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严小熙轻离小说叫什么名字部分章节目录 严小熙轻离小说在哪看部分章节目录

严小熙轻离小说叫什么名字部分章节目录 严小熙轻离小说在哪看部分章节目录

发表时间:2018-06-13 12:42:49 文章编辑:卢红

这里提供主角是轻离严小熙的小说,该小说名字叫做《超人气,守护七骑士》,小说节奏紧凑,内容精彩,轻离严小熙小说精彩节选:“雪羽,你们先回去吧!”我说。雪羽看着我,似乎不是很想让我去,却也不想违背我的话,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临走前,我感觉到轻离阴冷的眼神朝这边扫了一下。

超人气,守护七骑士精选内容

林望月见我不理她,高昂着头对我说:“尹小熙,我哥哥想请你吃午饭……”

原本都在纷纷议论的同学们,因为听见林望月的话,顿时变得很安静了。因为上次的篮球事件,大家对于我的回答似乎都很好奇。

“对不起,我没兴趣。”来者不善,能躲就躲,我低着头逃避。

她似乎被我惹怒了,却极力忍着:“尹小熙,如果这样下去,你会引起众怒的哦!”

威胁我?我眉头紧蹙,抬头呼出一口气:“除非有法国大餐或满汉全席,否则我才不去。”

“什么是满汉全席啊?”我旁边的希语侧头挨近前面的言易,轻声问道。

晕,不要在这种时候插科打诨啊!我无力地看了他一眼。

“好!这可是你说的。”林望月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午饭时间。

食堂里的气氛跟平常有点不一样,见到我,大家的眼睛都亮了,立即大喊道:“来了来了……”

所有人往两侧退开,让出了一条道,我一眼就见到一张华丽的大桌子上摆着很多菜肴。我退后一步,咽了一口唾沫,真的是法国大餐?不愧是“王子”的手笔!

虽然被现场的气氛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但我还是故作镇定地走到林望梓对面坐了下来。洛杰与叶凡坐在林望梓的身边,也用那该死的温柔眼神看着我,真不适应啊!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啊!不会是没有被我羞辱够吧?”我看着林望梓,这孩子不会有被虐倾向吧?

我拿起手边的高脚杯,喝了一口柳丁汁。林望梓走过来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不,只是单纯地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罢了!”

微热潮湿的感觉在耳边扩散,我嘴里一大口柳丁汁差点吐出去,我强忍着咳嗽了两声:“王子的意思是——要追我?”

说完,我突然感觉很好笑,今年是不是命犯桃花啊?先是七个很帅的骑士莫名其妙地冒了出来,现在居然又来了一个王子?是丘比特睡着了还是爱神得了感冒啊?

“是的!”我还在想着不可能的时候,林望梓居然斩钉截铁地说。

一时间,我有点慌乱,有点惊讶,周围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大家都在等着我的回答。

我咬着牙,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要!”

林望梓的情绪似乎波动很大:“为什么?我不帅吗?”

“王子,你说的是废话,如果你不帅,全校女生还会追着你跑吗?但是有七个帅到我都快吐出来的人跟前跟后,即使你再帅我也对你没感觉了。”我表现得很自然,因为事实就是这样。看多了他们那些唯美的“生物”,再看电视里的帅哥就觉得没什么了不起了。

“为什么他们要跟着你?”叶凡疑惑地瞪着我。

“为什么?”我也问了一下自己,答案我也没有找到,怎么对他解释呢?

我又拿起桌上的杯子轻抿了一口,眉头紧锁地思考着。

“因为我们是守护她的人,也是她的未婚夫。”夜零一只手撑在身前铺着黄色桌布的红木桌上,十分邪魅地说。

我又一次被柳丁汁呛着了,这个理由也太彪悍了吧,哪有人有七个未婚夫的?

轻离双臂环抱,神色依旧冰冷,他满不在乎地补充了一句:“我们的父亲说,小熙喜欢谁,谁就娶小熙。”

夜零话里的漏洞被轻离脸不红气不喘地补上了,而且一句比一句更有震撼力。

轻离的肤色是罕见的珍珠白,褐色的头发凌乱地飘散在他冰冷深邃的眼睛之上,为什么不管什么时候看他都是这种神态呢?那种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样子,好像自己就是王者一样。

我又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夜零。不管何时,不管他做什么,他身上总会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脸上虽然带着笑容,却让人感觉可怕,比起轻离来他更让人有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咳咳——”我瞪了一眼林望梓,“我的确对你没有什么兴趣。”

“为什么?因为你讨厌别人的瞩目?”林望梓的目光很犀利,认真地观察着我的神色。

我摇了摇头:“不是,是没感觉,你们这些花花公子……”

“什么花花公子?我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叶凡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样子极为委屈。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一脸的不解,许久,终于缓过来:“扑哧——哈哈……”

周围响起一阵议论声:“不会吧?叶王子都没有牵过女孩子的手?”

“叶凡,你我之间有仇,你知道吗?”我盯着他平静而严肃地问,他也许根本就忘记了我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

他困惑的表情告诉我,他的确已经忘了。

“尹小熙,不管怎样,我都会让你做我的女朋友!”林望梓朝桌子拍了一掌,手心很快就红了。

“我不答应!”我的表情也愈加严肃。他气得转身就想走,又被林望月拦住了。

“尹小熙,我们比比怎么样,如果你输了,你就答应我哥好吗?你不是很厉害吗?”她淡淡一笑。

“比什么?”我疑惑地问,在我眼里林望月比她哥还难缠,让人受不了。

“歌,舞……”林望月双手叉腰,一副挑衅的模样。

“呵呵,不是不比,只是怕你输了之后哭不出来。”我毫不畏惧地笑了笑,“等你想好比什么,再来找我吧!”说完我转身就走。

一直走到楼梯口,我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向身后的几个人:“你们那是在帮我吗?想让我死是不是啊?我才多大,就有七个未婚夫?停风学院每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我啊!”

我看着面前的人,突然感觉少了一个,我伸手数了数,的确少了一个人:“还有一个呢?”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凉风……面前几个人的眼神明显变了,我转身,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冰寒?”

这个人和其他六个有些不同,他很少像他们一样跟着我,看起来有些呆板,好像没有任何感情……

“你等等,尹小熙……”从后面气势汹汹追上来的林望月,伸手想抓住我。

我本能地往旁边一闪,林望月抓了个空,身体也跟着失去平衡,往前倒去。

千钧一发的时刻,轻离一个优雅的转身,稳稳地接住了她,带着她旋转一圈后平稳地站住了。

虽然林望月有点高傲,但也不是什么很讨厌的人,看到她得救,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不过,她似乎完全被轻离迷住了,轻离已经松开了手,可她仍然依依不舍地抓着他的胳膊。

“轻离同学……”她柔柔地说,明亮的眼睛似乎在放电。

“你没事吧?”轻离皱眉,冰冷地问。

她傻傻地摇了摇头。

“那我们先走了。”轻离转身想去教室,可是林望月的两只手死死地拽住了他的胳膊。

轻离稍稍用了一下力,林望月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丝毫没有察觉现在的轻离就是一个危险的生物。

“放开……”轻离不耐烦地提高了声音,把林望月吓了一跳,“我讨厌别人碰我。”他的语气严厉,也很冷酷。

顿时,林望月不由得红了眼睛,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也许她从来都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吧……

也许别人看见她这种梨花带雨的样子会产生同情心,但是对于轻离来说,完全不管用。

轻离先行离开了,我看了看其余六个骑士,用眼神暗示他们中要有人站出来安慰一下林望月。

夜零冷笑了一声,然后走过去一把搂住林望月的腰:“你没事吧?你哭的样子可不怎么好看,林望月同学。”

我真是想吐,不过夜零这招很有效地止住了林望月的眼泪。

夜零的笑容如罂粟一般迷人:“马上要上课了……一起走吧。”他温柔地拉起林望月的手,一步一步踏上楼梯。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给我使了一个眼色,但我却不明白他的意思。

嘈杂的教室中,只有少数人在位子上认真地学习,其他人都在嬉戏打闹……我趴在桌子上,觉得眼皮越来越沉了……

“雪羽同学……”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小沫的声音。

“安小沫?”雪羽轻唤着她的名字。

“雪羽同学,你在想什么?”安小沫轻声问道。

“你能不能告诉我,小熙的个性为什么这么‘特别’?有点喜怒无常?”雪羽以为我睡着了,轻启薄唇问道。

小沫一听,显得有些生气:“小熙才不是呢!她比谁都温柔,哼!”接着她又尴尬地补充说,“不,我的意思是……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的。”

我睁开眼睛,忍不住说了一句:“别在背后讨论我的事情,我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然后翻了一个白眼,又打了一个哈欠,继续闭目养神。

又一天过去了,我站在桌前整理着书包,让雪羽他们在楼下等我。因为如果做什么事他们都跟着我,我会觉得很不自在。好在他们也很体谅我,我说保持距离的时候,他们会回避,我说我肚子饿了他们就会买东西给我吃,渴了就会送水给我喝,累了就给我递毛巾擦汗,真是女王般的生活。

突然,有一群人走到了我的面前……里面居然有三年级的学生会会长?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我朝四处看了一下,看来是找我的没错。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笑了一下。

“跟我们去一下学生会,行吗?”会长笑了笑,看起来彬彬有礼,只是可惜他这个人一向名声不太好,我也想不出他找我会有什么好事。

我点了点头,背起书包跟着他们走了出去。到楼下时,那七个人看看我,又看看学生会的人,没有说话。

“你们在原地等我,需要的时候我会叫你们的。”我停下来交代完毕,才继续往前走。

停风学院的设施一流,不过看到那些豪华的设施,我倒也没怎么惊讶。虽然我家现在不是很有钱,但是我的祖父也曾经是商界巨贾,父亲去世后留下了几家大型咖啡店给我母亲,让她有稳定的收入。

学生会装饰得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我满不在乎地往前走着,最后停在一根白色的柱子旁,因为不远处有一张超豪华的椅子,而林望梓正坐在上面看着我……

我不禁皱起眉头:“又是你?你到底想怎样?”

“呵呵。”林望月站在他的椅子旁,真的挺像一位公主,不过这又不是演话剧,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林望梓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紧接着,学生会的大门就关上了。

“不管你的个性有多野,我一定会把你驯得服服帖帖的。”他表情坚定地宣告。我差点忘了,他也是学生会的一员。

我又看了看他身边的叶凡和洛杰,他们跷着二郎腿坐在那里,似乎都想看我的好戏……

我掉头就想走,只可惜一群学生会的人脸色冰冷地挡在我面前,我忍不住沉下了脸。

“王子,你信不信我能在五分钟之内把他们全部撂倒?”我瞪大眼睛,就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还想挡我的路?

林望梓笑着站了起来:“尹小熙,他们都是学生会的人,你想打架的话,不怕被开除吗?”

我完全愣住了,发热的脑袋瞬间冷静了下来,还好刚才我没有冲动。

的确是这样,虽然停风学院思想开放,但是纪律严明。林望梓的父亲是校董,连校长都怕他,他当然可以无法无天了,所以我得小心一点。

想让我服服帖帖?好啊!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王子殿下,您到底想让我做什么?”我脱下了校服外套,单手叉腰说。

他皱眉,也许是在怀疑我是不是真的会这么听话。当然,我不可能听他的,长这么大,除了父母,我没有服从过任何人的命令。

“第一,学习大小姐的礼仪规范,我妹妹就是你的老师!”他奸笑,与其说让我做他的女朋友,倒更像是在调教未婚妻,“第二,学会服从我的命令;第三……”

林望月走到我的面前,脸上带着十分诡异的笑容,递给我一本蓝色的书。我接过书,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字,不仅有礼仪规范,甚至还有林家的一百条家规。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叶凡和洛杰看着我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快忍不住要爆笑了!

我呼吸急促,愤怒到了极点,冷着脸说:“王子,不要做让我讨厌的事情,否则痛苦的一定是你!”我拿着书包和外套走到了窗前,然后打开窗户,深吸了一口气,“雪羽,你们七个三秒钟内要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刚说完,一阵旋风刮过,七个人全部站在了窗户下。

“小熙……什么事?”雪羽抬头,有礼貌地问道。

哇,真快啊!我只是开个玩笑,想不到他们的动作真的这么快,于是露出一个微笑问道:“如果我跳下来,你们能不能保证接住我?”

惹不起,还躲得起,我懒得跟林望梓这群人浪费时间了。

“当然!你愿意相信我们吗?”雪羽笃定地说。

这个嘛,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以前我只试着从二楼跳下去过,可这是三楼,我没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但是如果我真的服从了林望梓的命令,我这辈子就抬不起头来了。

我一脚跨出了窗户,后面一个人紧跟了上来:“你想干吗?”我看着叶凡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纵身一跃。

风呼呼地从耳边吹过,坠落的感觉也不是那么差嘛。突然,轻离踩着墙就上来了,他一把抱住了我。

不知道为什么,被他抱着的时候,我的心跳有点不正常了。

落地后,我迅速离开了轻离的怀抱,发现其余六个人都在看着我,我忍不住问道:“看什么呢?”

他们没有回答我,许久,火凌笑了笑说:“小熙,你果然和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啊!”语气中明显充满赞叹。

我笑了笑:“你是说刚才跳下来的举动吗?哦,就像是蹦极,挑战自我而已……”

我抬头看着楼上脸色发青的林望梓等人,做了个鬼脸。

在回家的路上,我看着莫家兄弟问道:“对了,你们之前说的许愿有什么特定的要求吗?怎么才能让你们通过考试啊?”

“不要小看了我们的考试。一定是让你获得幸福的愿望,但是有时候,也许连你自己都不清楚什么愿望会让你幸福,所以我们会慢慢等。”雪羽一边走着,一边很耐心地讲,然后停下脚步十分认真地看着我。

我自己都不清楚吗?那他们岂不是就要漫无目的地等待下去……

夜晚,我洗完澡走到阳台。阳台下面是我家的花园,而上面则是美丽的夜空。

突然,我发现旁边多了一个影子。

他抬头仰望着天空,眼神落寞,褐色的头发在空中飘动,天空中的繁星和他组成了一幅很美的画。

察觉到我的目光,轻离转过身来,整个人靠在阳台扶栏上,淡漠地说:“你到现在还没有习惯我们的存在吗?”

我嘴角抽搐:“因为你们总是无处不在……”

“的确是无处不在,雪羽是水,冰寒是冰,火凌是火,言易是音,希语是光,夜零代表暗,而我是风……”他说得很轻松。

风,火……这么说,他们的名字还真的和他们的个性很相般配嘛……

“哈哈,没想到骑士是这样的,真是和童话故事里差得太多了!”我不假思索地看着他,露出一个笑容。

他看着我:“那你呢?你觉得你和童话故事里的公主很像吗?”

我不高兴地嘟起嘴:“但你们是真正的骑士,我却不是真正的公主啊!”

他定定地看着我,下一秒,他冷笑着抬起我的下巴。我毫无防备,嘴唇一下子被他吻住了,他的手温柔地搂着我的肩:“那这样是不是有公主的感觉了?”

我对上他的视线,看到他深邃的目光,什么都说不出来,心怦怦直跳,头脑发热,真想给他一拳——我的初吻啊!

他一松开手,我立即转身走进了房间。关灯之后,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干脆爬起来走到窗边,隐约看到楼下有微弱的灯光,不知道此刻母亲在干什么?我带着关心下楼走进母亲的房间,发现她正看着父亲的照片发呆,眼中含着泪。

看见我来了,母亲立马擦干泪水站了起来。我看了看父亲的照片又看了看她:“妈妈,想哭就哭,没有必要在我面前假装坚强。”

她的泪水再一次滚落:“我知道,但是……”

也许她认为,如果她悲伤,一定会让我也跟着悲伤,而我也认为如果我悲伤她也会悲伤,所以我们的泪水都不会轻易让彼此看到。

昏暗的灯光,安静的房间,她的话语在我耳边回荡。

我安慰着她:“真的没有关系,有时候流泪是很好的发泄。可惜的是,我无法成为爸爸期待的样子,也许这就是他的遗憾吧!”

“不是这样的,他只是……”母亲显然有些难以开口。

既然她不想说,我也绝对不会勉强她。“睡吧!不早了,明天还要去店里,不要让自己累着了!”我笑了笑,打算转身离开。

她立即调整了情绪,说:“小熙,有空到妈妈的店里来帮帮忙吧!你可以继续弹钢琴……”

我看着她极为勉强的笑容,心里莫名地酸涩,然后苦笑了一下:“不是不想弹,只是手在抖;不是不想唱,只是已经失去了唱的意义。”

不知道为什么,轻离落寞的眼神浮现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过了一会儿,我绕过沙发,走到客厅里的钢琴旁,打开了琴盖。这是父亲走后,我第一次碰钢琴。我弹了两个音符,清脆的乐音在屋内回响,温热的泪水流过我的脸颊,又慢慢变得冰冷。我害怕、难过,却无法流露、无法表达,只要想到有关父亲的记忆,我的心就在颤抖……

翌日,我穿好衣服,等着里面七个人出来,直到听到柜门打开的声音,我才立即站了起来,笑着说:“也许彼此不够了解,但是我会试着接受你们,以后也请你们多多指教。”我很严肃地鞠了一躬,很明显面前的几位被我的举动吓到了。

停风学院校门口的两只大石狮看起来十分威严,大门正上方用红水晶镶成的四个大字既神圣又高贵,穿着各种不同制服的学生进进出出。

一年级的制服是红色与黑色搭配,二年级的是蓝色与白色的搭配,而三年级却是金黄色的,看起来十分高贵的色彩!学生会的人,则穿着白色的制服。

感觉身后的人停下了脚步,我不解地回头看着他们,只是他们却看着校门口。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过去,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学校门口,几个黑衣人围绕在车子旁边。

然后,从车里走出来一个烫着金色波浪卷发的美女,是林望月。

“轻离同学,夜零同学……”她边走边向这边挥手。我没有理会,准备继续朝前走,可是林望月几步迈过来,伸出一只手拦住了我:“不要走,我有话说,这次不是我哥的事。”见我停住了脚步,她又转头看着我后面的人。

哎,她也不必留下我来看戏吧?不过,我倒是要看看这位不可一世的大小姐是如何追求人的。

“你要不要到我家里去做客?”林望月看了看我,然后又面带笑容地说,“当然了,他们七个人也可以一起去。”

什么嘛,分明就是拿我当借口,我怎么感觉被利用了呢?那七个人没有回答,全部都望着我。

我忍不住皱眉:“你们想去就去,不用经过我的同意,反正我不去。”

“既然你不去,那我们也……”雪羽看了看我,打算拒绝。

“就算他们是你的未婚夫,也不要搞得他们是你的所有物一样好不好?你们既没有结婚也没有订婚嘛!”林望月扭过头去,很不服气。

轻离的表情也有了细微的变化,他转向林望月,冷淡地说:“林同学,你根本不了解我们,所以还是别招惹我们的好。”

“不会的,了解需要时间,可以慢慢来啊!”林望月甜甜一笑,完全没有理解轻离的意思。

哇,笑得可真漂亮,看来想让林望月放弃,很难啊……

我呼出了一口气,向前走了两步:“算啦,你们继续聊吧!我先去教室了。”

“那——望月同学认为我更帅,还是轻离更帅呢?望月喜欢谁比较多一点呢?”夜零邪魅一笑,俯身微微靠近林望月白嫩的脸。

我的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竖起了耳朵。说句实话,我也想知道,他们几个在我眼里都差不多,不知道在别的女生心里面谁的分量更重一些呢?

“这个……”林望月想了想,看了看轻离,又看了看夜零。而夜零看了看我,我假装一点都不在意。最后,林望月圆滑地说:“你跟轻离不是一个类型的,不能比较,你们两个我都挺喜欢的。”

面对周围人的注视,夜零魅惑地笑了笑:“不过我喜欢的要是最强的,如果你能赢了小熙,我就做你的……”

“真的吗?做我的男朋友?”林望月异常激动,几乎是雀跃万分。

夜零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我急忙开口:“那你做定她的男朋友了,这不关我的事情哦!”除了轻离,其他五个人都表示赞同,齐齐点头。

“我还没有说完呢,如果林同学输了,就不要再纠缠小熙和我们,也不要再过问我们的事情了,行吗?”夜零微笑着问道,句句合情合理。

虽然说这个条件很诱人,但是……在我思考之际,夜零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前,他俯下身子,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当然还有一个附带条件,如果你赢了,我可以满足你幸福愿望之外的一个想法,比如……”他想了想,然后看了看天空,“让你在夜空中飞翔,你看怎么样?人类应该做不到吧?”

我一愣,内心一阵激动,像鸟一样在空中飞?那应该是魔法吧?这个附加条件一下子引起了我的兴趣:“好,我答应了!”这么爽快,我自己都没有想到。

“变得也太快了吧?”林望月似乎被我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嗯,还是那句话,等你想好了比什么再来找我。”我说完,就带着那七个人走开了。

第二节课的课间休息时间。不知为什么轻离一直看着我,他的座位离我并不是很远,有什么事情就说嘛,干吗老盯着我看呢?

“你到底在看什么啊?”我转过身子,对着他的位子吼了一句。

“没什么……”轻离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目光一转看向别处了。我无奈,你在骗谁啊?

“现在播报一则消息……”全班的注意力立马转向了学校的广播。

“十天之后,举行学院祭,各班的活动报表,请在一个礼拜之内提交。还有这次的‘黄昏后茶会’招募,不限人数,不限性别,只要有胆量就可以参加。以上为学生会会长亲决……”

某同学叫唤道:“哇,‘黄昏后茶会’哦……”

“你别想了,做梦呢?如果随随便便就去挑战,不知道会丢脸丢成什么样呢!”另一个女生高亢的声音传来。

“我觉得,莫家七兄弟都有可能入围!”有人注意到了这七个转来不久的新生,大声叫喊道。

“不仅如此,这次入围赛我也会参加……”这时,林望月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挑眉看了看坐在另一边的我。不是吧?我吃了一惊,难道她想在学院祭上和我比赛,搞这么大动静?不过既然答应了,就只能应战了。

“对啊,我也一样!”我笑了笑,全班的人都惊讶得愣住了。

坐在我前面的言易回过头,一本正经地说:“小熙姐姐,‘黄昏后茶会’是什么?”

我回神,言易好像是一个比较冷漠的孩子,很少主动和我讲话,看来是他的魔法书里没有所谓的“黄昏后茶会”的资料了,才会问我的吧?

“我们学院比你们想象的大多了,在学校西面有一个花园叫做幸福花园,‘黄昏后茶会’就是放学后在那里品茶。目前有三个女生、三个男生,都是学校之最,不管是外貌还是才艺都有过人之处!”我简单地描述了一下。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答应参加呢?”言易皱眉。

“因为夜零提了一个很诱惑的条件。”我漫不经心地回答。

言易的表情十分不解,望了望夜零,但没有继续追问。

我接受了林望月的一切安排,这几天学校里人来人往,大家都满怀期待,想知道最后有谁会入围“黄昏后茶会”。

很多人都想进幸福花园,但是选拔条件很苛刻,不仅要长得要好看,而且才艺也要很惊人才行。

虽然我并不想进幸福花园里喝茶,但我把它当成了一种摆脱林望月的方法,还有,为了学会那个在空中飞的魔法……

做完值日,小沫面无表情地走到我身边:“你真的要参加吗?我不是很赞同。”

我叹了一口气,想到了什么,于是看着她问:“我们一起参加好吗?”我想我有点过分,明明她劝我不要去,我居然反过来邀请她参加。小沫低下头,我知道她的心情,虽然只是一个提议,但看来是不可能了,到现在她还没有忘记叶凡对她造成的伤害吗?

哎,我一直在掩饰,而她却是封印。虽然有着同样的心情,但是她的情况比我糟糕多了……离学院祭还有三天,今天我让轻离他们七个先回家,让小沫留下来和我一起做值日。

“你们的关系看起来很好嘛!”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循声望去,发现门口多了两个身影。咦……我有些疑惑,怎么只有两个,平时不都是三个人共进退吗?

“叶凡,洛杰?”身旁的小沫脸色变得极为苍白。

“哟——是你啊!”叶凡看着小沫,语气十分尖酸,让我不禁有些愤恨难平。

自从向叶凡告白被辱之后,小沫一直无法忘掉那一天的情景。在我心中,小沫是最好的朋友,她陪我从以前的学校转学到这里。我父亲死后的那几天,都是她一直陪在我身边!

“够了,我不想再看见你,你给我滚!”我失去了以往的镇静,恨不得立刻让他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扮什么高贵?做王子的女朋友有什么不好?”叶凡审视地看着我,一脸疑问。看来他是来替林望梓打抱不平的。

洛杰不解地打量了一下小沫,然后醒悟过来:“叶凡,那女的好面熟啊,好像……跟你告白过啊!”

叶凡冷笑了一下。

“对啊,就是刚来这个学校的时候被你羞辱的小女生。”洛杰也笑了笑,完全没有考虑小沫的心情。虽然一直都知道洛杰从来不理会别人的想法和心情,但是没有想到,原来他是这么冷血的人。

“闭嘴!”我呵斥道。

看着小沫的表情,我十分心疼……

叶凡皱眉,抚摸着下巴猜测:“应该不是你怂恿尹小熙的吧?”

小沫很激动地说:“当然不是我!”

怎么办?我该怎么去帮她?那个时候也是,我只是看着小沫被羞辱,虽然她没有流泪,但是我知道她的心在哭泣。

“最好不是……”叶凡冷冷地警告,而小沫依然傻傻地站在那里不动,没有任何要反驳的迹象。我走上前一步,刚想说什么,她却拉住了我,向我摇了摇头。

为了小沫,我暂时忍下了这口气。

小沫笑了笑:“我不会勉强小熙做任何事情,也不会让别人勉强小熙做任何事情。”接着她似乎鼓足了勇气,坚定地说,“我终于知道——曾经喜欢你是多么大的一个笑话。”

她温柔、善良,可是很容易被欺负。她伴随我转校的时候,只因为叶凡的笑容而喜欢上他,可当她跟他告白时,得到的却是羞辱。

叶凡有点难以置信,涨红着脸,先是指着小沫转而指向我:“呵……全校女生都喜欢我,难道我每个人都要回应吗?你不配!还有你——尹小熙,你哪点配得上林望梓?”

我心里如火山一样的怒火就快喷发了,但还在忍着……

可是眼前的人影一闪,小沫居然把叶凡推倒在地!

哇,我真是大吃一惊,想不到小沫也有这种爆发的个性。

“不准你侮辱她!”小沫握紧拳头。

“这样说还太抬举你们了……你们这种人根本配不上停风学院,你们有什么资格?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家教和修养,比望月差远了!”叶凡继续极其讽刺地冷哼着。

我一愣,立即反应过来,难道说叶凡喜欢的人是门当户对的林望月?

我看着坐在地上的叶凡,心中突然有些酸涩,诡异地笑了笑说:“刚才真是对不起,小沫不是有意的,请你原谅她!”

叶凡不解地看了看我,然后不屑地笑了笑:“我和你们可不一样,我才不会跟你们这种人计较呢!”

“小熙?”身边的小沫诧异地看着我,如珠子一般的泪水滚滚滑落。

“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竭力忍住笑,看了洛杰和叶凡一眼,“你们知道小沫的爸爸是谁吗?韩泽这个名字,你们听过没有?”

我说完冷笑着看着他们,“韩泽”这个名字应该够响亮了吧。

“韩泽?那个立于世界顶端的男人?”洛杰想了想,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

小沫本来的名字叫韩欣雨,是世界知名人物韩泽的第五个女儿。

“我和他只有血缘关系,其他什么关系都没有。”小沫脸色苍白,喃喃地说。她很讨厌她的家庭,所以离开了家独自租房住。

叶凡和洛杰两人面面相觑,看样子都很震惊。

小沫转身离开,我跟上她,并没有说话,不知道她有没有怪我多管闲事……她根本不喜欢别人提起自己的父亲,可是我却提了。

“小熙,谢谢你……”我们两个站在马路中间,红灯闪烁,人行道上擦肩而过的人数不胜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

我很郑重地看着她说:“是啊,亲人很伟大,但是朋友也很重要,小沫是我值得珍惜的人,你要不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我说完微微一笑,拉着她的手走过了人行道。以前小沫总是说她可以靠自己,让我不要担心,其实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能帮她分担一下。

“好,我们一起住吧!”她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我一愣,然后也回应了一个笑容,还以为她会拒绝呢,这个回答我没有想到。不过这样很好,以后我们要比以前更加亲密、更加依赖对方。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