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紫月英华by紫月英华 《佛音花开之仙雀缘》小说阅读入口

时间:2019-07-22 08:30:53编辑:贾应琴

小说字字珠玉,文理通顺,朴实无华 ,该小说名字叫做《佛音花开之仙雀缘》,《佛音花开之仙雀缘》是一部仙侠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音浅浅芷澈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人物个性鲜明,思路开阔,文笔成熟,引人入胜,主角是音浅浅芷澈,这里提供主角叫音浅浅芷澈的小说,名字叫做《佛音花开之仙雀缘》的小说,...

《佛音花开之仙雀缘》 第14章 美男奉新茶 免费试读

还没有迈进宿鸟阁的院门,我就听见玉翎的娇笑,“呦,我说蓝大侠,我这宿鸟阁庙小,装不下你这尊大佛,你要是在这儿呆得不顺心,尽可以去找让你顺心的去。啊,我想想,前些日子的那个绿孔雀叫什么来着?哦,对了,锦蘅。是叫锦蘅吧?那个让你顺心不?”

“什么叫前些日子,那已经是两三百年前的事儿了,你的记性怎么就那么好呢?好的事情也没见你记住几件,再说提她做什么,真是晦气。”斩风的嘴上功夫笨得可以,这么年来一直被玉翎吃的死死的。

我听见玉翎说起了锦蘅的名字,就知道今天这架不能让他们再吵下去了,不然就真出大事了。急匆匆跑进院里,只见玉翎坐在葡萄藤下的汉白玉圆桌旁,眉头微微皱起,脸色不悦。斩风在一旁侧身站着,眼光看向天际的浮云,脸色也不是很好。

“今个儿又是怎么了,这大早上的就掐架,昨夜我的屋顶漏了,本想着早些来你们这儿散散心,哪想到却是来染晦气的。看来我还是要早些去瞧瞧道元君,让他好好给我算算气运,将补将补命格的好。”我不怕死的坐到玉翎对面,自己伸手斟了杯凉茶喝起来。

“你的屋顶又漏了?上次就和你说了,多加几根房梁上去,你非说看着眼花不让弄。这才多久啊?又漏了,没受了淋吧?”玉翎是真心疼我的,自我还是个鸟儿的时候玉翎就护着我,连我这条命能活到现在,也是有玉翎的大功劳的。

“你们姐妹聊着吧,我去看看浅浅的屋顶。这次看来要大修了,今天一天未必能修好,浅浅今晚陪着你姐姐吧,我就不回来了。”斩风就是上道,不愧我给他出谋划策这么久,孺子可教也。

“不急不急,我住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你慢慢修,实在不行就帮我重新盖一间吧,只要能让我在九月初八之前住回去就行。”我抿了一口茶,满脸堆笑。

“……”斩风和玉翎的额头好似都沁出了汗。

“你不急我急,我保证让你今天晚上住回去。”语毕,斩风好似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我抱着肚子仰头大笑,眼泪都笑了出来,许久才稳了情绪,说:“你家斩风真是太有意思了,虽然某些方面木讷了些,可是人真好,最重要的是对你好,姐姐你还计较什么呢?”

“小丫头,你懂什么,这叫情趣。”玉翎就是死鸭子嘴硬。

“是不是情趣我不懂,但是书本子我还是看了不少,什么事情都是要有个度的,过犹不及。前些日子毕方随典青出了趟外差,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凡界给我捎了本戏折子,我记得里面有一小段,说是一对夫妇青梅竹马感情很好,但是这夫人有些小心眼,只要丈夫对别的女子多看两眼就心里不舒服,嬉闹着让丈夫纳了人家做妾,丈夫怎会不知这是她以退为进的计谋,便总是推托更是赞美夫人美丽贤淑,表示对其忠贞不二的决心。但是时间长了,丈夫便厌了,认为夫妻间尊重、信任和坦诚都没了,便真的赌气纳了个妾。这夫人傻了眼,虽然知道自己有错在先,却是丢不下脸面认错的,只能苦水自己咽下肚,终日里郁郁寡欢,不久就病倒故去了,丈夫也很是后悔心痛,追悔莫及,没几日也跟着去了。”我瞅了眼玉翎,又倒了杯茶润润喉,“但这夫妻也是要讲缘分的,在一起时不好好珍惜,死后不一定能同上轮回台。”

“我才没有小心眼。”玉翎低下头,双手紧紧绞着帕子。

“亏你还是个神仙,脑筋都不知道转的么?还是说你们孔雀都是木鱼脑袋,斩风傻,你也傻,真是傻到一起了。”我气得翻白眼,“夫妻之间不仅仅是小心眼伤感情,翻旧帐更不可取。锦蘅这两个字你趁早忘了,别说斩风和她没什么,就是以前有什么也是以前的事,要真是论起先来后到,你还要叫人家一声姐姐呢,你可甘心?”

“我为什么甘心?你也知道我们禽类不似走兽,一旦认定的就是一生一世,怎能有别的心思?再说了,斩风早就和她没有关系了,更没有和她下聘纳礼拜天地,她锦蘅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叫她姐姐?”玉翎说得义愤填膺,脸色涨得通红。

我扶额,低头道“我不得不说,这禽类的世界果真是大,我和你绝非同类,无法沟通。”我起身,拂了拂裙子上的褶子,决定去找默离打声招呼更为妥当。

“哦,对了,你看看能不能再做做你家斩风的思想工作,舍给我几根尾翎,我都求了三百多年了,就让我得偿所愿吧。”我不怕死的谄笑,换来玉翎的一杯冷茶,亏我跑的快,不然又要重新扯布做衣裳了。

这蓬莱岛我虽说不常来,可好歹做了六百多年的邻居,岛上的三亭六院九阁我也是熟门熟路的,默离的梧桐阁在岛的最东面,正对面就是观云亭,他最喜欢在亭子里喝茶下棋看书。

默离的梧桐阁很是特别,别人家的院子房子都是坐北朝南的,唯独他的是坐西朝东。我的理解是:人怪,房子也要配套,不然怎会有特色。

远远的便看到观云亭里的人影,默离果真在这里看书,我不急不慢的走过去,他没有回头便知是我,开口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昨晚睡得不好?”

我在他对面坐定,笑着说:“还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

“能知道和想知道是两码事。”他用一片佛音树叶做成书签,夹在书中,“喝茶?”

“好。”我淡淡一笑,“今天你煮茶。”

默离让典青将书放回书房,并去取来茶具。他将袖口稍稍挽起,纤长净白的手拿起竹制的茶盒,用配套的茶匙拨出一些茶叶,倒入淡蓝色翠釉瓷杯中,将热水冲入,茶叶在杯中翻滚,一阵茶香扑面而来,很是诱人。默离用洗茶的水将小杯烫热,再重新冲泡。

整个过程看着就是享受,我本不是很爱喝茶的,在灵山六百年就没喝过茶。因为看过默离煮茶,觉得真是好看的不得了,便求他教我。但是我学了几百年也没有学到默离的皮毛,这人和人真是没法比,和怪人就更是不能比,自卑死都不冤。所以和默离在一起喝茶时,我总是不动手的那个。

每每与默离饮茶谈经,我总是感慨,究竟是怎样的神父神母捏合了这么一个妖孽,一次无意间这句话从我舌头跟底下窜出了牙缝,自自然然的溜了出来。默离斟茶的手顿了顿,抬眼瞄了一下我,道“难不成你不知道我无父无母,乃凄惨孤儿?”

我哑然,却是不信的。过后背地里寻了诸多的仙资深厚的同僚求证,结果确然。这默离确是无父无母,乃是天地灵气自然孕育。

开天辟地后,清浊两气上下分离,盘古舍弃肉身塑成日月星辰山川河海,而其丹田间的一股气不知何以为继,只能不断的游走在这天地之间。终有一日,此团虚虚渺渺的气息飘到了东海之境,被东海边一座不知名的小岛上的一棵不知名的树挡住了,枝桠缠上了这团气息,而此气息顿感欣喜,认为这是不一般的缘分,故而停留了下来,顺着树干滑到树脚下,紧紧的团着。

树冠为顶,树干为靠,这一树一气便相依为命了起来。不知经年几何,这树修成了正果幻化出了人形,却也是白发苍苍的一名老者了,而这气也修成了真身,是巴掌大的**裸婴儿,老者感念正因得了这真气的庇佑才可得道成仙,对这娃娃是千分的宠爱万分的怜惜,将自己万万年来的修为感悟倾囊相授。而默离虽然知道自己乃是天地孕化而生,但也将老者视为父亲,敬爱更甚。

约是默离三万岁时,老树仙羽化之时已到,纵然有万般的不舍,也知天命难违。默离泪水连连,嚎啕不止,恐怕这是他有生以来哭得最惨的一次,我们当然可以理解无论是多么冷寂的人,孩提时也会有颗柔软的心,他的这份孝心真可谓感天动地。

树仙气息将灭之时,默离说:“父,你我二人相依万万载,汝之于吾的恩情可累山填海。吾今日立誓,他日必扬名环宇,让亿万生灵都知晓我的恩父恩师,使汝流芳万古。”抬手摸了一把眼泪,吸了吸鼻涕,又道,“父,你当知我敬汝爱汝之心,哪怕万载后吾亦羽化,或灰飞烟灭,或转生转世,吾亦不敢忘,必念汝在心。”

树仙眼含热泪,拼尽了最后一口气道:“吾同。”垂手,歪头,咽气了。仙身散尽,魂魄飞去了梁父山,而唯独他的原身不灭,虽是失了仙气,但这棵树还是挺拔葱郁。

默离顿时悔的直跺脚,几万年来两人一直父子相称,无名无姓,反正也没得第三个人在,说给谁听呢。刚刚没出息的哭了一通,却忘了问问这树仙姓什名谁,是何树种,就是要流芳千古也要人家知道你的名号才行啊。

想到树仙最后的那句话,默离用手轻轻抚着树干,说:“我也不知你何名何姓,就称你为‘梧桐’吧。你也没给我起过姓名,从今后我就叫‘莫离’,此心永伴汝之。”

语毕,只见天海之间突显霞光万丈,晃得人睁不开眼,七七四十九只凤凰从极远处飞来,绕着整个小岛盘旋不止,引颈嘹歌,真真惊动环宇。七日后,默离搭了其中一只白色的凤鸟,离了小岛,开始了他壮阔且妖孽的一生。

小说《佛音花开之仙雀缘》 第14章 美男奉新茶 试读结束。

佛音花开之仙雀缘

佛音花开之仙雀缘

作者:紫月英华类型:仙侠状态:已完结

打发打发时间还可以,内容太死板,配角老是抢着送人头,人物描写太平淡,以至于看着看着就很平庸了,虽然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