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奶爸遇上奶妈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奶爸遇上奶妈免费章节阅读

时间:2019-07-17 09:29:01编辑:曾辕铭

该小说叫做奶爸遇上奶妈,在这里可以看刘健张曼小说阅读,《奶爸遇上奶妈》是一部短篇小说小说,小说十全十美,无与伦比,文笔犀利,值得一看,《奶爸遇上奶妈》小说是一本短篇小说,这里提供主角是刘健张曼的小说,奶爸遇上奶妈内容扣人心弦,蹙金结绣,文章雅致,强势推荐,...

《奶爸遇上奶妈》 第十九章 免费试读

那一天早上散会之后,张曼就按照唐沁查到的地址,找去了华威装饰公司。

前台边小姑娘的知书达理,并没有让张曼觉得这家公司出现了什么问题;前台的小姑娘打过电话之后,告诉张曼,他们经理此时并不在公司。

其实连前台都不知道的是,就在张曼来之前,公司里面正在经历着让人窒息的氛围。

华威装饰的财务经理拿着一份报表去找经理签字的时候,却被经理的秘书告知,经理今天并没有来,电话也打不通;经理没来,秘书以为只是偶然情况,但财务经理却察觉到了异样。

因为他来找经理,并不只是为了一份财务报表,还因为公司的账目好像出了一点问题。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财务疑似出现的问题和经理的“失踪”很快就被几个部门的负责人知晓了。

华威装饰是一家小型的私企,老板疑似失踪,员工只能找老板娘;张曼到的时候,几个负责人正团在公司副经理的办公室,给老板的老婆打电话。

这个一通电话,基本确定老板是失联了,因为老板他老婆从昨晚就没打通过老板的电话。

被告知经理不在,张曼只好转而找除经理之外可以负责人的人。

于是,前台又拨通了一位副经理的电话,没过多久,一个中年男人朝前台这边走来。

前台的那个小姑娘告诉张曼,走过来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他们副总经理,叫洪亮。

“你好,我是英大置业市场部的张曼。”

张曼走上去,递过一张自己的名片。

“张经理你好,不知张经理找我们徐总有什么事?”

中年男人接过名片看了一眼问道。

“洪经理知不知道二月份,我们英大置业曾将华府别苑一部分的装修工程外包给你们的事,我来就是想找你们徐总核实一下这个情况的;只是很不巧,你们徐总不在。”

“华府别苑?张经理不会弄错了吧,我们去年底就已经承接了龙科地产新开发的金阳广场和碧水华庭的工程,怎么还会中途再接你们华府别苑的工程呢;张经理你一定是弄错了,肯定不会是我们华威装饰,要不------”

此时,洪副经理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刚一挂掉却又响了起来,面色稍显凝重的一下,张曼看出了应该是有什么事情,便说道:“洪副经理有事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我也正好回去再核实一下,说不定是真的搞错了。”

洪副经理也真爽快,连说了两声“不送,不送”就转生走了进去。

看着这个洪副经理有些紧张的模样,张曼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其中会不会出了点什么事;至于是什么事,她猜不到,但肯定是出事了。

工程部那边反馈的信息,确实是外包给了华威装饰,但这个洪副经理却说他们只承接了龙科地产的工程,张曼越想越觉得这里面出了什么还不知道的大事儿。

张曼转身走出门外,一个擦身而过的拎着水桶和拖把的保洁阿姨嘴里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唉,又得找工作了。”

虽然是很不经意很轻声的一句,但张曼还是听到了。

张曼小跑两步追了上去,叫住那个保洁阿姨:“阿姨你好。”

“你好,姑娘。”

保洁阿姨也停了下来。

“阿姨你刚刚说又得找工作是怎么回事,这家公司发生什么了吗?”

张曼指着身后的华威装饰问道。

“唉,别提了,这家公司的老板失踪了。”

保洁阿姨叹了口气。

“失踪?”

这可是一件大事,按道理像保洁阿姨这类的人是不会也不应该知道的,“阿姨你怎么知道的?”

“唉,我刚刚打扫,经过那个副经理的办公室门口听到的。”

“副经理?就是刚刚进去的那个?”

“对,就是那个。”

“谢谢你啊!阿姨。”

张曼道了声谢,保洁阿姨就摇摇头走开了。

老板失踪,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这年头,失联跑路的私企老板或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那可多了去了。

虽然只是从保洁阿姨那里听到的消息,但张曼确信这不是空穴来风;感觉到事态的严重,张曼没再停留,赶紧进了电梯,赶往公司。

从见到李静和刘健说第一句话一直到回程的路上,拉拉一直没什么愉悦的心情;坐在车里,她脑海里想的只有李静,那个看上去优雅端庄,又不失那种诱人的魅力的女人。

如果把自己比作娇艳的玫瑰,那么李静一定就是那种空谷幽兰般的存在;虽然大多数的男人对于玫瑰不能自拔,但空谷幽兰般的女人都是男人心中的向往。

只简短的一次见面,但李静,已经在拉拉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一个张曼,拉拉已经够烦恼的了,现在又多出一个李静;虽然她和刘健表面上没什么,但是女人那颗猜忌的心,还是让拉拉不得不多想一点。

和张曼比起来,李静虽然没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也没有过人的身份;但很难说,李静就不是那种大隐隐于市的女人。

挂在心头小小的烦恼还没散去,更烦恼的事情就来了。

等过一个红绿灯,再往北,拉拉就看到了一方大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像是在等车的样子;看一眼刘健,拉拉以为坐在驾驶位的刘健不会注意到右前方路边的那个身影。

但拉拉却不知刘健已经先她一步看到了,拉拉的眼神看向刘健的时候,刘健已经拨了转向灯并且把方向盘打了过来,沿着路边花台的侧边滑行过几十米。

刘健停下车的时候,张曼也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在这也会遇见。

“刘健!”

“你怎么没开车?”

“同事借去了。”

“去公司?我送你吧。”

张曼没有推辞,开了车门上了车。

拉拉不可避免的跟张曼客气的打了声招呼,但那客气却是实实在在的装出来的;因为刘健发动汽车的时候,很明显的就能看到拉拉脸上刚刚不愉悦的心情又加重的几分。

“一方大厦,你怎么会来这里?”

刘健半扭着头问张曼。

“业务上的一点事。”

张曼说这句话的时候,潜意识的先看了拉拉一眼;可能是拉拉的存在,张曼并没有告诉刘健华府别苑的事情。

“对了,上次在医院你那个朋友,哦,梁莹,她前几天去找我买的一份意外险办好了,我昨天给她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接通;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因为还需要她签几个字。

“行,我回公司就帮你联系。”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你那个朋友既不是投保人也不是被保险人,而是受益人。”

刘健这么一说,张曼也觉得有点奇怪,梁莹是单身,谁投的意外保险会指定他为受益人呢?也许------

“投保人和被保险人是不是叫何伟?”

张曼觉得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你怎么知道?”

只顾着和张曼聊天的刘健,并没察觉到拉拉脸上一阵阵的乌云;张曼当然也不会察觉到,因为她坐在后座,只能够看到拉拉乌黑的秀发。

耐不住自己就这么被当做一个透明人的存在,拉拉带着点怨气跟刘健说道:“前面那个商场放我下来吧。”

无动于衷的刘健还若无其事的问了句:“怎么,你不回公司?”

“不回,行了吧!”感叹号的存在,并不是因为任何的兴奋,而是拉拉心里满含的怨恨,“管那么多,你还是关心别人吧。”

用力的关上车门,拉拉转身走进了身边的人群里,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从早上进到公司开始,许攸已经一连接待了六个新客户;只是,六个新客户无一例外的都是男性。

稍微有些印象的,可能就是那个连续挑看了十几张女性注册客户的照片,都觉得不满意的一个像是暴发户的五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个才二十五岁,急急忙慌的着急着找媳妇儿的男生。

那个一脸暴发户模样的男人虽说不是五短身材,但估计也跟那武大郎差不了多少。

武大郎抱得美人潘金莲那是天意,没成想眼前这个男人要求也不低;标准说出来,差点没吓掉许攸惊愕的下巴。

三十五岁左右的年龄,长相却要像二十五岁;长得好看,皮肤白,而且还是自然美;能够持家,还不多事;懂得打扮,还得不乱花钱。

这奇葩要求,听得许攸简直就像是在云里雾里。

许攸纳闷儿了,三十五岁怎么就能长成二十五岁的样了,难不成得是天山童姥?“所以要自然美、皮肤白啊!”暴发户的解答,许攸算是醉了。

就这标准,甭说找老婆了,就是找保姆,估计都难于登天。

好不容易打发走那暴发户,许攸才算松了口气;要是再让他说下去,许攸估计连吃午饭的心情都没有。

跟那个暴发户不一样,二十五岁那男生并没什么要求,只要看着对眼有感觉就行;至于年龄,也不像那暴发户似的要找个比自己年轻多少的。

可话又说回来,他要是想找年轻的,还不得去幼儿园;许攸想想的时候,笑了笑。

“年龄有要求吗?”

许攸还是开玩笑的问了一下,可能也是刚刚那个暴发户让许攸紧张的心情还没完全放松下来。

“不能大过三十岁吧,但也不能小于二十五岁。”

幺,一个男人不想找比自己年轻的,还是这么多年,许攸第一次碰到。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想找一个成熟点的,现在的小女生都太幼稚了。”

“怎么才算成熟?岁数大也不一定成熟啊。”

这话说的也是,许攸就三十了,可有时还觉得自己像个孩子一样,看到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还会像小女生一样兴奋的尖叫起来。

怎么算成熟?

小男生略微皱眉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后又抬头看了许攸一眼:“想你这样的就行。”

“我!”许攸乐了,“我也不那么成熟啊!”

“反正就差不多吧,貌美的问下,您有三十了吧?”

虽然不应该这么问一个女生,但许攸却没有在意的说道:“对,正好三十。”

“看着不像。”

小男生一句话,却也说得许攸心里乐了一下,“反正我也没什么要求,就是想找个成熟点的;年龄嘛,就二十五到三十之间。”

“纳了闷儿了啊,这老男人要找年轻的,年轻的却要找成熟的;你说这时代我们是跟不上了,还是我们跟这时代就没在一个地域过呢?”

好容易闲下来,许攸跟身边也已忙完的那个要好的同事说道。

“行了,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看人家?谁啊?”

“刚刚那小帅哥啊,人家才二十五就知道要找媳妇儿了;你呢,都已经奋斗在剩斗士的道路上了,还不急不慌的呢,都不知道你想的什么。

我告诉你,再不把你那思想改改,等那些个好男人都被别人挑完了,你就只剩下哭的份儿。”

朋友这么一说,许攸猛地想起了老太太给介绍对象那回事,看一看表,这不就午饭的点儿嘛;既然是午饭的点儿,许攸惯性的看了下手机,心里念叨着:千万别打电话啊,千万别打电话啊。

只是,现实往往就是那样,你越不想发生的事,往往就越可能发生,还总是在你毫无准备的时候。

许攸悬着的心在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里因为手机没有出现任何异响而放下了,可就在同事叫她一起去楼下吃午饭的时候,手机还是想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许攸不得不重新拾起悬着的心按了接听键。

不出所料的,电话那头是老太太托王阿姨给介绍的对象,叫陆涛。

陆涛约许攸在新天地二楼的一家西餐厅见面,说是已经订好了位子。

去还是不去,许攸纠结了好一会儿。

但,还是去了。

新天地,许攸想到了谢欢的宠物店,悻悻的笑了下,应该是想到了怎么“化解”这场约会,让它顺利“流产”的办法。

中午的时候,西餐厅基本没什么吃饭的人,许攸到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

门童问有没有预订座位,许攸说是一个姓陆的先生订过了,前台查询了一下,就把许攸领到了比较靠里面的一个座位。

许攸刚刚坐定,翻开服务生递过来的菜单,陆涛就随后赶到了。

陆涛,三十岁,上海财经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金鼎咨询公司客户经理,而金鼎咨询公司就在新天地的B座。

两个陌生的人,并没有侃侃而谈的场面,差不多就零星的交流几句;尤其是许攸,好像跟盘子里的牛排和那份水果沙拉才是最熟悉的。

陆涛刚想要说什么,许攸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而且看表情,打来电话的这个人好像并不是许攸乐见的人。

挂了电话,陆涛问了一句“你朋友?”

“不是,前男友。”

许攸回的很干脆。

“前男友?”

陆涛似乎是想确认一下。

“对啊,前男友。”

这刚说着,许攸说的那个“前男友”就找来了。

许攸的“前男友”是谁?一出场才知道,原来就是谢欢;这就可以理解了,为什么许攸刚刚经过谢欢的宠物店会悻悻的笑一笑走进去的原因。

一场“约会”,因为许攸“前男友”的突然出现,就那么戛然而止了。

小说《奶爸遇上奶妈》 第十九章 试读结束。

奶爸遇上奶妈

奶爸遇上奶妈

作者:西诺类型:短篇状态:已完结

文笔细腻,人物描写生动形象,经典之作,凡人之后无修仙,看过最好看的一本小说,没有之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