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娇妻萌宝心尖宠》薄夜寒陆漫大结局免费试读 薄夜寒陆漫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时间:2019-07-23 09:09:12编辑:阎永强

小说言辞犀利,故事情节新颖,风流缊藉,《娇妻萌宝心尖宠》是由唐三小姐的总裁小说,主角是薄夜寒陆漫,该小说叫做娇妻萌宝心尖宠,操翰成章,剧情跌宕起伏,一针见血 ,值得一看,《娇妻萌宝心尖宠》小说是一本总裁小说,主角是薄夜寒陆漫的小说叫做《娇妻萌宝心尖宠》,...

《娇妻萌宝心尖宠》 第十六章 针锋相对 免费试读

溜溜现在特别喜欢薄夜寒,想也不想,就歪着头乖巧的回答:“因为你跟冬瓜哥哥长得一模一样。”

薄夜寒的心猛地跳了起来:“谁?”

“冬瓜哥哥。”溜溜似乎意识到比喻不对,又说:“是冬瓜哥哥长得像你,所以你是冬瓜大哥哥,他是冬瓜哥哥。”

薄夜寒身体僵住,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小丫头。

所以,她刚刚口中的‘冬瓜哥哥说她会比她妈咪更漂亮’说的不是他,而是……

薄夜寒不敢不相信,控制住内心的大动,几乎是颤抖着声音问:“冬瓜哥哥是你的什么?”

溜溜似是看出了他情绪的波动,愣了一下,抬眼正准备回答,门**在此时传了过来。

薄夜寒紧凝的心绪骤然被打断,刚才的思路一闪而过,眨眼便被压了下去。

他侧身朝声源处看去。

从卧室到玄关的距离,中间隔了一个客厅,已经过去了十几秒,门**一直未停止。

门外的人,昭然若揭,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她来的够快,看来还没有狠毒到那种程度,对于自己的女儿,还是关心的。

低头又看了眼面前小女孩熟悉的眉眼,薄夜寒的思绪逐渐另一种情绪取代。

“冬瓜大哥哥,是不是我妈咪来接我了?”

溜溜突然伸手勾了勾他的裤腿,她看懂不懂薄夜寒脸上的沉默,只猜想着门外可能的来人,小脸上洋溢着明显的兴奋。

说完,溜溜放下手中的玩具,也不再等他的回应,从地上爬起来便要往屋外跑去。

薄夜寒使了个眼色,一旁等着伺候的佣人连忙快走两步将溜溜抱了起来。

溜溜不懂他的意思,**的唇瓣嘟起来,稚嫩的小手不住的乱挥,嗓音有些着急:“冬瓜大哥哥,肯定是妈咪来了,你让姨姨放我下来。”

“你听话,在房间里玩一会,我去帮你看看来的人是不是你妈咪。”

面对挣扎的溜溜,薄夜寒随意找了个借口,随后,他将手中盛着橙汁的杯子放到一旁,对着佣人点了点头,示意她照顾好孩子。

再然后,他阔步朝门外走去,并且反手带上了卧室的门。

门关上的一瞬间,敲门声停了。

薄夜寒的步子随之顿了顿。

接着,是手指叩门的声音从门边传来,淡淡的,一下两下,只是听着,也能联想到之前的几次见面时她脸上的那些漠然与冷淡。

薄夜寒紧凝着门的鹰眸半眯,眸底讳莫如深。

陆漫抿着唇,望着面前依旧紧闭的大门,胸口微微起伏。

从她按铃到现在,里面一直毫无回应。

薄夜寒让她过来,现在却不开门,她不理解他究竟是什么意图。

陆漫竭力保持着镇定,她从未想过重新卷入他和陆雪的生活,但若是溜溜有什么意外,即使是豁出自己,她也一个都不会放过。

心里凌乱着,陆漫的脸上却看不出分毫,气质愈发的沉淀冷静,她抬手,正准备再一次敲门,耳边突然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

举起的右手蓦然顿住,下一秒,门在她眼前应声而开。

四目相对,极近的距离,呼吸间都是对方的气息。

薄夜寒低着头,额前的碎发微散,面色淡漠,幽深的眸光低低的,落在她身上。

曾经多少次午夜梦回的一张脸,如今近在咫尺,却恍然的像是从未见过。

陆漫很快错开了视线,目光没有多在他身上停留半分,在薄夜寒开口之前,她动作迅速地从他身侧挤了进去。

客厅里空旷旷的,没有想象中的那道小身影。

陆漫微微闭眼,双手紧紧握了一下,一瞬又放开。

意料之中,她知道,薄夜寒不会那么轻易罢休。

强压下心里的愤怒与激动,陆漫转过身,看着仍在玄关处的男人。

他也在回望着她,他周身的气场强大到让人震撼,深邃的眸子带着极强的压迫感,却没有了从前令她着迷的那道光。

无论他们之间有什么纠葛,都不应该牵连到孩子身上,薄夜寒这次竟然能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着实让她‘刮目相看’。

薄夜寒站在半开的门边,山峦般的侧脸一半笼罩在阴暗里,像是蒙着一层终年不散的雾气。

他低沉的目光凝在面前的人身上。

陆漫齐肩的短发干练,红唇着目,电话里的声音带着几分焦急,现在站在面前,已经冷静如斯。

而从前总是追逐着他身影的目光,如今几乎是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她的确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两相对望,气氛正沉默着,陆漫突然勾起冷唇笑了笑:“薄先生,绑架儿童应该受到什么惩罚,需要我来给你普及么?”

她说着,朝门边踏近了一步,高跟鞋在地砖上撞出清脆一声响,双眸里尽是冷漠:“你觉得,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是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

小说《娇妻萌宝心尖宠》 第十六章 针锋相对 试读结束。

娇妻萌宝心尖宠

娇妻萌宝心尖宠

作者:唐三小姐类型:总裁状态:连载中

昨天我在夜里看见了一道身影,貌似是作者,但又想了想,作者不是这个城市里的人,随即放下了手中的板砖。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