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主角盛世甬城三哥小说无弹窗阅读 《盛世神帝》2劫难1免费试读

主角盛世甬城三哥小说无弹窗阅读 《盛世神帝》2劫难1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8-10-11 01:02:06 文章编辑:沈轩铭

《盛世神帝》小说是一本玄幻小说,《盛世神帝》小说男女主是盛世,小说人物真实生动,蹙金结绣,笔酣墨饱,值得一读,作者:甬城三哥,《盛世神帝》小说男女主是盛世,《盛世神帝》是玄幻小说的小说,盛世小说精选:

《盛世神帝》 2劫难1 免费试读

腥风血雨江湖泪,人命贱如草芥根。

权势繁华一夜尽,茫茫渺渺空余恨。

神界,一仞山是方圆万里势力最大的,崛起不过百年的新超级势力盛氏山庄的所在地。庄主盛剑臣一身修为高深莫测,威能无限。据传说其本身实力已达仙帝巔峰。

一仞山山势险峻,因一只独峰直插云间而得名。其峰整日仙雾缭绕,灵气浓郁,一条瀑布从云间倾泻而下。引无数修道之人艳羡不已。

百年前,一个年轻英俊的少年执一柄剑,只身来到一仞山,短短一年便将方圆万里的修道高手尽数击败,剑立了威震此域的传奇宗派盛氏山庄。随后,各大势力纷纷投靠。

原本荒芜人烟的一仞山也在一夜之间变的人声鼎沸,异常繁忙。富丽堂皇的建筑在无数修道匠人手中短短数月内修建完成。开宗立派,这个传奇少年在两年之内完成了无数人穷极一生也没能完成的梦想。

百年时光对修道之人,特别是拥有几近不灭生命的仙帝来说,仅仅是弹指瞬间。而对盛氏山庄来说却是极其重要的黄金发展时间,这让它从一人变成十万人的超级大宗。百年内,见过宗主盛剑臣的人却是了了无几,自宗门创立之后不久,他便宣布闭关,其余事务皆交由宗门长老负责。

一仞山的山峰被盛剑臣命名为剑峰。这也是其所谓的闭关之地。

剑峰虽是一仞山的山峰,但除了盛剑臣,整个山庄没有一个人上来过,因为这是他的禁地,他利用仙帝的威能为此峰设了足足十道屏障。他可以清楚的放眼整个宗门,宗门之内的风吹草动都尽收眼底,而别人甚至感受不到此峰的存在。

剑峰之内亭台花榭,雅湖静园,每一处都经过精心的布置,整个一世外桃园,倒像是金屋藏娇之地,哪里像是闭关之所?

一袭白纱的绝色女子站飞瀑旁边,如墨的长发微微飘起,她略显忧郁的眼神淹没在云雾之中,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隆起的腹部,一滴清泪顺着精致的脸庞滑落。

“云起?”她身旁的玄衣男子轻轻的将她搂入怀中。

“剑君,我也不知为何?最近总莫名的伤感。”云起抬头望着一脸柔情的男子,他还是当年的那副模样,剑眉星目,一脸刚毅的男子。

“不要担心,我们现在不是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还有我们将要出世的宝宝。”盛剑臣低头在她额上轻吻一下,说到,“天下没人能拆散我们,当年我一个小小的仙王都能把你的心俘获,现在,我更有能力保护你。”

“我还是有些担心。”云起把头埋进他的胸膛。

“莫怕,有我在。就算你的族人找到我们,我也有能力保护你和我们的孩子。我这一生从未怕过,我是从腥风血雨中杀出来的,走到今天,我更不会胆怯!”盛剑臣不怒自威,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一头长发扬起,凛冽的气势冲天而起。

“我相信你。”云起像个幸福的小女孩,“在我心中,你一直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也许是我临近生产,情绪不太稳定。”

“这块玉玦你带上身上,它能让你静心凝神。”盛剑臣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块墨色的似玉非玉,似木非木的玉玦放到她的手中,柔声说到,“这是我从一个上古遗迹中寻得的,我也看不出这是何物,但它却坚硬异常,连我都破坏不了,奇怪的是,它却没有一丝灵力,仿佛只是一块普通的玉玦。如果不是它当时让我的精神瞬间恢复饱满,我也就与它错过了。”

“此物却是不凡。”云起把玩着玉块,原本起伏的心境瞬间平复,“剑君,这背面有字。”

“我看看,真的有字。我当时也没细看,随手放入灵戒之中。”

“这是华夏古文。”云起轻抚着玉块背面的纹路,惊奇的说道,“盛世。是盛世二字。真的是莫大的机缘。”

“盛世?这是什么机缘,”盛剑臣想了想,这也没什么奇怪得,不是灵宝,也不是什么功法,很普通的两个华夏古字。

“笨!”云起敲一下他的头说,“你姓什么?姓盛吧。我马上要生了,你送我一块玉玦,背后刻着盛世,那不是上神赐给咱儿子的名字?难道这还不是莫大的机缘?真是笨!”

“哈哈,真是天大的机缘。”盛剑臣大笑道。

“哎哟,哎哟……”云起突然捂着肚子吃痛道,“剑君,我……我……要……要生了。”

“我去叫几个女弟子帮忙。”盛剑臣慌张的扶着她。

“不用,我早准备好了。你把我放到我布置好结界的温泉之中便好。我族的女人生产外人是不能见的,既便同族也不行。你安心在结界外等着,万不可突破结界,否则我与孩子皆有性命之忧。”云起强忍着疼痛说道。

“我给你护法,你安心生产便是。”盛剑臣抱起她飘到温泉之中,轻轻的放入水中,深吻一下她的额头,走出结界。

一座古朴的大厅之中端坐着一位沧桑威严的老妇。

“族长。”一中年男子快步得走进大厅,看看左右,欲言又止。

“各位都请回吧。”她慢吞吞的说到,带着不容质疑的威严。

“我等告退。”众人行礼,退出大厅。

“说吧,五长老”

她随手打出一个结界,愠怒的说到,“查到圣女的下落了?”

“禀族长,圣女留在祖祠的添丁魂牌亮了,但我却查不到她的踪迹。”一个黑脸的老者略一拱手,一双泛着精光的小眼睛中隐藏着外人不易察觉的喜悦,他施礼毕,捋着下颚的山羊须说道,“圣女得手段通天,若不是这魂牌,我怕永远寻不到她的气息。”

“放肆,竞然为了那个凡夫俗子生子,把我族的尊严放在何处。查,查到她的踪迹,把她给我带回来。”老妇气急败坏的说道,“那个叫剑君的小子绝不可留,当年他夺我族异宝,杀了龙族的太子,更将云起拐走,哪一条都是死罪。”

“唉,当年之事也怪我大意。不过那剑君小子也是个人才,一介散修,不到千年时间修练到仙帝,他的资质与毅力放在我族也是万年一遇的天才。可惜,可惜啊!”老者叹惜的说道,“莫不如……”

“莫不如什么!云起是你教导出的得意弟子,没追究你的责任已是开恩,你还想干什么?”老妇咆哮道,“我族的尊严绝不许任何人践踏,罚你守祖祠五百年,不许踏出一步。”

“是,族长。”五长老轻叹一声消失在原地。

“凌护卫!”老妇喝到。

“在。”一个面目透着邪恶的中年人出现在大厅内,“请族长吩咐。”

“查出圣女的下落,将其带回。余者,杀无赦。拘剑君的仙魂放入练魂灯,我要看其在炼魂灯中承受万年炼魂之痛,方解吾恨。”老妇冷酷的说到。

“当年剑君的一剑之仇终于有机会还报,不知他现在是何境界,我很期侍与其一战,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凌护卫邪恶的脸上露出森寒的笑容。

“杀别人我不管,但若有人对我的徒儿下手,别怪我云黑子心狠手辣,拍碎他的神格。”五长老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丝毫没有刚才的懦弱。

“五长老放心,没人敢难问圣女。”老妇尴尬的笑到。

盛剑臣显然已经失掉一宗之主和仙帝之尊应有的气度风范,他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急的坐立不安,左顾右盼。既焦急又期侍,既担心受怕又欣喜若狂。

他是机缘巧合,从空间裂隙中进入这片神秘的空间。从仙士一路拼杀成长到仙帝,此刻,他很想念故土,想念收养他的师尊,想念那个小小的家族。千年时间过去,不知师尊是否已突破桎枯,还是魂归黄土,也不知那个小小的家族是否还在,抑或早已被别家吞并,乡愁这种东西只有在后继有人或是迟暮之年才会格外的浓烈。

现在,他马上就要做父亲,他多希望他曾经的家人能够看到他的成就。这些年,他无数次想突破空间壁垒,却发现一切都是虚妄。也许只有他突破天劫,进位神尊才能找到回去的路。

“哇哇……”响亮的啼哭声传来。

“哈哈,我做父亲了。”盛剑臣兴奋的大笑道,“云起,谢谢你。”

结界散去,云起疲弱的靠在温泉边上,一个赤条条的小男孩躺在水泡似的结界中惊奇的打量着陌生新奇的世界,小手中紧紧的握着那块墨色的玉玦,“这是哪?我不是玩游戏时意外触电身亡吗,看来真的有轮回这一说,我特么又转世重生了,别人不都是从少年开始吗,我怎么从婴儿开始?这节奏有点不正经啊。”

“剑君,你看他多安静。”云起惨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谢谢你,云起。”盛剑臣坐入温泉中把云起揽入怀中,兴奋的说到,“此生有你与盛世,死而无憾。”

“胡说,你要好好活着。为了我们的孩子,你也不能死。”云起嗔怒的说道,“不过,你想死也难,只有还有一缕魂魄,仙帝都会重生的。”

“呵呵,放心,”他伸手把儿子抱过,放入云起的怀中,“看看,小家伙真听话,一也不闹。”

“这玉玦与世儿真是有缘,刚生下时哇哇大哭,我把玉玦放到他手中,他立刻紧紧的握住,神奇的安静下来。此物倒于我族的魂牌有几分相似。”提到魂牌,她立刻不安起来,“剑君,恐怕我的踪迹已经曝露,我的祖祠中每个女子都有一块添丁神牌,无论如何掩盖,只要一生子,族长立刻就会知道,我们怕是不安全了。”

“别怕,有我在。”他安慰道,“我们距你族几十万里之遥,几百年他们都不曾寻到我们,既便有了踪迹,怕是一时半会也寻不来。你放心休养便是。”

“此次怕是族内会有神级出动。”她担心的说道。

“什么?神级?”他惊讶道,“怎么可能?”

“你以为我族只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这里与你的老家神武大陆不同。虽然我族以前也是从那里独立出来,可神武大陆没有神,但我族却属于神族,所以这就是你只能来,却回不去的原因。神尊级在我族并不稀罕,只是他们不在这片大陆上出手而已。我以前不告诉你是不想打击你的自信,怕你失去前进的动力。现在有了我们的孩子,我自然担心他们派出神级高手,危及你与孩子的安全。若是没有魂牌,他们是肯定寻不到我的踪迹的。”

“做为圣女,你不会只有仙帝的实力吧!”盛剑臣说到。

“我的真实修为神尊六层。”云起苦笑着说,“你不会怪我隐藏修为吧。”

“那你知道如何才能回神武大陆?”他并不责怪她的隐瞒,相反倒有几分欣喜。

“自然知道。我原本想等你度过九重天劫,那时与你一起回去看看。没想到……”云起突然笑起来,说到,“剑君,我们可以回神武大陆,神级进入神武大陆,实力都被压制在天劫期,那时,若要有人动我们孩儿,你斩杀几个神尊也不是不可能。”

“哈哈,如此甚好。可……”盛剑臣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为何要让你在百年前在此立脚,因为此地便是空间薄弱区,我可以随时破开空间进入神武大陆。”

“原来你早有准备。谢谢你。”

“你是我的夫君,我自然为你考虑。可是我刚生完世儿,伤了元气,一月之内不能动用神力,等世儿满月之后,我们走。”

“不着急,你好好调养身体。这事从长计议,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离开。我喜欢挑战,既有神尊,我便胜过神尊,天地唯我独尊,任我弛聘。”他豪放的说道。

“这才是我的夫君。”她笑着说,“世儿,看看你爹,他是天底下最优秀的爹爹。”

“话说你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了啊。”盛世张嘴说到,传出的确实是哭声,“与神仙为敌有些扯蛋啊,我们还是赶紧跑路吧,记住千万要带着我。”

云起轻拍着盛世,眉间有愁云凝聚。

“时不我待,我原来想组建宗门就可保护你,甚至想过被你的族人接受。唉,原来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在你族的实力面前,盛氏山庄就像刚出生的世儿一样,不堪一击。就连我,在你族的眼中也是一只随时可以碾死的蚂蚁而已。”盛剑臣无奈的说道。

“剑君?”云起望着他,“你怕了?”

“我从未怕过,此时,我的内心反而无比坚定。只是感叹留给我的时间太少,只要再有千年,我就可以创造一个神级宗门。”

“一切皆是定数。”她怜爱的拍打着怀中的婴儿,“既便到了神武大陆,我们最好隐姓埋名,每个神级宗门都自一座传送阵通往神武大陆,他们不定期的传送本族子弟前去历练,虽然修为不高,但却消息灵通。”

“我准备遣散盛氏山庄,近十万弟子,一旦开战,他们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我不能白白牺牲这么多人。”

“如此也好。”云起从温泉中起身,她从虚空中取出襁褓将儿子小心翼翼的包裹起来,“此事你去安排就是,不必管我。”

“此时,我该陪在你身边。”他柔情的说道,“辛苦你为我生了一个儿子。”

“他也是我的儿子。”云起撒娇道。

“你还是需要人照顾,我找两个可靠的弟子照看你。”他坚持到。

“笨剑君,你忘了我的虚无空间是有生命的小世界,我的侍女一直在里面生活修练,这襁褓与衣服都是她俩做的。只是她们修为太低,怕暴露行踪,又不愿打扰我们二人世界,才不愿现身。”

“我倒把她俩忘了,如此我便放心了。你小心照看世儿。”他笑着说道。

“真没良心,只想着儿子。”云起逗着儿子说,“你爹只疼你,不疼娘喽。”

“我,我……”

“知道你嘴笨,逗你的。”云起看着满脸歉意不知所措的夫君,笑着说道。

“话说你们都是高手啊,先别儿女情长,赶紧想办法保命要紧,我可不想刚来就被灭口啊。”盛世急切的说到,“话说你们挡着我的面秀恩爱真的好吗?”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洛尘阅读  ,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