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主角是季景梧封景的小说是什么 季景梧封景小说阅读叫什么

主角是季景梧封景的小说是什么 季景梧封景小说阅读叫什么

发表时间:2018-06-13 20:51:16 文章编辑:戴淼

《情深不抵陈年恨》是由猫小米创作的精品短篇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在这里提供情深不抵陈年恨猫小米小说阅读。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精彩节选:“随便画画,突然有灵感了嘛。”枫庭的枫,恩梧的梧。我的眼睛酸了模糊,湿了心痛。“好了好了,画一画歇一歇,别累着了。

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精选内容

“唐姝,晚上帮我留个包吧。”站在星巴克的柜台前,我随手给好姐妹唐姝打了个电话。

“怎么了?这次下定决心了?”唐姝的工作性质特殊,只有晚上才出来。

一般这时候她还赖在温暖的被褥里,像只上了年纪的结扎老猫。

蓬松了性感,却不能轻易指染。

“得了吧你,说正经的。”我望着柜台里五颜六色的蛋糕,伸手指了指一款落叶抹茶三角芝士,“这款,能做成六寸的么?我晚上来取。”

服务员告诉我可以,288元。

“你要六寸的?我的梧桐啊,你叫梧桐,可不叫无底洞!”

“唐姝你丫没完了啊!”我冲电话里发飙。

“晚上我要请个客人谈生意,你找两个乖顺点的妹子。单子成了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没有把晚餐安排给亨顺集团的李大王,因为我必须要去给风庭过生日。

一次都不能错过,我怕错过一次,就再也没有下一个机会了。

风庭是我哥,季安适老先生的长子。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继承人。

因为他身来就有先天性疾病,大夫曾断定他活不到三岁。可他三岁那年,我出生。妈抱着我上门大闹,鸡飞狗跳的季家人人怒目视我为异类,大概只有风庭会站在角落里,安静地看着我襁褓之中无助地哭泣。他一定想过,我与他,其实都是不怎么想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吧。

后来大夫又断定他活不到十岁,他十岁那年,我妈带着七岁的我正式嫁进季家。

我记得袁梦阿姨牵着他,从季家正门出去的时候,天下了好大地雪。

风庭身子弱得走不了,他妈妈就背着他,脚印踩得很深很重。

再后来,大夫又说,你们已经创造了太多奇迹。这一次,他真的活不过二十岁了。

于是风庭二十岁生日的那天,我正好拿了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

我兴高采烈地把通知书端到他面前,然后眼睁睁看着他一口鲜血尽数喷在上面。

我们以为,奇迹真的戛然而止了。

可是风庭又一次挺了过来,虽然他的身体越来越差,虽然他的心脏和肾脏都经过了移植,虽然他几乎不能出门。每天与书为友,与花鸟宠物相伴。

但我们谁也不愿相信医生判得下一个死刑——

风庭已经二十九岁了,但我故意买了三十岁的蜡烛。

人人都想留住青春,但只有我们,想越过。

“这款鲷鱼烧形状的,能做成无糖的么?”准备刷卡之前,我又问店员。

“可以啊。”

“那帮我做一块好么,无糖无盐,里面也不要放馅料。”

我另外买了一块小蛋糕,是给咕噜的。

咕噜是风庭养的一只猫。

今年十四岁了。

这是十四年来,我一直不敢去想的一个问题就是,风庭和咕噜谁会先离开谁?但是不管谁先走都没关系,我知道袁梦阿姨早已为风庭和自己置办了墓地,咕噜的也会在一起。

我偷偷想过,如果有天我也死了,能不能和他们在一起呢?

当然这个想法过于忤逆和霹雳,从没告诉我妈就是了。

***

“我听说你推了李总的晚餐,约在晚上了?”快下班的时候,苏清豪突然过来找我。他对细节近乎***式地掌控让我越发焦躁。

“是,风庭今天生日。”

“嗯,我想就是这个原因。”苏清豪压低了口吻,我听得不太清楚,于是越是没耐心了。

将桌上的合同资料做了最后一次整理,我站起身,正色道:“苏总,我既然已经答应了就一定会去,你有必要处处盯着我么?”

“我不是盯着你,我是觉得,晚上约见可能会不太方便。”

苏清豪到底是个贱人啊,我忍不住差点笑出声。

“你是不是觉得,你有美人香怀,我要是出去随便给个老头子糟蹋了,你特别不爽啊?放心吧苏总,我要玩,也玩个比你周正的。”

“我是怕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回头影响了公司声誉!”苏清豪对我的挑衅反唇相讥。

我笑:“放心,我比苏总有底线。至少会拿块布遮一下的。”

我得走了,我怕跟苏清豪多呆一分钟,就不一定又冒出什么出口成伤的狠话。

今天是风庭的生日,我得为他积善成德。

“等下。”苏清豪再次叫住了我。

“又怎么了?”

“这个拿去给风庭。”苏清豪掏了个信封出来,红色的,上面有刻板的四个烫金大字,生日快乐。

一看就是楼下便利店五块钱六个买的,形式主义多了,显得里面的厚度都缩水。

风庭过生日,苏清豪一直会给礼金的。

从他上大学那会儿跟我在一起,第一年就是。

因为我曾说过,你要是想娶我,只有我袁阿姨和我哥同意才行。

我妈我爸你甭管,他俩打酱油的。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带苏清豪上门的时候,他紧张得像个小傻逼。

一开口,跟袁梦叫阿姨,跟我哥叫叔叔。

当时就被咕噜上前给挠了。

吃饭的时候风庭说,以后,你要是欺负我妹妹,我可不饶你哦。

然而那只是说说而已。

风庭手无缚鸡之力,连打他一拳都不能够。

背叛的成本太低廉,以至于让苏清豪给钱祝寿都不脸红。

我接过红包,大致数了数里面的张数。

“谢了。”

“等下——”

我的手刚一碰到门把手,苏清豪又叫我。

我怒不可遏:“苏清豪你今天吃蛤蟆了啊?有什么话不能一口气说完!”

“关于云娜的事,她跟我说,你中午在跟踪她。她很害怕。”

“啥?”我的左耳听力明显告急,脑子一时也跟着没反应过来。

“梧桐,我们三个人之间的事,责任全都在我。所以你恨我,我真的无话可说。非我想要将你逼迫到这个地步,实在是身不由己。但是云娜真的是个很善良很好的姑娘,我错过了她第一次,没想到还会遇到第二次。”

“我以为……我以为……她死了,我一直以为她死了,才收拾心情走出新生活的。我对你是真,对她也是。这些话我从没跟你说过,因为我太了解你了。你强势你骄傲,你没有安全感,你恨不能把一切都掌控在手。我想跟你离婚,不止是为了放过我,也希望你能放过你自己。”

“云娜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梧桐。你知道我有多希望能有个自己的孩子么?我不想威胁你,也不心警告你。我只希望你不要伤害它。”

“你喜欢孩子?”我哑了哑声音,耳鸣让我的气场本能灭下了几分。

“是,可你不知道。梧桐,其实你有没有仔细想过么,我们两人之间即便没有云娜,就真的合适么?你了解我么,你知道我期待什么,需要什么?”

“我放不下云娜,我承认。但我……一开始,真的没有想过要跟你决绝到离婚的程度。我以为,我对她的亏欠和照顾,有天会变得像亲情一样。会——”

“苏清豪,我以前只是觉得你可恨,现在觉得,你无耻哎。”

我游了游眼睛,笑弯了眉毛。

“你以为爱情是什么?家里老婆不倒,外面责任飘飘,哥哥妹妹搂搂腰?

苏清豪,我季恩梧就是这么宁折不弯。如果你说你也曾对我动过一丝丝情义,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我生而这番个性。从不会为谁改变。”

“要么只有我,要么没有我。能够隐忍的女人才最可怕,因为她们自己都没有那么忠贞的决心,才会相信你所谓地这番鬼话。你放心吧,我不会碰云娜的。但你给我听清楚了,前提是,让她别再惹到我跟前来。我没什么修养和素质,也不怎么擅长压制脾气。懂?”

苏清豪只点了下头,没再说话。

我转身,走。走一步又回头,我问:“这次没事了?”

他摇头。

于是我开门,还不放心。又回头:“确定了?再叫我我抽你了。”

“梧桐,”他的声音很小,逼得我不得不把耳朵转过来。

“你耳朵没事吧?我看你开会时,一直在揉。”

我恨恨落下提着的心跳,瞥了他一眼,骂句神经病。

这回我真的逃走了。

按下电梯的瞬间,我蹲下身泪流满面。

苏清豪喜欢孩子,我怎么会不知道?

他不爱听音乐,觉得都是陈词滥调和无病***。他喜欢狗,讨厌猫。

他不爱吃甜的,咖啡只爱曼特宁。

他以前支持皇马,后来支持巴萨。

他喜欢孩子,很喜欢。可能因为爸爸妈妈都是老师,从小就跟同龄人接触得多。分明把心软成了糖稀,却偏偏只对我季恩梧挥得起巴掌。

孩子……

可惜我永远也不想让他知道,新婚当夜,他因为云娜而把我一个人扔在洞房。

我灌了一整瓶的芝华士,独坐到天明。

等家里人发现我的时候,我昏倒在一片酒污和一片鲜血里。

我失去的,除了从小到大最真实的自尊,还有我两个多月的孩子。

我并不知道怀孕了,如果知道,我相信我也许真的会留住我的苏清豪。

然而,小三事检验婚姻的唯一标准。今天的我,竟然会有点庆幸。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