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季景梧封景哪里看 季景梧封景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部分章节目录

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季景梧封景哪里看 季景梧封景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部分章节目录

发表时间:2018-06-13 19:47:50 文章编辑:卢红

《情深不抵陈年恨》是虐心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韵味无穷,令人百看不厌。这里提供情深不抵陈年恨季景梧封景。季景梧封景小说内容精选:不,那不是墙,而是一座伟岸的胸膛。我往上抬头,终是看到了封景那张英俊坚毅的脸庞。

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精选内容

我买了一架天蓝色的立可拍,专门托人从日本带回来的。

我知道枫庭喜欢这些东西,什么花花草草,水滴的倒影,七星瓢虫的翅膀。他总说,万事万物不离命宗,能记录下来的,就是永恒。

“去年不是送过一架单反么?怎么又买这个?”枫庭很喜欢,但总责怪我浪费钱。

他一生都没有出去工作过,对金钱的概念很无辜。

“因为我看你一直要让袁姨帮忙出去冲印啊,很麻烦嘛。立可拍用照相纸,你可以随便挂在墙上。”

说着,我举起机器,咔嚓抓拍了他的侧颜。

他慌忙伸手去挡,外虚内实的采景,瞬间成就了行为艺术式的美感。

我笑得像个偷袭得逞的孩子,他摸我的头,叫我小丫头。

后来他被呛得咳嗽,我赶紧去给他倒水。他遮了画布,我扶他去躺椅上坐。

他说最近没见我来,是不是公司忙。

我心里难受,却越来越不愿在枫庭面前耍脆弱了。

但习惯难改,我装得再轻松顽皮又可爱,终于还是逃不过枫庭的眼睛。

“苏清豪对你又不好了?”

季枫庭不出门,却知天下事。不为天下,只为我。

我牵了牵嘴角,说云娜怀孕了。

“店怎么样?”他沉吟半晌,好似是为了顾及我的感受而硬生生转了话题。然而关于凯旋广场的那间西餐厅的事,简直比云娜怀孕还让我难受。

一年半的计划,调查,心血,奋战。整个统筹框架是我和马修一手搭起来了,但里面衔接的骨肉,细节,有多少都是枫庭亲自给我改的建议。

我难受了太多层次,此时除了摇头,却给不出一句‘没关系’的安慰和解释。

“马修临走前跟我打了个电话,但我相信你会没事的。”季枫庭揉了揉我的头发,小时候每次考试考砸,他都是这样专属着安慰我。

“马修走了,苏清豪和我爸从原来的丽笙集团招过来一个市场总监,叫封景。”

我如实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跟哥哥如数家珍:“之前我一直没想明白他们打算干什么,今天开了个会才知道。爸是为了海棠湾的项目,一旦拿到了招标地,他要建成的海棠湾度假中心就是丽笙集团最大的竞争对手。他挖封景,大抵是为了知己知彼吧。”

“不,不全是因为这个。”季枫庭笑了笑,露出我最满意的那种表情。每次当他流露出这样表情的时候,我都知道,他会给出我最中肯的意见和策略,“梧桐,你了解这个封景么?”

我哑了哑声音,了解?怎么算了解?

他把他几个亿的大项目都打进我身体里了,我们算了解么?当然,这么没羞没臊的话,我是不可能对哥哥说的。

“如果我猜的不错,封景的原名应该叫陆封景。他是丽笙集团现任当家董事陆载言的侄子,已故前任当家陆载存的长子。父母早年离异,一直跟着母亲封妍住在国外。你觉得,像这样一个人来到季世集团,他的目的会是什么呢?”

我恍然:“他是卧底?商谍?目的是为了帮他叔叔打败季世集团,跟爸爸争夺海棠湾项目?”

“可我觉得,他是想利用季世的竞争力度,夺回属于他父亲的丽笙集团才对。你想想看,前半年,爸为什么宁愿压低价格,也要让你想办法谈下跟丽笙集团供给那批羊绒毯的事?

大战在即,爸却主动抛出示弱的橄榄枝,弄得季世好像在抱丽笙集团的大腿一样,你不觉得这很蹊跷么?”

季枫庭的意见让我觉得有点毛毛的,我说你的意思是,封景来到季世集团,其实是跟咱爸合作的?

假意促成跟丽笙集团的供应链,其实爸爸的心思早就不在公司的传统经营区间了。

他是想要给丽笙集团一个措手不及啊。

季枫庭点点头:“所以我认为,封景和爸都是知情的。但是苏清豪,呵呵,我不确定。”

原来是正片的前戏啊?我想,难怪他们打死也不肯给我的餐厅分现金流了,这会儿正是集中火力的关键时期。

海棠湾这块地,我爸早在十五年前就想拿了。可惜当初拆迁的时候搞出了事情,没能如愿以偿。最后这块地被政府收回去重新拍卖,爸折腾了一大气,两头落空。

如今听说持地者有意出手,我爸当然蠢动非常了。

但海棠湾距离泰阳城最大的度假中心月亮湾只有一江之隔,前年政府填海计划起来后,打通了海棠湾三面临海一边接城的全方位经济腹地。

月亮湾是丽笙集团控股,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而这种时候,丽笙集团董事长的侄子回国跳槽到季世,这里面的水可不浅啊。

攥了攥拳,我问哥哥:“那我现在该怎么办?云广涛不小心烧坏了交割给丽笙集团的羊毛毯,我爸大概是怕对方借机刁难,于是要我去跟亨顺集团匀一批货过来。今晚就要去签合约呢。”

说实话,我觉得这事看起来就不简单,不一定哪里埋着套等我下脚踩呢。但是我想了一下午,也没想明白那个步骤是陷阱。

“合同呢?给我看看。”

“在我包里。”我找出合约,交给季枫庭。

这两份合同都已经被我爸签字盖过章了,以示主动的诚意。我说哥你慢慢看,我上个洗手间。

我坐在马桶上沉思,枫庭在外面咳嗽的厉害,听着就很揪心。

我想,如果这两年不是因为我和苏清豪闹成这样,我哥也用不着这么为我呕心沥血吧。

可惜,我虽然不算笨,但在一群狐狸里面,最多也就能算个黄鼠狼。

“怎么说,合同有问题么?”

我从洗手间里出来,见我哥靠在躺椅上,闭着眼睛似乎在缓神。我过去问他怎么了,他笑笑说没事。

“不过,这合同你先不要签,梧桐。”季枫庭睁开眼,脸颊呈现出咳嗽过后提火深重的痕迹,看得我很是心疼。

“为……为什么?”

“我发现这里面有关对方违约全责上,有一条款十分诡异。如果我是李大王,绝对没可能会同意。”季枫庭指着合同上一行文字,对我解释:“你看,这上面说,只要亨顺集团提供给我们的物料不符合协议标准,就要以三倍罚则来支付违约金。可是合同上对这批仿毯的要求,又没有明确的规格限定,这种合同签了,将来就是给自己惹麻烦的。

所以,如果爸这么胸有成竹让你拿过去。不是李大王的脑子坏了,就是有别的猫腻。”

“所以你让我爽约?”

“爽约当然是不行的,你可以去见人,自己注意点安全就好。至于这合同,先压两天。我刚才拍了一份,回头帮你再研究下。”

我点点头说好,这种时候,除了我哥,我还能信得过谁?

反正人已经约了,我去陪着探探口风也是好的。

“那,你把另一份——”我去洗手间前,两份合同都拿出来了,但此时,我哥只给还了一份给我。

“哦,我不小心弄脏了。留我这里吧。你别带去。今晚就说说场面话,有什么问题及时跟我联系。”季枫庭掩着口轻轻咳嗽几声,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枫庭,梧桐!吃饭了哈!”

这会儿袁梦在叫了,我扶着季枫庭起来,陪他慢慢下楼。

经过门口的时候,我看了眼纸篓。新鲜的白纸被他团成一团扔在里面,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就是其中一份合同。

袁梦说他这两天身体好些了,也不知是自欺欺人还是故意不把事情想太坏。

可是从我进来房间的第一瞬间,就注意到他擦画笔的抹布上,分明就只有暗红的颜色。

他又吐血,只是瞒着他妈妈而已。

所以那份合同,估计也是污脏不能看了。我没在意,也没说破。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