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更新时间:2019-07-18 07:09:52

重生之将女风华 已完结

重生之将女风华

来源:宁十九贺兰燕容 作者:繁花似锦分类:重生主角:宁十九贺兰燕容

宁十九贺兰燕容小说书名是《重生之将女风华》,《重生之将女风华》小说是一本重生小说,主角分别是宁十九贺兰燕容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带您一起赏读小说《重生之将女风华》,宁十九贺兰燕容小说的书名叫《重生之将女风华》,该小说无懈可击,情节跌宕起伏,文笔犀利,剧情饱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人十八九岁的年纪,穿一身深蓝色暗纹素袍,外罩一件藏色貂领薄披风,一双凤眼中偷着戏谑,虽是男子,皮肤却十分白皙,宁十九几乎是立刻认出他来。此人名为宁知期,是宁国侯府的庶子,自幼丧母。当年自己曾在将军府见过他,只因此人博学多识,于自己长兄交好。但可惜虽有满腹经纶,却因身份低微,郁郁不得志。

宁十九素来与长兄感情深厚,此刻见到兄长友人,不免想起了自己那正值风华正茂的哥哥,他还有满腔壮志未筹便遭人构陷,本应在沙场抛头颅洒热血,却不想竟死于自家人之手。想到这里眼中竟是不由得渗出了泪,滚圆的落在脸颊上。

宁如期又怎会想到站在面前的女子并非自己傻痴痴的三妹,而是当年友人家妹。见她呆呆地望着自己竟是落下泪来,以为宁十九是受了惊吓,于是赶紧出言安慰道:“妹妹不必担心,那侍卫已经叫我支走了,必然不会再回来,我亦不会将此事说与他人听,你尽管放心便是。”

自知失态,宁十九赶忙抹去泪水,只是:“哥哥不必介怀,妹妹不过叫风沙迷了眼,此时已经好了。只此刻更深露重,夜路难行,不知哥哥可否送我一程,将我送回清秋院?”

不欲揭穿她的谎言,也顾及女子不似男子,深更半夜在外游荡,怕是会遭人诟病,宁如期略加思索便应允了。

两人平日并无深交,此时走在回院子里的路上,两人更是一时无话,只有毛茸茸的月光勉强照耀前路。还是宁十九忍不住打破沉寂:“妹妹听闻哥哥曾与楚将军府上的大公子关系交好,妹妹也曾倾慕于楚公子风采,只是没想到楚家上下竟然通敌叛国,抄家灭门实在可惜。”

宁十九不知自己使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这些话,她咬着牙不让自己的声音漏出伤心与哽咽,她静静地等着宁知期的回应,却没想到那人却一言不发。直至行至清秋院门前,才沉声道:“楚公子文韬武略无一不通,是当今世上难得的奇才,我俩尝尝一同把酒畅谈家国之事,我敬佩他,也相信他。以后这种什么通敌叛国的话就不必与我说了,我自有判断。”

见宁知期拂袖欲走,宁十九紧紧抓住他的袖子,又忍不住哽咽道:“谢谢你还愿意相信他,我……”宁十九恨不得现在就将所有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自己如今在他人眼中不过是个痴儿,说出来的话又有谁肯相信,于是又改口:“我……我也是愿意信他的,明日酉时,可否在观雪楼一聚?”说完泪水便夺眶而出,宁十九不欲让他看见,低下头也不等他回答,便转身回了院子。

宁如期到底是个心细的,早就察觉宁十九神色有异,一番苦思终于得出了个结论:莫不是三妹早就倾心于楚公子?但到底每个定论,因此这事也就放下了。

反倒是宁十九回了卧房,倒在床上大哭了一场。一番宣泄过后总算又平静了下来,今日遇上宁知期虽然勾起了心中伤心的往事,但好在看他答话时的反应,恐怕也是怀疑楚家通敌一事另有隐情。

更何况回忆往日种种,宁知期与兄长的感情之深不似作伪。自己也相信长兄交朋友的眼光。如今自己在宁国侯府势单力薄,更何况自己不日便要搬出府去,到时候若想探听府内消息怕事得有个内应在里头才行。

而宁知期自幼丧母无甚牵挂,与宁国侯府感情一般,却与长兄感情甚笃,实在是最佳人选。

宁十九主意已定,早就听闻宁知期原先本想央求宁国侯允他在国子监读书,岂料却让嫡出的大公子顶替了。想来也是,国子监众所周知是先皇为了在官家子弟中直接挑选有能力的子弟,培养为后背官僚而设置的。要想在此处读书必先获得家族举荐,而宁知期身为庶子,背后又无母亲撑腰,想去国子监只怕是痴人说梦罢了。

但宁十九转念一想,宁知期才华横溢,想去国子监只需让宁国侯看清宁知期不知比那所谓的嫡子强多少倍,宁国侯为了家族将来的荣耀,一定会舍弃嫡子,转而让宁知期去国子监读书。而眼下,太夫人寿宴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一夜无眠,宁十九第二日将近天明时才入睡。眼下没人侍候她,也就没人管她,宁十九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简单吃过中饭,因着心里有事,心绪不宁。实在是在房里待不住,于是便提前启程前往观雪楼。

走到半路上寻思着不如去找冷月探听些关于嫡长兄的消息,于是又拐了个弯往后厨去了。冷月见宁十九这时候来找她,心知必定是为了紧要的事,于是连忙向后厨管事说了一声,腾出一个时辰来。

两人行至一处石桌石凳,宁十九让冷月与自己同坐。冷月起先不肯,宁十九一再坚持冷月便斗胆坐了下来。

得知了宁十九的来意,冷月也不含糊,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

原来大夫人,也就是宁国侯正妻柳月芳共育有两男一女,其中宁承远便是宁国侯府的嫡长子。此人虽有幸能在国子监读书,但总归此人好吃懒做,脑满肠肥,不是个学习的材料,若不是柳月芳一直为他筹谋,恐怕早就被宁国侯弃如敝履了。

听冷月描述,此人怕不是个会谋算的,要将此人拉下马,换宁如期上位,恐怕要提防的人不是大少爷,而是大夫人。

一个时辰也不过转瞬即逝,冷月早已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宁十九也不好拖着她,便遣她走了。此时离会面还有一个时辰,宁十九心里虽是焦灼,但也知道时间这种东西并不是自己着急便会变快的。

左右坐着等也是等,宁十九还是决定不如在这后花园里转转,也算是打发时间。谁又能想到这一转不打紧,竟是让宁十九转到了一则妙计。

宁国侯府的后花园设计的九曲回环,更是有石山遮蔽阻挡,是一处藏污纳垢的好地方。宁十九闲庭信步想看看早春的花开了几何,确实听见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说话声。宁十九也不含糊,以声音辨明了方向,超那处走去。

“大少爷吩咐奴才做的事,,奴才已经办妥了。怡红楼的老鸨收了钱,让大少爷放心,这次的事一定处理停当,即使被发现也怪不到公子头上。”似是宁承远让一名老鸨替他办些事。

“如此甚好,谁能想到那姓徐的花魁如此不禁玩弄,不过两鞭下去竟就这样一命呜呼了,真是晦气。”宁承远语气中带着些自己都不易察觉的优越感,竟是不把这条命看在眼里。

宁十九万万没想到这宁承远竟是有这样的癖好,身上还背了一条人命,听到这里不由心里一惊,以手掩口才不至于惊呼出声。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如此运气,正想让宁承远在国子监给宁知期腾位置,老天爷就让宁承远江将自己的把柄亲自送到了自己手上。

深知此地不宜久留,宁十九听到消息便往回走。看看时间也已经差不多酉时了,宁十九担心宁如期等她等得急了,于是快步往那处走去。

谁料那观雪楼上空无一人,宁十九无法,也只能坐在楼上等着。约莫着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宁如期才姗姗来迟。一上楼便先双手抱拳,向宁十九请罪:“辛苦妹妹在此处等我,方才我看书看的入了迷,竟是忘了时辰,经书童提点才记起有此一约,让妹妹一阵好等,是哥哥的过错。”

宁十九听他语气诚恳不似作伪,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连忙上前扶他起来:“哥哥勤学好问,是妹妹的榜样,更何况妹妹也并未等多久,哥哥不必介怀。”

两人双双落座,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气氛又凝固了些。这次却是宁知期先开的口:“上次妹妹问起楚公子的事,哥哥措辞激烈了些,还望妹妹莫怪。只是不知妹妹与楚将军之子是何关系,竟引得妹妹如此挂心于他。”

料想到他会问起这件事,宁十九早有托词:“妹妹与那楚公子素不相识,只不过他的为人妇孺皆知,妹妹亦有所耳闻,深觉此人才华横溢文武双全,更是有一颗赤子之心,不似那通敌叛国之徒。”

宁十九担心再说下去恐怕会露馅儿,急忙岔开话题:“算了,我们暂且不说他了。前些日子哥哥助我脱困,妹妹心里甚是感激却不知如何报答这份恩情才是。听闻哥哥想去国子监念书,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听她这一番话,宁如期两道剑眉渐渐向中间聚拢起来,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才开口道:“唉~我年幼失孤,自小便比其他孩子来的成熟些。平日里没人同我玩耍,我能看看书写写字,倒也乐得清静,能自得其乐。后来懂了些事,明白自己唯有好好读书,将来才能有所成就。但长大后才发现自己纵然满腹经纶,有雄才大略,终究也及不上一个嫡庶之别。”

说完这些似是觉得自己方才言论太过愤世嫉俗,又忍不住冲宁十九挑眉笑笑,劝慰道:“我虽想去国子监读书,但既然此路不通,我便找另一条路,我自认还是有几分才华,总会遇到伯乐。”

宁十九深觉这番话说的甚是有道理,但此时事态紧急,自己急需有人帮手,实在等不了那什么伯乐了,于是开口道:“哥哥有所不知,要进国子监第一条便是要品行端正,我方才在后花园走动,确实听到了些不该听到的话。”说着便将刚刚在后花园的所见所闻一次不漏的告诉了宁如期。

宁如期也没想到宁承远竟敢如此大胆,赶忙确认道:“妹妹可是看清楚了?大哥虽说往日素来是有些不着调,但此时非同小可,必定得拿到确凿的证据才行。”

“妹妹到底也只是道听途说,哥哥若是想知道真相不妨一查便知。”

宁知期点头应道:“妹妹不不担心,我必定将此事探查清楚,还那女子一个公道。”

宁十九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见他神色匆忙也不好再耽搁他的时间:“哥哥此事至关重要,不妨尽快去查证,哥哥不必担心妹妹,妹妹一介女流,不能帮上哥哥什么,只求不拖哥哥后腿。”

宁知期本想推辞一番却见宁十九目光坚定,更何况此事确实事态紧急,于是便抬手拜别宁十九,往怡红楼的方向去了。

小说《重生之将女风华》 第010章:故人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