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繁花浮生乱姬梵晏夕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繁花浮生乱(姬梵晏夕)小说阅读

时间:2019-08-28 10:50:43编辑:沈轩铭

主角分别是姬梵晏夕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提供姬梵晏夕小说,《繁花浮生乱》是由舍御的言情小说,舍御原创小说《繁花浮生乱》,在这里可以看姬梵晏夕小说阅读,为您提供姬梵晏夕小说,该小说男女主是姬梵晏夕,...

繁花浮生乱

推荐指数:10分

《繁花浮生乱》在线阅读

《繁花浮生乱》 第八章 免费试读

蝉鸣悠悠,炙风拂拂,炎炎夏日里姬梵带着一众奴婢,跨过宜山院庄重厚实的山门,走过盛开盏盏白荷的碧绿水池上的白玉桥,进到园子里开满牡丹芍药的梨蕊阁。

姬梵得姬霜允许,可随时到宜山院里专门收纳藏书的梨蕊阁来取书,前几日里借阅的杂言,医书她已看完,今日里又来找书。

刚进阁楼,却被厅内赫然出现的少年惊吓一跳,倒退几步。宜山院中因姬霜的命令,除了门外的守卫暗哨之外,诺大的宜山院只有少数两三个仆从,不像姬家其他几位娘子,走到哪儿,身后都跟着乌泱泱的一群人,故而梨蕊阁来了客人,也没有仆人出现提醒她。

少年见自己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吓住,清风飒朗一笑,使人如沐春风,起身向她施了一礼,说“惊着妹妹了,可是霜女郎的七妹?”

姬梵有些脸红,这时代男女私下见面交谈并不稀罕,更何况身边还有一大群仆从,她只是没料到梨蕊阁忽然出现一个人,心中没有准备才被惊着。她低着头回了一礼,脸颊泛红地道:“阿梵方才失礼了,请郎君见谅。”

少年展颜一笑,那般笑容清爽而净朗,如一阵风吹过人们心头,拂去夏日的炎热,他道:“我叫晏夕,前日刚至京都,今日是因我二哥晏飒要回家乡幽州成亲,走之前带我来与姬家长辈问礼,希望多照拂我日后在京都的生活。”

晏氏,是“五姓”之中特殊的存在,晏氏家族古老而强大,他们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古战国时期,连续千年人才辈出,永不凋弱,无论这天下换了多少帝王朝代,他们永远低调而沉默地延续着自己的血脉,成为苍湟这块大地上最强大的族群之一。

晏家历代英杰智计谨密,英才傲世,他们掌握着并不富饶但广阔的幽州漠原,善治稳民,手握精练雄兵数万,若是乱世中振臂一呼,数代受晏家哺养的乡勇家奴皆可为响应招入军队,幽州土地之上数十万数百万男丁可迅速集结列为晏家军备,可称为幽州的“无冕之王”

但晏家从不称王争雄,晏家古有家训“中庸治道,永不称王”这个家族只是冷静地伫立在那块土地上,用精明强悍的眼睛看着这个天下来来往往的王者帝皇,国起朝灭,无论帝星出世还是戾王横朝,晏家往往都用最少的血的价,来换取当权者对他们掌控幽州漠原的默认。

他们安静而臣服,很少插手政局党争,储位皇权,如同黄沙漠原上屹立千年之久冷飒肃骏的参天白杨般,永远以中立冷静的姿态伫立在朝堂之上,不争候相,只为栋梁。强大而无法吞没,聪明而不争锋芒,这是晏家让历代帝王既爱又防,却很少对晏家动手的原因。

晏飒为晏家家主嫡次子,从小被送入京城,名为求学,实为质子。虽则若真有反心,牺牲一个嫡次子也是很简单的事,但并不是每个家主都会派质子纳入皇帝之手,也不是每个家族都会以如此臣服而低调的姿态让帝王放心,是以,这个献质的举动,让皇帝晏家两相得宜。

但晏飒从小就与幽州望族莫家娘子订有亲事,于是到了晏飒十九岁,十一岁的三儿子晏夕来到了京城,顶替其兄。

穿过姬霜命人栽上桃,梨,杏,樱桃,杨梅的“五果琼林”,姬梵与晏夕看到了姬霜与晏飒两人正在杨梅树下斟酒对饮。夏日耀眼的阳光穿过绿油油的树叶,与红润诱人的杨梅,落下束束斑斑驳驳的阳光,打在姬霜夺人心魄的美颜上,有丝神圣无尘之美。姬霜穿着幽兰色的白边深袍,广袖拂风,仙气飘飘,神态适然潇逸地靠坐在树根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晏飒说着话,姿态闲然。

高大俊美的晏飒站在她的身边,眼睛一瞬不眨地望着姬霜,神情温柔专注,嘴里不知说着什么,引得姬霜发出轻笑,晏飒的嘴角笑容也跟着加深了,直到姬霜发现姬梵晏夕的到来,抬手向两人打了招呼,他才转过头看向两人,未露意外之色似乎早知他们已至。

晏夕与姬梵向姬霜晏飒两人行礼,姬霜站起身走来,牵起脸颊有些微红的姬梵的手,笑着对晏飒说:“飒郎君可要在宜山院与我共享夕食?”

晏飒顿了一下,摇头说:“不了,晚上我还要到外祖母家拜访,就不打搅了。”

晏氏虽不涉皇庭,但也与不少世家有通姻之好,他的母亲正是何家嫡女,离京之前自然应该慎重地与外祖家道别。

姬霜点点头,淡然笑道:“那就不耽误你了,飒君山高水远,愿你一路顺风。”

晏飒笑笑,不知怎的,笑容里有了些微苦涩,哑声说:“你也保重。”

世家不似平民百姓,一日只吃两餐,他们一日四餐,分别为“旦食”“昼食”“夕食”“暮食”。**细脍,样式繁多,种类庞杂,每个累世家族府里的秘厨与菜谱是有专门的人负责传承与秘藏。

姬霜留了姬梵在宜山院吃暮食.姬霜吃得很简单,一日就吃三餐,少了一次“夕食”,桌上摆上的菜食样式非常朴素,一蛊羊汤,一份青藤苗,一份酸甜笋尖,一份银丝豆卷.一盘南瓜珍珠丸子。

今日因为姬梵留在这儿加了两道菜,平常宜山院就是严格按姬霜的吩咐两菜一汤,不得多做,姬霜这处不似姬家其他主子,就是最不得宠的豆娘子笙娘子,一餐膳食动辄十几样品种,琳琅满目布满餐桌。但宜山院的厨子手艺非常之好,五样菜制作得颜色鲜艳,很是引人垂涎。

姬梵吃得很是有味,前世里吃糠菜饼就着雨水的日子她也是过过的,重生之后见了满桌的珍馐菜式反倒没了胃口,却又说不得原因,图惹院里大大小小的嬷嬷丫环焦急,不知为何七娘子总是对着厨房里变着花样呈上来餐食恹恹……

望着虽是八岁的年纪,却是毫不跳脱没有朝气,沉默温静地慢慢吃着膳食的姬梵,她一举一动像是经过多年**指导的贵阁仕女,风雅礼蕴,无一丝一毫引人指摘的地方。小脸晶洁如玉,如玉兔般双眼清灵而黯然,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姬霜停下筷箸,问:“阿梵,你去梨蕊阁取了好几本医书来看,可是对医术有了兴趣?”

姬梵愣了一下,她拿了几本前世早看过的杂言,搭着她早就想看的医书,算着杂书与医书一共需要阅读的时间,急急忙忙死记硬背下医书的内容,而姬霜这次问的只是医书……低下头避开姬霜清亮的眼眸,轻声说:“霜姐姐那里藏书富蕴,我也不知自己对什么有兴致,偶然随意翻到几册医书,那些奇珍异草好似别致有趣,多看了几本。”

前世里,乱世纷争,烟火硝战,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手不能提,肩不能抬的女流,从小受的礼仪,女红,音学在血雨腥风的战争里毫无用处,她被乱世的血戳杀戕打落尘埃,变成无根无用的累赘,那些露出狰狞面目的人任意地蹂躏折磨她,她只能用哭泣面对一切,可是流着流着,她的眼泪也干涸了,一切,开始变得麻木,刺耳的咒骂,残忍的虐待,成了她凄惨地狱生活中的一部分,每时每刻找上她,逼她崩溃疯颠……

她不知道自己能学什么,或是说她学了医术她又能改变什么,她只知道,继续做那个前世认认真真学习家族要求的功课女红,成为一个合格的名门闺秀,对于她已是毫无意义,她只是想抓着点与前世里不一样的东西,比如,死前那三个月里,邋遢老头在她身旁说的那些精奥药理,她虽是听不懂,却是莫名印象深刻,如同刻在了她的脑海一般,一个字都无法抹去……

“我拔两个精通药理的医女给你,你今后可以向她们多学。”姬霜笑着看向姬梵那双不可置信,又立刻盛满感谢之情的小鹿般眼睛,摸摸她的脑袋,这个幼小的妹妹,着实让人心疼些。

“阿梵想要什么,可以跟我说,三叔叔虽不在府里,但你是姬家的女儿,没什么可以委屈自己的。”

姬梵低下头,眼眶有些泛红,轻轻道:“谢谢霜姐姐。”

“常来宜山院里陪我吧,我见着你在我这里,比在你的宜思院自在些。”姬霜淡淡的口气像是在说什么云淡风清的事情,却是让姬梵含在眼眶里的泪珠就那么容易地掉了下来。

怪不得那么多的男子与外人那般崇拜欣赏姬霜姐姐,像晏飒那般方正清雅的男子明明身有婚约,却还是忍不住把专注的目光投掷在了姬霜身上,她是个那样好的人啊,润物无声,将人的心思摸透却永不说透,让旁人与她相处起来如沐春风,这样好的人,无怪乎被人人颂为大殷之国第一绝色美人。

小说《繁花浮生乱》 第八章 试读结束。

繁花浮生乱

繁花浮生乱

作者:舍御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一股清流,浓处如酒,淡处似茶。别样的感觉,虽然慢了一些,到更符合实际,毕竟有些纠结、探索的过程才是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