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晚风和你最温柔全文免费试读 纪洵楚茉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06 11:53:53编辑:余莉莉

内容哀梨并剪,内容新颖,独具匠心,在这里可以看纪洵楚茉小说阅读,纪洵楚茉小说叫做《晚风和你最温柔》,名字叫做《晚风和你最温柔》的小说,《晚风和你最温柔》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这里提供主角是纪洵楚茉的小说,晚风和你最温柔情节精妙绝伦,无可挑剔,寓意深刻 ,强势推荐,...

《晚风和你最温柔》 晚风和你最温柔第四章 免费试读

“洵”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楚茉的心跳登时开始狂跳。

她快速地点开了微信,却没有立刻同意添加,而是先点开了他的头像。

纪洵的头像不是**也不是网络图片,而是一张风景照,青山绿水的,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拍的。这种老派风格有点像是叔叔婶婶辈惯用的,一点儿也不像是他这个年纪的。

诶对了,他多大来着?

看完了头像,楚茉又点开他的朋友圈,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行签名孤孤单单的挂在他的头像下方。

“死亡是另一种赦免”

楚茉觉得这句话有点眼熟,像是在哪见过。

不过纪洵表面看上去那么阳光温柔,没想到背地里竟然会写这么黑暗的句子。

楚茉胡思乱想了两分钟,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才谨慎万分的点了通过验证。

通过验证后,纪洵很快发来一条信息。

“我是纪洵。”

楚茉心头微微发颤,手指停留在手机屏幕上不知道回复什么才好。

回“嗯”会不会显得太冷淡?

但要是回别的,会不会又显得她不太矜持呢?

她正犹豫着,纪洵接着又发过来一条:“想好吃什么了么?”

楚茉一愣,她好像压根没顾上想这个事。

洗漱完,纪洵搬了把小竹椅坐在自家院子里的桃树下。桃树枝头星星点点的粉色桃花映着月色,树下有昨夜被雨打落的花瓣,地上的粉色裹着泥土,两相呼应,有种自然出尘的美感。

他嗅着杯中绿茶的清香味道,慢慢饮了一口,

纪洵的长相随她母亲比较多。五官精致柔美,但又能很明确的看出他是个男孩子。那英气的眉和高挺的鼻梁像是雕塑品一般,线条流畅,轮廓分明。

这张比女人还要好看的脸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女性化,在他身上,英气与俊美相辅相成,互相搭配的堪称完美。

他此时从容地在月色下喝着茶,动作优雅,不自觉中流露出的矜贵气质与这偏僻的银湖村显得十分不相称。

楚茉想的没错,他不是属于这种小山村的人。但他妈妈属于这里,所以他现在在这里。

纪洵悠然品茶,抬头见夜空五云,月亮高高地挂在天边,星空明朗,月色清盈,看样子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正想着,怀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楚茉的头像是一对粉色的兔子耳朵,不过左边的耳朵微微耷拉着,看起来有些没精神的样子。

“我还没想好,要不明天我跟你一起去镇上吧?”

看出楚茉的回复,纪洵莫名想到今天早上的那一幕——楚茉浅灰色的运动服后面全是褐色的泥印子,很狼狈,像只在泥地打了滚的灰兔子。

又,有点可爱。

他轻轻勾唇,回复她:“好,明早八点半,门口见。”

*

隔天一早,楚茉六点半就起床了。在房间里对着带过来的衣服挑挑拣拣了好半天,一直磨蹭到快八点,她才下楼吃早饭。

老年人好像都起的很早。她八点钟下楼,外公却已经弄好早饭下地去了,外婆也已经坐在院子里开始绣昨天没绣完的枕套。

她又是最晚起的一个。

想到今天要跟纪洵一起出游,楚茉兴奋得没什么胃口,只吃了一点稀饭就跑到院子里,假装做体操,实则在观察隔壁院子里的动静,但够着脖子望了半天也没望见半个人影。

现在才八点十分,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可能他们正在家里吃早饭呢吧。

楚茉想,昨天纪洵跟她说门口见,可没说是小林婆婆门口还是她家门口,那她在哪等他好呢?

反正两家离得近,谁家门口也没什么差别。

这么一想,楚茉又跑回去拿个小凳子坐在外婆身边看她绣花。

她今天起得早,外婆还有些意外:“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呢?你妈说你上学的时候天天都睡不够,现在有时间了还不多睡一会儿啊?”

楚茉嘻嘻笑:“早起习惯了。”

外婆摸摸她的脸问:“今天准备干什么呢?咱们这乡下位置也没什么好玩儿的,外婆又是个残废,不能带你出去玩,可别把我的小茉儿给闷坏了。”

“外婆,你别这样说。”楚茉挽着外婆的手臂撒娇,“我一点儿也不闷,而且我也不爱乱跑。等过几天天晴了,我就在院子里看看书,陪您跟外公说说话,挺好的。”

“你在外婆这儿待一个月,就天天看书呀?”外婆显然不太同意她这个安排,“那跟你上学的时候有什么区别。”

“这儿空气好呀!”楚茉笑说,“在空气好的地方,看书的心情就不一样啦。”

“哦哟我的小乖乖,你怎么这么懂事呢!”外婆握着她的手,满眼都是疼惜,“不过茉儿,外婆不希望你在外婆这儿还给自己太大压力,成天逼着自己学习。有空的时候,外婆希望你能到外面多走一走,放松放松。你要是嫌一个人闷得慌,喏,隔壁的纪洵,他比你大不了两岁,对这里也都熟,可以让他陪着你去。”

说到纪洵,楚茉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帘,小声说:“......其实,其实我们昨天约好了,今天一起去镇上看看。”

她声音太小,外婆没听清她说什么,自顾自地拍着她的手说:“你别看纪洵长的那么好看,其实他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他才几岁的时候就被他妈妈送到了很远的一个镇上,叫什么、什么哈?我记不清了,不过外婆一直挺心疼他的。”

楚茉有些意外,在她看来,纪洵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小地方里成长起来的。并不是说小地方不好,而是他身上那种气质,跟楚茉印象里的任何一个小地方都没法联系起来。

不过祖国这么大,也许真的有一处世外桃源,能赋予人平和又矜贵的气质,只是她见识尚浅,还不知道罢了。

“小林婆一个独居老人,多少年没有跟村子外面的人联系过了。年前纪洵那孩子突然回来,跟村子里的人说要找小林婆,大家还以为他是坏人。刚把他领过来的时候,小林婆正跟我在院子里择菜呢,我一看那孩子的眼睛就猜到了他的身份,跟他妈妈实在是太像了。”

说起纪洵,外婆好像有些停不下来,记忆中那些往事的一幕幕好像就在昨天。

小林婆婆的这一生过得十分凄惨且悲凉,她年轻的时候从家乡远嫁到银湖村,却早早地就成了寡妇。为了拉扯她唯一的女儿长大,她过得十分艰难。好不容易把女儿养到18岁,小林婆更是拼尽全力地把她送到外面读书见世面,希望这样能让女儿的命运从此脱离困苦。

可谁也没想到她女儿一出去就是五年,五年后再回来,她挺着大肚子的模样让小林婆婆又生气又心疼。

外婆说,纪洵刚出生的时候,还是她去帮忙接生的。

“纪洵这孩子真是从小好看到大,别人家的小孩刚出生的时候都皱皱巴巴的,就是他一出来就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双眼皮,像个洋娃娃似的。”

纪洵的爸爸是谁,小林婆的女儿始终不肯说出来,只说这孩子以后姓纪。

在银湖村过了几年平静的生活,纪洵眼见着就长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孩子。

突然有一天,他妈妈到村口接了个电话,回来以后就发了疯似的清衣服把纪洵抱出了家门。小林婆那时候还能下地干活,那天等她从地里回来的时候,家里像是进了强盗似的,被翻得乱七八糟不说,纪洵的妈妈还一个人坐在门口哭,纪洵却已经不见了。

小林婆婆得知是她自己把纪洵送走的时候,对她百般逼问也问不出纪洵的下落,气得她好几天都没跟她女儿说话。

但没过几天,她女儿也不见了。

当时谁也不知道,小林婆婆的女儿这一走,她们母女俩此生就再没有再见的机会了。

纪洵回来的那天,小林婆婆佝偻的身子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就开始不断颤抖,眼泪顺着她布满皱纹的眼角滑落。纪洵跪在她面前,压抑的沙哑嗓音让所有人都不禁想要落泪,“婆婆,我是您的外孙纪洵。”

纪洵的妈妈,小林婆婆的女儿,在去年的十二月二十三号去世了,年仅43岁。

祖孙俩回到家,纪洵捧着妈妈的骨灰,把她放在小林婆婆的床头。

他说:“妈妈说很对不起您,这么多年没有跟您联系,没能亲自给您养老送终,临了却还是自私的想回到您身边。妈妈弥留的那段时间,日夜念叨的就是想让您抱抱她,她想请您原谅她。”

这世上最宽容的情感大约就是母爱,无论你走到哪里,你多大了,你曾经都做过些什么,只要你回到母亲身边,你就永远都是妈妈的孩子。

那天,纪洵美丽的面容一片平静,湿润的双眸像一口干枯的古井,寂静且苍凉。他静静看着小林婆婆抱着他妈妈的骨灰盒哭了一天一夜,而他从头到尾没有落一滴眼泪。

“伤透了心的人血都流干了,哪里还留得出眼泪。”外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纪洵说他回来是因为妈妈的托付,也是为了寻根。

楚茉大概能够明白,他和他妈妈都在外面漂泊了太久,他太需要那种刻在血肉里的归属感和安全感。但她没有想到,纪洵那张漂亮的面孔下藏着这样悲伤的过往。

从年前到现在,不过就是三个月的时间,他跟小林婆婆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像是刚受过这么大创伤的模样。也许就像外婆说的,外人能看见的只是他们已经粉饰过的太平,而他们的内心仍旧血流成河。

楚茉联想到昨天在他朋友圈里看见的那行签名,默默想,他离开银湖村的那些年,他跟他妈妈都发生了什么,也许永远都不会被人知晓。

听着外婆说完这段过往,楚茉不知不觉地就红了眼眶,泪眼模糊中,她似乎出现了幻觉。

幻觉里,纪洵正站她家的院门口,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再也找不到温柔的笑意,晦暗和悲凉好像渐渐从他瞳孔伸出浮现出来。

晚风和你最温柔

晚风和你最温柔

作者:韩大宝类型:都市状态:连载中

描写的很细,还很热血沸腾,特别是主角的爱情令人唏嘘不已,但结局写的过于潦草,也算不错,是一本经典之作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