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白桑榆小说云半雪 白桑榆林晨风是哪部小说

白桑榆小说云半雪 白桑榆林晨风是哪部小说

发表时间:2018-05-06 09:24:12 文章编辑:彭约礼

林晨风小说云半雪 林晨风白桑榆是哪部小说 !首席总裁的高冷娇妻小说思路开阔,为您提供男女主是白桑榆林晨风,首席总裁的高冷娇妻活灵活现 ,情节描写细腻,故事发展迅速,强势推荐,白桑榆林晨风小说精彩节选:前方阿杰平稳的开着车,见白桑榆紧闭双眼以为自家的总裁夫人睡着了。便伸手将车内的空调关掉,对于这位总裁夫人在上次玫瑰花事件后阿杰心里还是很有好感的。

精彩试读

第一百章:车祸还是人祸

前方阿杰平稳的开着车,见白桑榆紧闭双眼以为自家的总裁夫人睡着了。便伸手将车内的空调关掉,对于这位总裁夫人在上次玫瑰花事件后阿杰心里还是很有好感的。

白桑榆在后排上靠着座椅并未睡着,本来有些乏累的她闭上眼后反而睡不着,便调整呼吸开始闭目养神。

领着手提包的手指腹有节奏的在包包上摩擦着,这几日林晨风做的一切,甚至是给她那张专属他的银行卡在她看来都好像做梦一样。

想着包包里的那张银行卡,白桑榆心里漏了一拍。无论如何她都不太敢相信林晨风对自己真的是一片深情,或许对她和对以前他身边的那些女人一样只是一时的喜欢。

想到这白桑榆心里有些微微发酸,相较于地位而言她和林晨风相差着十万八千里,小时候她见过很多豪门恋情和婚姻最终都败给了现实走向覆灭。所以对于林晨风她实在不敢倾心相付。

劳斯莱斯幻影平稳的在公路上行驶着,阿杰也没有注意到身后一直紧跟着他的白色科鲁兹,阿杰在林家当了很久的司机有时候开着车身后总是跟着一些豪车发烧友疯狂拍照发朋友圈,所以阿杰习惯了也没有在意。

劳斯莱斯幻影后面的白色科鲁兹越来越近,阿杰的车马上进入下一个T字路口。车厢内的白桑榆还在闭目养神,胡思乱想着和林晨风的种种。

突然,白桑榆耳边传来猛烈的撞击声“嘭”一辆大货车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像是拼尽了全力一般朝劳斯莱斯幻影撞了上去。

路的一旁是悬崖,大货车撞上劳斯莱斯后不仅没有踩住刹车,司机反而加大了油门一直将劳斯莱斯朝悬崖边撞。阿杰开车多年自然知道豪车的性能,一直踩着油门不让货车撞下去。

“阿强先生,我和白小姐在青龙山T字路口遭遇车祸。请”话还没说完,劳斯莱斯再次遭受大货车一阵猛烈的撞击将阿杰的手机震飞了出去。

不明情况的白桑榆只感觉一阵一阵的耳鸣,然后整个人在车内彻底失重,白桑榆在车内倾斜然后一阵阵天旋地转的撞击和钻心的疼痛朝白桑榆一阵阵袭来。

劳斯莱斯被大货车撞下了山崖,车身在山体上翻滚着。公路上的大货车见达到目的满身纹身的司机下车走到山崖边查看情况,刚刚一直跟着阿杰的白色科鲁兹也停了下来,一身白裙的女子下车走到大汉旁边。

“大哥,你说这样那个女人还能活着吗?”女子眼里闪过阴狠的目光冷冷道。

大汉望着深渊一般的山崖粗着嗓子道:“那可不一定,那辆车有安全保护系统,而且抗摔以防万一你到山崖下去看看,如果那个女人还活着就给她一个了断。”

说完,大汉递给女子一把短小的匕首指着路边的一条小路道:“你顺着这条小路就能通往山崖下面,我先把车开去处理掉你小心。”

白裙女子点头:“大哥你先走吧,剩下的交给我了。”纹身大汉这才放心的转身上车开车离去。

白裙女子为了抓紧时间她要在林晨风到来之前结束掉白桑榆,顺着刚刚纹身大汉指的小路一路小跑朝山崖下面走去。

疼痛几乎让白桑榆喘不过气来,白桑榆这时才发现车里已经翻到山崖底下,驾驶室的阿杰已经满身是血不知道是晕过去还是已经停止了呼吸。

白桑榆使出全身力气朝前排驾驶室挪着,手臂被撞击的震痛阵阵传来,白桑榆咬牙朝阿杰的方向挪过去:“阿杰,阿杰”

白桑榆轻唤了几声阿杰的名字,阿杰都没有反应一个不好的念头出现在白桑榆的脑海:阿杰不会是死了吧。

白桑榆连忙否定掉自己这个荒唐的想法,她都还好好的,阿杰坐在驾驶室还有完善的安全措施又怎么会出事呢?白桑榆吃力的伸手到阿杰鼻翼下探了探阿杰的鼻息感受到有微弱的呼吸,白桑榆的心才落了下来。

白桑榆开始目测周围的情况,车子坠崖了她和阿杰需要救援。白桑榆忍着周身传来的剧痛在车厢内慌忙寻找着自己的包包,终于在车厢的角落里找到自己的包包,白桑榆连忙翻找着手机。

好不容易找到手机时,白桑榆不由得大失所望屏幕上方的信号格显示的无服务,这相当于这手机在山崖底下是没有用的板砖了。

白桑榆正无助之际隐约听到有人的脚步声,眼里仿佛看到了希望朝被震裂的车窗外喊道:“有人吗?救命啊?”

刚到山崖下的白裙女子正愁找不到白桑榆,没想到白桑榆竟然主动呼救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女子姣好的面容扬起了阴狠的笑容。

手里紧紧握着匕首朝白桑榆声音的方向走去,白桑榆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以为是有好心人听到了她的呼救,叫喊声不由得更大了一些。

“来人啊,救命啊!”白桑榆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叫喊着,白裙女子此时也走到白桑榆的车前,将车门打开幸灾乐祸道:“林太太,好久不见。”

白桑榆听着这阵熟悉的声音看着车外一身白裙的女子,更加莫名其妙起来:“你不是影楼的助理吗?”白桑榆道,她记得这身白裙是刚刚杜莎摄影的制服。

“哈哈哈哈,影楼的助理?林太太记性这么差吗?几天前我们才见过面,怎么这么快就忘了?”白裙女子大笑道。

这笑声莫名的让人觉得异常惊悚,听在白桑榆耳里如同魔音灌耳让人后背一阵阵发凉,白桑榆隐约感觉来者不善表面还是淡定的说着:“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今天也是我第一次到杜莎摄影。”

白桑榆的话让白裙女子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道:“哦,对了我们见面时我不长这样。”说完,女子伸手朝自己脸颊的发际线旁撕扯着什么,不一会儿一张人皮面具生生从女子的脸上剥落。

这场面简直吓坏白桑榆了,以前只听过聊斋画皮的鬼故事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然亲自目睹了只有鬼怪故事中才有的情节,人皮面具下面的那张脸白桑榆更是一点也不陌生。

那不是几日前在林氏集团办公室差点将她生吞活剥的秘书琳达吗?白桑榆顿时全部反应过来,今天这场车祸绝对不是平白无故的,这个琳达假扮影楼的工作人员一定也是事先就知道她和林晨风要去拍摄婚纱照的。

琳达见白桑榆认出了自己,阴狠的笑道:“林太太,你没想到你还会在落我手里吧,要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么可能失去那么好的工作,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面临着去监狱的命运,我的人生本来有无限种可能和辉煌,这一切都因为你的出现打破了。如果我去坐牢了我这辈子就完了。”

琳达越说表情越狰狞,整个五官都扭曲成魔鬼的样子:“都是因为你林总裁才会这么对我,如果不是你也许今天和林总裁你拍婚纱照的就是我,你知道你有多可恨多么多余吗?”

琳达的话在白桑榆听来都是毫无逻辑的歪曲道理,白桑榆虽然满身的伤痕和疼痛面对这样的琳达她还是不失从容道:“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太张扬跋扈造成的,而且就算没有我也会有无数的豪门千金林太太的位置也未必轮的上你。”

白桑榆有些可怜琳达的说道,看着琳达狰狞的样子她不觉得可怕她甚至觉得她有些可怜,又是一个陷入爱情无法自拔最终走火入魔的女人都是那么的可怜。

“哼,随你怎么说。等你死了把林太太的位置让出来了我也就原谅你了。”琳达恬不知耻的说着,接着拔出了手中的匕首一丝寒光从白桑榆脸上闪过。

白桑榆浑身一寒,白桑榆见琳达这个阵势看来今天她是铁了心要她的命了。

“你真是一个疯女人。”白桑榆喊道:“好好的一个集团秘书竟然因为左右不了自己的情绪变成一个疯女人我真的同情你。”

白桑榆的话让琳达心里的怒火更甚斥责道:“死到临头还那么多话。”说着就挥舞着匕首朝车厢内的白桑榆扑了过来。

见琳达朝自己扑来白桑榆也顾不上周身的疼痛,拼命的抵抗着琳达的来袭,两只手死死的阻挡着琳达拿着匕首刺向自己心脏的手。

白桑榆的手臂因车祸本来就受到了巨大的撞击,现在还使劲的抵抗着琳达的入侵,鲜血顺着撕裂的伤口不停的往外冒着。

看着白桑榆这般狼狈害怕的样子,琳达的心里就越高兴:“贱人,这就是得罪我琳达的下场。你准备乖乖受死吧。”

琳达狞笑着看着身下的白桑榆,白桑榆身负重伤哪里会是她的对手,现在白桑榆落在她的手里要白桑榆死简直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想着自己很快就能解决到白桑榆的生命,琳达激动得双眼的瞳孔不停放大,笑声更加大声更加起凄厉,山崖里回荡着琳达凄厉的小声。惊得无数小鸟飞跃天际。

白桑榆的伤口不停的往外冒着血,抵抗着琳达双手的力气也在慢慢减弱,白桑榆的眼前开始微微发黑。全身传来的撕裂痛和震痛不停的刺激着白桑榆的大脑才得以保持清醒。

看着白桑榆失血过多马上就要晕厥过去却还在坚持的样子,琳达心里更加畅快:“哈哈哈哈,总裁夫人你一定很疼吧,不过不要怕。马上,马上你就不会痛了。”

说完琳达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朝白桑榆的致命部位刺去时,突然感到后脑勺一阵闷痛整个人如掉线木偶般晕倒在白桑榆身上。

满身是血的阿杰将琳达从白桑榆的身下移开,伸手将白桑榆拉出车厢内急促道:“太太,你没事吧?”

白桑榆失血过多但意识还算清醒,一脸疑惑的看着阿杰。阿杰伸手抹了抹脸上的鲜血道:“我刚刚晕过去了,没想到是那个女人凄厉的笑声吵醒了我,见她要对太太不利我才强撑着走到她身后捡了一块石头砸过去。”

“阿杰,我们先离开这。这场车祸不是意外这些人肯定是铁了心要让我们死在这,我们赶紧离开。”白桑榆才说完话,阿杰敏锐的洞察力便察觉到东边的山崖上悉悉索索来了十几个大汉。

以阿杰的直觉判断绝对不是总裁派来的人,连忙扶起白桑榆朝山崖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