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情深几许,共白首凉安夏槿by欣子完整在线阅读 凉安夏槿全章节阅读

时间:2019-05-15 14:13:01编辑:吕金霞

内容值得人回味,简明扼要,实力推荐,小说讲述凉安夏槿之间的故事,《情深几许,共白首》是言情小说的小说,《情深几许,共白首》小说主角是凉安夏槿,情深几许,共白首小说悬念重重,《情深几许,共白首》是由青柠的言情小说,小说字斟句酌,笔底烟花,不蔓不枝,堪称经典,...

《情深几许,共白首》 第五章 乡下生活 免费试读

刚吃完晚饭一会儿,家里就照常来了一位小客人。

她穿着一条极为美丽的公主裙。

波纹层叠的丝质设计,若有若现的缕缕蕾丝裙摆十分美丽,配上一条淡粉色的丝质飘带,环绕于身,随风飘摆,简直美丽极了。

没有束缚的长发跟随着她轻快的脚步一起一伏。

她本身就比衣服还要美丽,宛如一只高贵的白天鹅。

她轻哼着欢快的小曲,在看到夏槿的时候突然愣住,过了一会后,她连忙跑向坐在沙发上的陈若星怀里,悄悄的问,“陈阿姨,那小孩是谁?”

“她已经成为凉家的一份子了。”

“什么意思?是说她是凉安的妹妹吗?”

“半岛真聪明。”在一旁的凉安之拉过半岛,对她说,“正巧你来了,把凉安喊下来吧。”

“yes,sir!”半岛做了一个敬礼的动作,赶紧朝楼上跑去,经过夏槿旁边的时候,还不忘给予夏槿一个友好的笑容。

夏槿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小腿在不停地颤抖,所有的一切都陌生的可怕。

不到一会儿后,半岛和凉安就下楼来了。

凉安之抱着全身瑟瑟发抖的夏槿对凉安说,“凉安,现在已经到你去乡下锻炼的日子了,我已经给你找了一户人家。明天就出发。”

“那里有钢琴吗?”

“没有。”

“那我不去。”

“凉安,我这是通知你,你该明白。”

陈若星明白这是凉安之家族一贯流传下来的风俗,便对凉安说,“凉安,去那边也才几个月而已,过不了一段时间就可以回来了,你该明白你爸爸的苦心不是么?”

漆黑如夜的眸子仿佛一个空洞在吸附着什么,他的脸冰冷如霜,“嗯。”

“我也要去!”一直沉默的夏槿突然说道。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凉安之最先回过神来,“小槿,你可以不用去哦,毕竟你刚来凉家。”

“我想陪哥哥一起去!”

最后拗不过夏槿,凉安之便允许她跟凉安一起去乡下。

“我也要去!”半岛也兴奋的大叫起来。

“不行哦,半岛的话可不行,你家人肯定不同意。”

“没关系!我可以劝妈妈!妈妈可疼我了。”

“哈哈哈!”凉安之忍不住大笑起来,“就是因为疼你,所以才舍不得你去受苦啊!”

半岛委屈的垂下脑袋,无精打采的看向凉安,“凉安,也许我真的无法陪你去了,我等你回来!”

凉安淡漠的看了一眼半岛,便朝楼上走去。

……

清晨。

一大早凉安和夏槿就出发了,等半岛赶来准备送他们的时候,人都离开了很久。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又坐了好几个小时的兰基博尼才终于到达小村外。

望着曲折陡峭的小路,凉安轻皱眉头。

司机替他们把行李拿下来后,恭敬的说,“少爷,接下来的路你得自己走。这上面画红圈的就是你要住的家。”随即递给凉安一张地图。

凉安接过地图之后,司机仿佛怕凉安反悔要回去便急忙上车,调转车头,扬长而去。

“猴子。”凉安对着快要消失不见的车影,轻声说道。

“诶?哥哥喜欢猴子?”

夏槿睁大了眼睛,望着凉安。

凉安淡漠的看了一眼夏槿,然后提起行李的手把朝前走去,行李的轮子在凸凹不平的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夏槿愣了一下,然后拉出自己的行李紧跟上去。

“猪头,你是不是有病?”凉安一边行走一边说,“竟然放弃过好日子来这种地方陪我受苦,脑子被烧坏了吧?”

夏槿着急的直直摇晃着脑袋,“哥哥说错了,夏槿没有病!夏槿非常的健康!”

似乎理解错了吧……

凉安坚决相信他跟这家伙有语言沟通障碍。

在来的时候凉安坚决说过不会帮夏槿,但在途中凉安还是忍不住替累的气喘吁吁的夏槿拿行李。

等找到那户人家时,天气微微暗下来了。

凉安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座瓦房子。

那是一间低矮破旧的南房,屋里终年不见阳光,昏暗潮湿,墙皮早已脱落了,墙上凹凸不平,危危地立在陌旁。

凉安拉着行李走到窗户边,透过窗户往里面看,什么也看不清,只觉得脖子上有点凉飕飕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在朦胧日光的照射下,隐隐约约有些白光,一片片幽幽亮亮的。

好半一天,凉安才终于消化他要住在这破房子几个月的事实,他提着行李慢悠悠的走进去。

他仔细打量着这个并不属于他的房子,灯罩上的蜘蛛网在微弱晨光下随风颤动,而桌上的相框里是被撕掉一半的相片。房里只有一个不到一平米的窗户,深蓝色的壁纸常年在潮湿的环境下已经开始腐烂发臭。

走了一天疲倦的凉安此刻只想倒头就睡,可是土坑上的床凌乱不堪,让他不由自主的感到厌恶。

夏槿放下行李,整理了一下床,顺便拍掉上面的灰尘,然后笑嘻嘻的说,“哥哥,请坐!”

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凝眸时如波澜不兴的黑海,流动时如空中飞走的星星此刻倒影着夏槿的

模样。

她刚才的动作仿佛在做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

难道说,她以前的生活都是这样的么?

凉安不想再多想。他并没有坐下,而是放下行李走了出去。

屋里难闻的气味让他忍受不住。

凉安一直在门外晃荡,夏槿陪伴在他身边。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凉安透过黑幕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黑影走来。

等终于看清的时候,才发现是一个已经有些苍老的女人。

她扛着锄头,手里提着篮筐。

看到两个孩子,她淡漠了望了一眼,然后走进残破不堪的小屋。

把东西放下后,女人直接倒在床上,对随后进来的凉安和夏槿说,“你们两个现在去做饭,土豆放在篮筐里了。哦。对了,以后叫我程二嫂就行了。”

凉安的一双眼睛冷冷地闪着寒光,似乎是自森森的剑影。“凭什么?”

“凭什么?”程二嫂突然直起腰,两只沧桑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凉安,“凭你现在在我家!”

“谁稀罕。”凉安冷笑。

程二嫂因为生气面部微微扭曲,如鹰般的眸子闪着凶光,她仿佛在极力的掩饰自己的怒气,喘着粗气。

“那你现在给我滚?”

凉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准备离开却被夏槿拉住。

夏槿惊慌的来回看着他们,然后着急的朝程二嫂鞠躬一直说着对不起。

凉安甩开夏槿拉住他手臂的手,厌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对着程二嫂说,“说到底,你不也是收了我爸爸的钱么?有什么资格赶我走?”

程二嫂凶恶的瞪着凉安,然后快步的走过去,拉住凉安的手臂,恶狠狠的说,“臭小子,你也别忘记了,你爸送你过来就是让你受到考验,而且你爸可跟我说了,怎么样对你都没关系呢!”

程二嫂肆意的笑着,鱼尾纹皱成了一团。

夏槿害怕的看着程二嫂,全身都在颤抖着,仿佛眼前是一个恶魔。

凉安毫不畏惧的与程二嫂恐怖的视线对上。

两个人互瞪了许久,程二嫂终于松手,继续躺回在床上,“小鬼,你最好是别再惹我,还有,晚饭要么自己做,要么就饿肚子,至于睡觉的地方,你们自己想办法。”

凉安冷漠的看了程二嫂一眼,然后提起行李准备离开,程二嫂的话却又传入耳中,“你应该知道你离开的后果,凉安,你也应该明白你爸爸送你来这里的目的,若你没有学会独立,经历磨难,你认为你有资格回去么?才刚来就畏缩害怕了吗?小鬼,还是滚回你妈妈的肚子里去吧。没用的母亲生出一个没用的儿子,呵。”

“砰——”

行李被狠狠推倒在地,凉安仇恨的斜视程二嫂,一双漆黑如夜的眼睛此刻像在夜晚中闪着凶光的恶狼。

程二嫂冷笑,还未来得及开口就看到凉安捡起土坑旁边的砖头狠狠的朝她砸去。

“谁准你说我妈妈的!”凉安怒吼。

程二嫂反应灵敏的急忙闪到一边去,才防止被砸到。

可是砖头却砸在了床上,碎掉的砖块堆在了床上。

程二嫂怒瞪着凉安,青筋在她额头上若隐若现,她大步流星的抓住凉安的手,把七岁的他拖到门外。

夏槿害怕的全身都在颤抖,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是恐怖的,只想离开这个让她感到害怕的地方。她恐惧地畏缩着,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要把她吞噬掉,迎面是无尽的黑暗。可立马她仿佛意识到什么,着急的跑出去。

刚跑出屋外,就看到程二嫂一只手禁锢住凉安的手,另一只手拿着木棍狠狠的打向凉安的**。

七岁的凉安挣脱不开一个大人的束缚,只能瞪着程二嫂,忍受着木棍砸下来的疼痛。

一下一下又一下的砸下去。

可他却强忍住不哭出声来,每当木棍砸下去的时候,他只会发出轻微的闷哼声,他倔犟的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堆积在眼眶中的泪水还是泄露了他的心情。

夜空,亮晶晶的星儿,像宝石似的,密密麻麻地撒满了辽阔无垠的夜空。乳白色的银河,从西北天际,横贯中天,斜斜地泻向那东南大地。

夏槿害怕极了,连大气都不敢出,心砰砰直跳,仿佛有小兔子在心中蹦来蹦去,总觉得有个灾难飞鸟似的在天空中飞来飞去,随时都有可能砸到她的头上。

可明明心惊胆寒,冷汗直流,双腿发软的她却痛哭的跑上前,紧紧的抱住凉安。

木棍便无情的落在了她**上。

因为疼痛,她哭出了声,可却不松开护着凉安的手。

满天的星星,像黑夜里无数眨动的眼睛,像一颗颗光闪闪、亮晶晶的夜明珠。而天空则像无边的海洋,海面上闪着点点银光。

星星银色的光辉散在凉安脸上那两滴终于从泪眶中滑落下来的泪花。

就在夏槿冲过来抱住凉安的那一瞬间,他泪眶中的泪水终究还是悄无声息的滑落在俊美的脸上。

毕竟,他还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

听到夏槿哀嚎的哭泣声,凉安使劲全部的力气推开程二嫂,把夏槿拉到自己身后,冰冷的眸子仿若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块,他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传来的,在黑夜中显得诡异恐怖。

“宰了你!”

程二嫂愣住,夜的漆黑巧妙的掩饰住了她眸中的恐惧,内心一闪而过的惊慌让她心生自嘲,她那么大的人了,竟然会怕一个七岁的小屁孩。

可事实告诉她,她的确不敢了。可尊严不允许她屈服,于是她说,“别给我捣乱!”然后急忙进屋。

凉安看到程二嫂进屋后,才转身冷视着夏槿,“你那么多管闲事干什么?”

夏槿全身都在颤抖,泪水挂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她低声抽泣着,“可是哥哥被打啊!我不想要哥哥被打!”

“我们才认识两天而已,不要装的好像真是我的亲妹妹,还有,别妄想我会感激你。”

夏槿感到委屈极了,她小声的抽噎着,“可是哥哥,你帮了我很多忙,凉安之叔……爸爸说了你就是我的亲哥哥。”

“爸爸?”凉安冷笑出声,“帮你找到我的爸爸么?这也是我所后悔的事情,竟然会帮助一个陌生人。还有,爸爸说什么你就照做的么?”

“诶?那是当然的啊,妈妈说了凉安之爸爸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而且我也好喜欢好喜欢凉安之做我的爸爸啊!妈妈说……”提到妈妈,夏槿突然低下头,不再说下去。

此时满空的星星像在天宇上镶嵌的小宝石,密密麻麻,把点点滴滴的星光交织在一起,点缀着黯淡无光的夜空,衬托着皎洁的月亮,把梦幻般的光洒向人间。

凉安沉默了一会,才说,“夏槿,你想离开这里吗?”

“想啊……但是不可以离开,哥哥,爸爸说了,我们必须在这里住三个月!”

“还真是记得清楚……你确定你还能住的下去么?”

“当然啊!我感觉这里已经很好了!”夏槿猛的抬起头,那双小鹿般的眼睛此刻仿佛星星般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她认真的看着凉安,“遇到一点挫折就退缩,这是懦弱的人才会做的事!”

“竟然被教训了……”凉安小声的低吟,然后仿佛不满似的伸手弹了一下夏槿的额头,看到夏槿吃痛的样子凉安终于开心的笑了起来。

“谁要做懦弱的人啊……这点挫折算的了什么?”

听到凉安这样说,夏槿终于开心的捂住额头咧嘴笑了起来。

……

情深几许,共白首

情深几许,共白首

作者:青柠类型:言情状态:已完结

整本书读完了,余香未尽。这书是我近几年来阅读过的大众文艺类中最引人入胜的好书。无论是书的立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