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霸情邪少:专宠小娇妻蓝可心凌毅枫by浅粟在线阅读 蓝可心凌毅枫小说全文

时间:2019-07-18 07:49:14编辑:蒋梓恒

这里提供蓝可心凌毅枫小说阅读,该小说男女主是蓝可心凌毅枫,《霸情邪少:专宠小娇妻》是总裁小说的小说,小说寓意深刻 ,一针见血 ,令人百看不厌,堪称经典,这里为您提供霸情邪少:专宠小娇妻浅粟小说阅读,主要讲述了蓝可心凌毅枫之间的爱情故事,说理通透 ,文风幽默,一针见血 ,强势推荐,...

《霸情邪少:专宠小娇妻》 第8章 谈条件 免费试读

自从凌毅枫转身走了之后,蓝可心都没有再见到他。直到游艇停靠在岸边,蓝可心才再次见到他。他的脸上已经没有原先愠怒的表情,邪魅的笑容又带在了嘴角边,但是蓝可心还是敏感地发现,他的笑意并没有直达眼底。

凌毅枫也不管蓝可心,只是自己加快脚步朝着那辆ASTONMARTIN走去,等到他坐下之后,就立刻启动车子打算扬长而去。

走在他身后的蓝可心看到他的举动心中一惊,这海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而且天空慢慢阴沉下来,好像马上就会下起大雨来。

如果离了凌毅枫,她还怎么回得去?

她立刻闷头朝着他跑去,看着车子就要打弯开走,也顾不上其他,直直地就朝着车子前面跑,凌毅枫看到蓝可心这般不要命地冲出来,脚下踩住刹车,“你不要命了!”

蓝可心看着离自己只有一厘米距离的车头,才感觉到后怕,她喘着气,“你这个人有没有素质,把我带到海上转悠了一圈,现在就想扔下我一个人走了?”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怎么弄到你们的机密的?”蓝可心抛出一个诱饵。

凌毅枫冷笑,“你如果再不上车……”

听到凌毅枫的话,蓝可心也顾不得自己发软的双腿,整个人歪歪扭扭地跑到凌毅枫的车门边,一把打开坐了进去。

车子飞快地行驶着,凌毅枫却像是没有听到蓝可心先前抛出的诱饵“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怎么弄到你们的机密的”一般,微微抿起薄唇,眼睛注视着前方。

蓝可心只要一想到凌毅枫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找的梦中人,那颗小心脏就会不由自主地扑通狂跳。她微微低下自己的下巴,而后侧过头,偷偷地打量着凌毅枫。

以前看凌毅枫,只觉得是一个**,现在看凌毅枫,这个心境可就相差甚远了。只觉得他略显邪魅的侧脸,英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真是越看越让她觉得欢喜!

脑中突然间闪现出他**着身子那一幕,蓝可心不由自主捂住自己的脸蛋,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脸上却是红彤彤一片。

凌毅枫斜眼看着这个坐在他身边羞涩的女人,眼中轻蔑闪过,嘴角也勾起一丝讥笑。

这些蓝可心都没有注意到,她不敢再去看他,只好低着头,柔声问道:“你真的不想知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机密的了吗?”

凌毅枫冷笑出声,“你会告诉我?”

“会!不过我有个条件!”蓝可心几乎是脱口而出。

果然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凌毅枫在心里耻笑。不过嘴上却顺着她的意思说道:“哦?什么条件?”

看到凌毅枫的态度,蓝可心心里一阵窃喜。她先前在游艇上想了很久,可以肯定凌毅枫就是自己的梦中人。

凌毅枫胸膛上的胎记和那个刀伤的位置分毫不差,而且更让人惊讶的是,那个胎记像极了刀疤的痕迹。

如果这样都不是她的梦中人,那么就再也没有别人是她的梦中人了!

只是现在凌毅枫并不知道自己的前世,好像也不是很愿意去深究自己的前世。

但是,蓝可心坚信,他只是忘记了而已。既然只是忘记,那么就一定可以有办法让他想起来。可是她不可能一直去找凌毅枫,他也不一定愿意见自己。

那么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潜伏在他的身边,方便自己帮助他找回记忆!

“我要做你的贴身秘书!”蓝可心这个时候终于抬起头,望着凌毅枫的侧脸,一字一句地说出口。

“贴身秘书?”凌毅枫对于她的这个要求觉得有些新奇,“我已经有秘书了。”但他还是一口否决了。

“我是做你的贴身秘书,不是秘书!”

“哦?你倒是告诉我,什么叫做贴身秘书?”

蓝可心掰着自己的小手,“所谓贴身秘书,就是你工作的时候,我在你身边;你吃饭的时候,我也在你身边;你回到家里的时候,我还是在你的身边。”

“那我洗澡、上厕所、**的时候,你也要呆在我身边吗?”凌毅枫微微侧转过头,勾起一边的唇角。

“你!”

“我?我什么?”

“你耍流氓!”蓝可心吱唔了半天,终于说出这么一句话。

“洗澡上厕所每个人都会做的,我怎么就耍流氓了?至于**,我是个男人,也很正常!”凌毅枫瞥了她一眼,脸上带着明明就是你装纯洁的表情。

“你洗澡上厕所**,我当然不会呆在你身边了!这种问题,你还需要问吗?你问出了口,你就是在耍流氓!”蓝可心在心里恶狠狠地想:还想在我面前和别人**?既然肯定你是我的梦中人,我就不容许我梦中人被别的女人染指!

阴沉的天空果然下起雨来,雨滴一点一点地滴落下来,而后速度越来越快,凌毅枫将敞篷关上,车内安静到只有雨水击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

蓝可心见凌毅枫只是专心开车、也不回答自己的模样,不免有些心急了,“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凌毅枫刷的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侧过身子望着蓝可心,车内已经很暗了,偏偏凌毅枫也不打开车内灯。蓝可心只能看清他的轮廓,脸上的表情却是看不甚清。

“期限一个月。”冷不丁地听到凌毅枫说了这么一句话。

“好!就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蓝可心相信只要自己用心去帮他找回记忆,就一定来得及!

“那我以后跟着你去上班,跟着你回家。”

凌毅枫将脸靠近蓝可心,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淡淡的薄荷味和他身上特有的味道,蓝可心只觉一只大手抚在自己腰间,“跟着我回家?你不怕我吃了你?”

蓝可心的小脸又开始发烫了,她有些羞涩地发现,仅仅是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胎记,她竟然对于凌毅枫的举动没有了反感之情。脑中想的永远是,他是自己的梦中人,他就是自己的前世恋人,满溢的都是喜悦之情。

“不怕!这些我们都要写到合约里面!”蓝可心伸出手,没有什么威慑力地想要推开他的手。

合约?凌毅枫也不再调戏她,慢慢收回自己的手,隐藏在黑暗中的面容上,桃花眼微微眯起,涌现出危险的气息。

他再次开启车子,两人也没有再说话,一路相安无事。

“到了。”一只大掌揉着蓝可心的脑袋,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再让我睡会儿。”蓝可心有些不耐地挥动小手。

凌毅枫看着因为睡着了脸上微微泛红的蓝可心,那点朱砂痣在晕红中显得越发娇媚,微微嘟起的**唇瓣微微开启,脸上还流露出一种幸福的表情。

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慢慢俯下身子,将骨节分明的手指印在蓝可心的唇瓣上,一边轻轻摩挲,一边在她耳边轻声哈气:“想要我陪你一起睡吗?”

蓝可心觉得自己唇上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动,耳边又传来一阵一阵的瘙痒。她伸出手一把抓住唇边的“异物”,微微将头向后仰,避开耳边酥麻的感觉,方才睁开眼睛。

凌毅枫已经将车内灯打开,昏黄的灯光下,蓝可心只看见凌毅枫那张俊秀邪魅的脸正放大地对着自己,嘴角还带着诱惑的笑容,而自己手里抓着的正是凌毅枫的手指。

看凌毅枫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她竟然不想动,不想离开他的注视。蓝可心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凌毅枫的薄唇,他的唇虽然很薄,但是却不失一种简单邪魅的美,他的唇色是健康的红色,并没有像其他男人吸烟吸多了而变得紫红。

看着看着,蓝可心便觉得整个车内的氧气像是突然间被抽走了大半,整个人浑身竟然使不上力气,口中干燥难忍。

“你打算看我看到什么时候?”这个时候,凌毅枫突然出声说话。

蓝可心整个人一惊,不由转开眼神四处游离,自己怎么会望着一个男人的唇出神呢?即使这个人是自己的梦中人,自己也不能够失了女孩子应该有的矜持。

“你到了,赶紧下车。”凌毅枫抽出自己的手指,背靠着座椅,微微眯起眼说道。

“别的男人送女士回家,看到女士睡着了,都是等到她自然醒,绝对不会打扰她。你这个人真恶劣,非但把我头发弄乱,还趁机揩我的油,现在还用一副叫我赶紧下车,要不然你就把我扔出去的表情看着我。”蓝可心望着凌毅枫斜睨着自己的表情,心里有些委屈,嘟囔着小嘴说道。

“下车!”凌毅枫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鬓角,脸上带着理直气壮,完全不理会蓝可心说的话,勾起一边嘴角邪魅地笑着。

“你跟我一起上去,今天我们就把这合约定下来,明天开始我就作为你的贴身秘书,为期一个月。”蓝可心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恢复记忆的计划越快执行越好!

凌毅枫脸上露出好笑的表情,眉峰虽然是微微皱起,但并不是因为恼怒,却像是无奈的模样:“你确定?”

听凌毅枫这么一说,蓝可心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确定!”

“你不是住在冬暖暖家吗?”

“暖暖?”对啊,她怎么忘了她现在的家是暖暖的家。这个时候让凌毅枫和自己一同出现在暖暖面前,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因为湿了之后变得褶皱起来,脸上还有些晕红,头发更是杂乱不已,任何人见到了都会想歪的!

“你怎么知道暖暖家的地址?”蓝可心一转念,又颇有些惊疑地望着凌毅枫问道。

凌毅枫简直不能相信这个女人竟然可以拿到自己集团机密,他不想与她讨论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

随手摆了摆,“下车。”这两个字说得有些慢,透露出一股不耐烦却硬是压制住自己脾气的意味。

“电话拿来。”蓝可心摊开手,面朝着凌毅枫说道。

凌毅枫先是抿着嘴朝着蓝可心笑了一下,那笑容别提有多灿烂,而后猛地拉开车门也不顾外面下着大雨,快步走到蓝可心车门边,将她硬生生地拉出车外。

“你干什么?”雨一刹那便将蓝可心浑身上下淋了个遍,刚刚干了没多久的衣服现在又湿了个透。

“明天直接来我公司找我。”说完这话,凌毅枫再不看蓝可心一眼,一只手抚了抚自己的眉间,而后脚踩油门便走了。

蓝可心无奈,只好快步跑进了楼道。

“我回来了。”蓝可心打开门,有气无力地朝着房内喊了一声。浑身上下都是雨水,走在木地板上,走一步留一个脚印,走一步滴三滴水。

“你怎么搞得?浑身都湿透了,赶紧洗澡换件衣服吧。”冬暖暖从房内出来,一见这个场面,不由压低声音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蓝可心说完,“嘭”地一下锁上浴室的门。震得门外的冬暖暖心里一颤,蓝可心看起来火气很大。

等到她终于洗得舒舒服服,换上干净的衣服,走进客厅的时候。只见冬暖暖乖乖地坐在沙发上,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头微微朝下看,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蓝可心走过去坐在她的身旁,先是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和暖暖说这些事情。如果暖暖说她喜欢凌毅枫,而蓝可心自己又要告诉暖暖说凌毅枫其实就是她的前世恋人,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会不会就此因为一个男人决裂……

“有两个消息,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要先听哪个?”蓝可心用浴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一条腿盘坐在沙发上,眼睛望着暖暖问道。

暖暖眼睛先是瞄了瞄蓝可心,见她似乎没有太大的怒火,想来火气已经随着洗澡水的流逝而变小了。她微微鼓起一丝勇气,“坏消息,我还是先听坏消息吧!”

蓝可心静默了半晌,深吸一口气,“坏消息就是……你不可以和凌毅枫在一起。”

冬暖暖闻言,抬起头望着蓝可心,脸上的表情不是蓝可心意料中的受伤或是难过,而是松了一口气。

在蓝可心颇有些疑惑的当口,暖暖自己开口解释道:“如果说第一次和他是foronenight,昨晚我与他在一起算是赌博的话。那么当他把我放在一个房间里然后不带一丝犹豫离开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男人我不能和他在一起。”

“你不喜欢他吗?”蓝可心有些奇怪暖暖的态度,明明昨天还颇有些嫌弃自己碍事的态度,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豁达。

“给你看个东西。”冬暖暖蹭蹭蹭地跑回房间,然后拿出一个精美的礼盒,一打开原来里面放着的就是昨天晚上凌毅枫送给她的项链。

那个项链最为醒目的是中间一颗巨大的祖母绿宝石,而后一圈是由细碎的钻石构成,不可谓之为不名贵!可是蓝可心却也只是淡淡地瞧上了一眼,“你不要告诉我,你和他在一起,就为了这么一条项链。冬暖暖,我不认为你们冬家连条项链都给不了你。”

冬暖暖将礼盒盖上,而后抱在怀中,脸上一副说了你也不懂的表情,“这是别人送的,和自己买的不一样!”

“然后呢?你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冬暖暖见蓝可心除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之外,并不见不开心的情绪,便放心地坐在她身边,环住她的肩膀,“我不会和凌毅枫在一起,我也不喜欢他!”

“想不想听好消息?”蓝可心眼睛瞥了瞥暖暖道。

“坏消息对我来说都不是坏的,好消息当然听了!”

“我找到我的梦中人了。”说这话的时候。蓝可心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点点粉红,说话的语气也透露出丝丝羞涩。

“真的?带过来给我看看!”

“你认识的。”

“不会是温怀吧?那你还需要逃离美国做什么?”

“是凌毅枫。”蓝可心尽量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原来是凌毅枫。”暖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

“什么?是凌毅枫!”过了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转过头不可置信地望着蓝可心。

蓝可心微微低下头,嘴角牵起少许有丝无奈的笑意,“就是凌毅枫。”

“那我昨天还和他接吻?!”暖暖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蓝可心,脸上带着浓浓的歉意。

蓝可心深吸一口气,绽放出开朗的笑意,“谁还没有一两个过去呢?再说了,你不喜欢凌毅枫,我心里那块大石头也算是落下来了。”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却还是略微有些梗着,如果以后她和凌毅枫在一起了,一定要他去洗洗牙……

“他是**,这你不是不知道的。你真打算因为一个梦,和他在一起?”冬暖暖其实对于蓝可心这个梦中人一直不抱有太大的希望,梦这种东西最是飘渺,却没有想到竟然真的让蓝可心找到了!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既然我们前世有缘,今生又得以相见,就说明我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蓝可心信心满满的站起身子,手握成拳,双颊红扑扑的,很有精神。

“早点休息吧,我明天还要去找凌毅枫。他记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我后面一个月都会住在他那里。你要帮我一起瞒着温怀哥,好不好?”

“你要住他那里!你们俩是不是太快了一点?”冬暖暖上下看了蓝可心几眼,眼中明显透着几许促狭。

“你想到哪里去了?”蓝可心看着暖暖一脸促狭,用手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凌毅枫忘记了前世的事情,既然我可以看到我的前世,他也一定可以想起来。我去做他的贴身秘书,好想法子尽快让他恢复这段记忆。”

“这样子!”暖暖一脸若有所思,“真的不告诉温怀?温怀他……很关心你。”

“不要告诉他,若是被他知道了,铁定会把我架着送回美国的!现在,我只有等凌毅枫想起来,那样我就可以和他正大光明地在一起!”蓝可心先是剧烈地摆手,而后又紧接着做出祈求的表情。

“好吧,随便你,谁让我是你坚强的后盾!”冬暖暖无奈,只好慢慢开口说出保证的话语。

蓝可心笑着移开目光,只要一想到明天开始就可以和凌毅枫在一起一月之久,她的心里就欢腾到不行。

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连带着在梦中嘴角都是含笑的……

小说《霸情邪少:专宠小娇妻》 第8章  谈条件 试读结束。

霸情邪少:专宠小娇妻

霸情邪少:专宠小娇妻

作者:浅粟类型:总裁状态:已完结

写的真好,情节紧凑,跌宕起伏,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