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晓初杜明凯寂寞寂寞就好小说在哪里看 一夜寒风杜明凯小说

何晓初杜明凯寂寞寂寞就好小说在哪里看 一夜寒风杜明凯小说

发表时间:2018-05-15 22:40:57 文章编辑:叶敢巅

杜明凯何晓初寂寞寂寞就好小说在哪里看 一夜寒风何晓初小说 !小说故事发展迅速,层次清晰,妙不可言,值得一看,杜明凯杜明凯为主角的小说叫《寂寞寂寞就好》,《寂寞寂寞就好》小说男女主是杜明凯何晓初,杜明凯何晓初小说精彩节选:

精彩试读

杜明凯站起身,也伸了个懒腰。

“看,你要的资料,我全整理好了。我发现,还是晚上工作效率高啊,你看这个。”杜明凯移动鼠标指了指文件。

“还是明天再看吧,太晚了。”何晓初说,催他关机。

两人关了办公室的灯,出了门,锁上办公室的门,一起乘电梯出去。

到了大厦门口,才发现门怎么推也推不开,仔细看时却发现门上已经上了锁。

“这怎么回事啊?我以前比这晚走的时候也有,没见上过锁啊,怎么锁上了呢?”杜明凯纳闷地说。

“是很奇怪,我以前也加班过好晚,值班的大爷是在这里住的,就算锁也该是在里面锁吧。走,我们去他值班室看看。”

何晓初说着,和杜明凯一起快走几步奔到了值班室门口。

值班室里空无一人,门紧紧地锁着,怎么敲也敲不开。

何晓初有点害怕了,就他们两个人在这里,这还不得发生点什么事吗?

一个晚上的时间,有多漫长,想不发生什么,估计难吧。

她是知道自己对他的期待,更知道他对自己的期待,已经有几次证明了,一旦有机会,两个人都会很疯狂的。

“杜明凯,你想想办法,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呆一个晚上吧?”何晓初满怀期待地看着杜明凯。

从内心来讲,两人都迫切地渴望着能和对方多相处。

理智上来说,也不可以这样任性胡为。对于曾经在过一起的两个人来说,身体和身体本身也会互相吸引。

人不可能总是战得胜理智,否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犯罪事件呢?

欲望是可怕的,在适当的时候杀出来如同洪水猛兽,阻挡不了。

“好!我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撬开,好像门中间有个缝的。你拿手机给我照个亮吧。”

何晓初他们一起又回到了门口,何晓初拿着手机,借着屏幕的光杜明凯仔细打量了一下门缝。

根本没有办法使力,门缝太小了。

“要不我打个电话叫我朋友来把门撬开,或者找紧急开锁的吧。”杜明凯提议道。

何晓初心里干着急,又觉得他的提议不好,这都什么时候了,人家朋友也该睡觉了。

再说把门砸开了,这栋大楼里公司又不止他们一家,万一谁丢点什么东西的,怎么说得清呢?

两人经过几番的讨论,想了个办法,最终还是没有办法。

“算了,就在办公室将就一个晚上吧,权当是加班了。”何晓初无奈地说。

“我是随你,我会尽量。”尽量克制,不对你产生其他的想法的,杜明凯在心里说。

话说了一半,吞了回去,这话一说出来反而暧昧。

何晓初自然知道他说什么,脸一红也再不敢看他。

“走吧!”她轻声说,他便跟在身后。

到了办公室,依然像开始时一样,何晓初在里间,杜明凯在外间。

她把那个销售视频重新打开,继续看,却已经没有心思再投入其中了。

杜明凯坐在座位上,也心情烦躁,里面就是他心爱的女人。

现在偌大的办公大楼,就剩他们两个,只有他们两个。他想她,想和她亲热,这想法就像幽魂一样挥之不去。

他怪自己不正大光明,不够光明磊落,不该存着觊觎她的心。

何晓初何尝不是在里面煎熬着呢,她想多看看他,想和他说话。

夜阑人静,人的心更容易屈从于潜意识,也就是本能。

本能让她想要向他靠近,和他抱在一起诉说相思之意。理智却还是有的,很强大,她闭上眼睛拼命回想着肖胜春为他挡车受伤的那一刹那。

那种场景让人心里会很痛苦,她却宁愿这样痛苦着提醒自己。

他们谁也不打破这场沉默,任时间飞逝,各自煎熬着。

杜明凯过一会儿又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总不能真的一夜不睡吧。

前几天何晓初刚熬过夜,可不能再熬了,她头会更晕的。

他往里间看了看,何晓初的表情没有那么认真了,看来她也有些困了吧。

杜明凯起身来到何晓初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进!”何晓初说,心异常紧张,还没等他进来她就已经有些异样了。

“有事吗?”她充满武装地问。

“我来提醒你,你该休息了吧?你看看十二点多了,不困吗?”

“啊,不困。今晚我就坐在这儿看一个晚上的视频。”她言不由衷地说着,见他越走离自己越近,心更紧张了。

“那怎么行呢?快点把电脑关了,到沙发上躺着。”

“我还不想睡。”她别扭地说。

“躺一会儿就想睡了,快点!还让我去帮你关机吗?”杜明凯想,要是她乖乖听话,他或许不会有什么想法。她越是这样,就越是在挑战他,让他就更想接近她。

何晓初只有按下关机键,也确实是困了,这就是在硬撑着,不过是怕和他有什么。

“行了,我自己会去的啊,你出去吧。”

杜明凯答应着:“我出去了,你睡吧,要是害怕或者有什么事叫我啊!”

“帮我关一下门!”她说。

“别关门,门开着吧,万一你有点什么事我还能第一时间知道。”

“我能有什么事啊!不会有事的。”说着这话的时候,何晓初已经到了沙发前。

他不关,还是她自己关吧。她躺在沙发上又起来,去把灯给关了。

再次躺到沙发上,房间里已经暗下来。

她隔着玻璃窗却看到了杜明凯依然坐在电脑前,他怎么不睡觉呢?

她想,他这是为了让我不害怕吧。还是睡不着?

不行,不能关心他,不能管他。现在这时,关心则乱。

杜明凯靠在椅子上,掏出烟点燃,看着她已经黑了的房间,心里竟有些失落。

不过这样也好,什么也不发生就不会让她难过吧。

这样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抽了有半个小时。

何晓初渐渐迷糊,许是白天一天太累了,睡着睡着,忽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

“哗啦!”一下,她机灵一下就醒了。

“啊!”她尖叫了一声,虽然声音不特别大,寂静的夜里杜明凯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怎么了?你别怕,我来了。”

杜明凯说着,就冲进她的办公室,来到她身边。

“怎么了?别怕!”本来他是应该先开灯的,就因为担心她,直接冲到沙发前,没开灯。

他紧紧抱住了她,嘴里仍然说着:“别怕,别怕!”

“好像有什么东西?该不会是有老鼠吧?天呐,说不准是今天的饭菜味招来的。也不对啊,今天刚在这里吃的饭,也不能这么快就来啊。”

“应该不是吧,你别怕,我在你身边呢。”

何晓初却像个孩子似的,抓住了他衣服。

也许是太渴望他的温暖呵护了吧,她也分不清自己是不是真怕了,就想一直依偎在他怀抱里。

他更不想放开她,抓着她的小手,轻轻摩挲着。

“真傻,老鼠都怕,还当妈妈呢。胆小的妈妈!”他柔声地调侃她。

她却不说话,就是一直靠着他,听他咚咚的心跳。

借着黑暗,似乎可以给自己一个放纵的理由,只是门外他电脑还散发着幽光提醒她,不该贪恋。

“好了,你出去吧。我没事了,你也关机睡觉吧,太晚了不睡可不行。”

“那你好好睡,我出去了。”

“恩!”她答应一声。他听得出,她声音很失落。她是渴望自己陪伴的,一定还不只是渴望陪伴,还有,他知道她也会渴望男人。

一个已婚女人几个月没有亲热的事,不想才怪呢。

要是不想,她上次能做那种梦吗?

想到她的梦,他更是没有办法淡定了,赶忙起身出门。

他把电脑关了,又回头开了她的门进来。

“你怎么又进来了?”她紧张地问,颤抖的声音泄露出她的渴望和害怕。

“怕你睡的不安稳,你睡吧,我就在你旁边坐着。”他在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来。

“不用,你出去吧!”

“怎么这么吵?再吵我就。我就亲你了!”他说完这话,再控制不了自己,一低头就压了上来。

激情过后,愧疚抬头,静静地流泪。虽然哭也没有用,她还是忍不住。

“杜明凯,我们到底还是这样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无耻?”她问,一双朦胧的眼在黑暗中看向他,等待他给自己一个可以原谅自己的理由。

“傻瓜,你要是怪就怪我。我很冲动,我真忍不住了。自己别有思想负担,以后我们尽量不独处,行吗?”

杜明凯轻声说,他不后悔自己和她亲热。只是后悔她的难过,早知道她会难过,却还是做了。

难道对她的爱还没有到达至高无上的境界吗?

爱一个人得怎么样才能无欲无求,只为她着想呢?

“恩!”她答应着,闷闷地去摸索着找自己的衣服。

“要我开灯吗?”他问。

“不要!”她面对不了那样不堪的自己。

何晓初在有丈夫的情况下还和男人偷情了,真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她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

她不怪他,这种事情是两厢情愿啊,他没强迫她。

把衣服一件件摸到,杜明凯也帮她一起找到了散落在地上的裤袜什么的。

她又摸着一件件套上去,从此以后,她要更小心地与他相处。他说的对,到了晚上,是不可以单独在一起了。

“我们说说话?还是睡觉?”杜明凯问,想让她别再想着愧疚的事了。

“睡觉吧!”她说。

“好,你躺好吧!”他想帮她,却被她轻柔地拒绝了。

他理解她的心思,知道她不想两人再接近了,便也没再坚持,随她的意。

何晓初在沙发上躺下来,杜明凯搬了个椅子,脚搁在沙发上背靠着椅子就这样打盹。

良久,何晓初却根本睡不着,良心煎熬的难受。

“杜明凯,你睡着了吗?”她问。

“没有!”

“为什么还不睡?”

“睡不着。”

“你说我们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假如当时我没有听肖胜春的花言巧语,假如妮妮没在那时生病,我当时离婚了,你说我们会在一起吗?”

她问了一个最傻的,最没有意义的问题。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