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秦美盼苏晋庭是哪部小说 秦美盼苏晋庭小说在哪看

秦美盼苏晋庭是哪部小说 秦美盼苏晋庭小说在哪看

发表时间:2018-04-15 13:17:09 文章编辑:蒋梓恒

苏晋庭秦美盼是哪部小说 苏晋庭秦美盼小说在哪看 !为您提供秦美盼苏晋庭宠宠欲动,总裁爱到最深处小说阅读,秦美盼苏晋庭小说叫《宠宠欲动,总裁爱到最深处》,小说讲述秦美盼苏晋庭之间的故事,宠宠欲动,总裁爱到最深处小说精彩节选:“你把她放了,我们再谈其他的。”美盼说。荣慎宇点头,对于这个要求,他显得非常通情达理的样子,对着美盼

精彩试读

“你把她放了,我们再谈其他的。”美盼说。

荣慎宇点头,对于这个要求,他显得非常通情达理的样子,对着美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显然是让她亲自过去解开绳子。

美盼也没有犹豫,荣慎宇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这是她肯定的,他浪费了那么多时间精力,在这个时候绕开苏晋庭见自己,肯定是有其他的事,当然,也必然是和苏晋庭有关的,所以她现在不需要自乱阵脚慌什么,先让秦媛离开比较重要。

她抿唇,看了荣慎宇一眼,外面的天,仿佛是一下子暗沉了下来一样,男人依旧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地靠在窗口处,因为是背对着光的关系,总是让人觉得格外压抑。这个周围没什么人气,目所能及的建筑物,显得更是寂寥,生硬,还有冰冷。

美盼没有再看他,很快就朝着秦媛走去。

她先是拿掉了秦媛嘴里堵着的那块破布,终于可以开口说话,秦媛气都来不及喘上一口,“秦美盼,你是不是真傻了?我让你来,你还真的来了?”

美盼丢掉了手中的破布,笑了一声,“不是你说的么?求我了,让我过来,否则你会死。”

秦媛就知道,那短信不是自己编的,不过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了,也没有必要解释什么,说到底,她确实也是因为怕死才会给她打电话。

不过其实想到底,就算她不肯亲自打电话,荣慎宇这个魔鬼,也会想着法子用自己的名义联系美盼。

她向来骄傲的很,不管外界对她的评价是如何的,一个真正的豪门千金,骨子里就带着几分自以为是的傲气。只不过这种穷骨气,现在看来,显得很是可笑,秦媛有些狼狈地移开视线,嗓音难掩黯哑,“我不需要你用这样的方式来偿还。”

美盼还没有给她解开帮着手腕的绳子,能够感觉到不远处那个始终都凝视着自己一举一动的荣慎宇,她半蹲在秦媛面前,“你所想和我所想,不可能是一样的。你不需要,但我认为这是我能够和你划清界限的最好办法。感谢你们秦家养我21年,现在我算是救了你的命,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

她说完,绕过去,帮秦媛解开绳子的时候,身体稍稍往前倾,因为绳子比较粗,所以她解开的时间有些长,正好趁着这个空当,她在秦媛的耳边压低嗓音说了一句,“但是苏晋庭不欠你什么,他现在被警察盯着也是因为你,你真有这份勇气和骨气的话,你应该还他一个清白。”

说完,感觉到秦媛的脊背无比僵硬,美盼咬着唇,解开了绳子,拉着秦媛从凳子上站起身来。

她不知是不是被绑着时间有些长,身体好像都有些麻木。

美盼催促她:“你赶紧走吧。”

秦媛似乎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荣慎宇这就放过自己了?难道他不担心自己回头就报警么?还是他认定自己绝对不敢报警?

这些疑惑才闪过她的脑海,荣慎宇就主动给了她一个很好的解释,“有机会还不走么?怎么?是在想,现在你下去,会不会有人要了你的命?你放心,我荣慎宇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能够说到做到,我不屑要你的命,但是你可以帮我传个话。”

他长指点着美盼,弯唇邪肆一笑:“告诉苏晋庭,他的心肝宝贝现在在我手上,我这人吧,不介意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女人,也一样。不过我就是担心他受不住这个刺激,所以他应该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

美盼这下是真明白了。

晋庭应该是掌握了什么对荣慎宇不利的东西,所以他现在才会迫不及待的通过秦媛让自己成为交换的筹码。

秦媛又看了一眼美盼,美盼知道时间不多,自然也断定了,荣慎宇绝对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当然她其实心底深处,并不是很惧怕这个男人,她想了想,对秦媛说:“就按照他说的做,我不会有事,你去找苏晋庭。”

秦媛没有再墨迹,在商场上手腕不雷厉风行,那不代表,她连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没有。

眼下这个情况,她留在这里磨磨唧唧,也于事无补,虽是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对于荣慎宇这种变态,估计也就只有苏晋庭可以。

………

秦媛跌跌撞撞离开,美盼和荣慎宇两人僵持着,天色越来越暗,这个建筑工地,慢慢就处于一种黑灯瞎火之中,幸亏天色好,隐隐约约有个月半弯悬在了半空之中。

美盼觉得有些凉,她穿的衣服并不是很多,加上怀孕,这种情况之下,她是处于高度的紧绷状态,荣慎宇一直都不开口说话,她忍不住,主动打破了沉默,不过她早就已经在心中辨别过了,说话很是谨慎,当然,也是试探,“荣慎宇,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希望你可以如实相告。”

荣慎宇拉过一旁的凳子,坐下来,他抽了一根烟出来,打火机点烟的火苗照在他的侧脸上,五官其实很出色,只不过为人太阴险冷血,“盼盼,我早和你说过,你有什么事,都可以直接来问我,只不过你似乎并不屑我这里的荣氏答案,不是么?”

美盼只觉得一股恶寒从脚底升起,其实荣慎宇真没对自己做过能够伤害到她肉体甚至灵魂的事,相反,他对自己说话的时候,口吻轻柔,好能够感觉到,他身上那种凌厉在慢慢收敛,但是美盼就是无法靠近他。

只要是想到那一次自己被宋薇薇下药的时候,他甚至还碰过自己的身体,她更是恶心得很。

他距离自己有一段距离,这里空气流通也好,所以抽烟,也影响不到她什么。

美盼往边上稍稍挪了挪身体,开口,“我爸的死亡,你到底有没有动过手脚?”

荣慎宇仿佛也不意外,她问的是这个事,然后吸了一口烟,才慢慢抬头看向美盼,“我刚刚不是说了么?我不做杀人的事。”

只赚脏钱是吧?

美盼在心中补充了一句。

不过她却是再一次暗暗窃喜激动起来——她刚刚那么问,不过就是在暗示而已,因为她一直都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她看到那条彩信,她就有80%的把握,可以肯定那一定是黎展明发的,只是之前秦媛的短信让她心存疑惑,所以才会怀疑,现在荣慎宇承认了秦媛的事,是他在背后操控着,却是直接表明了,爸爸在缅甸的死亡记录,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么这是不是代表,爸爸给自己发短信暗示他还活着的事,他根本就不知情?

否则的话,他现在的回答,应该不是这个了。

不过这样的机会难得,美盼认为自己还可以更深入一些去确定。

她思量片刻,马上又做出一种不敢置信的表情来,问:“你的意思是,我爸爸真的不在了?”

荣慎宇果然是没有怀疑太多,黎展明的生死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可他却是知道,黎展明要真的死了,苏晋庭永远都不可能心安理得拥有秦美盼。

他现在说出这个答案,都带着几分雀跃,“你所看到的死亡报告,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当然,最初的那份报告,是假的,我让人动的手脚。”他交换了一些叠着的长腿,将烟送到薄唇,含着,嗤笑一声:“盼盼,其实我才是那个对你最真诚的男人,你不觉得?我那时候就和你说过,你应该和我处处,我不会比苏晋庭差到哪儿去。你看,我稍微用点手段,试一试他,不就试出来了么?他那个人啊,就是不会和你坦诚。我不过就是延迟了几个小时,把真正的死亡报告给了他,他却一直欺骗你,说你爸还活着。”

美盼还不知道这么一回事。

当初苏晋庭的确是一开始告诉自己,爸爸还活着,后来又从荣慎宇的嘴里得知,爸爸已经不在。

所以,这中间又是这个变态在挑拨离间?

美盼心中燃起熊熊怒火,他竟然还觉得自己的做法很光明正大?他的思维逻辑还正常么?

但是现在美盼清楚知道,不管心里是如何想的,都要镇定再镇定。

爸爸的事,她已经完全确定了,那条短信和荣慎宇没有丝毫的关系,她现在需要搞清楚其他的事。

她定了定神,又出声问:“你当初为什么要用秦媛的手机给我发那条短信?很明显我不可能会相信。”

“但是我认为,你一个21岁的女孩儿,肯定会第一时间选择相信,然后打个电话过来确定一下,只是我没有想到,你倒是挺冷静。”荣慎宇掸了掸烟灰,“可能就是觉着好玩吧,谁让苏晋庭最近一直都被警察盯着,我太无趣,就想试试你。”

“你……你就是为了试我会不会上当?这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这人是不是有病?这种解释简直让人瞪目结舌。

“没好处。”荣慎宇摊了摊手,不过一瞬间,本是慵懒的眸子里,流淌过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执着,“可我就是想和你联系,不管是用那种方法。”

“………”

在暗色之中,美盼感觉自己渐渐的,就只能够看到不远处一个男人的轮廓,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他有一双非常犀利的眼睛,始终都让人无法忽视。刚刚一瞬间,那两道光,竟是让她觉得,和以往完全不一样。可不一样在哪儿?她来不及辨别,又听到前面的男人沉沉出声――

“我看苏晋庭也需要一点时间,要不然,我给你讲一讲,我和苏晋庭之间的渊源,怎么样,听不听?”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洛尘阅读  ,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