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繁花浮生乱姬梵晏夕目录繁花浮生乱阅读 姬梵晏夕小说大结局

时间:2019-08-28 10:50:51编辑:彭约礼

小说辞藻华丽 ,悬念迭起,文理通顺,非常精彩,主角分别是姬梵晏夕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这里提供繁花浮生乱小说章节,《繁花浮生乱》是一部言情小说小说,姬梵晏夕小说的名字是《繁花浮生乱》,小说讲述姬梵晏夕之间的故事,繁花浮生乱小说操翰成章,...

繁花浮生乱

推荐指数:10分

《繁花浮生乱》在线阅读

《繁花浮生乱》 第二十章 免费试读

车队在东瑶山的山脚下停了下来,姬梵跟独孤端岚下了牛车,与仆从们随着前头的姬光晏夕的队伍,缓缓地走在蜿蜒的山道上,山中岩鄣深高,山岫邃密,石径崎岖,却是远远传来微微的叮叮咚咚水击之声,竹柏荫影处含烟罩雾,如梦如幻。

山间牛车众多,人影重重,有白衣少年宽袍吹笛,声声悠悠传入山林间,使人神清气爽,有翩翩公子着着棉布旧衣坐在寒凉的山石上,衣带轻展露出**的肌肤,甚为不羁地散着五石散,引来往少女妇人脸红心跳地偷眺过来。

五石散为富家者常用,在当下也算是身份与权贵的象征,甚至有些并没有条件吃五石散的士子,会学着别人散药的样子,躺在地上神智昏迷,装做散药,以示家中富贵。

不少车队中公子少爷轻扇羽扇,拥抱美人徐徐前行,不时亲呢相拥,状若无人,甚至还有几个男人涂着红脂穿着女装,在大庭广众下与男人姿态亲狎,引不少人侧目,也有人无视并习以为常,龙阳之好在这个时代并不罕见,甚至可称之为一种流行,上流社会并不将其视做污点,可能在某个圈子还是美谈。

因这个时代崇尚越名不羁,越是不羁自有气韵的才子,越是视礼教儒常为无物的人,越容易受到众人观注,进而引发追捧。人们追求自然,追求顺应天性,讲究性之所致,行为所止,合乎天道不拘礼教,儒家的礼教伦常,在这个时代已是越来越落没。

前方传来女声尖叫喧哗,丫环们上前打探,脸红着回来禀报说,有人居然在牛车上赤身裸体,弹琴饮唱,见旁边妇人惊叫,还不悦回答:“某之身体,自可为之,并不与你所看,无礼之”

我的身体由我自己做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我并没有同意你可以看。你不经同意地看了还惊叫,实在无礼。旁人听了居然也拍手称赞,大呼名士风流,妇人也羞惭退下,不再指责。独孤端岚听了大感兴趣,还下了车去观摩一番,回到车上还一直啧啧称奇。

穿过弯曲的小道,竹影婆娑过后,一道如银带落入碧玉清潭的溪涧闯入人们眼帘,青山碧湖间白涧如练,白色的水珠在水中轻拍成细碎的泡沫,发出悦耳的声响,引得莺雀鸣和,涧水倾澜飞皋,潺潺不断,竹柏荫处层层叠石累在潭边,碧绿的青苔与五彩多色的游鱼相映成景,潭边秀峙相对,云望澄明,高峰隐天,雾峦隐日。

潭边立一亭廊水榭,古朴而肃致,亭中篇上书刻“涧澜亭”三字,曲池接筵,飞沼拂席,美不胜收,不愧是晏夕与姬光选定举办雅集的地方,岫嶂高深中亭榭深长,放置好了下人摆好的精雕案几与精美食物,亭中花团绣纱围绕,微风暂拂,卷起一阵香风纱舞,芳溢六空,水气拂面,如是人间仙境。

姬梵深深地吸了口山间清气,神智顿时一朗,唇边笑容轻绽,真心觉得这个地方美得让人沉醉,真是不枉此行。

围在亭边的女仆纷纷上来侍候主人与宾客,为姬梵引路的是一个身体修长,体态窈窕的女孩,面色白皙,唇红齿白,她行了一礼后说:“奴叫芳林,今日夕公子派我来随身侍奉二位,翁主姬娘子请跟我来。”

走到水榭中一处,这处座位一便知是安排给女眷的位置,白色绣着银线凤纹的纱幔围绕,外面还有一层华贵炫目的东珠珠帘垂下,风舞轻动间,珠响碰触如乐,晶晶闪光反射着阳光,折射于随风闪碎的树叶间薄影中,如鱼粼闪波,亮晃人眼,奢华精美得令人诧舌。

芳林浅笑掀起珠帘,引姬梵坐进案几前的座上,指挥身旁几位年幼婢女端上糕点,茶水。姬梵看着轻纱之外人影幢幢,不少男子的目光好奇地望向这边来。

姬梵端坐在案前,看着面前的紫玉夹糕和红豆千层酸糕,眼睛有些失神,拈了块放在嘴里尝了尝后,拿着甜点的手不禁抖了抖——这是她在姬府最爱吃的两种甜点,可是晏夕呈上来的两盘甜点样子与姬府的分毫不差一模一样,味道居然比姬府厨子做的更加的上乘。

晏氏晏夕,这个在京都蛰伏低调多年的人,送给了她面前这两盘甜食,甜食虽是简单不起眼,但它富含的信息却是大得惊人,她太笨了,完全不能想像与理解,究竟为何晏夕会一改低调的风格,将晏氏惊人的情报网络与隐藏实力,微微地掀开一角,向她展现呢?她本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连在姬府呼吸都觉得份外压抑,他为什么会接近自己并花心思了解自己的喜好呢……

“想些什么?小傻瓜……”独孤端岚敲敲她的小脑袋,拈起一块她面前的紫玉夹糕放到嘴里,笑得肆意:“今天就是来玩的开心的,别想那么多,好好的玩,好好的看,才是你这个年纪的女孩该做的事。”

“帐内之人可是端岚翁主,余下仰慕已久,上月你在青山小阁手书的哗天之卷,委实惊才绝艳,可否移驾,与我等论道谈名,共举才事?”帐外有男子朗声道。

独孤端岚放荡不羁,才名远扬,清谈论道诗书琴画无不为当世翘楚,受众多才子追捧,所以前世里就算她风流放浪,依旧有无数男子打破头颅争做她的入幕之宾,其中也不乏闻名天下的才子将军。

独孤端岚斜倚着靠座,淡淡地饮着杯中茶水,笑道:“今日本翁主没有兴致,下次可言。”

姬梵怕她是因为要陪自己,所以不去会友谈道,低声说:“端岚姐姐不妨去吧,我在这里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独孤端岚还没说话,只见一个女声在帐外响起:“我说究竟是谁,能让夕公子在东瑶雅集上另置‘东珠绡帐’招待佳人,这可是涧澜亭最好的位置,水流觞影,青山流雾,独此处可一览全景,原来是端岚翁主。”

独孤端岚对姬梵笑笑,好像在说:你看看,我早料到。

只见她转过头,朝着外边回道:“原来是御史大夫家余三娘子,听闻你连送七篇芙蓉帖给晏夕郎君,夕郎君却一封未回,一时传为京都笑谈,不知是否是因着这事来找本翁主麻烦?”

帐外立时传来一阵阵哈哈大笑,余三娘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听了,她未料到独孤端岚如此不给脸,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她的脸,可她不知独孤端岚本就这种人,她要么心情好不跟人计较,要么别人打她一回,她必定要还十倍的反击将对方打趴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而且每次还击必定打在七寸上,狠毒得让对方溃败无力,行为举止颇有些兵家兵法之道,也怪不得前世她能指挥家丁男侍成功抵抗乱军。

一阵山风吹过,风卷起纱帐飞扬,映入帐外众人眼帘的是坐在席桌前独孤端岚与姬梵,独孤端岚风流潇艳,姬梵如一只开在山间曳曳生姿的山间婉约青荷,出尘绝世的五官容色引人迷失,一时之间,外边的所有人都失了言语,四下静默无声。余三小姐紧紧地盯着姬梵的脸庞,眼色深寒,面色不佳,沉默片刻后愤哼一声居然拂袖而去。

姬梵莫名地看着独孤端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被独孤端岚勾起下巴,仔细端详了一下,笑道:“以前便也料到,阿梵长大必是祸国殃民之容,倾国倾城之色,但不想才窕窕芳十便是这般国色,无数男人为之倾倒,再过一两年,姬霜之后下一个殷国倾色便该是你了,总不过殷国第一佳人的名号还是你们姬家。”

姬梵听了脸色一白,前世记忆翻涌上心,一时悲伤涌入眼底无法自抑,讷讷避开独孤端岚意味深长的眼神,轻轻地说:“阿梵不是国色,霜姐姐那样风华绝代的才是,而且阿梵也愿用匆匆美色换平凡容貌一生顺遂……”

独孤端岚哈哈仰头,拍掌赞道:“好乖巧聪明的丫头。”

接着又开始逗弄她,两人笑声不时自帐内传去,勾人魂魄,荡人心肺,听得外面不少男子神眩目迷,引颈而望,巴不得再来一阵山风将帐角吹开,让他们再得见佳人美颜。

小说《繁花浮生乱》 第二十章 试读结束。

繁花浮生乱

繁花浮生乱

作者:舍御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一股清流,浓处如酒,淡处似茶。别样的感觉,虽然慢了一些,到更符合实际,毕竟有些纠结、探索的过程才是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