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季景梧封景小说叫什么是什么 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讲述了什么

季景梧封景小说叫什么是什么 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讲述了什么

发表时间:2018-06-13 21:51:46 文章编辑:苏菡卿

季景梧封景小说《情深不抵陈年恨》,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季景梧封景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阅读。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精彩节选:去医院?”邢天厉声道:“这种致幻剂整个国内,除了我‘醉猫’外根本没有销路,你送她到医院,让警察过来端我么?

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精选内容

这顿饭我没敢吃得太饱,主要是耳朵难受,咀嚼的时候有点疼。

我想明天还是得上医院看看,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再不靠谱,我这四分之一的基因,也是跟我哥相似的呢。我不希望有天他不在了,我连唯一能跟他有羁绊的血缘,都难守健康。

哥拖着这样的病骨都能为我运筹帷幄,我又怎么能糟蹋自己的身子呢?

饭后,我帮袁梦一块刷碗收拾厨房,约李老板是在八点钟,我没必要到那么早。搞得自己像一盘迫不及待发挥价值的小鲜肉一样。

按照我哥的建议,今晚这合同是不能签了。我盘算着,如果明天苏清豪和我爸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呢?

对!就说李大王对我动手动脚,我一气之下逃走了。

临走前,袁梦给我的饭盒里又塞肉又塞菜的。

“哎呀不用不用,袁姨够了。公司都有食堂的。”

“你呀,从小就挑食,跟爷爷一样,是个高品质的美食家,就你们食堂那个菜,你爱吃啊?看你瘦的,再装点。”

我知道,这是袁梦满满的爱意,我拒绝得了体重,拒绝不了真心。

我说那您弄吧,我上去跟哥告个别。

季枫庭每晚都睡很早,他的身体承载不了正常健康人的时息运作,每天至少要十个小时的睡眠补充体力。

可我走到他卧室前的时候,发现他关了大灯骗他妈妈,其实台灯还亮着。

哗啦啦翻纸的声音,定是他看合同的辛苦。滴滴答答的鼠标响,更是他殚精竭虑的努力。

偶尔传来几声剧烈的咳嗽,我听到他似乎在抽纸巾。

我不敢进去。

枫庭对我说过,他跟他妈妈都商量好了,有天他走了,就让我把这栋小别墅改造成概念餐厅,让他妈给我当财务,让咕噜给我当招财猫。

我眼圈有点红,刚刚才在洗手间里补得妆,我总不能顶着两个桃子眼去见李大王吧?

万一他以为我楚楚可怜的,二话不说就把我给潜规则了,我可怎么办呢?

“梧桐梧桐!”我刚进‘醉猫’,唐姝一把就将我拦住了。

看她脸上急躁的神情,遇上扫黄的也没这么慌的好么?

“你可来了啊!你的那个客人已经到了,我——”

我说我知道啊,一般把客人约在这种地方,主人家都是后出场。先安排几个小妹妹进去热热场子,等客人情绪上来了,再好谈正事嘛。

“你把李大王带进去了没?”我说我可故意在车里看了半集美剧才下来。

唐姝一绷连,急皱眉:“我跟你说,你之前接触过那个李老板没有?”

我说没有啊。

“他是我爸的资源,你也知道我爸这个人有多小人多精明。生怕我抢了夺了他的什么似的,恨不能把送我地DNA都给要回去。”

“告诉你梧桐,你知道他是谁么?李大王啊!以前是我们这儿的常客,记不记得我去年跟你讲的,水果大王!”

我一听,当时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水果大王嘛!唐姝当初可是拿来当笑话讲给我听的,凭她这么多年的妈咪水平,什么色的王八没见过?但对李大王的花样,那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说他有个嗜好,爱猜东西玩。

就是拿一堆水果来,让小姐们自己挑一个塞进去。每种水果对应一叠不同数额的钞票,比如草莓五千,荔枝八千,猕猴桃一千,黑布林一万二。

然后他轮着一个个上,猜错了就输钱。

有次有个小姐不要命,可能初生牛犊,也可能是见钱眼红。上来就选了个两万块的红毛丹。

等到拔出来的时候,见着血的往下淌了一堆乱七八糟东西。后来送去医院才弄明白,这小傻丫头怀孕了都不知道,毛查查的东西,直接把胎刮下来了!

“梧桐,就这么个货,你爸和苏清豪叫你过来接待?丫的还是不是人啊!”

唐姝劝我,你还是别去跟他照面了。我那有两个胆大不怕死的,先送进去陪着,你赶紧回家吧。

“来都来了,他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季总的女儿。总要看看他到底是穿了谁的黄马褂,我爸能跟这种人勾搭上,总有原因吧?”

我说你给我找瓶没开封的酒,这点脑子我还是有的。进去不可能喝他的东西,我拿我自己的。

就这样,我带着唐姝给我的一瓶红,走进了李大王的包房。

“李叔,久仰大名啊。”

“呦!季大小姐!幸会幸会!”一见我进门,李大王直接把他身上一个蛇妹妹掀了下去。

说是蛇妹妹,因为这丫头大腿以上胸部一下就没停止扭过。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怎么样,这‘醉猫’的妹妹,还合您胃口吧?”

“合,怎么不合呢?一个个的,都像小猫似的。”

“李叔满意就好,这可是我爸特意吩咐我招待的,实在不敢怠慢。”我说着让自己都恶心的话,慢慢往主题上靠近。

“哈哈哈,还是老季最知道我。”

我心里呵呵一下。

“怎么,侄女今天是把合同带来了吧?咱先走一个,再签?”说着,李大王瞅上我带来的红酒,挥手叫小妹用胸夹开,取了两只高脚杯,斟上。

我说不忙不忙,李叔您之前看过合同么?

“哎呀,看什么看,我还信不过老季?都多少年交情,他能卖了我啊?”

说着,李大王举杯一碰,我不好意思,只能勉强喝一口。

喝完我说:“李叔啊,您就这么相信我爸啊?合同都不看就想签?该不会是他背后给您许下了什么好处吧?”

我口吻半开玩笑,老李也是不怒不恼。

“你说呢?大侄女,你说你爸,他能给叔送什么好处?”说着,李大王伸手拉住我腕子,故作熟络地凑到我跟前坐下。

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一个激灵抽回手。起身就要往旁边躲。

可是——

为什么,为什么脑袋有点不对?

这酒……这酒…….

不,酒是唐姝拿给我的,她不可能害我。难道是刚才那个小姐,用胸开瓶子的时候——

“别猜了,大侄女,你不是说了么?你爸可是给叔叔弄了个大大的好处啊!”李大王的声音越来越奇怪,狰狞猥琐的脸庞在我面前愈加恍惚。

不!!!!

我拎包一甩,起身跄踉往外逃。

但我知道,凭我现在的状态,要不了两步就会跌倒。只要李大王一把将我拖进包房,那我真的就万劫不复了!

我要跑,要跑!

可是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堵墙,瞬间挡住我的路!天要绝我么?!

不,那不是墙,而是一座伟岸的胸膛。

我往上抬头,终是看到了封景那张英俊坚毅的脸庞。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