙篦子轻柔的替她梳着绸缎般的发丝,“奴婢该死,让小姐忧心了。昨日奴婢的娘又染上了风寒,安顿好她便回来晚了,听桑枝说采繁姐姐已经提奴婢值了夜,奴婢怕扰了小姐就没进来,小姐昨夜睡的可好?”

云知欢瞧着镜中那张巧笑倩兮的脸,心中不住冷笑,她确实该死!如果不是她的蓄意挑拨,如果不是她一次又一次的替唐澜云柔传信,蒙蔽她的双眼,她怎会那般轻易的相信甯修远谋害她皇兄的传言!

云知欢松开紧握成拳的双手,眼底带着些许关怀的望向采芹,紧张的问道:“怎生的又染上风寒了?要不要紧?银钱够不够?”

采芹心中扬起一阵得意,炫耀的瞥了采繁一眼,采繁却好似没看到似的,只是麻利的绞着巾子。

果然是只会伺候人的东西!

采芹心里埋汰了句,倾身给云知欢行了半礼:“多谢小姐关心,奴婢的娘已经好多了,银钱上……”她咬了咬唇,“奴婢当了支簪子,应该够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云知欢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都当了簪子了,银钱应该不够,明日许嬷嬷应该就要回来了,到时候让她带了银钱去看看你娘,正好她也许久没见过你娘了。”

采芹手上的动作一顿,笑僵在嘴角,好半响才抿着唇开口:“这怎么能麻烦许嬷嬷呢?我娘吃了药已经好上不少了,银钱有我还有我爹,足够了,小姐不用操心。”

许嬷嬷一向看她不上眼,若是让她去了看出破绽,指定饶不了她。

云知欢闭着眼任由采繁替自己抹上香膏,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采芹:“你我一同长大,你又在白府伺候我,我让许嬷嬷去瞧瞧,也算是替我谢了你娘的情分。”

若是她没有猜错,采芹的娘根本就没有病,只不过平日里许嬷嬷对院子里的人防的紧,她没机会离府,前日许嬷嬷照例进宫,应该是那边得了机会召她回去,而她所谓的晚回来,定然是先去了冯氏那边。

说来她前世死的也不算冤枉,这么一个贪心且居心不良的丫头,她居然半丝都没有发现,反而对她深信不疑,就这样的眼光,不算计她还算计谁?!

采芹她突然想起冯氏身边的大丫头红菱的话,还有小丫头暗地里的议论。心中不由一慌,生怕云知欢已经发现自己行踪,忙收了轻挑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磕了个头,“奴婢替奴婢的娘谢谢小姐,奴婢的娘是晋王府的奴才,小姐却是主子,主子能够记得奴才就是奴才的恩典,哪儿还能时时让主子操心?”

云知欢也知道万事不能操之过急,她昨日的那番举动定然会惹来白锦绣的注意,只要白锦绣不放弃那么采芹这个暗桩就还动不得,她还指望着她能够借力打力呢!

朝采繁递了个眼色,采繁机灵的将人扶了起来,采芹一向惧怕许嬷嬷,采繁并没有多想,只觉着她是怕许嬷嬷回来数落,于是嗔怪道:“你跪着做什么?小姐不过就是担心你娘,你这么一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小姐多刻薄呢。”

采芹一时语塞,不敢轻易接下去,云知欢看着时机到了,叹了口气故作不悦地说道:“算了,既然你不愿那就算了吧。”

一听这话,采芹悬着的心这才落下去,借这个机会赶忙讨好:“小姐昨日生辰,奴婢给小姐捎了个东西进来,奴婢这就去给小姐拿进来,小姐可不要嫌弃!”

云知欢常年困在白府中,又是个不得宠的,对于府外的东西新奇的很。

“好啊!”云知欢故作欣喜,“还不快去拿过来!”

“诶!”采芹应了声,这才真的松了口气。行了半礼,端了铜盆一溜烟出了门。

看着消失的背影,云知欢的眸子阴沉了下来,“找个信得过的小丫头盯住采芹,别让任何人知道。”

采繁一愣,好半响才回过神,点头应下也不多问。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