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完整全文阅读 (沈思思陆礼承)大结局无弹窗

时间:2019-04-10 08:26:20编辑:卢红

《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小说是一本灵异小说,这里提供主角是沈思思陆礼承的小说,主要讲述了沈思思陆礼承之间的爱情故事,蹙金结绣,无懈可击,文理通顺,值得一看,这里提供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小说阅读,《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主要讲述了沈思思陆礼承的爱情故事,小说一针见血 ,文章雅致,文笔极佳,引人入胜,...

《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 第二章 危险 免费试读

我努力让自己不要太慌,现在馆内肯定只剩我。因为要拍照,我的手机不在身边,想打电话叫人都不行。

既然他们要把我关起来,肯定是不想我那么快出去的,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摸索着快点出去,刚才进来时候,负责人特地强调这里面的东西千万不能碰,我心想估计是东西太贵怕我弄坏了赔不起。

但现在顾不了那么多,我手往边上轻轻一放,刚接触到异样的触感后,再一声破裂的声音,我的手指往下沉。

是纸!?

我头皮发麻,一下就炸了。

我赶紧顺着刚才戳坏的窟窿一划拉,洞口扩大。

可是不可能啊。

要是纸,我之前为什么没看出来?

我摸着哗哗作响的纸面走了好久,除了脚下踩的是实地外,我估摸着馆里其他的都是纸做的。

我突然想到看过的那条新闻,陆家死了继承人后往展览馆搬了许多婚庆物件,难不成搬进来的东西,都是纸做的?

只有死人用的婚庆用品才是纸做的。

我穿着拖地婚纱,觉得浑身发冷。

那我睡过的满满透着古怪的屋子,是不是也有问题?

我脑子乱得像一团浆糊,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就感觉身上越来越冷,跟掉进冰窖一样。

可这还没到九月,上海不可能气温这么低,我在馆里已经走快二十分钟了,一直没摸到墙边,漆黑的周围让我心情特别烦躁。

我一口气脱掉高跟鞋随手往旁边一扔,光着脚拼了命的跑,身上的婚纱沉得像累赘,拖慢了我的步伐不说,还压得我满身是汗。

跑是跑不动了,我想那就走走看吧,谁知道婚纱就像把我双腿跟焊在地上一样,无法动弹。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肯定是遇上事了,从老鬼给我接受睡空屋的私活开始,发生的每一件事都特别诡异。

被漆黑笼罩的满是纸扎物品的空旷展览馆,就像口大黑棺材。

一个诡异的念头从我脑海中一闪而过。

这老鬼是真的没打算让我陪睡,他分明是想让我这个大活人给死人陪葬!

谁特么要当陪葬品!

眼下之际我管不了那么多,一咬牙把手背到背后,一下拉开了拉链,随着拉链声从上往下,抹胸婚纱从我锁骨下滑落到底。

身体终于能动了,我光着脚只穿着内衣裤,踩过地上的婚纱继续走。

就在我迈脚的时候,总感觉脚腕的地方冰凉凉的,就像有双手正拽着我的脚,可我用力一抬,又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脱掉婚纱后没出几分钟就顺利摸到了墙壁,我总算松了口气。

慢慢的我顺着墙壁到了大门口,刚一拉开门,冷风和雨声一下猛得从门外灌了进来。吹得我暴露在外的身体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雨势非常大,我暂时管不了这么多,一咬牙往外面冲,奇怪的是,我头顶却没有淋到雨,抬头一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出现的一个男人正举着一把黑伞遮住我和他,他完全站在雨伞下面,我的肩膀却被伞边滑下的雨水淋湿了大半。

他如墨的眼神里透着玩味。

"你是谁?"

"我是老鬼。"

老鬼!?

我不自觉瞪大眼睛,但我再盯着他了一会儿后,摇摇头:"不,你不是老鬼。"

他挑眉,有些惊讶:"你这么确定?"

我轻轻"嗯"了一声,把视线从他身上挪开,直视这男人的眼睛,让我非常不舒服,我回说:"你跟老鬼的气质不一样。老鬼这么多年都没在人前露过面,连声音都没人听过,他这么辛苦隐藏,不可能就这样突然出现。"

男人好像很满意我的回答,把雨伞往我这边倾了倾,视线落在我**的双腿上:"实际上我是受人所托带你离开的,车在前面,方便过去吗?"

"方便。"我光着脚坦诚的跟着男人往车方向走,他不可能没看到我近乎**的身体,却没露出半点猥琐轻视的神情。

他好像早预料到我会这样,很不惊讶。

没想到我上了车之后,男人却没上来,他举着黑伞,左手递给我一张名片:"有需要联系我。"

我坐在渐渐行驶的豪车上,手里捏着名片。

左征?!

我太吃惊了。原来他就是左征。

要说老鬼是最神秘的牵线人,那左征就是出了名的没原则,一切私活以利益为基准,前段时间有个F建的富商看上了个嫩模,结果嫩模刚怀孕三个月不到,左征愣是把嫩模牵给了富商,一个月下来,嫩模孩子都没保住。

最后怎么样了,就不得而知。

我还是把名片捏在手里,虽然我很不想跟这个人打交道,但他平白在这时候出现肯定有原因。

就在这时候,前面突然传出手机**,司机却把手机往后递给了我:"沈小姐,您的电话。"

我吃惊不已,这司机知道我姓沈?为什么我手机在他手上?

我接下电话一看,是圈里唯一的朋友小艾打来的。

"喂,思思,你现在在哪儿啊,我在上海呢,你猜怎么着,我在上海遇到大手了,你赶紧过来?"

"不了,我白天还有事,你们先玩儿吧。对了,小艾,你知道左征吗?"

"天呐,"电话那头的小艾倒吸口凉气:"你怎么知道我跟左征一起呢,你太神了吧!"

我困惑,问小艾她具**置,小艾报了个地名,我一算从这里过去起码都得半个小时,我才离开十分钟不到,左征怎么过去的?

结果小艾说:"不会吧,听说左征就点就在酒吧里了,我来了他就没离开过,最多十分钟。"

我不是不信小艾的话,我是怕我见到的那个人不是左征,叫小艾**一张传给我看,没出一分钟,我看着手机彩信,浑身发抖。

酒吧昏暗的环境看不太清楚,可我确定坐在人群正中央的人就是我刚才见到的左征。

这就奇怪了。

我现在遇上的事全是一团迷,我想弄清楚,再说我光着身体的也不好回去找我妈,只能叫小艾帮我准备一套衣服,我去。

到的时候已雨停了,我下车前把小艾递给我的衣服穿上,她神秘的揣测视线在我身上打量一番却什么都没问。

我知道小艾怎么想的,我刚问了她左征的事,现在又没穿衣服的从豪车上下来,活像刚接完私活一样。

不好多解释,我叫她带我去见左征,穿过肆意扭动身体的拥挤人群,小艾突然停了下来,凑到我耳边,顶着喧嚣声说。

"左征好像走了,他们说瞧见左征去了后巷。"

我顺着小艾指的方向,从偏门出去,周围突然安静下来,连灯光也变得单一。

只是这长长的后巷,那头的灯管像是坏了,黑漆漆的,看不清东西,我喊了两声左征都没人理我,在我要走的时候,突然尽头传来嘈杂声。

我顺着声音走过去,灯光越来越暗,就在我快要走到没灯的地方的时候,突然一只脚从黑暗里迈了出来。

直到七八个男人同时走了出来,我紧张的抬头看为首的男人,肥头大耳,还叼着根烟,猥琐的在我身上扫了几圈。

"老大,这又一个送货上门的,这次能让小的先尝尝鲜吗?"

"滚边儿去,刚才那个还不嫌爽啊,反抗两下就不动了是没味儿,这个,上下两头都挺翘的啊,那就让老子再爽会儿。"

我已经意识到不对,赶紧转身想跑,头皮突然一阵拉扯的刺痛,身后声音讽刺:"想跑?由不得你。"

就在我快要陷入绝望的时候,突然一个冷冽的低声随之响起。

"那还能由你?"

我一听声就觉得不对劲。

那群人的后方是死胡同,要有人早就被发现了。

可这声像是从空气里飘来的,寻不到具**置。

慌了神的不仅是我,为首的胖子又缩回黑暗里,声音发紧:"谁啊,有种给爷爷滚出来,玛个逼,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回应他的是自己的惨烈嚎叫,胖子捂着胸口到在地上发出闷响,没等周围同伙反应,一个个突然倒地,在黑暗里扭滚。

我也慌了,想跑,突然头顶的灯光一灭,从背后多出来一双手束缚着我的腰,冷冰冰的。

可我低头一看,腰间哪有什么手。

但这种感觉并没有消失,甚至轻轻的在我小腹间游移,明明很凉,却磨得我身体像烧着了火。

"身体是不错,就是笨了点。"

是在汤臣一品房子里的那个声音!

我不能动已经够害怕了,一听他居然还在点评我,我恼了,顶撞道:"你聪明,可你身体不行啊!"

疼!

我话刚说完,胸口突然一阵刺痛。

他掐我!

只听他带着惩罚的口吻说:"比我想象的有趣,东西暂且留着,要是你能活到那天。"

什么东西?

后面那句话就像嘀咕声,等我想说话的时候,身上的寒气消失,只剩身后一群倒地痛呼的男人。

我咬了咬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准备要走,角落传出个声音,很微弱,要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没过一会儿,那声音又有了。

"救我。"

我停下来,往角落处一看。

一双亮亮的大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等我走近,是个小孩子,大概只有十岁,光着身体蜷曲在角落里,身上脸上满是泥污。

我鼻腔发酸,任谁都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这群禽兽!

我走过去,狠狠的踹了一脚在胖子身上,在他的哀嚎声里,再到角落里把小孩扶起来,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男的?!

各种负面情绪在我胸腔翻滚,我愤怒得止不住颤抖,却尽量保持声音平静,对上那双发亮的眼睛:"你叫什么名字?"

"豆豆。"

"嗯,豆豆,那你愿意跟我走吗。"

豆豆点了点头。

我牵着豆豆,把外套搭在他身上,另一只手马上掏出手机报警,几个男人躺在地上像受了非常严重的伤一直没起来,直到警察出现。

警察要我做笔录,我讲了我的经历,又提到了豆豆。

这时候豆豆正藏在我身后的阴影里,小手抓着我衣摆,怯生生的露出双大黑眼睛。

警察疑惑的看了我两眼:"什么小孩儿?"

"我刚才救的小孩子,他说他叫豆豆,是个男孩儿。"我心抽痛一下,很难想象那双清澈的眼睛正在前不久遭遇过这样的肮脏事。

哪知道警察的视线更古怪了,他停下手中的笔,很认真的问我:"小孩子呢,不在这吗?"

我奇怪警察怎么没看到,指了指我身后说:"在这,他可能情绪有点波动但是……"

"沈思思是吧,救护车正在过来,你做个全面检查,之后我们再跟你联系,继续录口供。"警察打断我的话,把手中的纸笔都收了起来,见我疑惑,他说:"你身后没人。"

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

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

作者:古手梨花类型:悬疑状态:已完结

写得好好,情节曲折,但丝丝入扣,主人公的经历好教人羡慕!故事好震奋人心,扬我华夏志气!值得一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