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婚宠鲜妻:狂少霸宠娇羞妻》小说主角季已萱宋思淮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爱无期小说全本

时间:2019-09-04 10:27:04编辑:卢红

主角分别是季已萱宋思淮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婚宠鲜妻:狂少霸宠娇羞妻》是言情小说的小说,这里提供婚宠鲜妻:狂少霸宠娇羞妻小说章节,内容精彩绝伦,形象丰满,肠回气荡,该小说叫做婚宠鲜妻:狂少霸宠娇羞妻,小说《婚宠鲜妻:狂少霸宠娇羞妻》讲述季已萱宋思淮之间的故事,小说扣人心弦,情节扣人心弦,精妙绝伦,值得一看,...

《婚宠鲜妻:狂少霸宠娇羞妻》 第六章:认错人了 免费试读

而另一边,白哲踩足了油门到了家里,直接把季已萱拖了进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转身猛地一巴掌扇了过去!

"**!居然敢当着那么多人让我丢脸!"

季已萱的鼻头微酸,伸手捂着自己被打的脸,眸子幽深,冷笑的开口:"你不是应该早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吗?毕竟我们结婚不是事实吗?"

白哲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看向一脸镇定的季已萱,冷笑了一声,道:"好,既然你这么有骨气和我作对!你会知道后果的!滚!"

"是吗?"

季已萱轻笑了一声,眼眸里泛着泪花,朝着白哲走近了一步,踮起脚尖凑近了他,细细的打量着他的眼睛,忽然松了一口气开口道:"原来,当初真的是我眼瞎了。"

说罢季已萱便疾步的离开了。

白哲对她而言可以说是彻底撕破脸了,她已经受够了那种生活,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会找上她,可一切似乎都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后来,季已萱才知道白哲所说的后果,他断了医院的医疗费,而他自己跑到了外地出差,完美的找了个合理的借口。

因为没有医药费垫上,医院直接停了药,对季已萱的态度也恶劣了许多,并告诉她下周一前必须把欠的医药费缴上,否则错过第二次手术这人就会一直昏迷。

无奈之下,季已萱只得把自己名下的唯一的房子卖了,也不知道是季成山有先见之明还是怎么,当初把房子过户给了她。出乎意外的是陈秀这次也没有反对,

只是当陈秀拿着卖房子的钱和值钱的东西跑了后,季已萱才后悔莫及。

现在她是一点筹码都没了,家也没了,钱也没了,她哪里还拿得出钱?

医院给的最后期限也快到了,到时候她要是再交不上钱,她就必须得给季成山办理出言,也意味着等死……

这天,季已萱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进医院看看季成山的近况,却不想被人直接拖上了车,等她看清开车的人时,嘴角泛起了苦涩的笑。

"白哲,你赢了。"

白哲冷笑了一声,看着瘦了一圈的季已萱,也不说什么,直到在一条灯红酒绿的巷道停下了车,便拽着季已萱下了车扔在了酒吧门口。

"季已萱,只要你站在这里能接到一个客人,我便立马给你爸把医药费付清!"白哲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嘴角上扬,眸子幽深。

季已萱脑袋一片混沌,抬起头看着白哲,握紧了拳头看着他,良久,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道:"好!说话算话!"

白哲眉头一挑,转身便往回走,眼底闪过一丝深意。

已经是深秋,天气越渐冷了,季已萱衣着单薄的站在酒吧门口,看着里面的人进进出出,却没有人向她询问什么。

不知道站了多久,季已萱感觉自己就快被冻僵了,手使劲的搓着,余光看了一眼依旧停在不远处的车,眼神一凛,咬紧了牙关。

"程程?"

忽然一道熟悉带着激动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这让季已萱不由得回过头,便见满脸通红的宋思淮眼神迷离的看着自己,明显的酒味袭来,看来这人喝了不少。

"程程,真的是你!"

宋思淮的双眼放光,一把抓住了季已萱的胳膊,眼里泛着泪花,怜惜的伸手轻抚着她的面颊,缓缓开口,"你瘦了,程程……"

季已萱后背一僵,猛然醒悟过来这宋思淮是认错了人,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张脸,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便想往后退。

可宋思淮拽得更紧了,仅仅的盯着季已萱,生怕她下一刻就消失了。

季已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要甩开宋思淮也不可能,忽然想起了白哲的话,心下一沉,便打了个车把宋思淮塞了进去,自己也坐了进去。

虽说世界很大,但是她和宋思淮好歹也见过几次,虽说他行为有些变态,但好歹对自己并不感兴趣。

在宋思淮的坚持不放手的情况之下,季已萱无奈的扶着他进了房间,直接把他摔在了床上,喘了一口粗气。

"看着瘦,怎么这么重!"

季已萱喃喃自语,叹了一口气便准备离开,却不想忽然一人拽住了她的手腕,只听她一声惊呼便跌到了柔软之间。

紧接着一股酒气袭来,便见宋思淮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一双黑眸紧紧的盯着她,抿着唇质问道:"程程,你去哪儿?"

季已萱干涩一笑,捏了捏拳头回答:"我,我去喝口水,口渴了。"

"你骗我!"

宋思淮眸子一凛,拽着她的力道更大了,眼里闪过一丝痛楚,低沉的嗓音开口:"程程,你不能离开我了,不能离开我了……我哪里都不会让你去……"

说罢便欺身一口含住了她的唇,大手开始在季已萱身上游走。

季已萱被突然的一击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啃咬着自己的男人,下一刻便开始使劲的推阻,心里不由得哀嚎。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袭来,让她的心开始颤抖。

可宋思淮却丝毫不给季已萱反抗的机会,手上的力道更大了,直接开始撕扯着季已萱的衣服,怒红着双眼,动作也开始粗鲁。

一丝凉意袭来,季已萱的脑袋一下清明过来,便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剥掉了,害怕的情绪上涨,她咬着下唇摇了摇头,"不,不要……"

宋思淮好似没有听到一般,酒精驱动着他早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人,现在的他犹如一头雄狮一样猎取他的"食物"。

一股灼热抵触在她的私处,季已萱神情一下子紧张起来,紧紧地抓住了宋思淮的肩膀,噬着眼泪,低吼道:"你放开我!放开我!"

"程程,你是我的……"

宋思淮沉声道,猛地一挺。

"啊!"

季已萱绷起的弦一下子断了,泪水从她的眼角缓缓滑落,**撕扯的疼痛让她的脸扭曲在了一起,深吸着气缓和自己的情绪。

然而宋思淮根本不给她时间平缓,便开始驰骋,像要把她揉进自己身体内才甘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死命撑着的季已萱身体快到了极限,隐隐约约她看到了宋思淮眼里的诧异与一种说不出的情绪,等她想要再看清楚时,体内莫名的情绪让她晕厥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本还在睡梦中的季已萱被人猛地一把拽起,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被人扣住了下巴,紧接着一股难闻的气息靠近,被人直接灌进去了什么。

她睁开眼便见到一女人已经松开了她,好似十分嫌弃一般瞪了她一眼。

"呕……"

难受的感觉袭来,季已萱也来不及问什么,胃里开始翻滚,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身体的酸痛让她想起了什么,面颊有些泛红,更多的是心底的凄凉,看来这次她算是真的婚内出轨了!

"少爷,这药已经喂了下去,不用担心她肚子里会留下什么。"那女人说完便退出了房间。

也因为这句话,季已萱才猛然明白了什么,抬起头便见到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男人,脑袋里回想起昨晚的一切,手紧捏着床单,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

她还真想问问这些人,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流行古代的堕胎药?何况,她根本不会让自己怀孕!

这时,宋思淮转过身来,眼里冰冷一片,走到了她的跟前,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扔在了她的面前,厉声道:"拿着钱,滚!"

季已萱一愣,低着头看着地上的支票,足足五百万!

猛然她意识过来,紧咬着牙从床上走了下来,一张小脸惨白无色的看着宋思淮,讥讽的开口:"看来我的价格还真是不错。"

宋思淮眸子一沉,压抑着内心的情绪,不悦的开口:"无非是为了钱,既然钱到手还不快滚?五百万,也够你再修复一次处女膜,好再去卖个好价钱!"

他瞥了一眼床上的殷红,嘴角的冷笑越渐明显。

而这话让季已萱的身子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那张冷漠的脸,心里一阵痛楚,咬紧了牙关轻笑了一声,捡起了地上的支票道:"我这一夜五百万也值了!毕竟伺候一个不行还短的人……呵……"

后面的话季已萱并没有说话,只是眼睛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宋思淮的身下。

宋思淮眼神一凛,却不动声色上前一把扣住了季已萱的手腕,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扯下了领带捆住了她。

"你,你想干嘛?"

季已萱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吞了吞口水。

"我想干什么?你不是比谁都明白吗?"宋思淮冷笑的看看她,直接扒下了她的衣服,"今天我们好好玩玩,让你明白谁……不行!"

听到这话,季已萱眼里闪过慌乱,想要往后缩,却被宋思淮一把抓了过去,整个人欺了上来,不给她丝毫的反抗机会。

起初她还胆怯害怕,可到了后面,季已萱的意识渐渐薄弱了,整个人犹如水深火热一般,朦胧着双眼看着折磨着自己的男人,嘤嘤的抽泣。

"求我,我就给你个痛快……"蛊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夹杂了几分讥讽。

季已萱后背微僵,甩了甩头,紧咬着下唇摇了摇头,不再吭一个字。

宋思淮眼神微眯,大手扣住了她的细腰,再也不留情面的驰骋,犹如打桩的机器一般。

"不,不要!"

再也撑不下去的季已萱断断续续的开口,隐隐感觉**有什么不断往出涌,夹杂着一丝血腥味,疼痛感也席卷而来。

只听一声低吼在她的耳边响起,一股灼热留在了她的体内,此刻她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软弱无力的摊在床上,眼角湿润,渐渐陷入了昏迷。

宋思淮不带一丝怜惜的抽离了自己身体,眉头微瞥,便见床单上一片鲜红,心里一丝不安涌上,看着已经晕厥过去的女人,脸色大变。

再也顾不上什么,快速的给自己穿好衣服,再给季已萱穿上衣服,一把拦腰把她抱起疾步的走了出去。

小说《婚宠鲜妻:狂少霸宠娇羞妻》 第六章:认错人了 试读结束。

婚宠鲜妻:狂少霸宠娇羞妻

婚宠鲜妻:狂少霸宠娇羞妻

作者:爱无期类型:言情状态:已完结

五星好评,作者文笔深厚,有大家之风,剧情跌宕起伏,说实话,这本书和(驱鬼道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两本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