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幸孕成婚:Boss老公,偏执宠》全文免费章节在线试读 黎夏司夜宸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22 12:47:19编辑:丁帥希

主角分别是黎夏司夜宸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幸孕成婚:Boss老公,偏执宠》小说是一本总裁小说,凤倾长安原创小说《幸孕成婚:Boss老公,偏执宠》,幸孕成婚:Boss老公,偏执宠小说精妙绝伦,沈博绝丽,不能赞一词,强势推荐,这里提供幸孕成婚:Boss老公,偏执宠黎夏司夜宸小说,带您一起赏读小说《幸孕成婚:Boss老公,偏执宠》,...

《幸孕成婚:Boss老公,偏执宠》 第一章 散幽情於曩昔,凝浩思於典坟 免费试读

怀真俗外,流念仙家。

抚龟鹤而增感,顾蜉蝣而自嗟。

乃炼心清志,洗烦荡邪。

凝魂於秘术,驰妙於餐霞。

云梯非逺,天路还賖。

情恒寄於緜邈,愿有托於灵槎

大离乾符六年,天下承平,正是安居乐业的气象。百姓的日子过得十分舒坦。

叙州城,泰富楼,二楼众雅间,店小二伺候着几位客人,“飘香牛肉来喽,几位爷,请品尝。”

“嗯”气质清逸,一袭青衫聂虚应了声,对同桌好友两位好友古玄通、铁如意说到:“鲜的很,透着香,来来来,你两都动筷子”,旁边早忍耐不住的胖子古玄通一下站起来,店小二立刻夹起一份,递到这位穿着一身锦衣,却丑如猪的胖爷面前,赔着笑,心理却低估道“这聂大爷身高九尺,玉树临风,怎么偏偏就交了这么一位爷,偏偏关系还还好的很。”

聂虚虽然叫着两位好友吃这美食,自己却没动筷子。反而是望着这泰富楼外出神。这泰富楼地处叙州城东北,三层高百尺有余,拾阶而上,桌椅摆布的极为雅致。三楼极显目处有前朝玉贵妃手书“望云”二字悬于正中。

泰富楼自落成多有风侵雨蚀之虞,后经修缮,稍易其制,方得保全。所以每天接待多少客人都有定数,聂虚自雅间远眺,叙州风光正尽收眼底,正好今日天朗气清,流云四散,没什么初春寒意,天边远远灵禽高翔而下。落入远处英招山,山上花树扶疏,错落有致。

不久,聂虚又回过神来看着两位同伴,左手古玄通是叙州首富独子,但是天生有些丑陋自卑。旁人大多喜欢说他家为富不仁才生的如此之丑。不过说实话,家里在城东,修了一座占地极广的庄园,叫古园。

整体曲折层叠,贯通前后。地见方九百亩,又筑开一池,自城外引水入园中,弯弯曲曲,共有六折,每折建一桥,共有六桥。池边有长廓曲榭,回护其间,前后照顾,侧媚傍妍。时常小艇三五个在岸泊着供他游玩。池边一带名为小苏堤,垂柳无数。苑中错落好些大树、虬松、修竹。间杂蔷薇、牡丹、海棠、石榴,亦有桃李梅杏菊荷之花,至于种种不知名瑞草奇葩各自无数。

苑中假山一小者用太湖石堆砌出来,嵌空玲珑;一大者用黄石叠成,高至数丈,苍藤绿苔,斑驳缠护,亭榭依之,花木衬之。撮要提纲,则水边有山,山下即水,空隙处是屋,联络处是树。有抬头不见天处,有俯首不见地处。他住在园中一座小楼里,取名古楼。极少出门,也就自己和旁边铁如意叫得动。

至于铁如意,其父是叙州府同知。生的五大三粗,黑脸虬髯。时刻想当个大侠客,却时常被自己老子收拾的服服帖帖。加上自己这个小家族公子,三人按理说八竿子打不着,然而三人却是至交,着实令人惊异。

“座上三位爷,听我说这汤,精选这蜀南上等嫩黄牛肉,先用米醋...”小儿正要为三人介绍下这道名菜,旁边一个黑脸大汉嘟囔着“闭嘴”,只见大汉铁如意左一口肉夹进嘴里,右一杯本地特产的五粮酒下肚,“嗯,要的,要的”黑脸大汉模仿中原帝国使者的口语,拿腔拿调,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聂虚见状,只得苦笑道“糟蹋,铁哥你净是糟蹋,这酒怎么能这么喝,叙府五粮液呀!”

聂虚话还没完,胖子古玄通跟着起哄,嗓门高亢的很,“叙府五粮液啊,啧啧,好酒要这么喝!”只见古玄通右手三指捏杯,“哼”,红眼一瞪黑脸大汉,左袖袍呼啦一甩,酒杯至于鼻息鼠须半寸处,轻轻一嗅,摇动酒杯,一抿而下,打了一个轻嗝。

“嗯,刚中带柔、甘醇劲爽!”聂虚大拇指一翘,“胖子,你是真行家呀...”

“得嘞,聂虚你小子少卖弄陈词滥调吹捧这肥猪了,小二赶紧上硬货,好几天没来,馋啦”黑脸大汉铁如意常来,和店小二熟得很,很是没架子,店小二听黑脸汉子嚷道,也不惧,当下打个哈哈,转身轻轻推开雅间大门,跑屋外栏杆处,一扯长腔:“雅间香辣羊腿上喽”下面立即有人应道“好嘞,马上!”

这时,聂虚忽然听得耳边传来一阵吵嚷,不禁回头往下二楼看去,“你这厮,明明有好酒,偏偏给道爷这烂谷子酒,快快换美酒来,道爷闻见啦,酒香浓郁,水引甘澈,哈哈,叙府五粮液...”

一个身葛布道袍,朝云髻用发簪别住,身高九尺,背负一奇古古剑,狂须长髯的道士大迈步走了进来,捉住另一名小二胳膊就像提了个小鸡似的。

“这泼道太可恶”铁如意闻声也从缝隙里看到这事,说道,“待我去理论一番,那小厮和我倒也颇熟。”刚撸起袖子,聂虚连忙一把抓住,“铁哥等等,我大离崇尚道教,先皇祖帝有令,凡我大离百姓酒肆遇上道士化缘,一律应须供奉,这道人化缘讨酒倒也并非完全无理取闹”“这我知道,只是看不惯这骗吃骗喝嘴脸,要饭吃还嫌馊”略微想了下,铁如意也就坐定不动,只是眼睛却死死盯着那奇怪道士。

楼下小厮连连讨饶,内里老掌柜早听见,连忙陪着笑脸悠了过来,“道爷息怒,本店本小利薄,招待不周您老千万别生气。这小厮刚来生疏,您犯不上和他计较”

老掌柜转过去看着小厮,骂道“还愣着干嘛,赶紧给道爷重新上壶好酒”,“哼...这还差不多嘛...就...一坛上面的五粮酒就好”老道应到。

老道拉了长腔,却狮子大开口。只是老道忽然回转头来,忽然盯了楼上聂虚一眼,聂虚立刻感觉被电了一下似的,脑海里莫名多了句话,“小子,日落时分东门外三里处大树下待我!”“神目如电,法力传音!”,聂虚脑袋蓦然冒出这两个词,“这厮可恶!”,铁如意见那老道得寸进尺,作势就要去理论。又被聂虚连忙拉住。

“你,这”老掌柜饶是圆滑务必,也不禁生出一丝嗔怒,强压不快,“道爷见谅,这叙府五粮液就这一坛,被楼上几位爷早先定了,要不您去别家看看,您请了”

“窖藏蕴佳酿,好酒才甘醇”老道抽动鼻子,自言自语,浑然没有听见掌柜的话,仿佛陶醉在酒香里。

聂虚一听,觉得觉得这老道有些神异,加上刚才目受一击和传音,聂虚相信绝不是错觉,自己家传功法武学,自己早已练至上佳之境,别人看自己是整天游手好闲,纨绔子弟,自己却知道自己的实力,绝不是普通的江湖武师可比,连大哥都评价自己在军营肯定是十夫长的实力,但是看老道却是看不透,便走出雅间,倚在栏边道:“独乐不如众乐,独饮不如众饮,还请高道楼上一叙,如何?”

“好一个独乐不如众乐!”老道闻言,也不客气,大步跨前,被抓疼的小厮心里纳闷,这么高的楼梯,怎么这牛鼻子三两步就上去了,莫不是还是个武林高手,想到这儿,吓得连忙砸砸舌头,溜到后厨。

“人都说出家人粗茶淡水,修身养性,不知道高道为何不忌荤腥?”盯着抓向盘中牛肉毫不客气的大手,大喇喇搬椅子坐下,旁若无人的道士,聂虚有心一试,率先发难。

“哈哈哈哈,哪那么多穷规矩,酒肉穿肠过,道祖心中留,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老道丝毫不顾及出家形象,一手抓起那飘香牛肉往嘴里塞。那铁如意火爆脾气那受得了这般傲慢,蒲扇大掌一拍桌子,就要开骂。

“入我口来”老道忽然轻喝一声,声音不大,聂虚却觉得心头一震,仿佛被人用铁锤敲了一下,砰砰乱跳,心慌的急,铁如意也是一呆,只见道士手边酒罐里的酒立刻瀑布倒流,化作酒龙,老道嘴一张,接住酒龙,把众人楞的目瞪口呆,铁如意的一把火愣是生生压下,“这老道是高手,绝对的高手,外家武术练至第五重境就可以炼气为罡,搬挪外物,我也不是没见过,可像老牛鼻子这样举重若轻,不着痕迹,透露无穷玄奥。我哥都不行,远远地不行”那铁如意看上去粗鲁,心里却是一点都不傻。

“美酒郁清香,盛来琉璃光,今日得见高道仙容,我等粗俗无礼,还请满饮。”聂虚又斟满小二新上美酒,对道士敬酒说到,“高道性情中人,倒显得我等粗俗,不过饮酒之乐,关于酒、在于情、重于缘,今日三者皆有,敢不倾杯一醉?”

“哈哈哈”老道一饮而尽,满手油污在桌布上搓了搓,“老道我已酒足饭饱,他日有缘再会,感谢小哥今日之情,老道送一偈语‘生来糊涂去时迷,空在人间走一回。生我之前谁是我,生我之后我是谁。不如不来亦不去,也无欢喜也无悲。”

说话间,三两步已迈出楼外,聂虚暗暗嘀咕老道偈语,似乎有所悟间,忽然发现老道已走,顾不得礼仪,直接翻窗而下,发现老道已朝东门外走去,此时已是不过初春,东门这处桃林却桃花盛开,落英缤纷,游人络绎不绝,聂虚怕失了人影,连忙施展家传“无回步法",远远吊着。老道走的晃晃悠悠,不紧不慢但聂虚偏偏就是追不上,内心越发笃定老道就是奇人,尤其是老道的偈语,聂虚总觉得怪怪,似有所悟,又不明了,心里痒痒。就这一会走神道人却不知何处去了。想及那落日相见之言,急忙朝东门外奔去。

果然在一棵古树下老道正在那站着,虽是随意一站,却像一座大山般!走到近前,聂虚倒头便拜。“看高道举止脱俗,道存心中,应是修仙前辈吧,弟子聂虚自幼熟读百书,知道世有道有三千,入法万门,便不恋红尘,甘求修道之法,修真之术,还望高道收纳弟子留身边做牵马执鞭之劳。”“哈哈,道友快免礼,‘迷恋世俗红尘行,一朝相逢梦初醒’,师傅我是万万不敢做的。"聂虚疑惑万分抬头看着老道,揣摩老道话语,莫不是没有收我为徒之意,略一思付道“道友不敢当,弟子粗鄙,但向道心诚,颇信因缘,性喜洒脱,高道不愿收弟子为徒,弟子也不愿强人所难,但求高道点化一二。”"恩,好好好"老道一连叫了三个好。“今日你我相逢,一切皆是因果,一切皆是劫数。我有宝物八样,道友可择四件,一结仙缘”

“那不知道能否先看一看”聂虚笑道,“可”道士应了一声,袖中飞出数道流光。其一一支纯金小箭,有尺长,篆刻无穷符咒,金光灿烂;其二一绿色竹简,青翠欲滴,像雨后新竹充满勃勃生机;其三一赤铜色帛锦,像是一卷无上经书;其四一把小石戈,古朴蛮荒,还有滴滴血迹;其五一座玉峰,绽放五彩霞光,绚丽无比;其六一把墨色仙剑,剑气吞吐不定,无比骇人;其七一枚巴掌大符敕,九龙环绕;最后一残破巴掌大黑铁城池,平凡的不能再平凡;聂需只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道“弟子想取那竹简,经书,石戈,城池”

道士顿时大惊失色,良久道了声道了声“罢了,反正都是你之故物,全是天意,天意啊!”正当此时,忽然轰隆一声一个炸雷,旁边古树随即一分为二。只见袅袅青烟。道士脸色忽然变的绛红,张嘴一字字说到“你记住,以后一定要把他们都寻回来…"说罢,手一拂仙剑,玉峰,符诏,小箭便化光而去,杳杳无踪。聂虚还沉浸在骤得仙缘喜悦中,对老道所为所说不免感到不知所以,心中淡淡失落,也以为是不能把全部宝物收于囊中的贪心作祟。随后,双眼一黑,随即聂虚便昏倒了过去.........

 

幸孕成婚:Boss老公,偏执宠

幸孕成婚:Boss老公,偏执宠

作者:凤倾长安类型:总裁状态:连载中

一本很用心,也很值得去看的书,肥龙用他的笔,描写出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阴司有序,黄泉渡命一家深夜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