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苏婷凌潇然小说名字 凌潇然苏婷小说叫什么

苏婷凌潇然小说名字 凌潇然苏婷小说叫什么

发表时间:2018-05-12 16:21:36 文章编辑:杜子璇

凌潇然苏婷小说名字 苏婷凌潇然小说叫什么 !欢风华丽,无懈可击,人物形象饱满,推荐阅读,主要讲述了苏婷凌潇然之间的爱情故事,该小说叫做染爱成瘾:狼少枭宠小甜妻,染爱成瘾:狼少枭宠小甜妻小说精彩节选:刚才在外面,那是顾健彬夫妻俩都在呢,他给留着面子,不好说些什么。

精彩试读

虽然那个男人其实是冲着自己来的,苏婷也只是冤枉的遭受了无妄之灾,可是看到那两个人亲热搂在一起的画面,凌潇然心里还是觉得很不痛快,像是被人扎了一下。

刚才在外面,那是顾健彬夫妻俩都在呢,他给留着面子,不好说些什么。

现在到了这里,这叫着羊落虎口,苏婷,别以为你买了房子翅膀就可以硬了,嫁给了我,你就只能一辈子是我凌家的人,死也无法逃脱,凌潇然阴沉沉的想着。

静默了半响,苏婷终于还是开口了,一说话,声音却是轻忽忽的,在这样的夜晚这样昏暗的灯光之下,看起来,竟然让人有一种惊悚的感觉。

“凌潇然,你的前妻,叫什么名字,她是哪里人?”问的确实跟刚才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惊愕片刻之后,凌潇然却是一脸的笑意了,修长的手指挑起苏婷的下巴,“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吃醋了?”

“你神经啊,我吃什么醋,快点说。”飞快的拍开他的毛手,苏婷没好气的说着。

要是他不愿意说的话,她会自己去查的。

“柔惠,我们都叫她小惠的,她就是b市人,不过家在附近的一个小乡镇里。”

终于,苏婷知道自己脑海中闪过的那个念头是什么了,她惊呼道:“这么说,那这个,这个赵——”

“你敢再提那个该死的男人的名字,你提一次给我试试看。”凌潇然凶狠地打断了苏婷的话,“女人,都跟你说了,以后看见他绕道走,还要跟他一起吃饭,是不是想找死啊?”

“不提就不提嘛,那么凶干什么?”苏婷小声的嘀咕着,然后才反应迟钝的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他给我喝了一杯有问题的酒,那我,我有没有,有没有?”

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的,看见她那个扭捏样就烦,凌潇然没好气的说:“放心吧,你这样的身板儿,脱光了也没人要的。”

没人要就没人要,她这一辈子,也不稀罕男人来着。不过既然事已至此,那个男人明里暗里的找她的麻烦,她也不能总是吃闷亏,无论如何,今晚也要把事情搞清楚。

于是,在首长大人杀人般的凶狠目光打量之下,苏婷还是将自己心底的疑问问出口了:“赵智刚和你到底有什么仇怨,他和那个小惠,他和你的小惠,他们之间——”

“赵智刚,他,就是小惠的那个奸夫。”

这么丢脸的事,如果可以,凌潇然当然宁愿一辈子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再没有第六个人知晓。

可是看苏婷那个样子,显然是已经猜到了,以这个丫头的心性,如果不全部告诉她,又去跟那个姓赵的纠缠,最后指不定还会吃什么亏呢。

于是,凌潇然决定将那件事情的始末都告诉她,要她以后防火防盗防赵智刚,远离那个小人。

当然了,是等价交换的,苏婷先要告诉首长,她今晚为什么要跟那个男人单独约会,且撒谎说是在公司里加班骗他。

大门口不是谈话的好地方,可是她家的铁门锁得紧紧的,怎么也打不开,苏婷无奈之下,只能跟着凌潇然去了他的那套房子。

原来刚才在电梯里,有人使了心计,偷偷地把钥匙拿出来了。所以,虽然现在苏婷手里是拿着包了,可是却依然无法开门。

“你不是有备用钥匙,随时没经我的同意就到我家去了?我说首长同志,能不能帮帮我这个小市民,帮我把大门打开?”指着自己家紧闭的门扉,苏婷颇为无奈的乞求道。

她刚才真是一时迷糊,才会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干嘛随时随地的带着你家的钥匙?哼,”凌潇然撇嘴,颇为不屑的说:“你不是满脑子都想的是别的男人,才会做出连自己的随身小包都忘了这种事来?还真是鬼迷心窍了。”

不就是一时的心神不宁,疏忽了一下吗?小气巴拉的男人,苏婷不理他,只是无奈的跟着某人身后一起进了他的屋子。

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的摆设,看来就算这半个多月凌潇然不在这里住,还是经常有人定期打扫的,窗明几净,屋子里十分的干净整洁。

凌潇然从鞋柜里拿出她以前最喜欢的卡通拖鞋,苏婷却不肯,执意要他找出一双样式普通的新拖鞋,不论男女。

“我这里不准备有客人的,所以,只有这两双替换的拖鞋。”指着地上的情侣卡通拖鞋,凌潇然一脸得意的说着。

苏婷冷哼一声,没怎么搭理,直接脱了鞋子赤脚踩在地面上进屋。

“喂,地板凉气重,你不要这样不把自个儿的身体当回事。”凌潇然喊着,还是很无奈的重新翻找出一双新的样式普通的女式拖鞋丢了过去。

穿好拖鞋之后,没有理会主人好客的任何行为,苏婷只想着速战速决,先是将言简意赅的自己今晚的目的和目前公司遇到的麻烦说了一遍。

??t5睴??p2('4kn????o]?o_k????4

话音刚落呢,凌潇然已经是大大咧咧的骂将开来:“你是猪啊,明知道对方另有所图,还要去赴约?损失8000万算个毛,人比较重要。”

“你当然说得好听啊,凌家是有钱,不在乎,可是对于一般人家来说,8000万可是一笔天文数字,一辈子也拿不出来呢。”

说起来,有一点苏婷和赵智刚还是十分相似的,就是很讨厌凌潇然的这种态度,高慢无礼。

钱算个毛,钱对于许多人来说,是救命的大事。像他们这种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儿,哪知道民生疾苦,知道八块钱的重要性。

凌潇然是不清楚,丢了8000万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一件事却是很明白:“就算如此,那是你们那个姓唐的愚蠢,犯的错误,与你何干?要是公司里每一项买卖,你都这么尽心尽力的,哼,丫头,我告诉你,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呢。”

被人设计送上床那都真是小case,以前还见过,被人陷害之后,差点被逼得跳楼了的。

在如今这社会上打混,凌潇然是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奸人、恶人,这丫头平日里看着也挺精明能干的,怎么今日里却会犯这种浑?

要不是他们恰好也在那里,已经昏迷的苏婷落到了赵智刚手里,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还真是难以预料。

当然了,这时,苏婷也想到了这一层,不禁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感激是一回事,可她就是瞧不惯凌潇然的那个态度,还是嘴硬的说道:“高总于我有恩,你不明白,当年在苏家我的处境有多难。如果不是高总,我可能甚至活不到嫁给你的那一天。那个赵智刚又是冲着我们才去对付高总的,于情于理,我都不能置之不理的。”

“那你怎么理,以身相许,跳上赵智刚的床,来报答你的狗屁高总是不是?”眼见着那丫头还越说越大声,凌潇然也来气了,说出来的话语就不怎么中听了。

苏婷眼眶一红,说话都开始带着鼻音了,“我已经预防了,却没料到——”

她就是受不得凌潇然的委屈,听见他这样说话,比打她骂她还要觉得难过。

“别,你别哭啊。”眼见着,苏婷的眼泪真的要掉下来了,凌潇然手足无措起来,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

他还没说什么就这样了,要真有点什么那还了得,凌潇然觉得自己做人真是太失败了,就是被这个丫头吃定了。

苏婷却不理他,只是低垂着小脑袋,长发往前披散着,遮住了眼睛,无法看清她的表情,声音里隐约的啜泣却是不骗人的。

大手想要拍拍她的肩头以示安慰鼓励,这会儿凌潇然却记起了礼貌涵养问题,一只手停在半空就是无法落下去。

最终,也只能说:“好了,你别哭了,放心吧,这是小问题,我会帮你解决的。”

偷偷瞄了凌潇然一眼,看他脸色总算恢复了正常,苏婷在心中扮鬼脸,然后端正身体坐好,哪有要伤心哭泣的模样?

“你要如何去解决?真的给他8000万?不,我不服气,他凭什么。”听见凌潇然这么没有建设性的意见,苏婷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放心吧,不会的,我说解决,自必就有解决的办法。”凌潇然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敢用这种手段欺负他媳妇儿。

赵智刚,好样儿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过其中的具体手段,却暂时不会跟苏婷细说了,其实这社会本就有许多上不了台面儿的事情,明面上会如此,大家心知肚明,只是一种假象,私底下却会是另外一套,骨子里的龌龊肮脏是难以想象的。

就像他母亲,能够独自一人撑起天拓集团如今的局面,当然是因为背后有凌家的势力在撑腰。从他太爷爷起,凌家几代人从军,军政表面上分家其实也不然,其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纠葛。生意人都精明着,谁不希望巴上上面的人,以后做事可以方便一点,也因此,很多人都会给凌夫人面子的。

对付赵智刚他还真不方便亲自出马,还是需要借母亲的手收拾那个家伙。

这件事暂时的就这么算是过去了,凌潇然开始真正的把他和赵智刚之间的恩怨告诉苏婷了。虽然长话短说,却也是费了不少时间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她讲清楚。

要说到这个赵智刚呢,就要从凌潇然的前妻说起,凌潇然的前妻叫做柔惠,是一个真正的小家碧玉。呃,家世一般,模样上佳,十分水灵的一个人儿。

??t5睴??p2('4kn????o]?o_k????4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